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家书

家书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很抱歉,我瞒着你们报名参加“支援湖北,共抗疫情”的行动,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爱你们。  本来我以为可以在家里陪你们过年,可以在你们的眼皮底下...
致父亲

致父亲

在我的印象中您是不爱我的,又是爱我的从小到大您觉得我没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子谁家的女儿上山捉鸟,下河摸鱼,过年追着人打炮仗想想,那样的童年才是真的童年家里的女孩,很少而我,是您唯一的一个我觉得您是不爱我的可是,当我偷偷地逆行...
宗风秋丨山居夏日

宗风秋丨山居夏日

空山新雨后,初夏夜风柔。明月升东海,闲云起蜃楼。流泉声怯怯,野老语悠悠。身入神仙地,凡心自此休。作者:宗风秋...
宗风秋丨少与多的困惑

宗风秋丨少与多的困惑

  骑电车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辆南京牌照的车。突然想起那一年,我第一次去南京,在玄武湖边,遇到一个小女生。她一边兴奋得手舞足蹈,一边对着手机大喊:告诉你,我到南京了,我现在就站在玄武湖边!  我一边被她的热情感动着,...
在这里|走的缓慢而决然

在这里|走的缓慢而决然

一座城市在发生巨变日夜狂欢,争分夺秒日新月异的面貌,快的惊人新的时代,不停的追赶还是有种莫名的滞后感每一天不变的节奏大同小异依然喜欢旷野喜欢绵延起伏的高山喜欢路边朴素的花草喜欢道路拐弯处的含蓄但不喜欢身边的人是含蓄不明朗...
系列之十三:《义狼报恩》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三:《义狼报恩》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上集故事讲到,张老顺述说《雨夜幽灵》时,拿着一把半截放羊鞭子。这半截鞭子,论美观不美观,黑不溜秋;说用处也没用什么处。张老顺腿是残疾,走路不方便,可鞭杆只有一尺来长,做拐杖都有点短,带着它干啥?张老顺却说,这半截鞭子...
系列之十二:雨夜幽灵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二:雨夜幽灵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一《夜车辚辚》结尾讲到:夜车辚辚。赵德曾在车上和衣而睡。突然,老天爷变了脸,刹那间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雷声间隙中,赵德曾似乎听到了有人哭喊的声音,像是个小女孩。再细一听,赵德曾心里一惊:女孩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安生的六月|足够的深情和时间

安生的六月|足够的深情和时间

  连续两日,凉爽无比的风,让人恍惚间觉得不是在夏季。生活此刻给我的感觉,足够热浪,足够温柔,足够深情,足够决绝。  无数的现实,充足的证据充分证明我是一个不能够融入人群的人。我感到很吃力,很无奈,没有办法抽离,又无法游...
鸢飞戾天丨《如梦令》

鸢飞戾天丨《如梦令》

眉锁关山残雪目透长河孤月戎马破突厥不负此生韬略何怯、何怯自古佞秦忠岳文丨鸢飞戾天...
宗风秋丨也说“人间不值得”

宗风秋丨也说“人间不值得”

  她说她有一副特别喜欢的字。展开看时,我一下就愣住了:  “人间不值得?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样一副字??”  “其实,我所知道的“人间不值得”还有下一句:“人间不值得,人间却很美”。咋看这句话,充满负能量,细品却很动人。人...
宗风秋丨送别(杏帘招客饮)

宗风秋丨送别(杏帘招客饮)

杏帘招客饮,云路向苍茫。紫燕穿风柳,黄鹂唱雨桑。一川春水绿,两岸芷兰香。君共行舟远,思同日月长。作者:宗风秋...
宗风秋丨好人一生平安!

宗风秋丨好人一生平安!

  又是一年收蒜季,刮大风了。我和他,一个在前窗看,一个在后窗看,担心老天会下雨。这么多年不种大蒜了,每年到了大蒜收获的季节,依然念着一些人、担着一份心。  “这么多给咱打过工的人,你还记得谁?”  我问他。他脱口就说,...
系列之十一:夜车辚辚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一:夜车辚辚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夜色朦胧,寒风凛冽。  缩窄而蜿蜒的山间公路上,传来阵阵马蹄声。不一会儿,一辆辚辚而行的马车转过山头拐角处,“叮叮当当”地走了过来。两匹马,一匹在前“挑梢儿”,一匹在后“架辕儿”。车板下面挂着一盏“气死风”煤油灯,散...
宗风秋丨世事如云常聚散

宗风秋丨世事如云常聚散

  午后无事,就想在热烘烘的阳光里走走。去哪儿呢?得找个目标。  想到一个朋友,因为新冠疫情,年后两个月没到铺子里去。他养的花儿都枯死了,门口一堆空花盆。前些日子,我送了一些花给他,不知现在长得怎样了,正好去看看!  只...
系列之十:猪缘猪劫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猪缘猪劫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张老顺讲了一段两个属猪人结缘的故事。这两个人因猪而结缘,后而又因猪而遭遇劫难,令人唏嘘不已。  在冀西山区,有一种营生叫赶猪。过去,国家每年要从乡下征购大量生猪供应城镇居民生活,但像太行山区这样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