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九:白仙神龟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九:白仙神龟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大多与一些特殊地形、特殊年代、特殊人物和特殊事件有关,比如这一集里白仙神龟的故事,主要就是因为白仙汪的特殊地形而引起的。


  白仙汪,系列之十七的《水火之灾》中曾提到这个地方,它本是一个水汪,原名就叫大水汪,后来因为里面住进了两个白仙神龟,人们才改口叫白仙汪。这里为了叙述方便,在白仙神龟到来并被村民认可之前,仍称为大水汪。大水汪地处莲浦村南五里地处翠鸣河的主河道中。翠鸣河的主河道,由高到低一路而下没有阻挡,偏偏在莲浦村南五里处突兀起一块巨石,高出水面好几米。河水被巨石挡住,只好分作东西两股向南流去。于是,巨石的南侧就形成一个水面宽、水位深的大水汪。大水汪四周的水位稍浅呈深蓝色,汪中心的水位深,呈深褐色。寻常日子,两侧河道里的水哗哗啦啦地流淌着,就像唱歌,十分热闹;而大汪里的水则处于静止状态,不声不响,加上颜色很深,好像一个神态严肃的老人站在那里,皱着眉头,用恶狠狠的眼光打量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特别是阴天的时候,汪水就是黑的,阴森森的,让人觉得瘆的慌。所以,凡是单个行人路过这个大水汪时,都会不由得加快脚步,早早走过去。每年的夏天,山洪爆发时,两侧河道里洪水轰鸣震耳欲聋,大水汪里虽然也是洪水翻滚却无声无息,更增加了一种诡异和神秘感。所以,单从外观上看,这个大水汪就不等同于那些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水潭子了。莲浦村民在日常生活中提到大水汪时都是小心翼翼的。谁家小孩子调皮捣蛋或是啼哭,家长没有办法时往往冒出一句:再闹,就把你扔进白仙汪里去!小孩子一听,吓得马上闭嘴,变得老老实实;年轻人打赌,也常常用白仙汪做赌码:你要敢进白仙汪里游一圈儿,我输给你两瓶酒。另一位立刻回应:两瓶酒算啥?你要敢进去游一圈儿,我输给你四瓶酒!你听听,这白仙汪哪里是一个水汪,快赶上一座阎王殿了。


  翠鸣河的水流经过莲浦村再往南二十里,注入大沙河。大沙河是冀西太行山区一条重要的河流(以后的系列中还要提到它)。沿着大沙河上溯九十多里地,有一个叫做小夫台的村庄。小夫台村西也有一个水汪叫王八汪。王八,是太行山区的老百姓对乌龟的俗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王八汪里住着好多好多大大小小的乌龟。奇怪的是,大沙河里大大小小的水汪非常多,但别的水汪里极少发现乌龟,唯独王八汪里的乌龟成群结队,叫它王八汪可算是实至名归。


  如果搁到现在,这些乌龟早被人们抓去喝王八汤了,但在过去的年代,太行山区的老百姓还没有开化,除了地里长的、树上结的、圈里养的东西敢张嘴吃外,来源于其他地方的东西一律不敢吃,比如鱼、虾、龟这些东西,被统称为水虫子,是绝对不能入口的东西。这大概就是王八汪里的乌龟多的原因之一。


  王八汪里的乌龟生长的年代久了,大多修炼成了仙家,道行广大,几乎无所不能。小夫台的百姓们只有私下时才敢称呼王八汪,公开场合则称之为大仙汪,以示对龟仙的尊敬。


  话说有一年,小夫台的百姓们发现大仙汪里生出两个颜色不一样的乌龟,龟壳洁白如雪。由于肤色不同,这两个白乌龟经常受到其他乌龟的欺凌。其他乌龟认为它俩的肤色不正常,是一对怪胎一对灾星,必欲除之而后快。


  两个白乌龟正好是一公一母。它们在王八汪里的日子越来越混不下去了,就商量着逃离这个地方,另觅新的住处。这一天,两个白乌龟逃出王八汪顺大沙河而下,日夜兼程,来到翠鸣河注入大沙河的入河口。它们发现翠鸣河的水量较小,暗自寻思,水量小的河流栖居的同类估计也不会多。为了免受同类再次欺负,它俩顺势往左一拐,就来到翠鸣河里,并沿着翠鸣河逆流而上。走了二十多里路,来到莲浦村下这个大水汪的旁边。它们一看到这个大水汪,很快就喜欢上了,不仅仅是喜欢这个水汪特殊的地理位置,更喜欢汪里只有一些鱼虾而没有同类。显然,这是一处非常理想的栖居之地。


