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系列之二:古刹魅影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古刹魅影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距离莲浦村东三里地远的地方,有一家国营林场,规模不算大,大约两千多亩。林场中间有一座古寺庙,相传为元代至正年间所建,名为兴福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国家遭遇三年自然灾害,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所以兴福寺的香火也不旺,...
第三章:三魂七魄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第三章:三魂七魄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花开两头各表一支,话说在阴间冥界的望川河里住的一条恶龙,他本来是一条大蛇,可吞食了许多灵魂后,就有了法力,由蛇化龙了了,这种龙属阴,属水叫蛟龙。他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子叫‘敖泽’因为,四海龙王名子都是敖开头的,这样一来表...
 第二章:再返人间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第二章:再返人间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时间到了公元2010年,太平洋海难,一艘客轮失事,大多数人遇难,救援工作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救援人员进行最后一次搜索,忽地生命探测仪发出‘嘟嘟’的报警之声。工作人员发现信号是来自前方一个小岛上,于是救援队把船开了过云,...
第一章:天选之子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第一章:天选之子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

  上古时期,黄帝大战蚩尤后,黄帝胜,一统天下,天下民生得以修生养息,黄帝有一次外巡到昆仑山中,见一山洞,洞中隐现红光,觉得奇怪,便上前查看,见这是个一眼看不到底的山洞。而且洞中隐隐龙呤之声,黄帝更觉得奇怪了,就索性进入...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目录 作者:宋剑平

《流剑剑客系列小说之七星龙渊剑》目录 作者:宋剑平

   全部章节请点击→七星龙渊剑  楔子  有这么一个神,也许她不算是神,但也不是魔,也不是鬼,她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类型的生灵,她本来有一定的法力,但是受咒语所限,只能在一定的...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7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7节

  再说康家,那场面可实在太惨了。原本临街的气派、阔气的大门门楼拆了,不是为了好往出抬那口“48抬”的棺材吗?苫在“大门楼”处的断壁颓垣上的芦席早被风刮走了,露出了七长八短的砖茬子,看着就让人闹心。搭在大门外的牌楼上边绑...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6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6节

  就在康家忙着大办丧事儿时,郝玉川乘坐一辆军用吉普车,带着翠萍姑娘,在一辆装着荷枪持弹士兵的军用大卡车的护送下,也回到了沿河镇。  郝玉川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领着翠萍姑娘和这伙丘八们下了馆子。直到大兵们个个酒足饭饱,郝玉...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5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5节

  民谚说:“沿河镇街五里长,五里长街半姓康”。在沿河镇大街鳞次栉比的买卖店铺中,属于康家的铺子就占了一半。买卖除了茶楼、酒肆、饭馆儿、戏园子之外,康家的店铺还有专门儿生产煤球儿的煤厂子,加工粮食的面粉厂等等。就连沿河镇...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4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4节

  夜晚,三义庙前松涛飒飒,林中的猫头鹰不时发出瘆人的叫声,更增添了令人恐惧的气氛。一个和尚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四下里踅摸了一阵子,随后关好山门,飞快地朝后边的僧房中跑去。  宽敞的僧房里,和尚们早已摆好了酒菜。老和尚“尤...
系列之一:月夜冤魂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一:月夜冤魂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  那是一个初夏的夜晚。天上布满块块白云,月亮从云层中穿过,冷晖挥洒在大地上,时明时暗;凉爽的山风不时吹过,树叶发出阵阵“唦啦唦啦”的声响。  在莲浦村南三里远的地方,有两亩左右的一...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目录_作者:康峪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目录_作者:康峪

   全部章节请点击→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作者地址:中国河北保定   电话:13930267156&nb...
宗风秋丨流光容易把人抛

宗风秋丨流光容易把人抛

  那是去年秋天。秋渐渐深了,风吹秋叶,萧萧瑟瑟。草木大都结了籽实,只有木槿和紫薇花还婷婷地开着。  这个季节正是喇叭花盛开的时候,金山公园的竹林里有一丛喇叭花,年年都开得极好。一大早,迎着晨曦就去了。  到金山公园时,...
宗风秋丨握住笔,便不觉得自己是庸人

宗风秋丨握住笔,便不觉得自己是庸人

  2016年8月1日,星期一。  两个女儿,一个要考研,一个要写论文,每天都熬到深夜。很多时候我都在想,那些没上过学的女孩子,不一样过得很好嘛?她们这样努力,到底值不值得?  2016年9月5日,星期一。  我很想做一...
宗风秋丨春日偶得

宗风秋丨春日偶得

  去买手抓饼,正好与一个熟人相遇:  “一样做生意,你看看人家?”  “是啊!人家生意一直都这么红火。”  然后她问我,还记不记得那个卖胡辣汤的?女的,个子不高,整天笑咪咪的,说话声音软软润润的,很好听。  我摇摇头。...
安生|一场雨

安生|一场雨

  阴天,阵雨淅沥  淋一场雨  看一场花  值得吗,不禁自问  似乎不需要回答  我和季节之间没有目的,没有索求  只有喜欢和自然的靠近  没有人会理解,雨中的自己或许有些傻  又有什么所谓  每个人有自己的精神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