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文章

宗风秋丨家有余粮,心里不忙

宗风秋丨家有余粮,心里不忙

  去妈妈那儿,一到院子里就觉得哪儿不对劲。后来才发现,院子里多了两个大粮仓。  “国家免费给粮仓,大家还不愿意要,现在谁还存粮食啊!太麻烦了。”  三弟妹站在我身后说。  我爷爷健在的时候,一直信奉一句话:家有余粮,心...
木槿丨读《林清玄散文集》有感

木槿丨读《林清玄散文集》有感

  以前在课上看过老师放的有关林清玄的采访,那时看见的是一个与记忆中想像完全不一样的面孔。头发很稀疏,中间的头发早已掉光,露出光滑的头顶。脸上布满了不少皱纹,显得饱经岁月的风霜,但他采访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平和的笑容,让他的...
木槿丨生如夏花般绚烂

木槿丨生如夏花般绚烂

  流水在碰到抵触的地方,才把它的活力解放  ——题记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与浩瀚的宇宙相比,我们是渺小的存在。曾臆想过这样一个画面。在一处静好时光,慢慢踱步在林间的小路上。风儿清凉,鸟儿啁啾。陌上青柳,尘间飞花...
宗风秋丨背井离乡为儿女,老来分居无奈何

宗风秋丨背井离乡为儿女,老来分居无奈何

  晚上都十点多了,邻居老王才从外面回来。一听就是喝多了,见人就热情地打招呼,抓住一个人的手就不放,前言不搭后语地,直说到口吐白沫。  话题无非就是小孙子又参加什么比赛了,儿子又升职了,老婆还得一阵子才能回来……一边说一...
小叶丨成年人的世界

小叶丨成年人的世界

  你知道  为什么孩童的世界  是天真烂漫的?  因为他们知道的少。  我也终于明白  为什么这么多成年人都向往小时候。  初入职场的小白总是满怀希望,对人对己都太善良。  正视现实是在一次次的失望以后,矛盾出现,起先...
一路有你|只要心里是笑的

一路有你|只要心里是笑的

  今天是愚人节  我却不习惯说慌  我喜欢感觉契合的事物  排斥牵强和迎合  不管做什么,都不想做到极致  上班就认真工作,尽心就好  笑就尽情大笑,不在意姿态  吃东西时就像是最后一餐那样去享受  即使发出声音也未尝...
宗风秋丨再小的行动都有收获!

宗风秋丨再小的行动都有收获!

  在妈妈这儿小住,和妈妈一起,慢慢走在田间的小路上。  春天的暖阳,斜斜地投射到我的脚下;春天的暖风,徐徐地吹过麦田。远处,喜鹊和鹧鸪的唱和声,此起彼伏。没有杏花、没有桃花、没有海棠,只有三三两两的杨柳和一望无际的麦田...
如枫|思绪散乱

如枫|思绪散乱

  我的理想生活。只愿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荣耀于人群。说起来有点矫情,总说自己不喜欢钱,不爱慕荣利,有些东西白给也不喜欢,别人眼里是在作秀。  的确如此,我的理想生活是每一个晨起看到窗外温暖的阳光普照,阳台的花草又一次泛...
李艳丽丨影院岁月,我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李艳丽丨影院岁月,我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2019年初  附近影城在放映《飞驰人生》,丰用手机买了两张票,带我和谢去看。坐电梯上五楼,丰取票,然后送我们到一号放映厅,三五遍地叮嘱我俩几排几座。从丰提议到放映厅的门把丰隔开,我俩都是傻傻地跟在丰的身后,脑袋里只...
安然无恙丨只为那一场相遇

安然无恙丨只为那一场相遇

  那传说中的下辈子,  你是否曾问过我,  或许我还年少,  我说有,  于是我写了很多下辈子的事情。  后来的事情是,  有一年,我说算了吧,  如果可以,  下辈子我只当一棵树,  我不追随就站在那里便好。  可是...
后来|白开水*瘦去的时光

后来|白开水*瘦去的时光

  花茶绿茶束之高阁  最近喜欢白开水  清澈透明,没有杂质  始终喜欢踏实舒服而自然的人和物  就像清晨的阳光,夜晚的风  不爱张扬,也排斥被忽略的感觉  更不喜欢带有功利和需要的关系  当然,也不喜欢凡事无谓而廉价的...
宗风秋丨夹竹桃、广玉兰和乡愁

宗风秋丨夹竹桃、广玉兰和乡愁

  跟三弟的车去昆明时,经过贵州的一段高速公路,路两旁长着很多高大茂密的夹竹桃。因为刚下了一阵急雨,那些花儿把枝条都压弯了,低低地几乎垂到路面上来。  一树一树的夹竹桃,每一树都好像带着热切、带着惊喜,向我们飞奔而来。 ...
宗风秋丨故园东望路漫漫

宗风秋丨故园东望路漫漫

  “锅热了,赶紧的!”我向朋友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朋友正在水井边洗菜,把我刚摘下来的小茄子清洗一下,然后一劈两半,等一会儿好炖到鱼锅里。  今天,我们要用地锅、烧劈柴,炖大鱼、贴锅饼。搁以前,这样炖鱼也太寻常了...
晓易丨身不由己

晓易丨身不由己

  阳台的积雪慢慢消融,阳光欲破窗而入,可始终让我遗憾,还是那般刺骨的寒冷,或是阳光的身不由己;只是他无言而已。  “咕咕,咕……”,孟老头弓着背站在屋顶唤着远处的鸽子,一双邹巴巴的手里捧着小颗小颗的玉米粒,一双穿着破旧...
宗风秋丨愿做佛前一朵莲

宗风秋丨愿做佛前一朵莲

  那天晚上,我又去那个花圃看花。女主人正在把那些花儿重新摆放,一盆一盆,不厌其烦。男主人正在一个倒扣着的泡沫箱上吃饭。显然他是最后一个吃饭的,他把电饭锅里的米饭和盘子里的剩菜,都倒进一个洋铁盆里,搅拌了几下,就往嘴里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