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宗风秋丨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宗风秋 社会百态 第1张

  早晨,一路奔向河边的小广场,周姐已经到了。知道她每天都等着,和我一起打羽毛球。


  打羽毛球。从开始只会接正手球,到现在正手反手都会接,周姐进步飞快,连她自己都洋洋自得:


  “只要想学,就没有咱学不会的!”


  “你就吹吧,你学着造个原子弹我看看!”


  “这个真够呛!就是造了也不好卖!”


  我们一边打球一边调侃,大家一起笑得直不起腰来。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立秋了,各种草都开始抽穗结籽。狗尾巴草早就举起了一个一个小狗尾巴。还有一种草的穗子,居然如流苏一般,在风中柔柔淼淼地招摇。马尾松结了很多松果,另外一种树上,也结满了红豆一样的种子。


  打完羽毛球,热得大汗淋漓。不想打拳了,去金珠大桥走走,那桥下有一片荷花。


  走着,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夏末秋初的景致。因为今年夏季雨水偏少,绿化带里的桃子,还没有成熟已经落了满地,海棠果今年也结的很少,柳树开始大量落叶,而国槐,却正在默默地开花。树下野草凄凄,随风摇曳。


  那个跑步的胖胖的妇女,又在跑步。还有那个一年四季带着口罩跑步的男子,也在坚持着。这都是以前的老相识,见面虽然连招呼都不打,在心中却觉得格外地默然和亲切。


  走,快步走,不时有人迎面而来,却很少有人超我而去。


  我走路快,做饭快,吃饭也快。去学画画,老师说我画画太快了,让我静下心来慢慢画。可我总是不能静下心来。有一天老师教书法。说写字除了握笔要正确,还要求笔笔送到。越是最后,笔画越不能潦草。我全神贯注,一节课写了八个字,累的满头大汗。全心全意写字,于我这是头一次。虽然累,心里却很快乐。


  从此再不学书法和绘画,我知道我的心不在那儿。只有读书和写字,才是我真正愿意做、又喜欢做的事;只有拿起笔或者捧起书,我才能真正地心安。


  走到金珠大桥,河里的荷叶长得极好,却没有一朵荷花。红艳艳的太阳,倒映在大桥下,和大桥的影子相映成趣。


  忽然听到桥头小树林里,鸟声清脆,百转千声。遛鸟的老人又在那儿集会了,我走去看鸟。


  有一只画眉,叫的特别好,我站在那儿静静地听,一位老人告诉我:


  “这里的鸟,就数这只叫得好,它会“花叫”。


  “花叫?”我还头一次听说。


  “有时候它还会学猫叫狗叫。”


  然后他扭头问这鸟的主人:


  “你说说,你是怎么教他的?”那鸟的主人哈哈大笑:“我咋教它?它听到猫叫就自己学会了。”


  “这鸟真会学猫叫?”我很怀疑。


  “真会!他的鸟灵通,一学就会。你看看他那俩百灵鸟,还会练太极呢!”他大概看我穿了太极服,才这样说。


  “练太极?不能吧?”这时候,一位清洁工来打扫国槐的落花,我一边避让,一边表示怀疑。


  “老李,让你的百灵扇扇,让她见识见识。”


  他说着,自己先架起两支胳膊,上下扇动起来。


  被称作老李的老人笑了笑,站起来开始收拾鸟笼子:


  “今天扇过了,明天再扇。我回去给孩子买饭去。”


  “买蒜去?买蒜干嘛?”


  “买饭,买油条,昨天去晚了,没买到,今天早去会儿!”


  那老人提高了声音,说话间,六个鸟笼子已经放到三轮车上了。和大家招呼一声,那老头买油条去了。


  另一位老人也开始收拾鸟笼子,他用自行车,带两只画眉笼子。他先把笼子外的布帘放下,然后把鸟笼子挂到特制的自行车后座两边。


  “你也买油条去?”


  “我买油条?我一个人吃饱一家人不饿,我买油条给谁吃?我吃了饭去图书馆,那儿凉快。”


  那两位老人都走了,我问这老人:


  “你这也是百灵鸟吧?你也教它练太极啊!”


  “我这鸟养的日子太少,这也和小孩一样,得长大一点才能教。再说,今年夏天也太热了,等天凉快了。”


  哈哈,想起拳友说的一句笑话:我不信这天能热到腊月里去!


  天当然不会一直热到腊月里,但也不会说凉快立刻就凉快了。季节的变换虽然浩荡无边,却也是缓慢无声的。寒来则暑往,寒气是慢慢积累起来的,暑气也是慢慢消退的。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秋天来了,冬天也就不远了,急什么?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443.html

已有 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访客
1楼访客游客2018-08-19回复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
朝来风雨过,阳光分外明。
——漫卷西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