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我的二伯父

宗风秋丨我的二伯父

  我的二伯父,是一个很难让人忘怀的人。他总是把贫穷单调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又总能在平平常常的生活中,制造惊喜。


  二伯父一直梦想有一个果园,等他退休了,可以住在果园里。果园里有很多果树、很多小鸟,各种各样的小鸟,他都喜欢。他每天就住在果园里,听风儿摇动树叶,看小鸟儿扑食儿打架,听群蝉嘶鸣。


  那一年,二伯父终于力排众议种起了果树。有桃有杏有苹果,那些小树苗有大拇指一般粗细,套种在大蒜地里。一两年之后才开始开花,然后慢慢长得高大丰茂、挂满果实。


  从此,二伯父每天下班后,总是先去他的果园看看:在果园里来回走几趟,抽一两支烟,看看那些小梨子小苹果,伸手清理一两个畸形的果子,弯腰拔下一两株野草……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回家去。


  二伯父最失算的就是果实丰收了,家里却没有人去卖。他没有时间,就是有时间也不肯为了这仨瓜俩枣去赶集上店。我爷爷说,我们家出不了生意人,原因是脸皮太薄眼眶子又太大,一星半点看不到眼里。现在想想,他老人家说得真对!没有人赶集去卖,更没有人走街串巷地去吆喝,二伯父就送人,就让小鸟随意偷食。


  种了果园却没有收入,这在当时还要另交一份特产税。开始的时候,那果园还能套种一季大蒜,后来果树越长越大,就什么也不能种了。没有一点收入,这样的果园能长久吗?不久,那果园就被砍伐了。


  二伯父的果园没有了,他开始养羊——而且是养斗羊。每天下了班,牵着他的斗羊去放牧,去和别人的斗羊抵头。这场面我只在电视上见过,我从没见过二伯父的斗羊和别人的羊抵头,我只见过被二伯父养得干干净净、白白胖胖、气宇轩昂的斗羊。它们站着,和我差不多高,两只弯曲的羊角很招摇、也很威武的盘在头上。那羊很听话,也很温顺,不急不躁,也不吵闹。只有二伯父下班回来了,他们才以蹄踏地,踩出一串快乐的节拍。二伯父听着这节拍,就知道他的羊是渴了是饿了还是寂寞了。


  那一年的清明节,我们说好一起去上坟。二伯父让我和大伯父先走,他随后就到。我和大伯到了墓地,等了半天也不见二伯父过来。后来才知道,二伯父跟人家抵羊去了。这多少有点不相宜,在这么一个全民皆悲的日子里,二伯父却做了一件这么快乐的事。


  但是,二伯父不在乎。二伯父早已看透了生死,他甚至说他死后骨灰要埋到大树下,变成大树的枝叶、大树的根,他把这看成另一种生。


  二伯父不仅身材高大气宇轩昂,还见多识广,一身正气。村里有人闹乱子,经常请他去问闲事。二伯父问闲事不问青红皂白,到那儿扯着他铜钟一样的嗓子问一句:邻里百舍的,这点事也能计较?就好像他早已洞悉了事情的始末。有很多纠纷,就这一句话就解决了。大概闹乱子的人也是一时兴起,仔细想想还真是不应该计较。


  二伯父的厨艺很好。出差在外吃了什么别样的美食,他总要去后厨问问做法,回到家就实战演习。而且,每次都做得很成功。因此谁家娶儿嫁女,新女婿或者新媳妇上门,也请他去掌勺。当然,这事并不经常,因为二伯父常年在城里上班。


  二伯父每次去做菜,都是我去打下手。二伯父切配,我端盘子拿碗;二伯父炒菜,我烧火:啥时候要大火快炒,啥时候要小火慢炖,我们爷儿俩总是能配合得天衣无缝。


  二伯父一生酷爱抽烟。无论是做饭还是干农活,从来都是烟不离手。有时候因为太专注于眼前的菜肴,常常忘记了他手里的烟,烟烧到手指了,二伯父冷不丁会打一个激灵,烟灰落下来,二伯父把烟灰擦干净,然后向我笑笑,说一句:烟灰不脏。然后,继续他眼前的活计。


  做菜时抽烟,干农活时更要抽烟。那次我们爷儿俩去给玉米施肥,活没干完,二伯父的烟抽完了。


  二伯父烟瘾上来了,非要我趟过河去帮他买。我害怕趟水,就商量着干完活回家再买,二伯父却说抽了烟才有劲儿干活。爷儿俩僵持了一会儿,过来一位放羊的老人,那种九分钱一盒的劣质烟,二伯父坐在地头上,埋着头一口气抽了三支。


  除了喜欢抽烟,二伯父还喜欢捉知了猴——这东西有的地方叫金蝉。知了猴夏至以后才有,到立秋又没了。所以,从夏至到立秋这一段时间,二伯父是最忙碌也是最快乐的。每天一下班,拿了手电和瓶子就出门了,每次都是过了大半夜才肯回家。


  二伯父还喜欢养鸽子,曾经有一段时间,他家屋顶上全是鸽子;二伯父还喜欢养鸡,每天下班后,二伯父进家第一件事就是喂鸡;二伯父更喜欢养狗,什么样的狗都喜欢,名贵的黑背,平常的小土狗,他都一样喜欢。


  那年我准备结婚,二伯父在城里买了沙发,让邻居捎到家里来。邻居知道二伯父养的黑背很厉害,就站在门外喊:


  “送沙发的来啦!把你家的狗拴好了!”


  当时,大门是关着的,狗没拴。那狗一听外面有人喊,一下就串过墙头去。吓得那两个送沙发的邻居面如土色。只是,二伯父养的狗虽然吓人,却从不伤人。


  二伯父去逝后,就葬在他生前的果园里。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却总觉得他老人家还活着。特别是每年的父亲节,我总要想起我的爷爷、我的大伯父、我的二伯父,以及我早逝的父亲。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大概就是一个人思念一群人吧?


  人生就是一场一场的相遇和别离,能陪你走到最后的,只有这些或忧愁、或者快乐的回忆……


  作者:宗风秋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s://www.simaqingshan.com/post/3263.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有 1 条评论,19010人围观)
网友昵称:访客
沙发 访客游客2021-06-30回复
你儿时好说除了奶奶爷爷二大伯最疼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