  两个白乌龟住下后,一边精心经营巢穴,一边潜心修炼法术。很多年过去了,两个白乌龟终于得道成仙。后来又被莲浦村民尊称为白仙神龟。


  张老顺在这里用了个新词汇:尊称。显然,他对这一对白仙神龟充满了敬意,同时也说明莲浦人对白仙神龟充满了敬意,因为这个尊称可不是随随便便得来的。按照张老顺的说法,这是这对白仙神龟辛辛苦苦换来的。


  仙家在凡人眼里可谓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这对白仙神龟怎么也辛辛苦苦?它们有什么可辛苦的?


  张老顺说,人类有人类的难处和辛苦,仙家也有仙家的难处和辛苦。莲浦这个村子不大,人口也不多,但神仙鬼怪可不少。当地人称其为太行山里的“丰都城”是有一定道理的。当年,两只白色乌龟来到莲浦村,一看村庄的地势就明白,这可不是一个寻常平凡的村子。自己要想在这里站住脚,一是要与村里的诸位仙家和睦相处,二是要为莲浦人办些实实在在的善事。


  这里,暂时按下白仙神龟之事不表,先说说大水汪里发生过的一件往事。其实,在两个白龟到来之前,大水汪里曾经住过一条鲤鱼。这条鲤鱼后来也修炼成了精怪。精怪和仙家就是不一样。鲤鱼精不懂得安分守己,经常祸害村里的老百姓,特别是夏天山洪暴发的时候,也正是鲤鱼精兴风作浪的好时机。洪水经过这一段河道时,大水汪里本来是风平浪静的,但这条鲤鱼精却故意搅得水汪里恶浪翻滚。有些被洪水刮走的人,如果能幸运地刮到大水汪里来,因为水流变缓,还有可能保住一条命。然而,这条鲤鱼精却偏偏不愿意收留这些不幸的溺水人,而是把他们全部驱逐了出去,活人又变成死人。鲤鱼精的恶行惹恼了莲浦村的其他仙家(莲浦村仙家很多,以后的系列中会一一提及)。这些仙家虽然不一定都能保土安民护佑生灵,但起码可以做到与村民井水不犯河水,不故意惹是生非。鲤鱼精的倒行逆施简直十恶不赦。有一天,七号龙爪槐上的狐仙召集众位仙家商议,怎么处理这条鲤鱼精?大部分仙家认为,应该聚众仙之力,弄死鲤鱼精,它害人实在太多了;有的仙家则认为,它已修炼多年成为精怪,道行自然不小,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不如留它一条性命,只废了它的道行,让它还原于一条普通的鲤鱼,驱逐出大水汪。这个意见得到了众仙的认可。后来,狐仙带领众位仙家围住鲤鱼精一顿臭揍。狐仙找到鲤鱼精的命门,伸出前爪挠了一下,鲤鱼精随即全身瘫软了下来,就又变回一条普普通通的鲤鱼。井仙(以后的系列故事中要提到它)上前一步,抓起鲤鱼扔到了翠鸣河里。


  众仙驱逐鲤鱼精,为莲浦村除了一大害。但从另外一层意义上讲,众仙们也是为了自身利益,或者是为了自保。世界上的神仙都是住在有人烟的地方,也就是说,有人才有仙。神仙靠人敬奉着才能生存下去。没有人烟的地方,没人敬奉,神仙根本住不下去,世界上也就没有了神仙。莲浦村的神仙深谙这一点,它们懂得,如果鲤鱼精把村民们都祸害死了,谁来敬奉它们?这一层,才是众仙合力驱逐鲤鱼的真正目的。


  回过头来再说这一对白仙神龟。它们虽然初来乍到,但对先前鲤鱼精的事情早有耳闻。两位神龟本就心地善良,从小在小夫台的王八汪里备受欺凌,加上莲浦村特殊的地理和人文环境,也促使它们竭尽全力为莲浦村民提供方便广布福荫,并与众仙家和睦相处,万万不能重蹈鲤鱼精的覆辙。


