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小村传奇

宗风秋丨小村传奇 宗风秋 深度好文 第1张

  小村真小,全村总人口108口,恰好是梁山好汉的总数。


  小村傍河而居,简、幽、静、美,接纳包容,不慕不争。


  小村里树多、鸟多、闲置的院落也多。


  小村一年四季,天黑得都比别处早。因为小村的树,多而且高。当别的村子还是“夕阳无限好”的时候,小村的夜晚已经来临了。


  小村的人醒得早,这并不是说小村的人有多么勤劳,而是树上的那些鸟儿,天不亮就放开歌喉。百啭千声,激情唱和。你想睡个懒觉,还真有点困难!


  小村的那些空院落,都成了鸟雀的天堂。主人不在家,这些鸟儿就是院子的主人了。


  小村有个传奇人物,就是我们的老二哥。


  我们这老二哥,年轻时可了不得,样样农活都干得又快又好,不,应该说又精又专!据说,他砍棒子秸,砍下来的土疙瘩都一样重;他扶耧种麦子,那麦苗出来都跟当兵的排队一样,整整齐齐;他捆好的棒子秸,丢了都能自己跑回来!神奇吧?


  据说那一年,老二哥捆好的棒子秸让人偷了。二哥认得自己捆的棒子秸,他找到那家人,把一个棒子秸撂倒拆散,对那人说:你能把这棒子秸还捆成原来那样,我啥都不说。你要是捆不上,你从哪儿拉来的,还给我送到哪儿去。结果,那人还真把他家的棒子秸给送回来了!这棒子秸不是丢了自己跑回来了么?


  老二哥不仅干活利索,拉呱说笑话,更是张嘴就来。大跃进的时候,浮夸风非常盛行,整天喊“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老二哥那时候,正好在生产队当队长。


  秋收了,老二哥去参加全县比武大会,队长报产量。大家都比着说自己的庄稼高产,这也产量高,那也产量高。最后,轮到老二哥上台报产量了。这事,最先说的那个,肯定是产量最少的,最后那个肯定又是说得最高的,不然,当年的生产白旗你就得扛着。


  老二哥那时候还很年轻,他走上台本着脸,一本正经地说:


  “其它的大家都说过了,俺就不说了。俺就说说俺队的胡萝卜。俺说胡萝卜,先不说亩产量,俺先说说俺们的胡萝卜一个有多大。俺队里种的那胡萝卜,一个有八乍半粗。(一乍差不多是二十公分)长处也不短,截两节棺材板还剩三四尺!(标准的棺材板,一节长六尺半)这样的胡萝卜亩产多少,大家谁都比俺会算吧?”


  “这样的胡萝卜,亩产量肯定超过十万斤了!但是,这么大的胡萝卜,你们是怎么刨出来的?”一个领导问。


  老二哥说,这样的胡萝卜不用刨,都是露头青,像树一样在地面上长着,贴地面用板斧,几下就砍倒了……


  这都是老二哥亲口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我们姑妄听之。再说,二哥那时候,能凭空捏造出一个八乍半粗的胡萝卜,也算是有胆有识了。这不是传奇是什么?


  书归正传,且说我们小村的另一个传奇。


  那年秋天,我一个人在老家干活——掰玉米。掰玉米得退着走,不然玉米叶子划脸上,或者划伤了眼睛,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一边掰玉米,一边往后退,左脚一下陷进一个深洞里!我把脚拔出来,看看那深洞,不是蛇洞,也不像野兔窝,深得一眼看不到底。


  走了有十几米,又一个这样的深洞,然后又一个又一个,洞与洞相距差不多远,南北还在一条直线上。这是怎么回事?


  这块地我们头一年种,以前是邻居三哥家的。他家盖房填地基,没地方取土,就把这好好的庄稼地给掘了。整块地比旁人家凹下去二、三十公分。那年夏天雨水大,那一搭地里的水,都往我们地里汇集,把地给冲出几个大窟窿也正常。我这样想。


  掰完玉米,收拾完玉米秸,撒好肥料、等着拖拉机来给我们犁地。正好,老二哥从地头经过。我叫住老二哥,让他看看那些深洞。二哥仔细地看了看,南北走了两趟,又站到地头上,这样比量那样比量。然后,他神神秘秘地说:


  “她二婶儿,你要发财了!这些个深洞,可大有讲究,我数了数,南北正好七个。”


  对啊,我也数过了,七个怎么了?我笑着站在那儿,觉得我这老二哥又要忽悠我了。


  我们刚结婚那阵子,村里土地还没调整,我家门口有两块小地,婆婆说离你家近,你种去吧。


  家门口的那块种了蔬菜,另一块离家稍远,还没想好种什么。正好那年春天大旱,平地里掘上一铁锹深,还看不到黄花土。


  我去那小地查看查看,正好遇到二哥。二哥说你别看你家这地小,可是块风水宝地。人家地里越旱,你家这地里越潮湿。


  心里想着,还有这等好事?莫非这地下有泉眼?然后我就围绕着泉眼,浮想联翩起来。回家说给我爱人听,把他笑得直不起腰来:


  “听咱二哥忽悠你,那儿是盐碱地,天越干旱,盐碱越往上来,不潮湿才怪!”


