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沿河镇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7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7节

  再说康家,那场面可实在太惨了。原本临街的气派、阔气的大门门楼拆了,不是为了好往出抬那口“48抬”的棺材吗?苫在“大门楼”处的断壁颓垣上的芦席早被风刮走了,露出了七长八短的砖茬子,看着就让人闹心。搭在大门外的牌楼上边绑...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6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6节

  就在康家忙着大办丧事儿时,郝玉川乘坐一辆军用吉普车,带着翠萍姑娘,在一辆装着荷枪持弹士兵的军用大卡车的护送下,也回到了沿河镇。  郝玉川没有回家,而是直接领着翠萍姑娘和这伙丘八们下了馆子。直到大兵们个个酒足饭饱,郝玉...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5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5节

  民谚说:“沿河镇街五里长,五里长街半姓康”。在沿河镇大街鳞次栉比的买卖店铺中,属于康家的铺子就占了一半。买卖除了茶楼、酒肆、饭馆儿、戏园子之外,康家的店铺还有专门儿生产煤球儿的煤厂子,加工粮食的面粉厂等等。就连沿河镇...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4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4节

  夜晚,三义庙前松涛飒飒,林中的猫头鹰不时发出瘆人的叫声,更增添了令人恐惧的气氛。一个和尚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四下里踅摸了一阵子,随后关好山门,飞快地朝后边的僧房中跑去。  宽敞的僧房里,和尚们早已摆好了酒菜。老和尚“尤...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3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3节

  沿河镇警察署院里,警察们有的带着刚抓来的人犯往“号儿”里送着,有的在审讯室里拍桌子瞪眼、骂骂咧咧地忙着审问犯人,有的在接待来报案的人,各个忙得不亦乐乎。  在署长办公室里,警察署长马剑飞正和几名骨干警员,指着地图,分...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2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2节

  先是那“哗哗”的雨声传入高万祥的耳鼓,接着他的眼前渐渐出现了一片亮光;高老爷子慢慢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一灯如豆,一缕由艾蒿燃烧时发出的淡淡清香袭来,北方人夏季都用它来熏蚊子,这清香让高万祥感到了一丝家的温馨。  守在一...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1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1节

  (1)  1925年夏季的一天,一场瓢泼大雨笼罩了北京城郊。雨中的永定河陡然变得暴躁起来,它“吼吼”地咆哮着,卷着从上游带下来的泥沙、杂物,从三家店方向向东倾泻下来,浑黄的浊浪蛮不讲理地撞击着卢沟桥下的“斩龙剑”,但...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简介及目录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简介及目录

    全部章节请点击→风雨沿河镇  作者简介  梁亚明,男,1952年阴历五月二十生于河北省通州专区良乡县魏各庄乡小店村。六年之后,故乡突然被划归了北京市丰台区,于是本人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