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故园东望路漫漫

宗风秋丨故园东望路漫漫 故园东望路漫漫 宗风秋 感悟文章 第1张

  “锅热了,赶紧的!”我向朋友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朋友正在水井边洗菜,把我刚摘下来的小茄子清洗一下,然后一劈两半,等一会儿好炖到鱼锅里。


  今天,我们要用地锅、烧劈柴,炖大鱼、贴锅饼。搁以前,这样炖鱼也太寻常了。搁现在,能这样炖鱼,可真是太难得了。


  鱼是野生的大鱼,在家腌制好的,面也是事先在家和好、发好的。油盐酱醋还有各种调料,也都是从家里带来的。


  这儿是朋友的老家,已经多年无人居住。暑假的时候,朋友突发奇想,把她们结婚时的两间西屋,重新装修了一番,又添置了桌椅板凳,锅碗瓢盆,以备大家偶尔来这里聚会小酌。


  朋友终于洗好了茄子,开始往锅里倒花生油。油热了加葱姜蒜和大料煸炒,然后加水和其它调料,大火烧开,把鱼倒进去。熊熊的火苗,把我浑身上下,烤得热烘烘的。听着柴火毕毕剥剥地在锅下炸响,看着火苗恣意地舔着锅底,心里涌动着一种久违的感动和兴奋。


  锅里的鱼已经炖了好一会儿,浓浓的鱼香味,把邻居家的小狗和小猫都招来了。那小狗因为惧怕我们,抿着耳朵、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往院子里蹭。小猫则沿着墙头,一声接一声地欢叫着。树枝上,喜鹊在飞,麻雀在跳,叽叽喳喳,从这个树枝跳到那个树枝。这里已经这那么长时间不动烟火了,这突如其来的烟火气,让这些猫儿狗儿、鸟儿雀儿也觉得惊讶了!


  这里曾经是朋友一家生活的地方,一排五间北屋,加上两间西屋,曾经住着他们老老少少十几口人。现在这院子虽然闲置了起来,但当年的鸡窝还在,当年的锄头还在,当年钉在墙壁上挂玉米的钉子还在……还有他母亲当年亲手编的筐子、篮子;母亲曾经使用过的桌椅、板凳……他上小学时用过的算盘,睡过的小木床,这一切的一切都还在……


  现在这五间北屋,有三间已经坍塌了,剩下那两间,也变得陈旧不堪。小时候曾经那么渴望离开的地方,小时候曾经那么嫌弃它的贫穷。可现在,这里却成了朋友心里梦里,最想回去的地方!


  院子里,落叶满地,枯草丛生,朋友种的茄子辣椒,也都枯萎了,只偶尔残存着几个小茄子。我把那些小茄子摘下来,居然有一小筐!


  看看鱼锅里的水,熬得差不多了,朋友把茄子倒进去。吩咐我用细火慢慢烧,免得一会儿贴锅饼的时候糊锅。


  一阵子手忙脚乱之后,锅饼终于贴好了,熟透了,出锅了!一个一个盛到筐子里,再切成一条一条的长方块。


  鱼炖好了,茄子也炖好了,盛到盆子里。打开啤酒,摆好碗筷,一边吃一边说起我们小时候。


  我们像穿越了一样,围坐在一堆旧时光里,吃喝说笑……


  吃过饭,沿着铺着水泥的长街,向村子深处走去。街道两边,堆放着的棉花已经拾完了,辣椒也摘完了,秋收秋种的季节,已经过去。那些桃树杏树的叶子,也落干净了,祼露着最美的风骨。篱笆下的鸡冠花、菊花虽然已经干枯,却依然保持着鲜艳的色彩,别具一种风姿。蜿蜒曲折的街巷,鳞次栉比的人家,说笑的老人孩子,打闹的小猫小狗……走在这样的地方,就像走进一幅民俗画。


  朋友说,人真的好奇怪。现在偶尔回一次老家的感觉,就像当年偶尔去了一次城里一样,要快乐很久,要回味很久。感觉老家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巢穴,孩子们长大一批飞走一批……然后等老了飞不动了,又回到故乡养老。


  这到底是一种轮回呢?还是叶落归根呢?


  其实,慢慢地,我们都将明白,什么是叶落归根。无论你多么富有,无论你如何贫穷,无论你离老家有多么遥远,老家永远是你的根之所在,梦之所在,是你漂泊之后最好的归宿。“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这样的情怀,年轻的时候真的不懂!


  那天,在奥体中心和一位老清洁工聊天。老人快七十了,身体还很硬朗。不打扫道路的时候,他就坐在他的小三轮车上,慢慢地抽烟,慢慢地看过往的行人和车辆。


  他说他们都没地了,过年后,连老家老院子也要拆迁了。他说作为一个农民,土地就才是他们的根本!没有了土地,总觉得心里没底,总觉得说不定哪天又要挨饿。


  我说不会的,社会是一直向前发展的,只能越变越好!


  他笑笑说,现在他的生活就很好,每月都有收入,回家有暖气热水,可是人老了,就是恋老家恋老友……


  苍老的背影,灰色的呢帽,枯枝一样的双手。他就那样,一直看着他们村庄的方向,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烟,在冬日里的寒风里,坐成一尊雕像……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848.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