  大水汪里白仙神龟在莲浦村的口碑非常好。它们的善行都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有一年,莲浦村的老百姓得了一种病,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疾病。病人呈现浑身高热出汗、口苦舌燥咽干、头晕耳鸣目眩,有的还伴有严重的腹疼腹泻(其实是伤寒病)。过去乡下称具有传染性质的病为“传人”。因为这次“传人”来势凶猛,村里的郎中都束手无策,开出的汤药有些也不对症,于是开始有人死亡。病情,像一片厚厚的乌云笼罩在莲浦村的上空,像一块巨石碾压在乡亲们的心头。有的人沿袭过去的老办法老规矩,到龙爪槐树下烧香点蜡摆供,祈求狐仙出招解救百姓,但狐仙也没有办法。七号龙爪槐上的狐仙给村民们传话说:对不起了乡亲们。我们治疗的是虚病(莲浦人称鬼怪作祟的病)治不了这个实病(伤寒)。要想治好眼前这个实病,乡亲们还得另请高明。在莲浦村民眼里,七号龙爪槐上的狐仙是尊无所不能的仙家,现在连它都无能为力,可见这个“传人”的病是何等的凶险!村民们这回真着了急,有的人家已经考虑搬迁到他村或准备出外逃荒。


  村西头有一位八十多岁的李老太太也传上了病,症状非常厉害。李老太太自知挺过去的可能性不大,就对儿孙晚辈们说:我一大把年纪了,也活得够数了。你们不要张罗着为我治病,花那个冤枉钱干啥?省下钱做点有用的事情吧!


  儿孙晚辈们说:给您老人家治病,不就是最有用的事情吗?


  李老太太说:错,钱不能花在我的身上。花在我身上就是没有用。


  这话还真是让李老太太说着了:花了不少钱也没有治好的病,后来没有花钱却治好了。这天晚上,李老太太昏昏沉沉地睡下后,忽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来到了一片坟地里。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白胡子老头儿,鹤发童颜面目慈祥。他问李老太太:大妹子,这大黑天的,你来坟地里左寻右看,找什么东西呢?


  李老太太说:我想找一块死后安身的地方。


  老头儿听了一愣,说:死?你活的好好的,为啥要死?


  李老太太说:唉,大哥呀,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谁愿意死呀?可不死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一来,老头儿更不明白了:大妹子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老太太就把村里“传人”的灾情告诉白胡子老头儿。老头儿“奥”了一声,像是恍然大悟一样,自言自语地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这段日子没有看见莲浦村的人路过大水汪呢!他转而对李老太太说:你别在这里找安身的地方了,回去吧。


  李老太太说:不行呀大哥,我出来一趟不容易。这块坟地离莲浦村好几里地,我这小脚老太太走得很累,不找一块中意的安身之处绝不回去!


  老头儿笑了笑说:大妹子回去吧。你又死不了,找什么墓地?


  李老太太哪里相信老头儿的话?说:我看你的岁数和我差不多。好像也、也该......她本想说,你也该找一块死后的安身之处了,忽然觉得这话不能说出口,就临时改口说,这大晚上的,大哥你来这个坟地里干啥呀?我看还是你先回去吧。


  老头儿已经猜得出来她想说啥,却无所谓地笑笑说:我就在附近住,晚上出来遛弯,老远看见你在这块坟地里转悠,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一个人老在坟地里转悠,你说谁看见了不起疑心呢?


  李老太太听老头儿说的也有道理,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听老头儿说就在附近住,李老太太抬头朝四周看了看,附近没有房屋啊,这老头儿住哪里呢?忽然,李老太太害怕起来,这个老头儿在坟地里出现,现在就是夜间,我不会是遇见鬼了吧?想到了鬼,李老太太精神紧张地浑身颤抖起来。


  看见李老太太吓成这个样子,老头儿知道她是把自己当成孤魂野鬼了。他思忖了一下,又对李老太太说:我不在这块坟地里住。说着用手往翠鸣河里一指,你看见那个大水汪了吗?我就在那里面住。


  那、那你是、是......李老太太听老头儿如此一说,倒是不害怕了,但却觉得更惊奇了。李老太太懂得,不在坟地里住的绝对不是孤魂野鬼。可一个人在大水汪里怎么可能住下去?那还不被淹死?对了,过去听说这个大水汪里有条鲤鱼精,经常伤害人的性命,可看眼前这个白胡子老头儿挺和善的,不像个害人的精怪呀!还有,听说这个鲤鱼精早被村里的众位仙家驱逐走了,莫非是里面又来了新的精怪?老太太想问问面前的老头儿是什么精怪,可话到嘴边又闭住了嘴,如果他真是精怪你能这么问吗?人家也不告诉你呀!


