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文章

黑暗中的女孩丨父母的作用

黑暗中的女孩丨父母的作用

  ——青年人的压力  作者:黑暗中的女孩  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患上了抑郁症,也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越来越叛逆,在这个残酷的现实生活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像现实低下了头。  那么这一切的罪恶原因是什么呢?是父母的不理解,错误的...
浩宇苍穹丨读《鬼谷子》有感

浩宇苍穹丨读《鬼谷子》有感

  《鬼谷子》一书以鬼谷子先生“纵横”的思想贯穿全文。本书详细介绍了寻常百姓的“人际”、“交往”之法,谋士武将的“出世”、“入世”之策,君王诸侯的“相人”、“用人”之道。是一本可以用来“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千古...
马蓉蓉丨我们的眼睛会说话

马蓉蓉丨我们的眼睛会说话

  最近都是冰冷的阴雨天,阴沉沉的天空如人忧郁发愁的表情,使黄昏和黑夜提前来临,让路人和车辆都显得更行色匆匆。车上电台里正放着蔡琴的校园民歌《你的眼神》:  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神秘。  我不禁抬头看着你,而...
宗风秋丨奎星湖公园

宗风秋丨奎星湖公园

  那时候,我们还在镇上住着,每次来城里,都特地去奎星湖公园看看。  那天,是六一儿童节,我带着两个女儿去奎星湖公园。进了公园大门,是一条笔直的通道,两边垂柳依依,行人如织,卖工艺品和小吃的摊位,比比皆是。  走了不远,...
马红丨分别总是在九月

马红丨分别总是在九月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的额头……”  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分别总是在九月,但是这首《成都》确实让九月弥漫了淡淡的忧伤,我们的一生中总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分别,人或者事,总是来了走,走了再...
若木丨到站下车,到站上车

若木丨到站下车,到站上车

  阴暗潮湿的地下出租隔间里,我就这样坐了一整夜,也许是一整夜吧,如果不开灯,这里便是光线的禁地;如果没有时钟,你分不出是白天还是黑夜。如果是夏天,这里会是蟑螂的耶路撒冷。  北京的冬天,刺骨寒冷,暖气片还坏了。我盘坐在...
宗风秋丨虚度年华

宗风秋丨虚度年华

  昨天下了一夜雨,早起,雨依然在下。那雨急一阵,慢一阵,像要把沉积了一年的话语,絮絮叨叨,全部倾吐给大地万物。恣意汪洋的雨水,浸泡着城市和乡村,也滋润着花草和树木。  下雨了不能出门,在家胡思乱想。脑海里像打开了一架录...
宗风秋丨长夏乐事多

宗风秋丨长夏乐事多

  我不常买西瓜,以为西瓜都一样,好吃就行。到了西瓜市场才知道,西瓜也分369等,各种价位的都有。  家里人少,买西瓜当然买小点儿的。正好有一个批发西瓜的,剩了一些小西瓜正在处理,我过去挑了几个。顺便问瓜农西瓜多少钱一斤...
宗风秋丨少与多的困惑

宗风秋丨少与多的困惑

  骑电车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辆南京牌照的车。突然想起那一年,我第一次去南京,在玄武湖边,遇到一个小女生。她一边兴奋得手舞足蹈,一边对着手机大喊:告诉你,我到南京了,我现在就站在玄武湖边!  我一边被她的热情感动着,...
宗风秋丨也说“人间不值得”

宗风秋丨也说“人间不值得”

  她说她有一副特别喜欢的字。展开看时,我一下就愣住了:  “人间不值得?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副字??”  “其实,我所知道的“人间不值得”还有下一句:“人间不值得,人间却很美”。咋看这句话,充满负能量,细品却很动人。人...
宗风秋丨好人一生平安!

宗风秋丨好人一生平安!

  又是一年收蒜季,刮大风了。我和他,一个在前窗看,一个在后窗看,担心老天会下雨。这么多年不种大蒜了,每年到了大蒜收获的季节,依然念着一些人、担着一份心。  “这么多给咱打过工的人,你还记得谁?”  我问他。他脱口就说,...
宗风秋丨世事如云常聚散

宗风秋丨世事如云常聚散

  午后无事,就想在热烘烘的阳光里走走。去哪儿呢?得找个目标。  想到一个朋友,因为新冠疫情,年后两个月没到铺子里去。他养的花儿都枯死了,门口一堆空花盆。前些日子,我送了一些花给他,不知现在长得怎样了,正好去看看!  只...
宗风秋丨偶遇随想

宗风秋丨偶遇随想

  (一)  沿着河边,去看睡莲花,惊起一只野鸭子。看它惊慌失措、奋力奔逃的样子,我觉得很好笑。它看到了我,我并没看到它,而且我就是看到它,也没打算伤害它。这儿是它世界它的家,我只是过客。  在我们长长的一生中,是不是也...
宗风秋丨 忆旧游

宗风秋丨 忆旧游

  题记:在我们人生的路上:有些人是星辰,有些人是日月;有些人是草木,有些人是山河;有些人是风雨,有些人是冰雪……  (一)  我很少去赶集。那一年,我们在小镇上住着。那个小镇逢双日子就成集市,南来北往做生意的人特别多,...
宗风秋丨 不期而遇的温暖

宗风秋丨 不期而遇的温暖

  题记:在我们人生的路上:有些人是星辰,有些人是日月;有些人是草木,有些人是山河;有些人是风雨,有些人是冰雪……  (一)  那一年,我还开着书店。在济宁儒鸿书城进了书,去老洋桥等车。  我到的时候,一个小伙子也在等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