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愿得|一个人的此岸,彼岸

愿得|一个人的此岸,彼岸

  熟悉的朋友大都老了  我们都在时光里走了很久  我们爱季节,爱华草,喜欢经营生活  喜欢谈情说爱,却不再张扬  对美好事物总是持以喜欢和挽留的姿态  我们已经不再处心积虑于世俗之事  视线,停留在喜欢的事物上  似乎...
一直在|时间呓语

一直在|时间呓语

  阳光灼热,光线充分,足以照亮生活,人间纤尘毕露。  生活,出场的顺序很重要。一开始就没有站到属于自己恰当的位置,注定看不到最美的风景。  一直觉得自己是站在岸边的人,偶然跳入水中,你才发现,水有多深有多混浊。  只要...
母爱,是一场重复的辜负(深度好文)

母爱,是一场重复的辜负(深度好文)

文 | 宁子 · 主播 |一凡来源 | 喵公子说晚安(ID:miaogongzi2020)外婆去世的时候,她16岁,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伤心,伤心欲...
家书

家书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很抱歉,我瞒着你们报名参加“支援湖北,共抗疫情”的行动,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爱你们。  本来我以为可以在家里陪你们过年,可以在你们的眼皮底下...
燕缘丨致父亲

燕缘丨致父亲

在我的印象中您是不爱我的,又是爱我的从小到大您觉得我没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谁家的女儿上山捉鸟,下河摸鱼,过年追着人打炮仗想想,那样的童年才是真的童年家里的女孩,很少而我,是您唯一的一个我觉得您是不爱我的可是,当我偷偷地逆行...
安生的六月|足够的深情和时间

安生的六月|足够的深情和时间

  连续两日,凉爽无比的风,让人恍惚间觉得不是在夏季。生活此刻给我的感觉,足够热浪,足够温柔,足够深情,足够决绝。  无数的现实,充足的证据充分证明我是一个不能够融入人群的人。我感到很吃力,很无奈,没有办法抽离,又无法游...
宗风秋丨纪念

宗风秋丨纪念

  2019年农历八月十四日,爱人下班回来已经很晚了,我们准备去串门儿。  还没收拾好,他的手机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之后,是一位女士,她说你朋友喝多了,在诚信酒楼外面躺着。  “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不知道,他...
小玖丨归属

小玖丨归属

  当你初识社会时,你会感觉世道险恶,人心不可测。当你步入社会时,你会感觉自己的弱小无所作为。当你在社会立足时,你会感觉只要他在,便是归属。  高一时候的我早恋了,他不是什么书香门第,更不是什么社会名流家的子弟,反而是一...
宗风秋丨花开堪折

宗风秋丨花开堪折

  那天下午,和侄女坐在河边的木椅上读书。太阳在背后暖暖地晒着,清风徐来,花香阵阵,小麻雀一会飞来了,一会又飞走了。不远处有一架紫藤,花还没有大开,就被一群老太太摘吃了。只剩下不多的几串,摇曳在高高的枝头。  看孩子的人...
安生的四月|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或结束

安生的四月|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或结束

  六点,落日正好。  在西斜的余晖照耀下的的厨房煮饭,感觉不错。  洗干净的土豆,番茄,黄瓜,肉片、娃娃菜。破壁机轰隆轰隆的声音,由噪音变成乐曲在耳边间歇响起,粉皮在咕嘟咕嘟的浓汤中翻滚,灶台被烟火之气围绕着,窗外暮色...
宗风秋丨我的奶奶 ——写给第51个世界地球日

宗风秋丨我的奶奶 ——写给第51个世界地球日

  我的奶奶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我从不说她是聋子。因为我和奶奶之间交流,根本不用说话,我只摆摆口型,我奶奶就“听”懂了。  我奶奶去世的时候84岁,一辈子五儿五女,到老来给她养老送终的,却只有我的两位伯父。所以,我奶奶...
宗风秋丨金珠路上的樱花

宗风秋丨金珠路上的樱花

  那一年春天,初到这座小城,有朋友给的一只大金毛陪着我。这只金毛叫坦克,长得膘肥体壮,高大俊美。开始的时候,我用一条皮带牵着它,一刻也不敢放松。后来,渐渐熟悉了,就让它自己走。只在过马路的时候,才拴上它。  坦克是一只...
我们|接受已经发生的

我们|接受已经发生的

  每一个短暂而又灿烂的春天何其相似,而又有所不同。  今年的春天被阻隔在世俗之外,踏春的人明显的少了些,大概也和天冷风大有关系。无数迹象表明春天如约而至,从不迟到和缺席。  记忆中总是迎春花率先开放,柳枝泛黄,报告春天...
宗风秋丨腊月初一

宗风秋丨腊月初一

  一大早去医院看病号。走到半路才想起来,今天是腊月初一了。初一、十五是不宜看病号的,即便是他们不在乎,我也是在乎的。  拐到公园去看垂柳、看腊梅。腊梅的枝头,叶子还未落尽,已有零星的梅花开了。更多的是花蕾,鼓嘴的、含苞...
风中劲草丨追怀老榆树

风中劲草丨追怀老榆树

  也许,随着年龄的增大,开始有了怀旧的心理;也许,童年往事,是人生最美好而铭心的记忆。近年来,儿时老家的一颗老榆树,时而在我的梦里出现,常常在我的脑海中萦回,遂引动了我对它的追忆和怀念。  老榆树生长在距我家窑洞门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