  这时,只见老头儿顺手从地上拔起一把长着细密绿叶的野菜,递给李老太太说:大妹子,你回去让孩子们把这把野菜用水煮了喝下去,连喝三天,你的病就会减轻;继续喝上十天,你的病就会好。如果嫌苦,可以加点蜂蜜或是糖。


  李老太太接过这把野菜,问:这是什么菜?


  老头儿说:别问名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


  李老太太有点怀疑:就这么一把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野菜,就能治好如此厉害的“传人”病?


  老头儿说:我说能治好,你又不大相信我的话。究竟能不能治好,你可以回去试试嘛!


  李老太太心想:对,就照他所说回去试试,权当死马当成活马医吧,自己连墓地都来找过了,还怕死吗?人家老头儿也是一片好心嘛!她抬起头来想对老头儿说声感谢,不料老头儿早没有了踪影。这时,只听的前面的大水汪里响起了一阵哗哗的水声。天啊,这老头儿看来真是大水汪里的新居民。那么,它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呢?


  李老太太这一趟出门,走的时间可不短。她本来是睡着了,但家里人却以为她死了,那么重的病,村里有好几个年轻人都没有扛过去,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又怎么能扛过去?正在儿孙晚辈一个个悲痛万分痛苦流涕的时候,忽然发现李老太太又活了过来。她从炕上爬起来,手里多了一把野菜。


  儿孙晚辈们忙问李老太太觉得身体怎么样?


  李老太太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我不死了,我还要活着。


  晚辈们听了,一个个直发愣:得了这种病,哪能说不想死就不死了?谁也不想死呀!不想死就可以不死,那世界上就没有一个死的人了!


  李老太太把手里那把绿草拿出来递给跟前一个晚辈说:去把它给我熬点水喝。对了,再加两勺蜂蜜。


  儿孙晚辈们不知道李老太太手里这把野菜是从哪里来的,也顾不得问,就赶紧去给她熬水喝。他们认为,这是老人家临死前最后一点要求,无论如何要满足她。


  汤熬好了,端到李老太太面前,她端起汤碗几口就喝了下去。喝下去后,觉得肚里很舒服,不像过去那么疼了。李老太太点了点头,笑了一声。


  又是点头又是笑,若在过去,儿孙晚辈们会很高兴的。可今天夜里他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村里的老人说过,人在临死的时候,有一阵工夫会很精神,现代医学称为“回光返照”。还有一种说法是为了让将死之人忘记痛苦,阎王爷会给他一碗迷魂汤喝。喝了这碗迷魂汤,他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浑浑噩噩地来到了阴间。李老太太醒来时带的这把野菜说不定就是迷魂草,它熬出的汤就是迷魂汤。见儿孙晚辈们见老太太又是点头又是笑的,就想趁老人家现在意识还清楚,留下个遗嘱什么的。就说,您老人家有什么要说的话就快说吧!我们都在您的跟前仔细听着哩!


  李老太太低头一看,果然,一大群男男女女都在她前面跪着呢!就说:你们都跪在这里干啥?起来,起来,都起来。你们起来我有话对你们说。


  晚辈们都不起来,说:我们跪着听吧。


  你们跪着,我就不说了。你们这个样子,我要说话就好像是临终嘱托一样,多丧气!我已经告诉过你们,我不想死,也不会死!


  晚辈们说:我们当然不希望您死,可......


  可什么?你们可能以为我刚才喝了迷魂汤,现在说的都是胡话是吧?错,我刚才喝的是药汤,是专治“传人”病的药汤;我刚才说的话,也不是自己说的,是别人对我讲的。


  这一番话,把儿孙晚辈们唬的不轻,颇有些云山雾罩的架势。听老太太的口气,说的有来有去,好像不是胡编乱造瞎说一气。晚辈们这才想起询问野菜的来历:那把野菜是谁给的您呀?因为李老太太始终在炕上躺着,根本没有出过这个门,不可能下地去采把野菜回来。


  这时,李老太太就把做梦的经过告诉了眼前的晚辈们。晚辈们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世界上竟然有这种怪事?莲浦村的鬼怪仙家多,但也没有听说过有个白胡子老头这一号啊!