  后来,春天,种谷子。二哥说他当队长那会儿,种谷子一亩地用二百斤谷种。这个我听爷爷说过,种谷子一亩地就用七八两谷种,最多也不能超过二斤。你想那谷粒多小啊,一亩地用二百斤谷种,谁信?


  二哥说你这就外行了,你想想一棵谷子结一个谷穗,一个谷穗结两粒谷子不多吧?这样种二百斤还收四百斤呢。再说,你见过谁家一个谷穗就结两粒谷子呢?我想想,觉得也有道理。那一亩地种一千斤,收的不更多吗?带着这样的疑问,回家和爱人讨论此事,他斜着眼睛问我: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下那么多谷种,谷苗子长不开,一粒也收不了!”


  事不过三哪!今天无论老二哥他怎么说,说什么,我坚决不能相信!二哥见我不相信他,就十分诚恳地说:


  “这回我说的是真的。咱村这地下真有宝贝,有七大缸银子,你看你家地里正好七个深洞。据说,这七个大缸,有一个缸沿上还缺了一块。”我不说话,老二哥继续说,“相传一百多年前,在咱村大西北的一个村子里,住着一家大地主,因为他家有七大缸银子,人送外号“七大缸”。这天夜里,七大缸得了一个大胖孙子,自然是喜不自胜。可是到了黎明时分,这七缸银子,突然从窗户里一缸一缸往外飞。七大缸一看就说:“风水轮流转,人气来了财气走了,正常!”老头脸都没寒一下,倒背着手就走了。他儿媳妇不忍心啊!扒着个缸沿不松手,结果把那缸沿掰下来一块,也没能留住那一缸银子!”


  我正听得津津有味,老二哥说到这儿,突然不说了。


  “后来呢?”我问。


  “我说了你也不信,你回家问问,要不你随便找这村里的老人问问也行,这传说在咱村里,除了你,没有人不知道。”


  我才不问,知道二哥又卖关子。再说,外财不发命穷人。关于福气关于银子,林语堂在《京华烟云》里,早就说得明明白白了:


  “福气不是自外而来的,而是自内而生的。一个人若享真正的福气,或是人世间各式各样儿的福气,必须有享福的德性,才能持盈保泰。在有福的人面前,一缸清水会变成雪白的银子;在不该享福的人面前,一缸银子也会变成一缸清水。”


  我自知自己没有那样的福气,所以二哥说这些,我根本不在意。谁知到了下午,不断有人来我家地里看那七个大窟窿。这个说发掘发掘,说不定真有宝贝。那个说应该报告文物局,得把这地方保护起来……


  爱人下班回家,听大家七嘴八舌地乱说,他也觉得有道理。而且这七缸银子的传说,他还真是从小就知道。老二哥说的那七大缸银子,传说中就飞到我们这小村来了。但是,具体落在谁家、落在了哪儿,从来没有人知道,也从来没有人看到。大家说,这东西单等着一个有福的人来享用它呢!


  真是要发财了吗?你是那个有福的人吗?我问自己。很有可能啊!兵马俑不就是陕西一个农民打井打出来的吗?莫非我掰玉米,也能掰出七大缸银子来?我摸摸自己又薄又小的耳垂,默默地缄了口。


  说话间犁地的拖拉机就到了,没等到上报,也没等到有人来发掘,我家那地已经犁好了。整地、种地,然后收拾东西回学校,关于七缸银子的事儿,渐渐就忘记了。


  第二年秋天,又掰玉米。发现玉米地里有几个色拉油桶,还有很多矿泉水空瓶。再看看,地里居然有洛阳铲探过的痕迹。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每年秋天都有人到我家玉米地里勘探。


  这样的事儿,是怎么传出去的?又是谁那么有心,年年都来这里勘探?他们是从哪儿来的?他们又是怎么来的?他们是什么时候勘探的?一连来了这么多次,居然一次也没被村里人发现……这不也是个传奇吗?


  我爱人说,七缸银子无凭无据,说也白说。说是古墓,倒有可能。因为我们村子虽小,历史却很悠久。相传村里还有一口古井,是黄铜底的,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了……


  后来,又和一个懂得风水又懂得历史的朋友说起这事,他说你们那儿有古墓也可能。建村历史很早,但就是有古墓,里面也不一定有文物。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达官贵人生活在那儿……


  可是,那七大缸银子,是飞来的呀!


  看来,关于这个传奇,只好一直这么传下去了。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318.html

已有 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访客
2楼访客游客2018-06-01回复
文笔真好,
网友昵称:访客
1楼访客游客2018-06-01回复
宗姐厉害👍 ,文笔优美,文思泉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