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十:白仙阻敌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白仙阻敌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我问张老顺:最近几集故事与以前不同。以前你讲的是鬼怪,这几集讲的是神仙。鬼怪与神仙有什么区别吗?


  张老顺笑呵呵地说:没有什么区别。《白仙神龟》中李老太太说,孤魂野鬼在坟地里出没,神仙不会出现在坟地里。这些话虽然有些道理,但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所谓的神仙和鬼怪是一码事,都与人不是同类。


  我又问:这一集的题目是《白仙阻敌》。一般说来,敌是指敌人。一个大水汪还会遇到敌人?敌人也是人,怎么会与一个水汪为敌?何况里面住着白仙神龟,人怎么能是仙家的对手?


  张老顺说:别着急,你慢慢听就是了。


  白仙汪里的神龟曾经三次成功阻敌。


  这一年,地里的庄稼长势特别喜人。夏末秋初之际,谷子玉米都陆续秀出了饱满的穗子。今年,无疑又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不料,这天夜里,有件奇怪的事情在莲浦村发生:全村男女老少做了一个内容相同的梦:七天后,有场严重的蝗灾袭击莲浦。梦境中,遮天蔽日的蝗虫向莲浦村飞来。蝗虫所到之处,无论什么庄稼都被吃的颗粒不剩枝叶全光,正如《红楼梦》中说的那样,“只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第二天,人们见面就议论纷纷,说起这个奇怪的梦都觉得不可思议。有的说,咱村里有几百号人,怎么能做一个相同的梦?是不是老天爷给咱们捎信来了?难道真的是要遭蝗灾?有的却说,不可能,梦就是梦,不等于事实。我做过当官的梦也做过发财的梦更做梦娶过媳妇。可我现在呢?还是平头老百姓,还是穷鬼一个,还是光棍汉一条。尽管有人对这个梦心存怀疑,可大多数村民仍然抱着侥幸的心理,总希望它仅仅是个梦而已,就没有做任何抗拒蝗灾的准备工作,甚至连心理层面的准备也没有。


  两天以后的晚上,村民们又做了一个同样的梦:蝗虫正以每天一百多里的速度从南到北向莲浦一带推进,估计再有一天左右就会抵达莲浦村。蝗虫过后,这里将是一片赤地,庄稼全都被吃光,老百姓将要饿肚子,比“传人”之灾还要厉害。


  两次全村人做同样的梦,都说蝗虫要来。村民们再不能不当回事了。村干部召集大家坐在一起开会商量对策,说不管有没有蝗虫,我们都要提高警惕,从现在起就开始做准备工作。这时,有人提出,是不是征求一下白仙神龟的意见,在治疗“传人”疾病时,它们不是留下纸条,让有困难找它们吗?如果蝗虫真来,那可是场大灾难。如果白仙神龟肯帮忙,那是再好不过了。


  好建议!村干部正说要派人到白仙汪边的小庙送纸条,就见有个年轻村民拿着一张纸条进得门来,把纸条递给村干部。在医治“传人”病时,白仙汪里的神龟和莲浦村民达成一个默契:因为见面不太方便,有什么需要办理的事情就写在纸条上放在小庙里。小庙,就是莲浦村民和白仙神龟传递信息的站点。


  村干部展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中午,到白仙汪内商议抵挡蝗灾一事。


  到白仙汪里去?村干部愣了:那么深的水,我进去还不得淹死?即便淹不死,里面都是水怎么商议事情?白仙神龟不怕水,可我是人啊,怎么能呆在水里?


  在场的村民也埋怨两位仙家怎么能发出这样的邀请?仙家神通广大,它们可以变成人形来村里商议嘛!


  村干部写了一张纸条,大意是说自己无法去白仙汪里,仙家们最好来村里商议。白仙神龟的办事效率也挺高,接到纸条后,中午时分就来到村干部的家里。两位老者,一个白胡子老头儿和一个白头发老太太。这个村干部,正好是得“传人”病李老太太的孙子。他当年听奶奶说过这两个白仙的模样,现在见家里来了这样两位老者,就知道是仙家来了,连忙端水倒茶又递烟。


  两位老者摆了摆手,对村干部说:不必了,我们用不惯凡间的东西。本来想请你到寒舍一叙,谁知你竟不愿意去。我们还得来这里打扰你,不好意思。


  村干部说:仙家不用客气。我不是不愿意去,是无法去。两尊仙家自然不怕水,我可是一点水性也不懂,旱鸭子一个,进去还不得淹死?