  李老太太说:那老头儿让我用这把野菜熬汤喝,我也不太相信,权当试一试。他说连喝三天病就会减轻。我看他说的有点准头儿,我刚才喝了一次,肚子里就舒服多了。


  晚辈们并不完全相信老头儿的话,但熬几碗汤也不费事,就连着给老太太熬了三天。嗨,还真见效!三天后,李老太太觉得身上好多了,居然可以下地活动了。十天后,老太太病愈如初,晚辈们发现,她似乎比得病前还要强壮。


  李老太太病愈后,觉得有必要再见那位白胡子老头儿一次。一来,当面向他道谢;二来,村里患“传人”病的越来越多。老头儿既然能够妙手回春治好自己的病,也应该给所有得病的人治疗才好。只是,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经常到地里挖野菜,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野菜。老头儿的野菜是从哪里来的呢?


  又是一个夜间,这次不是做梦,而是李老太太亲自来到大水汪的旁边,等着白胡子老头出来。但等了半天,不见大水汪里有任何动静,满汪的水泛着黑幽幽光,李老太太有些害怕,想转身回家,转而又想,好多得病的乡亲们还等着用药呢,我怎么能回去呢?忽然,她想到当地的一句俗语:烧香引出鬼来。是啊,我不烧香,鬼怎么能主动出来呢?那个白胡子老头儿虽然不可能是鬼,但毕竟不是人类。想到这里,李老太太又回去拿来几炷香,在大水汪边点燃。工夫不大,只听大水汪里一阵哗哗的水响,一个人影从水中钻了出来。李老太太定睛一看,不是那位老头儿而是一位老太太,也和自己岁数差不多,只是长着满头的白发。


  白发老太太问正在汪边烧香的李老太太:你要找谁?


  李老太太说:这里面是不是住着一位和你岁数相仿的白胡子老头儿?


  不错。白发老太太说,但他现在不在这里。


  他到哪里去了?李老太太有点失望。


  他采药去了。莲浦村一带近日闹“传人”,死了不少老百姓,我们要救人。白发老太太说。


  李老太太一听,放了心,说:我就是为这个事情来的。我也得过这个病,还是那位白胡子大哥给治好的。


  白发老太太“奥”了一声说:我听他说过,你就是到过坟地的那位姐妹?


  李老太太点点头说:是的,我那时觉得活不下来了,想去坟地找一块死后的安身之地。不料,大哥一把野菜又把我从鬼门关里拽回来了。我要感谢这位大哥,也恳请他伸出援手救救莲浦村得病的乡亲们。


  救民于水火解民于倒悬,本是我辈的职责,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因为莲浦村一带不长那种野菜,老头子只能到外地去采挖。他估计你可能要来,留下我在这里等你。白发老太太说。


  那天晚上,我分明看见白胡子大哥弯腰从地上拔起一把野菜递到我手里,可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野菜,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李老太太认为那种野菜来路蹊跷。


  白发老太太笑了笑说: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是野菜,而是一种药石。老头子弯腰拔菜是故意让你看的,因为这里的老百姓常从地里挖野菜吃。给你一把野菜,你可能愿意吃下去;要是给你一块石头,估计你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咽下去的。


  药石?李老太太娘家有亲戚当郎中,知道有些矿石可以入药。白发老太太说的对,幸亏是一把野菜,若是给她一块药石,自己又不识货,转身就可能扔掉,那样的话岂不误了大事?但她又想不明白,明明是一把野菜,有根有茎又有叶,怎么能是一块药石?


  白发老太太抿嘴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这李老太太也有点拧劲儿,见白发老太太不说话,认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就不住地追问。


  白发老太太只好实话实说:哈哈,我们想要遮蔽世人的耳目是很容易做到的。这句话就明白告诉李老太太,我和那白胡子老头儿可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我们是大有来头的。


  李老太太听明白了,白胡子老头儿白发老太太果然是仙家。是啊,仙家治个“传人”病,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吗?


  白发老太太对李老太太说:不要等他了,你回去吧。


  李老太太说:村里的病人咋办?


  白发老太太说:你回去告诉乡亲们,明天找几个人在大水汪对面的山头上搭一座简易小庙。每天晚饭时分,派人去庙里取一次药,回去熬汤喝。不出几天,大家的病一定会好。


  李老太太回去吩咐村里人照着白发老太太的话去做。每次取药,果然发现小庙里有一大盆白色的石块。病人喝了药石熬的汤,半月后,所有病人全部痊愈。据最后一次取药的人说,他在小庙里还发现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这样几个字:以后乡亲们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们。


  自从这件事后,莲浦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大水汪里来了两个白胡子白头发的仙家。仙家心地善良为人祛病替人消灾,但人们仍然不知道二位为何方神圣。直到数月后的一天,人们才知晓这两位仙家的本来面目。


