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

宗风秋丨金珠路上的樱花

宗风秋丨金珠路上的樱花

  那一年春天,初到这座小城,有朋友给的一只大金毛陪着我。这只金毛叫坦克,长得膘肥体壮,高大俊美。开始的时候,我用一条皮带牵着它,一刻也不敢放松。后来,渐渐熟悉了,就让它自己走。只在过马路的时候,才拴上它。  坦克是一只...
宗风秋丨流光容易把人抛

宗风秋丨流光容易把人抛

  那是去年秋天。秋渐渐深了,风吹秋叶,萧萧瑟瑟。草木大都结了籽实,只有木槿和紫薇花还婷婷地开着。  这个季节正是喇叭花盛开的时候,金山公园的竹林里有一丛喇叭花,年年都开得极好。一大早,迎着晨曦就去了。  到金山公园时,...
宗风秋丨握住笔,便不觉得自己是庸人

宗风秋丨握住笔,便不觉得自己是庸人

  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两个女儿,一个要考研,一个要写论文,每天都熬到深夜。很多时候我都在想,那些没上过学的女孩子,不一样过得很好嘛?她们这样努力,到底值不值得?  2016年9月5日,星期一。  我很想做一...
宗风秋丨春日偶得

宗风秋丨春日偶得

  去买手抓饼,正好与一个熟人相遇:  “一样做生意,你看看人家?”  “是啊!人家生意一直都这么红火。”  然后她问我,还记不记得那个卖胡辣汤的?女的,个子不高,整天笑咪咪的,说话声音软软润润的,很好听。  我摇摇头。...
安生|一场雨

安生|一场雨

  阴天,阵雨淅沥  淋一场雨  看一场花  值得吗,不禁自问  似乎不需要回答  我和季节之间没有目的,没有索求  只有喜欢和自然的靠近  没有人会理解,雨中的自己或许有些傻  又有什么所谓  每个人有自己的精神世界 ...
宗风秋丨宛转娥眉能几时?

宗风秋丨宛转娥眉能几时?

  学校新建的那所大楼,又在浇注楼顶,机器的轰鸣声震耳欲聋。这才多长时间呢?楼层已经起来十六七层了。沧桑巨变、沧海桑田,再没有比拆房、建房体现得更生动、更完美的了。  初来此地,与小区相邻的是学校的花圃。花圃里除了低矮的...
清水有声丨拆书稿——海莲在查令十字街

清水有声丨拆书稿——海莲在查令十字街

  海莲在查令十字街  你一定不知道吉里格朗路12号是哪里,也不会好奇。但是,看过《查令十字街84号》后,你一定想去英国找到那家小店,进去瞧一瞧。  初见他/她时,你会礼貌的问候。海莲·汉芙也一样,她小心翼翼的写下“如果...
晓易丨终返

晓易丨终返

  湖面凌凌波光,一人一舟仿佛有人河畔耳语,抬头瞥见远处柳树之下三三两两行人,奈何不见,一袭素衣的背影。  是谁说过世界情与杯中酒无人能参破,可怜几许佳人无处去,斑斑烛火早已看破,只落得潇潇洒洒。  此时秋风可好,斟满满...
我们|接受已经发生的

我们|接受已经发生的

  每一个短暂而又灿烂的春天何其相似,而又有所不同。  今年的春天被阻隔在世俗之外,踏春的人明显的少了些,大概也和天冷风大有关系。无数迹象表明春天如约而至,从不迟到和缺席。  记忆中总是迎春花率先开放,柳枝泛黄,报告春天...
宗风秋丨农家春色

宗风秋丨农家春色

春风春雨柳青青,韭芽菜花次第生。满院春辉人悄悄,蜂腰蝶翅一时轻。作者:宗风秋...
马红丨如果事与愿违,请相信另有安排

马红丨如果事与愿违,请相信另有安排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不可能的人,我有过,那种感觉就像你偶然在商场里看见了一样很喜欢但暂时买不起的东西,你每天都特意去看看它,为了它拼命攒钱,可等到你终于存够了钱,却发现它早已被别人买走了。  你心里空空的,明明从来没有...
鸢飞戾天丨二十三年祭

鸢飞戾天丨二十三年祭

仙府夜中托,未觉身已殁。问汝竟而立?答吾将不惑。低眉忽惘然,抬眼顿婆娑。既知阴阳隔,何必言语破。文丨鸢飞戾天...
曲培(西藏)丨美丽的格桑花

曲培(西藏)丨美丽的格桑花

远方的故乡,梦里的格桑花,你的恢弘和神圣吸引着万千崇敬。那里,处处流传着神仙的传说,神秘而动听!静静的美,如此纯粹,如此安静!多少人为你魂牵梦绕,如痴如醉!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与你相拥,庆幸的我,乐的像个孩童。听...
膺惩:大自然的招呼

膺惩:大自然的招呼

  膺惩  夜阑人静的一天  仰望长空,  星夜,如此寂静;  听不到世上的雀喧鸠聚。  天空,如此璀璨;  看不到白天的烟笼雾绕。  悄然与星星窃窃私语,跟月儿互唱心曲,惋惜这宁静和美好的瞬息。  在自怨自哀中,倍感于...
宗风秋丨文字里的父亲

宗风秋丨文字里的父亲

  题记:死亡不是真正的逝去,遗忘才是!《寻梦环游记》  偏过头向窗外望去,夕阳的光辉,正金灿灿地斜射过来,阳台上的花花草草枝繁叶茂,却只留给我一些黑色的剪影。窗外那棵香椿树的叶子,黄了落了,只剩下一串串干枯的种壳,在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