  白胡子老头儿笑了笑说:我们既然邀请你去,水自然淹不着你。


  村干部听不明白,问:此话怎讲?


  白发老太太说: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既然我们来了,咱们还是先说说怎么抵挡蝗灾吧。


  对对,这个是正事也是大事。白胡子老头儿说:前几天,我们给乡亲们托了梦,可好像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村里也没有做什么准备。


  梦是两尊仙家所托?村民们还以为是老天爷给托的梦哩!村干部恍然大悟。


  要不是我们所托,怎么全村人都做一个同样的梦呢?老头儿说。


  村干部说:仙家最后一次托梦说蝗虫再有一天时间就到莲浦村,以您们之意,我们该怎么准备呢?


  老太太说:我们的意见是“扎”起三道“篱笆”(用现在的说法就是三道防线)。


  村干部听不明白,问:请仙家说的详细一些。


  老太太说:乡亲们可在白仙汪南面一百二十丈路程之处,“扎”第一道“篱笆”。具体做法是在翠鸣河面搭一座便桥。用桥来连接起翠鸣河的东岸和西岸,两岸之间堆起一条长长的干柴堆,待等蝗虫飞近时,马上点燃干柴。蝗虫最怕火,这一道“篱笆”可以阻挡大部分蝗虫飞过。


  这个不难。第二道“篱笆”是什么呢?我们怎么部署?村干部问。


  请乡亲们把村里所有得鸡鸭鹅统统赶在距第一道“篱笆”六十丈处。这是第二道“篱笆”,有些侥幸越过第一道“篱笆”的蝗虫,受到火焰的炙烤,很难再飞起来,就会成为鸡鸭鹅的口中美味。老头儿说。


  老太太接过话头说:第三道“篱笆”,就是我们居住的白仙汪。经过前两道“篱笆”的阻挡,蝗虫已经所剩无几,有个别飞过来的,也绝对过不了白仙汪。第三道“篱笆”怎么布置,现在不方便讲,不过请乡亲们相信,我们绝不会让一只蝗虫飞过白仙汪。


  两位老者的话,村干部当然深信不疑,答应立即布置。两位老者临走时,说想见见老朋友李老太太。村干部说,奶奶两年前已经去世。弥留之际,老人家还嘱咐我,要相信两位仙家善待两位仙家。唉,我们如果知道是两位仙家托梦,早就行动起来了。


  两位老者唏嘘一番:老人家是莲浦村和我们接触的第一个人。我们后来能被乡亲们认可,全仗老人家穿针引线哪!


  两位老者告辞后,村干部连忙进行动员部署。全村百姓积极行动,很快,前两道“篱笆”顺利地“扎”了起来。


  正如梦境所示,一天后,铺天盖地的蝗虫由南至北向莲浦方向飞来。蝗虫所到之处,凡是带绿叶的植物尽遭灾殃。气势汹汹的蝗虫逼近了第一道“篱笆”。村干部一声令下,从翠鸣河的东岸到西岸,一条长长的干柴堆被迅速点燃,红红的火舌窜起好几丈高。一群群蝗虫被火舌吞噬,“吧嗒吧嗒”地落进火堆里烧成了灰。


  第一道“篱笆”大显身手,消灭了大半的蝗虫。有些蝗虫侥幸飞越火堆来到第二道“篱笆”前,数百只鸡鸭鹅正在翘首以待。这些家禽看见一个个肥肥厚厚的蝗虫,心想自己平时都是吃主人给拌得的糠皮和菜叶子,最好的日子也不过是吃只蚂蚱解解馋,哪里见过这么多肉乎乎的美味?不等蝗虫靠近,它们就拃开翅膀飞扑上去,将一个个蝗虫叼进嘴里。


  躲过了火堆躲不过鸡鸭鹅的嘴。第二道“篱笆”又消灭了一大批蝗虫。鸡鸭鹅灭蝗虽然非常有效,但却有个大漏洞:它们吃饱就不再张嘴了。所以,剩下一小部分蝗虫又得以死里逃生,继续向北侵犯。