  时值夏季。有一天,莲浦村有人到大水汪周围的山上打柴。中午时分,这个人看见大水汪旁巨石上有两个白白的圆东西,每个有磨盘那么大。这是什么?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出于好奇,就从山上下来到巨石上去看。天哪,原来是两只大乌龟!乌龟的生活习性很奇怪,越是阳光强烈的时候越去暴晒它的龟壳,莲浦人唤作晒盖子。


  大水汪里住着两只白色的大乌龟!消息很快在莲浦村传开。李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联想起自己以前遇到的白胡子老头白发老太太,这才对上了号,这两位原来是白乌龟变得,怪不得它们的医术这么好。乌龟能活千年万年,人顶多活百十来岁,它们来治人的病,那还不容易吗?


  张老顺一口气讲到这里,我问:从此后,这个大水汪就改名叫白仙汪了?


  张老顺说:没有,又经历了几件事情,人们才叫它白仙汪。


  有一年的正月,莲浦村有户人家给儿子娶媳妇,来的客人多,吃饭的盘盘碗碗等餐具不够用。眼看办事的日子就到了,餐具还没有着落,主人家很着急。这件事情虽然不大,但却挺麻烦。去集市上买吧,一是囊中羞涩,二是谁家也不老结婚,用过一次就闲置起来会造成很大的浪费。这时,有人提醒主人家,说上次大水汪里的仙家在小庙里留下纸条,让乡亲们有困难找它们。你何不去请仙家帮个忙呢?


  主人家有些犹豫,说仙家是治病的,怎么能卖这些吃饭的家什?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有人喊:上好的杯盘瓢碗应有尽有,可租可买,快来瞧快来看呀!


  听到喊声,主人家连忙跑出来看,果然发现有个卖货郎挑着一担白灿灿亮光光的餐用瓷器来到街上。嗬,大大小小一应俱全。主人家上前打问:买怎么买?租怎么租?


  卖货郎说:能不能先告诉我你的用途?


  主人家说:过几天给儿子娶媳妇办酒席用。


  卖货郎说:那你是一次性的用,买不合算,还是租好。你先用着。觉得好,咱们下来再谈租金;用着不好,我分文不收。


  主人家一听大喜,这个卖货郎可真不错,就拣了一部分当用的餐具。他问卖货郎:你啥时候还来?我怎么还你呢?


  卖货郎说:等你办完喜事我自然就会来的。记着,如果有摔碎的盘碗不要扔掉,将碎瓷片也还给我。


  你看人家想的多周到。主人家说:如果摔碎了,我多付你一些租金就是。


  卖货郎摆了摆手说:那倒不必,只要别缺东西就行。


  办完了喜事,卖货郎果然又来了。办酒席时,人多手杂还真摔坏几个盘子。主人家拿出钱来准备付租金,卖货郎没有收,只说了句:你跟我走,我有话对你说。


  主人听了一头雾水,就跟着卖货郎走。走到大水汪边,卖货郎将主人还回来的盘碗,包括摔碎了瓷片一古脑儿倒进了大水汪里。然后对主人说:租金免了,告诉你的家人和村里的乡亲们,以后千万不要向汪里扔石头、倒垃圾杂物,也不要随便用大水汪里的水。说完,纵身跳进汪里,水面上冒起几个水泡,就不见了卖货郎的人影。


  主人家回来把这个事情告诉大家,乡亲们才知道卖货郎也是大水汪里的白龟变的,它们是特意为办喜事这家提供餐具的。后来,村里谁家办红白喜事,就头一天写个纸条扔进大水汪里。第二天,一摞整整齐齐的餐具就摆在了巨石上面,有的上面还订着锔钉,那是打碎的餐具经过了精心地修复。


  从此,莲浦村民感念大水汪里的白龟对乡亲们的好,就把大水汪改称为白仙汪,两个白龟也称其为白仙神龟。以后,这对白仙神龟又多次搭救溺水之人的性命。有些人溺水地点离白仙汪较远,已经死亡,但只要路过白仙汪,神龟总要设法拦住尸身。这一点,前面的系列已有记述,这里不再重复。


  我说:这真是一对心地善良的白仙神龟呀!


  张老顺说:白仙神龟的可贵之处不仅仅体现在这些方面。


  还有别的?我问。


  有。下次就讲——白仙阻敌。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s://www.simaqingshan.com/post/3221.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098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