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

仔仔丨忆十年

仔仔丨忆十年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很久了。——泰戈尔  ——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有人说,趁青春能轰轰烈烈的去爱一场,无论结局喜悲,足以铭记;  也有人告诉我:哪怕再深的感情,也终抵...
何田田丨春天是希望是理想

何田田丨春天是希望是理想

春天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春天是一个充满童趣的季节,“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春天更应该是一个播种的季节,“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在春天,我要播下希望的种子:希望世界和平...
霜长丨我们这一生,到底在等些什么

霜长丨我们这一生,到底在等些什么

我们这一生,到底在等些什么?天空像一个蓝色的故事,装下了太多沉重的誓言。我们像一片片云,追逐着各自浪漫的黄昏,而又以日光为枷锁。一阵风吹过,我们忽而西东。我们会在这广袤的天空中遇到这样一片云,她使我们失去自己的形状。我们...
宗风秋丨隐形的翅膀

宗风秋丨隐形的翅膀

  每当我说学习是一件快乐的事,立刻就会遭到孩子们的强烈反对;每当我说今天没有作业,孩子们便欣喜若狂。他们对于学习和写作业,几乎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这让我觉得不给他们布置作业,简直是一种罪过。我不布置作业,是想他们有...
宗风秋丨忙年

宗风秋丨忙年

  过年,是中国人最隆重、最盛大、最不可怠慢的节日,也是中国人最有仪式感的节日!团团圆圆过大年,是每个中国人最朴素的愿望。  对于过去的孩子来说,过年最好的仪式感,来自于一身簇新的衣服,就算没有新衣服,至少也要有一双新鞋...
悦心丨心悬浮,人生依如初

悦心丨心悬浮,人生依如初

  有些时候,往往自寻烦恼。  有些时候,不经意间把自己套入了一个灰暗的陷阱,没有空气,没有阳光,窒息的快要没有呼吸;其实睁开眼睛,你还在原地。  有些时候,看待一些事情,解决一些问题,觉得为何如此无奈,为何这样琐碎,为...
赵乙丰丨考生抒怀

赵乙丰丨考生抒怀

  虽然我不再少年不再少年  虽然我记忆力减记忆力减  为求考证不怕难  多少回早起看书夜晚刷题  看视频课件念口诀记考点旁无杂念  最怕见别人刷抖音玩荣耀引我心散  玩手机只能虚度光阴消磨时间消磨时间  虽然我不再少年...
悦心丨如此这般,如此那般,终是生活

悦心丨如此这般,如此那般,终是生活

  这样的天气,这样的心情,这样的生活……  人生,如何?  迷茫,不解,抑郁,厌恶……  纵然我心悠然,亦挡不住来自人生的乏味;  纵然我心坚强,亦扛不起来自生活的压力;  纵然我强颜欢笑,亦掩饰不住内心的落寞与孤独。...
少年愁梦丨窗口

少年愁梦丨窗口

  夏天生了气。清晨起来就是那样的微暗的天,不见日光,天是阴郁的,沉闷的,像泛着愠怒的面颊,像一些心事沉淀在心底。走路抑或骑车,身体在不断升温,心里躁着,胡乱猜测着未来的天气变化,或许氤氲的云层会爬满城市的上空,那些似烟...
悦心丨思绪乱,终归己

悦心丨思绪乱,终归己

  隔窗而望,细腻的雨丝;  隔窗而听,轻和的雨声;  隔窗而思,些许落寞。  六月的天气,六月的雨。  雨飘,思绪乱;  雨落,心静而温和。  屏呼吸,聆人生之歌;  何去何从?  人生苦短……  伴亲人,遇朋友,寻爱...
悦心丨立于苍穹,初心隽永

悦心丨立于苍穹,初心隽永

  我孤身立于苍穹之下  屏呼吸,忆过往  豆蔻年华的纯真  锦瑟年华的憧憬  直至出嫁之年,为母之年  眼眸初露世俗  恍惚间,我倍感荒凉  曾几何时,我青涩烂漫  此情此境,我愁云满织  奈何岁月难再回  人生漫漫,...
宗风秋丨一眼万年

宗风秋丨一眼万年

  下着小雨,陈先生开车,我们去金平湖看秋色。看了左边就  不能看右边,哪一边都美得如诗如画。  “这时候应该多长几只眼睛!”  女儿说,“看!那些艳黄艳黄的叶子!”  “那是银杏!这时候,银杏树的叶子是最好看的!”  ...
宗风秋丨第一杯咖啡

宗风秋丨第一杯咖啡

  这几日一直在学校住着。  午后,刚坐在床上准备午睡,突然涌进来几个学生。不知啥时候,她们看中了我们饭桌上的几袋速溶咖啡。  “老师,您请我们喝咖啡吧!”  “不行,这东西要长大了再喝,现在喝了就不长个了。”陈先生哄他...
宗风秋丨我的二伯父

宗风秋丨我的二伯父

  我的二伯父,是一个很难让人忘怀的人。他总是把贫穷单调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又总能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制造惊喜。  二伯父一直梦想有一个果园,等他退休了,可以住在果园里。果园里有很多果树、很多小鸟,各种各样的小鸟,他都...
宗风秋丨怀念那所小房子

宗风秋丨怀念那所小房子

  那时候,大女儿才四个月,我们第一次搬新家——把农村的家搬到镇上的中学去。  那是一排红砖红瓦的房子,一共有十几间。刚住进去的时候,房子还没有干透,水泥的地面一直湿漉漉的;抹在墙上的白灰,用手一按一个坑儿;门上的绿色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