  蝗虫的繁殖能力非常强。如果第三道“篱笆”不能完全彻底的把剩下的蝗虫灭掉,几天工夫就会繁衍出一大批小蝗虫来,灾情依然严峻。这时,村民们把全部希望就寄托在白仙神龟的最后一道“篱笆”上了,希望仙家使出雷霆手段,将剩下的蝗虫尽数除之。


  第二道“篱笆”与第三道“篱笆”只有六十丈的距离,蝗虫眨眼就到。有的蝗虫已经飞到白仙汪的边缘。这时,白仙汪里忽然升腾起一股股浓雾。浓雾向四处弥漫开来,越来越宽越来越高越来越大,从翠鸣河的东岸到西岸堵了个严严实实。迷雾里透出一股股呛鼻子的味道。突然,迷雾飞快地旋转起来,把蝗虫团团围住,越缩越紧。半个时辰后,迷雾渐渐消散。这时,在第一道“篱笆”点火的村民们来到白仙汪边一看,地上落着一片片死去的蝗虫。正如白仙神龟所说,在第三道“篱笆”前,一只蝗虫也没有飞过去。


  看到这种情景,村干部带领着村民们转身面向白仙汪,合起手来作揖致谢,嘴里念念有词:要不是仙家相助,莲浦村这回可就遭了天大的灾祸了。谢谢仙家!


  这时白仙汪第一次成功阻敌。


  第二次成功阻敌,是准确地预报了一次大地震,让莲浦人幸免于难。


  地震,在莲浦人的方言中称之为地动。为叙述方便,故事里仍按当地的方言称呼为地动。现代的地震预报技术很先进,可以借助于紧密的仪器和各种数据进行分析。其实,在过去的乡下特别是山区,地动来临之前也都是有种种先兆的,比如一些动物的反常现象等等,只是不足以引不起人们的注意罢了。


  白仙汪一向波澜不惊,即便是山洪暴发,翠鸣河里浊浪滚滚涛声震天,白仙汪里却依然静若处子。然而,有一天早上,白仙汪的水面却出现了层层涟漪,有几个地方还冒起了水泡。这个怪异的现象曾被不少干农活儿路过白仙汪的莲浦村民看到,但他们都不当回事。大家认为,白仙汪里既然住进了白仙神龟,那都是道行广大的仙家呀,故而汪里发生一些奇怪的景象也是正常的。仙家嘛,必然有与人类不一样的地方,不然的话还叫什么仙家?


  仙家就是仙家,两个白仙早已看出了端倪:不好,要出大事!他们依稀记得当年在小夫台王八汪里居住时,出现过一次相同的情景。王八汪比白仙汪要小,水位也浅,当时水面就像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不到半个时辰,就发生了地动。好在小夫台地处深山老林,也是个小村,老百姓住的都是平房或草屋,人烟稀少,没有造成大的灾害。可莲浦村就不一样了,虽然只有百八十户人家,但它在太行山区已经是个比较大的村庄了。最重要的是邻近的村庄很多,相距都不太远,如果发生了地动,这些村庄都会遭殃。


  不行,需要尽快通知乡亲们,不能呆在屋里了,要搬家,要到外面来住。


  这次地动与上次灭蝗不同。上次白仙神龟用托梦的方式告诉大家,是因为白仙知道蝗虫什么时候到,布置灭蝗措施能来得及。可这次地动,连白仙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也许是数天以后,也许就在眼前。白仙先找村干部,让他做村民的工作,赶快搬家。不料,村民们都都不信,说大地好好的,你凭什么说它要动?


