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文章 第7页

依旧安生丨时间是什么

依旧安生丨时间是什么

  时间是什么?  时间会把过往所有的甜蜜和快乐兑成一杯白开水,就那么静静地放在那儿,没有了靠近和触碰的勇气。谁也不再投入,不投入时间,热情和信任,那杯水慢慢被岁月来自不同方向的风吹干,变成粉末,然后消散于虚无的时间深渊...
儿孙自有儿孙福下句是什么?下句才是经典,少有人知

儿孙自有儿孙福下句是什么?下句才是经典,少有人知

  现代的老人经常提到儿女的时候通常会把一句话放在嘴边,那就是:“儿孙自有儿孙福。”  这句话的意思是儿子自有他们自己的福气,老人不必过于担忧,也不必为他们过多操劳。  这句俗语《增广贤文》里记载过,它的出处是元代关汉卿...
宗风秋丨二十四季如春

宗风秋丨二十四季如春

  去学校的传达室交物业费。  这个传达室很特别,就是把大门右边一个大门柱,修成了中空的,东西两面是玻璃窗,北面是门,南面是门柱的正面,镶着大理石。  里面的空间十分狭小,仅在东面窗下,放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正是早...
无语丨岁月如歌

无语丨岁月如歌

  仿佛长久地沉淀在这里。  需要多少春去秋来,风花雪月和日升月落,才会在一个地方落地生根,滋生一种确定的心灵归属感。日子平淡得司空见惯,每一张面孔熟悉而接近温暖。  为了摆脱无聊滋生的更加深重难缠的颓废,午后的自己,工...
宗风秋丨喜欢这样的庸常

宗风秋丨喜欢这样的庸常

  一个人的早饭:一小撮咸菜、一小碗米粥、两小片馒头。一边慢慢吃,一边听康震老师讲苏东坡。这样的早饭,这样的节奏,这样的生活,是我最喜欢的庸常。  饭后,去阳台上转转,看看花看看草,看看邻居家窗外那个大马蜂窝,看看那些进...
一直在丨生活是自己的

一直在丨生活是自己的

一场夜雨,润物无声  来不及淋湿已然消失  枯萎之前  绿意淡了一些  浓烈之后总要归于平静  午后零碎的阳光斑驳地洒在...
愿得谁心丨忽略仪式感

愿得谁心丨忽略仪式感

  起风,要降温了  很多花草的叶子开始耐不住寒冷  悄然枯萎,坠落  不是风无情,而是宿命  我总是不由自主频频捧出真...
人间烟火丨一念之间

人间烟火丨一念之间

  一直就想写一写这个话题,只是无从下笔。  中年男女,一个特殊的人群,特殊的年龄,特殊的使命感,特殊的身体,特殊的心境,注定特殊。  渐渐地发现他们不再需要庞大的人群来填补自己的存在感。朋友圈的冷清,心境的复杂,让诸多...
黑白灰丨下午

黑白灰丨下午

  有时竟然可以就这样躺一下午,整整一下午。  这样的下午,可以不和任何人交流,也不想被打扰,屋里静的似乎可以听见空气的流动。屏住呼吸,感受时光的静淌,假装忘却窗外明亮而刺眼的阳光。朋友发来的信息可以暂时搁置不去处理,只...
李艳丽丨静待花开

李艳丽丨静待花开

  花心知人心,花香报恩情。  红梅姐喜欢养花,侍弄花草如照顾婴孩般爱心有加。晒花土,沤花肥,捣碎鸡蛋壳并晾干,样样做的仔细认真。就连啥花配啥盆都有讲究,更不用说浇花的水了,那可是专门接的雨水。她的阳台上、门厅里摆满了高...
如何与焦虑症相处并打败它

如何与焦虑症相处并打败它

  我是一个比较乐观的人,所有的事情都会以乐观的想法去解决,比如处理家里的事以及处理工作上的事,很多事情都很顺利得解决了,但是有时给神经潜移默化的刺激我没有及时排解掉,也或是工作压力大亦或是懒惰导致的长期缺乏运动等原因,...
在路上丨这山,这水,这人家

在路上丨这山,这水,这人家

  这是一场身体跟上灵魂的旅行。  阳光澄澈,云白的自由,天醉人的蓝。驱车三百公里,来着一个叫石板岩的地方。傍晚时分,入住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农家院,算是暂时安顿下来。  这里四面环山,院落依山而建静谧整洁。店主是一对中年夫...
因为有你丨最美的风景

因为有你丨最美的风景

  峰回路转,道路曲折绵延,山风凉爽,清新沁人,孩子们爽朗的笑声四处迸溅,撒向漫山遍野,随着道路的起伏在空中飘飞。  这里有绿浪滔天的林海,鬼斧神工的悬崖,千姿百态的山石,如练似银的瀑布,碧波荡漾的深潭,雄奇壮丽的庙宇,...
影兮丨闲谈-致自己

影兮丨闲谈-致自己

  灰蒙蒙的天空,雾霭霭的前路,看似平静稳定的生活,但却是步步维艰。说是做好了选择,可怎么也做不好稳住自己的心。英雄豪杰多是不问出处,敢问路在何方,也曾效仿,最后落得瞻前顾后,放不下过去,找不到未来。  不感叹生活,不懊...
宗风秋丨寻常生活寻常事

宗风秋丨寻常生活寻常事

  夜里,下了一阵微雨。下楼时,地面上还是湿的。  初夏的青枝绿叶,渐渐变得浓郁,微风过处,犹如海涛阵阵。清脆婉转的鸟鸣,不时传入耳鼓。东边的天空已经放晴了,朝阳初升,金灿灿的阳光,在青枝绿叶间跳跃闪烁。又是一个美好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