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彩云之南(四)

宗风秋丨彩云之南(四)

彩云之南(四)


2021年7月5日,星期一。

昨晚到昆明时,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昆明是春城,夜里睡觉不用开空调,把副驾的椅背反转,铺上被子睡得舒舒服服,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六点了。


洗漱完出门,去吃早点。看到一个药店门口,用泡沫箱养着小香葱、韭菜、香菜,还有芋头苗,另一个泡沫箱里有半箱水,水底趴着一只小龙虾。


从山东出来四天了,三弟问我想吃什么,我说去吃面条。


面馆的老板,正在悠闲地削着菜花,路边,长春藤长得水汪汪的,香樟树有碗口那么粗,叶间偶尔可见青色如豆的小果子;就要凋谢的紫茉莉旁边,坐着一个穿桔色衣服的小姑娘,安静地看着手机。


昆明的早晨,凉风习习,卖烤土豆的老太太开始上班了,就在街边摆开了她的阵地:烤土豆的炉子,放泡菜和酱料的桌子,都和老太太一样,简陋而古旧。


“这儿的烤土豆,烤好切成小块,用调料拌好给你,要不要尝尝?。”三弟问。


我赶紧摇头,昨天的烤土豆还剩下两三个呢!出门的时候我啃了一口,那土豆半生不熟的,一过夜,真是太难吃了,不知道当地人为什么喜欢,这大概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


我们坐到面馆门外的小木桌边,三弟要了牛肉细面,我要了牛肉宽面,老板盛了小半碗萝卜泡菜。这又脆又甜的泡菜,颜色居然是淡淡的粉红。


吃了早饭,三弟看着卸货,我去随意走走。卸货地点是昆明肉类联合加工厂,简称“肉联厂”,大门里边开着一大丛五色梅,五色梅旁边是一株扶桑。


再往里走,是一条上坡路,路两边的墙根上,长满酢浆草、野薄荷。酢浆草开着粉红的花儿,野薄荷开着淡紫的花儿。虽然是野生的小花小草,却一样被认真地对待着:不远就放一块石头或者放一个泡沫箱,使这些小花小草避免了被踩踏或者被碾压。


昆明人和我们那儿的人一样,对于土地有一种近乎崇拜的宝爱,院子里见缝插针,到处都种满了蔬菜。只是,他们的菜园很特别,家家都种薄荷和鱼腥草。就像我们这儿,家家菜园里都种韭菜一样。


经过一个小卖部,老板娘30多岁吧?细眉卷发,门口摆一盆高高大大的昙花,昙花边是吊钟花、长寿花和一盆细细长长的韭叶兰,这些花都开得很美,而且每个花盆里,都丛生着蓬蓬勃勃的酢浆草。


院子中间是一个小菜园,有两棵西红柿,三五棵豆角,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架百香果。老板娘说,百香果变成紫色才算成熟了,这东西种一年,年年长,一边开花一边结果,可以一直吃到冬天……


告别了老板娘,继续转悠。墙角里长着无花果,无花果旁边是一株桑树,可能是昆明的气候好,无论什么树什么草,都张牙舞爪地向外扩张。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三弟打电话说开始卸货了,我们可以出去玩了。我赶紧回去,换鞋换衣服,泡一杯普洱,加几粒冰糖。这儿天不热,但是我担心这几天休息不好,犯了我的低血糖。就在我忙活的时候,三弟去问卸货的工人,回来一脸的坏笑:你还是睡觉吧!今天去不成了,他们九点上班,十一点半就下班了。


这儿的工人是绝对不加班的,很多书店、咖啡店,中午根本不营业。这就是我们不能理解的“昆明慢生活”吧?


货卸不完,三弟就不能离开,只可惜了我的冰糖普洱!


从昨天就打算好,今天要去看看西南联大旧址,沾沾文气。然后去文林街,看橡皮书店。


睡觉,醒来坐副驾上写文章。外面,操着当地口音的工人们有的穿着军大衣,有的穿着蓝色工作服,正在慢慢地装卸、包装货物!


“你看看,你吃的烤鸡翅,炸鸡腿,都是从这儿出去的!”


看到了,来装货的车走了一批又一批。才十一点二十,工人已经下班了,三弟去锁箱柜门。


去吃午饭。本来想吃酸汤荞麦饭,店家说早晨才有。去吃重庆特色面,我要的干拌面,三弟要的炸酱面。小菜有腌萝卜条,泡菜和薄荷叶。这次的泡菜是大头白菜,也是粉红色,酸甜脆爽!这干拌面很好吃,可惜缺一碗面汤……正这样想着,店家端来一碗汤,里面还飘着细碎青翠的葱花……


我们还没吃完,来了三个四川口音的男子。这时候有骑自行车敲铃铛卖东西的人经过,车后带一个大的四方塑料盒,像我们这儿卖豆腐的。


“刚才敲铃铛的是卖什么的?”


“叮叮糖!熬的麦芽糖加上花生碎凝固的,小时候可以用牙膏皮换!你们那儿没有吗?”


“有,我们拿牙膏皮换糖豆,五彩缤纷的小豆豆……”


“他敲的不是铃铛,是铁片!敲起来叮叮响。”


“我以为是糖敲起来叮叮响。”


我又想买点叮叮糖了,可惜人家已经走远了……接着又传来叫卖声,听了好久,才听清是在叫卖冰棒!昆明的街头,居然还有人叫卖冰棒!

我觉得,旅游也没必要非去那些著名景点,能看看这些市井民俗,比什么都好。一旦有了这样的心情,随时随地都是收获。


午睡醒来,想起昨晚在待补看到的亚洲第一土坝:一边是路,路的右边是山,左边是一条河,河的那边还是山。因为正是枯水期,河底长着细细长长的水草,偶尔有一汪汪的水,明明亮亮,远远看着,如珠,如月、如星……山上,绿树的间隙露出红色山岩,有一条窄窄的小路,像弯弯曲曲的一条白练,一直伸向水边……天边,晚霞似锦。


高架桥的柱子,有十几丈高,那些起起伏伏的山峦,一座连着一座,高速路多邻水而建,时而上坡时而下下坡,时而隧道,时而高架桥,把这些山里人家和外界联通起来,大家才得以互通有无。山里的土地很珍贵,星星点点都被合理利用着:种三五棵玉米或者四五棵大豆,成片的种水稻。那水稻田形状多样,碧绿耀眼,像用尽心思描绘的一张图画。


窗外,工人依然在装货、卸货、售货,到处是人声和铁车子的撞击声。


坐副驾,读德富芦花的《梅》:

古寺,梅树三两株。有月,景色愈佳。

某年二月,由小田原游汤本,谒早云寺。此时,夕阳落于函岭,一鸦掠空,群山苍苍,暮色溟溟。寺内无人。唯有梅花两三株,状如飞雪,立于黄昏之中。徘徊良久,仰望天空,古钟楼上,夕月一弯,淡若清梦。


忽然想起去曲靖的路上,开在路边的淡蓝色小花,细细碎碎,一直想不起如何形容。


天刚刚还晴得好好的,突然就下起了雨,昆明的雨,总是不声不响地就来了!


文丨宗风秋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s://www.simaqingshan.com/post/3313.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有 19 条评论,1278人围观)
网友昵称:访客
沙发 访客游客2024-05-25回复
文思敏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