  村干部说:不是我说的,是白仙汪里的仙家说的。


  村民们说:如果是仙家说的,它们就会像上次灭蝗那样给我们托梦了。


  其实村民们不知道,正因为地动的不确定性,所以白仙觉得用托梦的方式弄不好要误事。没有他法,两位仙家只好又变作人形,直接到村里一家家做说服工作。人命关天,即使是另类的白仙神龟,也不敢掉以轻心。


  莲浦的村民虽然把白仙神龟看做圣明,但搬家到外面住可不是个简单事情。现在时令已是后秋,天气已经变冷,山里的风特别凉,一家大小到野地里住,成人还好说,小孩子受凉着风闹了病怎么办?尤为让人担心的是,白仙神龟也不敢确定地动就一定能来,它们也只是猜测。假如真来了,大家搬一次家鞍马劳顿还算值得,如果地动来不了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人马三惊的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白仙苦口婆心地解释说:乡亲们,如果地动没有来,大家只不过受些劳累虚惊一场;如果地动真来了,那可就不是受累的事情了,那是要人命的,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故事讲到这里,张老顺突然说:我休息一下再说。


  我问他:你在讲故事时从未出现过半路休息的情况,今天这是怎么了?


  张老顺颇有感触地说:我觉得白仙神龟的意识理念和思维方式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和借鉴。对于一些地震之类的不可知的自然灾害,我们应该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白仙神龟说的好,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布置了周密的防范措施,最后地震没有来。没有来就没有来吧,我们顶多是白忙活一场虚惊一场,顶多消耗一些财物、时间和精力;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地震来了呢?地震来了而我们又没有做任何准备,损失的可就不是财物时间和精力了,而是活生生的人命哪!人命难道不比那些财物时间和精力重要吗?这方面的教训已经很多很多了,然而遗憾的是我们现在似乎还没有真正吸取这个教训。


  张老顺的话,我深有同感。


  两位白仙万般无奈,只好说:如果地动没有来,乡亲们搬迁的费用我们来负担。


  你们来负担?你们是另类,吃的用的和我们都不一样,怎么来负担?村民们不相信地动要来,也不认同白仙这句话。


  我们自会有办法。总而言之,不能让乡亲们受损失。白仙言辞凿凿地、急赤白脸地说,就差给大家下跪了。


  村干部也快要给大家下跪了,恳求着说:乡亲们哪,仙家在咱们村居住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打过诳语啊?上次灭蝗虫的事情过去的年头并不长,大家一定还有记忆吧?那不是人家白仙救了我们吗?如果再往前推几年,“传人”的病不也是人家仙家给治好的吗?人家白仙本来是另类是仙家,完全可以不管我们人类的事不管我们凡间的事,落个逍遥自在多好啊!可仙家不愿意看着乡亲们受灾受难呀!它们虽然住在白仙汪里,可也是咱们莲浦村的一户村民哪!它们能祸害乡亲们吗?


  村干部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言辞,打动了村民们的心。当然真正打动人心的还是白仙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是啊,两个白仙完全可以置身度外不管莲浦村的事情,那多省心省力?刚才白仙说的也更有道理:搬了家,地动没来,我们不过是虚惊一场;要真来了,就能保住性命。这个账头可得算清呀!


  搬家,现在就搬!村民们的思想终于通了。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全村不到两个时辰,就把锅灶粮食和行李铺盖搬到了外面。真巧,等最后一户人家搬出屋外时,一场剧烈的地动就发生了!山上的巨石滚落下来,砸倒好多房屋,砸死不少猪羊;有些石头垒起的房屋也震蹋了不少,万幸的是,人没有砸死一个。有几个放羊放牛的在山上被石块砸伤,伤势也不太重。


  白仙神龟再一次搭救了莲浦村。村民们对白仙汪里的生灵算是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白仙汪神龟第三次成功阻敌,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阻敌,因为它阻挡的是荷枪实弹的惨无人道的日寇。


  一九四二年,抗日战争进行到最艰难的关头。莲浦村是晋察冀边区根据地第七区公所驻地,也是全边区有名的堡垒村,经常有八路军的伤病员来这里养病养伤。这年夏天,华北联合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前身)的十多名学生在莲浦村养伤。读者或许觉得奇怪,既然是学生,怎么还负伤?其实,那个年代的华北联大学生同时也是战士,这些学生经常和八路军战士一起参加战斗。早在《八号龙爪槐》一集中就讲到,莲浦村离敌占区山西省灵丘县毗邻。灵丘县的鬼子经常过来进行小规模的“扫荡”。这十多名伤病员在莲浦养伤的消息不小心透露了出去,被灵丘的鬼子知道了,就派出一个小队鬼子和伪军前来搜捕。这天早上,村里的放羊汉张老雨(张老顺的堂兄)上山放羊,刚走到村口,突然发现村北的山间小路上走来一群穿黄衣服的人。张老雨虽然没有见过日本鬼子,但见过八路军。八路军都穿灰布军装,村里的伤病员也是穿灰布军装。那么,这群穿黄衣服的人一定是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来村里干什么?毫无疑问,肯定是来抓捕华北联合大学的伤病员的。


