社会百态 第2页

李艳丽丨留守的孤独

李艳丽丨留守的孤独

  作为班主任看重的不仅仅是孩子学习成绩的提高,身体的长高,更看重的是孩子人格的健全,情智的成长。  王佳欣,11岁的小女孩。有点瘦弱。马尾辫不长,有凌乱的头发垂在眉梢耳前。在班里听不见她的言语,上课回答问题声音也小。老...
十点读书丨《樱桃小丸子》作者逝世:那些樱桃小丸子教给我的人生哲学

十点读书丨《樱桃小丸子》作者逝世:那些樱桃小丸子教给我的人生哲学

  8月15号,对于许多人来说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可是对有些人而言确是悲伤的一天,因为,这一天,创造了《樱桃小丸子》的三浦美纪老师离开了,离开时才53岁。  三浦老师逝世的讣告  从1990年开始放映,到2018年4月...
李艳丽丨老树系列

李艳丽丨老树系列

  (一)桑树  桑叶能养蚕。桑树结果叫葚。有黑葚树和白葚树。熟透的桑葚很好吃。  小时候,李老头院子外有棵白葚树,是村里唯一一棵结白葚子的,挺稀罕。我们放学后路过,瞅瞅院里无人,就会爬到树上摘。若是远远看到李老头回来就...
宗风秋丨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宗风秋丨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早晨,一路奔向河边的小广场,周姐已经到了。知道她每天都等着,和我一起打羽毛球。  打羽毛球。从开始只会接正手球,到现在正手反手都会接,周姐进步飞快,连她自己都洋洋自得:  “只要想学,就没有咱学不会的!”  “你就吹...
宗风秋丨小茴香和泼汤面

宗风秋丨小茴香和泼汤面

  从小区门口经过,门卫老王种的两株小茴香,长得水汪汪的真好。随手掐了一小把,然后退到传达室门口,想去告诉老王一声。  看了看老王不在。哈哈,既然老王不在,那就先吃了再说。  很喜欢小茴香的味道,觉得这尤物无论怎么吃,味...
李艳丽丨冬至到,吃水饺

李艳丽丨冬至到,吃水饺

  冬至这天,圈里很多人晒水饺,“十月一,冬至到,家家户户吃水饺”,“冬至不端水饺碗,冻掉耳朵没人管”。看来,冬至吃水饺,吃的是温暖,吃的是关爱。我是一个生活稀里糊涂的人,不知道冬至和数九有什么关系,只知道从前临近数九时...
李艳丽丨家乡的二月二

李艳丽丨家乡的二月二

  家乡有二月二吃料豆的习俗。  周末回老家,我和谢刚进院,婆婆就迎上来说:“知道你们回来,刚买了料豆,甜的,咸的都有,爱吃啥吃啥。”  “妈,下周才二月二呢,买这么早?”我说。  “早买早吃呗,昨天我还去河堤挖了点荠菜...
盈馨问雪丨又闻蛰鸣

盈馨问雪丨又闻蛰鸣

  时至入伏又闻蛰鸣,那不失时机的弹奏总能安我心又乱我思,不知何时起亦不知哪根弦合上了拍。蛰在弹琴,我则黯然;琴声清晰连绵,我心思绪缈远。  曾记得少年时,每每清辉伴着蛰声撒在床前,就会无眠,总觉得月光是那么美妙,蛰声是...
宗风秋丨假疫苗随想……

宗风秋丨假疫苗随想……

  “没有人性的东西,21针疫苗!10支是涉事企业的!这没人性的东西,早晚会被绳之以法!”这是一个朋友半夜发的朋友圈,明显的语无伦次,心情愤怒到什么程度,已经不言自明!  这些天,山东假疫苗案,不知道让多少家庭陷入愤怒和...
含雪飘香丨尊重生命

含雪飘香丨尊重生命

  一棵小草,一朵小花,每一个生命都有始,有终,不论生命是短暂还是漫长,都努力绽放,如芸花,虽然只是瞬间,也要把全部的美丽展现。从不苟且,从不萎靡。  忽然想起袁枚的小诗,"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不管生命,...
李艳丽丨黑槐花开

李艳丽丨黑槐花开

  又是黑槐花开时,满地落青黄。黑槐的花比洋槐的小,颜色也偏青,还爱落,树下地上都是它的碎花。花味也特别,青涩涩的苦,轻微微的香。  从前,大门外,左手边有棵老槐树,寂静地立着,有年岁了。记忆里它永远都是那样:合搂粗的树...
徐冬梅丨峄山行

徐冬梅丨峄山行

  六亿年的栉风沐雨,八沉四浮,演变出了今天的峄山。  远看峄山孤山兀起,乱石叠垒,及近奇石林立,各具形态。沿着一条名叫羊车古道的小道攀岩而上,脚下或巨石平铺,或陡峭险夷,时而又有狭隙缝间。少时便得一路,是一条修葺的石道...
李艳丽丨馏咸菜

李艳丽丨馏咸菜

  馏菜能做很多种:馏芹菜叶,馏马齿苋,馏茼蒿,馏苦菊,馏蒲公英,馏老豆角,馏榆钱,馏槐花……凡所能馏无所不馏。我最喜欢的是在蒸馒头的锅里馏的鸡蛋咸菜。  馏咸菜的做法极其简单,选一小块大疙瘩咸菜,切成筷子头大小的丁(如...
李艳丽丨荠菜情思

李艳丽丨荠菜情思

  教学楼后的空地老大,方砖缝隙里的荠菜蓬勃地探出身来,张扬着自己生命的绿色。薄薄的刻刀伸进砖缝,割断荠菜的根茎,弯曲如菊花的荠菜立马就盛开在指端了,翠翠绿,幽幽香。鼻子特贪荠菜那特有的气味,怡悦心神。  对荠菜的馋嘴源...
宗风秋丨知福与惜福

宗风秋丨知福与惜福

  叙利亚的战火,牵动着多少人的心啊!  面对强权,面对战争,那些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啊!  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一位老人。  那是2014年初夏,在北京,我去逛古玩市场。在拐角的一个小店铺里,看到一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