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系列之二十六:井底之娃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六:井底之娃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我曾对张老顺说:水井是再平常不过的储水设施了,走遍太行山走遍全中国甚至走遍全世界,哪个村里没有水井呢?但是像莲浦这样,把水井称作龙眼的村庄却很少。而且,这些龙眼里还发生过很多多匪夷所思的故事,你说怪不怪?  张老顺说...
沈炜丨枉凝眉•胡杨颂

沈炜丨枉凝眉•胡杨颂

枉凝眉•胡杨颂作者:沈炜一说似玉树琼花,一说似铁骨金甲。若说不娇美,偏有许多人爱她。若说真娇美,如何显贵无缘她?徒劳恨争天下,终究要还于沙。一说是空中楼,一说是浪上花。想心中能有多少甘露儿,怎经得住日灼霜打,沙蚀风化。...
系列之二十五:龙眼淘沙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五:龙眼淘沙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莲浦村里有两口水井,一口在村东一口在村西。村民们习惯把翠鸣河比作一条龙,而把这两口井称作龙眼。从坐北朝南的方位论,村东的井称为左龙眼,井边长着一株粗大的柳树。村西的井称为右龙眼。两口井很深,都在二十多米左右,从井沿往...
黑暗中的女孩丨父母的作用

黑暗中的女孩丨父母的作用

  ——青年人的压力  作者:黑暗中的女孩  现在越来越多的青年患上了抑郁症,也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越来越叛逆,在这个残酷的现实生活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像现实低下了头。  那么这一切的罪恶原因是什么呢?是父母的不理解,错误的...
系列之二十四:翠鸣忠魂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四:翠鸣忠魂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又要提到翠鸣河了。  在《莲浦村的鬼怪故事》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到翠鸣河了,以后可能还要多次提到它,可见它在莲浦村所处的是多么的重要。常言道,有了水就有了灵气,水是灵气之源。张老顺说,翠鸣河就是莲浦村的母亲河,她滋...
宗风秋丨小学阶段的读与写

宗风秋丨小学阶段的读与写

  阅读和写作文之所以难,一是因为不喜欢,二是因为大家都觉得难。其实,语文考试中,阅读和写作是最容易的,也是最能拿分的。  关于阅读  关于阅读,我曾经给我的学生总结了两句顺口溜:阅读题白送分,仔细读找病根。  其实,小...
文丨一念 田小娥—一个污名化的女人

文丨一念 田小娥—一个污名化的女人

  在《白鹿原》这本书中,出场的女性并不多,充满灵气的百灵,贤惠持家的仙草……而这其中,称得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女性人物就是田小娥。  不过年少时看《白鹿原》这本书的时候,我并不喜欢田小娥这个人,认为她太过轻浮、放荡,不知...
系列之二十三:“魅力”黄崖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三:“魅力”黄崖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离开莲浦村半年后的一个星期天上午,丁路路正和爱人在农贸市场买菜买肉,准备中午改善生活包饺子吃,忽然看见八岁的女儿小璐璐急急忙忙地跑来找他,拽着他的手说:爸爸,家里来了两个人,让你赶紧回去。  丁路路问:他们是谁?找爸...
《上海之夜》第一节

《上海之夜》第一节

  上海之夜翟刚全著  一九三七年春的上海之夜,春雨绵绵,电轨车叮咣叮咣和熙熙攘攘人群贯穿南京路上,大上海夜总会的歌舞升平,霓虹灯闪射在这个大上海上空,一团团迷雾弥散在这“东方巴黎花花世界”的夜空里。我生活在这个大都...
阿翟《上海之夜》长篇小说 目录 翟刚全

阿翟《上海之夜》长篇小说 目录 翟刚全

    《上海之夜》长篇小说  原名:翟刚全,笔名:阿翟南京大学MBA,曾经是一名军人,纪实文学和小说多次在中国青年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科技日报等刊登共计千万多字。并多次...
浩宇苍穹丨藏头诗:赠同事望共勉

浩宇苍穹丨藏头诗:赠同事望共勉

藏头诗:赠同事望共勉雅量能容天下事,霞光普照人间暖。茉莉花香飘四海,莺歌燕舞鸣盛世。瑶池仙女下凡尘,佳期如梦若往昔。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仓颉造字传千古,玲珑八面威风凛。川流不息奋争先,勇攀高峰创辉煌。宜居星城传欢声,...
浩宇苍穹丨读《鬼谷子》有感

浩宇苍穹丨读《鬼谷子》有感

  《鬼谷子》一书以鬼谷子先生“纵横”的思想贯穿全文。本书详细介绍了寻常百姓的“人际”、“交往”之法,谋士武将的“出世”、“入世”之策,君王诸侯的“相人”、“用人”之道。是一本可以用来“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千古...
宗风秋丨结婚纪念日

宗风秋丨结婚纪念日

  2020年12月10日,周四。农历的10月26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结婚30年了,每年的这一天都要稍稍庆祝一下。今年是个例外,我上了一天的课,回到家什么也不想干。他去做饭,煮粥炖辣菜,这是他最喜欢吃、也是他最拿手的菜。...
马蓉蓉丨我们的眼睛会说话

马蓉蓉丨我们的眼睛会说话

  最近都是冰冷的阴雨天,阴沉沉的天空如人忧郁发愁的表情,使黄昏和黑夜提前来临,让路人和车辆都显得更行色匆匆。车上电台里正放着蔡琴的校园民歌《你的眼神》:  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神秘。  我不禁抬头看着你,而...
系列之二十二:“莲浦”阴灯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二:“莲浦”阴灯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我读书不多,但知道汉语的标点符号中有个引号。  我说:是,有一个引号。  一个东西一件事情或是一个称呼,一旦被引号引起来,就说明它的真实性存疑,可不可以这样来解释?张老顺又问。  可以这么解释。我说,你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