  张老雨顾不得放羊了,调转身子赶紧跑回村里,到第七区公所去报告敌情。区公所负责军事的副区长兼武委会主任曲建德一听说敌人来了,连忙通知伤病员转移。然而时间还是来不及了,鬼子已经到了离村二里地的地方。而且,学生们身上都有伤,有的伤势还比较重,无法快速转移。


  绝不能让伤病员落在鬼子手里!曲建德把驳壳枪上满子弹,集合起村里的民兵游击组,要和敌人硬拼一场!


  这时,区公所大门外进来两个人,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服。两人一进门,就对曲建德说:曲区长,硬拼恐怕是不行。鬼子一个小队加上伪军有一百多号人,村里的民兵才三四十个人,武器也不行,哪里是鬼子的对手?还是先让伤病员们躲起来好。


  躲?往哪里躲?最好的去处是躲到深山里,可现在来不及了。伤病员们行动都不方便,是躲不开鬼子的追击的。曲建德为难地说。


  两个人说:我们有一个去处,可以将伤病员安全地藏匿起来。


  曲建德觉得这两个人面生,以为他们不是莲浦人,就说:情况紧急,伤病员来不及转移到外村去了。


  两个人说:不用到外村,就藏在莲浦村。


  曲建德愣了一下,说:莲浦村?我来这个村已经半年时间,有无藏身的地方一清二楚。龙爪槐的树洞藏匿地下党员,鬼子已经有察觉,不能再藏那里了。再说十多个伤病员也藏不下。


  我们这个地方大,藏个三五十个人没有问题。其中一个人说。


  曲建德感到奇怪,莲浦村有这么大藏人的地方我怎么不知道?他问两个人:你们也是莲浦村的?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说:是,是,我们就是莲浦村的。


  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们俩?曲建德问。


  我们没有事情也不出门。两个人说。


  不出门?你们难道不种地?不打柴?也不赶集上庙购买生活用品?曲建德越来越怀疑这两个人的身份。


  其中一个人说:这个事情容我们以后再解释。鬼子就要进村了,还是快藏伤病员吧!


  曲建德一想也对,管他们是哪里人呢?既然有较好的藏身之处,先过了眼前这一难关再说。他问两个人:你们在哪里住,村东还是村西?村北还是——


  两个人急忙接过来说:村南,五里地。你带着民兵护送伤病员到白仙汪。


  曲建德带领民兵护送伤病员来到白仙汪,眼前是一汪深不见底黑幽幽的水,哪有藏身之处?


  那两个人先跳进水里,扭头招呼伤病员往水里跳。


  伤病员谁也不敢跳。这、这是逃命啊还是找、找死呀?说是逃命,跳进水里还不淹死吗?说是找死,还不如和鬼子硬拼一场呢,打死一个鬼子够本,打死两个还能赚一个。


  曲建德实在忍不住了,就斥责那两个人说:你们要干什么?难道要祸害这些伤病员不成?我先把你们俩毙了!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驳壳枪。


  两个人着急地说:区长啊,你看,我们都淹不死,怎么能淹死伤病员呢?快让它们下来吧!


  民兵们一看来到了白仙汪,又见那两个人跳进了水里,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对曲建德说:曲区长,这两个人是白仙汪里的神龟仙家,它们出手来救伤病员了。这一下伤病员有救了。


  曲建德说:你刚才说什么?白仙汪里的神龟?


  民兵说:是的,这两个白仙神龟救过莲浦村好几次了。


  曲建德还是不信:真有这种事儿?


  这时,放羊汉张老雨也跑着赶来了。


  有个民兵问:老雨叔,你怎么也来了?你的羊呢?


