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留守的孤独

李艳丽丨留守的孤独 班级札记 李艳丽 社会百态 第1张

  作为班主任看重的不仅仅是孩子学习成绩的提高,身体的长高,更看重的是孩子人格的健全,情智的成长。


  王佳欣,11岁的小女孩。有点瘦弱。马尾辫不长,有凌乱的头发垂在眉梢耳前。在班里听不见她的言语,上课回答问题声音也小。老师走到她身边习惯把手头的东西遮掩起来,很怕人的样子。


  昨天期中考试间隙,佳欣爸妈来学校。询问孩子的学习和在学校的表现。我如实回答。她说孩子胆小,怕事,担心有学生欺负她。说难得回来一趟,想等下午考试完接孩子回家住一宿。


  从佳欣那里知道,她爸妈在烟台打工,很少回家。这是上六年级以来的第一次回来。平时都是跟着爷爷。她还说爸妈在外面打工很多年了,一年也就回家一两次。我看着她瘦削的小脸,拂了拂她的头发。没有爸妈的陪伴,这些年她都是如何过来的。学校里的快乐和忧伤回家给谁分享?受了委屈给谁倾诉?有个小念想向谁撒娇?有个小性子小脾气使给谁?向爷爷吗?那个脊背弯曲,步履蹒跚的爷爷吗?那个既要种地还要收拾家的爷爷吗?那个给自己洗衣服晒被子的爷爷吗?爷爷老了,他能替代爸妈吗?没爸妈在她身边,她如何胆小,如何不怕事呢。想到这些,我看看佳欣,可十一岁的她脸上没有我感觉的悲伤和委屈,而是平静,与小小年纪不相符的平静。也许她习惯了,也许她理解了爸妈的辛苦,也许她懂得爸妈别样的爱。


  想起前段时间开家长会。所有的学生都告诉了家长,届时参加。她由同位陪着去办公室找到我,说给爸妈打电话了。第二天她又告诉我,给爸妈打电话了,说不来了,在外面打工,离家远,赶不回来。看着她满脸的木然,我怕她伤心,没敢多问,只是反复说没事的没事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家长会上别的孩子都能陪着家长,她陪着谁?谁陪着她?我了大人都害怕孤独,何况孩子呢!家长会结束后,她妈妈给我打电话,对不能参加表示歉意,希望多多关照她的孩子。


  我理解家长的难处,迫于生活,苦于生计,他们不能把孩子带在身边,带着对孩子的欠缺和愧疚忙于奔波劳碌。可我更可怜孩子,可怜她内心的缺失,缺失父母的陪伴。但愿这样的缺失不会太影响孩子的心智。


  (2018年班级札记)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655.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