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赶集

宗风秋丨赶集 赶集 宗风秋 社会百态 第1张

  好久不去赶集了,两个人在家,吃菜在门口超市就买了。现在,两个女儿回来了,要吃玉米排骨,一大早赶着去南集上买。


  熟悉的那个摊位,排骨已经卖完了,和它相邻的那个摊位,老板正在剁一个大骨头。


  “老板,排骨多少钱一斤?”


  “25。”


  “多少?”我提高了声音,以为自己听错了。刚过年的时候,这排骨不是才十五吗?


  “二——十——五!”


  老板也提高了声音,好像我是个聋子。这排骨就在这儿买了!就像林清玄先生说的,人在买东西的同时,也在买一份情谊,买一点前缘。


  老板一边给我剁排骨,一边感慨:啥东西有一贱就有一贵,刚过年那会儿,生猪一斤才五六块钱,现在一斤十好几块,差哪去了?


  买了排骨去买玉米,市场又重新装修调整了,以前卖鲜玉米的,就在道路两边,现在,道路两边除了买菜的车辆,一个卖东西的小贩也没有。


  “看看我这老豆角,就剩两把了,你都买了吧,我急着回家干活。人家都卖两块钱一斤,我给你一块八。”


  一位老者,向我推销他的老豆角。看看那老豆角还不错,就买了。两把一斤七两,我给他五块钱,他抠抠索索,递给我一枚硬币。看他一把年纪,懒得和他计较,就问他卖玉米的去哪儿啦,他指指不远处的那个大棚。


  我骑车进了大棚,才知道这儿老豆角才一块钱一斤。最可气的就是这样的人,总把别人的有心成全当做呆傻可欺。


  远远看见一个背影,好像我以前的邻居,走近一看还真是。我们两个唏嘘寒暄了一阵子,他提了一包干猴头菇,就往我车筐里塞。


  “不要不要,这东西我真不要,凡是好东西,我都不会吃。”


  “不会吃,我教你!”不由分说,一包猴头菇就塞到我车筐里了。


  以前我们同住一个大杂院,住房挨着住房,厨房挨着厨房,做饭的时候,掂着锅铲子,还不忘站在厨房门口说话。你尝尝我煮的汤,我品品你做的菜,亲亲热热就好像是一家人!唉,这一别就是十年啊!十年的光阴早已随风而逝,十年的情谊却丝毫没有改变。


  纯粹的感情会一直存在,从来都不在乎见还是不见。


  终于看到卖玉米的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农村妇女,穿着一身人造棉的短裤褂,看着一三轮车的鲜玉米。她站在那儿,清清爽爽,不卑不亢,满脸的福相。


  一位老太太正在挑玉米,面前堆了好多剥开又不要的。


  “买玉米吧,一块钱一穗,凑她的价。”


  我买东西就喜欢凑别人的价。放好车子我也去挑玉米,卖玉米的老板娘也帮我挑。她每挑一个都要问我行不行,每次我都点点头。付款的时候,她又拿了两个有点小毛病的玉米,塞进方便袋里。


  “这两穗是有毛病的,我白给你,你别嫌孬,回家削到锅里煮粥喝。”


  “不用,不用!”我推辞着。


  “没事儿,你厚道我也厚道。那些前头有一点虫眼儿的,她们都不要,其实吃是一样好吃,就是看着难看点儿。”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笑纳了。和她挨着的是卖冬瓜的。小冬瓜五毛钱一斤,水果冬瓜七毛钱一斤。还有水果冬瓜?我还头一次听说。挑了两个水果冬瓜,微信付款的时候,她居然调不出二维码。


  我帮她调出收款码,然后付款。她怕自己忘记了,非让我看着她再操作一遍。


  把东西装好准备回家,那个卖红薯的一直想卖给我红薯,就开玩笑说:


  “我看你车上还差一袋红薯。”


  和他相邻的是一个卖西瓜的,也开玩笑说:


  “我看你车上还差两个西瓜。”


  “我看我还差个卡车!你们这些都别卖了,我明天开卡车来!”


  我也说了一句玩笑话,不想卖玉米的老板娘头也没抬就接了一句:


  “明天我还在这儿卖玉米!”


  哈哈……我顿顿吃玉米,这一包也得吃个三四天啊!


  带着买来的东西,艰难地过了十字路口,又看到了那个卖无花果儿的老头儿。来的时候,他在市场北头,卖一小箱无花果,现在也就剩下十几个了,又挪到这儿了来卖了。


  这东西挺贵的,十几块钱一斤。我哥哥家有一棵大无花果树,他对无花果叶子过敏,每年无花果成熟了,都是他扶着梯子,我上树去摘。哥哥家就在附近,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哥哥家看看,一位中年男子手里拿了十块钱拦住我:


  “大姐大姐,帮个忙。”


  帮啥忙?我又没带现金,总不能给你手机吧?我还以为他是讨钱的,自己在心里嘀咕。


  “大姐,你拿着这十块钱,把那老头儿的无花果买了,那是我爹。四点多就出来了,这都八点了。”


  真的假的?我接了钱,艰难地调转车头,唉,再不方便我也得骑着车,万一我买无花果回来,人和电车都没有了,那可就麻大烦了。


  我又骑着电车回去,停在老爷子的摊位前。


  “买无花果吧?就剩下这些了,给你八块钱一斤。”


  “好,你称称有多少,我都要了。”


  他到卖桃子的那儿称了重量,满脸堆笑的说:


  “该八块五,你给我八块吧。这是今年第一份无花果,可甜了。”


  我把那十块钱给他,说别找了,他不说话,只把腿放在我车轮前,然后从一个小布兜里翻出两枚硬币来:


  “该几是几,俺这又不是贩来的。”


  我接了那两枚硬币,匆匆回去交差。老爷子欢天喜地,把马扎和纸箱放到三轮车上,收摊回家。


  回到原地,再找那个中年男子,却发现他在远远的地方,向我拱拱手,径自走了。我拿着一包无花果和两枚硬币,站在夏日的晨风里,无语凝噎……


  回到家大包小包,肩扛手提上了四楼,然后用脚踢门,小女儿开门一看:


  “妈,你把集搬来啦?”


  “下面还有呢!”


  她把剩下的东西提上来,坐在那里,听我把赶集的经过,从头到尾慢慢道来……


  “妈,你说我爹赶集能赶出一部小说,我看你赶集都赶出一部传奇了。”小女儿半信半疑,“你这无花果到底是买的,还是从我大舅家摘的?”


  “当然是买的!你这孩子,心里太阴暗了,相信美好,就这么难吗?”


  “不是我不相信美好,是你平时太能编了!”


  “我觉得也是!”大女儿也凑过来,我一时竟无语反驳,就拿了无花果去洗。


  看到紫色的无花果,在水流的冲击下旋转沉浮,心里突然冒出一句佛语:


  生活就是此时此刻,此地此身!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893.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