  张老雨说:鬼子进了村挨家挨户地搜查伤病员。我给他们宰了几只羊,他们正在煮羊肉吃。暂时还不会追下来,但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追到这里来。我听说伤病员来了白仙汪,就知道一定是白仙神龟出了手。我来是想证实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曲建德问。


  张老雨说:赶快按照白仙的吩咐,让学生们都钻进白仙汪里。


  里面都是水,进去能活的了?民兵们也都怀疑。


  里面没有水。张老雨说。


  什么?这么大的白仙汪,里面怎么没有水?曲建德和民兵们都不相信。


  张老雨说:我给你们说件事情,是我亲眼所见。去年夏天,一个过路的人因为口渴,偷了村里一个西瓜,被主人家发现,主人家让过路人掏钱。过路人说,我没有钱。主人家说,那你在这里给我干两天活儿顶西瓜钱吧。过路人说,我家里有急事要回去。主人家不相信,以为他耍赖,就拦着不让他走。过路人着了急,抱起一个大西瓜就跑。主人家一看,这还了得!你不光吃还要带一个走,就跟着追了下去。过路人跑到白仙汪时,眼看主人家就要追上来了,纵身跳进了白仙汪。主人家一看,你跳进水里哪里还有命在?他有点后悔,就为个西瓜,伤害一条性命,自己这个孽可造大了。正在这时,白仙汪里忽然漂浮起一块块西瓜皮。看到这些东西,主人家既放了心又惊讶万分。放心的是过路人生命还在;惊讶的是,白仙汪里面怎么没有水?


  有的民兵问张老雨:他怎么知道白仙汪里没有水?


  张老雨说:过路人把西瓜吃完,将西瓜皮扔了出来。如果里面有水,他还怎么吃西瓜?


  莲浦村的方向响起了枪声,越来越近。张老雨说:快让伤病员跳进水里。


  这时,白仙汪里出来两个人,是一个白胡子老头和白发老太太。老头儿说:刚才张老雨讲的都是实情。鬼子追来了,再不进来就晚了。


  曲建德这时也似乎想起村里人对他说过,白仙汪里那两个神龟,和村里人见面时会化装成老头儿老太太。刚才他见到的是两个中年人,所以不太相信他们。


  两位老者说:村里人都认识我们,见面常和我们打招呼。我们怕耽误时间,所以就化装成两个生人的样子,谁知反倒差点误了大事。


  枪声越来越近。曲建德一声令下:跳水!只听“扑通扑通”一阵响,伤病员们跳进了水汪中。随后,曲建德喊一声:撤!民兵们跟着他撤进了附近的深山中。


  鬼子来到白仙汪边,看见一些扔在地上的鞋袜和破旧的衣服,以为伤病员已经跳水自杀,就转身离开了白仙汪。


  白仙汪里真的没有水吗?我问张老顺。


  水汪、水汪,没有水还叫什么水汪?当然有水。张老顺说。


  那、那伤病员岂不是自投罗网?我很为伤病员的生命揪心。


  没关系,伤病员死不了。张老顺故意卖关子。


  原来,这个白仙汪里的构造非常复杂,准确地说是异常巧妙。在那块巨石下面,有一个大洞穴。洞穴有两个出口。巧妙的是这两个出口都高于白仙汪的水面,所以汪里的水根本灌不到洞穴里去。不懂这个机关的人进去后是找不到洞穴的,要靠神龟的引领才行。那个吃西瓜的过路人水性很好,他屏住气准备在水里呆上片刻,待西瓜的主人走后再出来。但他一进水汪后即被白仙看见。白仙问他是怎么回事?过路人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白仙觉得西瓜的主人实在是小题大做了,过路人口渴了吃个西瓜还值当要一条性命?就把过路人引到洞穴里,吃了西瓜就把瓜皮扔了出来。这次,白仙又把十多个伤病员引到洞穴里藏身。两天以后,等鬼子撤回灵丘,伤病员们才出来。


  这个洞穴直到现在还在。莲浦村里的孩子们玩捉迷藏的游戏,经常爬进去藏身。


  白仙汪神龟三次成功阻敌,被莲浦的村民们尊为功臣汪。


  下一集讲什么?我问张老顺。


  张老顺说:这一集里讲到晋察冀边区第七区公所,讲到副区长曲建德,讲到伤病员,下一集还接着这个话题讲,题目是:深山墓碑。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s://www.simaqingshan.com/post/3222.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872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