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修电车的老板娘

宗风秋丨修电车的老板娘 宗风秋 情感文章 第1张

  我正一个人在步行街上晃荡,突然被人从背后拍了一巴掌。我回头,是一位中年妇女:淡妆、皮草、皮裤、皮鞋,高高挽起的发髻。她笑容满面地站在那儿,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看。我则一脸茫然。想了想,我并不认识她。转身想走的时候,她开口说话了:


  “怎么?你怕管饭啊!还是装不认识。”


  她这一说话,我立刻就认出她来了。是我们小区门口修电车的老板娘。我很意外:


  “我这眼近视。你在你家铺子里,我敢招呼你。出去那个地方,我就不敢认了。你要不开口说话,我转身就走了。”


  她显然不太相信,本起脸来问我:


  “真的假的?敢情你这美丽的大眼睛,还没有你的耳朵认人啊?”


  听她这样说,我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反驳她。


  我们俩说说笑笑,一起往回走。她说她去医院看病号了。医院后边的路,堵车堵得走不动,才拐到步行街来了。


  我说你就看个病号,怎么穿得跟相亲似的。你看你这浑身上下,全皮!她笑起来:


  “俺不能一天到晚,总穿着个破倒褂子吧?”


  她可不是一天到晚,总穿着倒褂子吗?她在我们小区门口修电车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她穿时装。一年四季,她总是穿着一件不干不净的倒褂子,一条弹性很大的健美裤,蹲在那儿修电车。冬天戴绒线帽加口罩,夏天戴太阳帽加墨镜。想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都不容易呢!


  去年大年初一,我从公园回来,她正在修一辆电车。我实在忍不住和她开玩笑:


  “人民币是挣不完的,大年初一也舍不得闲一会儿!”她头也不抬,一边修电车一边说:


  “俺也没想挣完,挣个十亿八亿的就行。”


  这时候,她爱人正好从屋里出来:


  “就是啊,大年初一,我在家打会儿麻将,你听她唠叨过来唠叨过去,非过来开门不行。”


  “你们要是不开门,中午这团圆饭,我都没法回家吃啊!”那个来修电车的先感慨起来。


  “就是啊!干了修车这一行,你铺子里一会儿没人都不行。电车说坏就坏了,又不给你商量,它才不管啥大年初一、大年初二呢!”


  因为每天上班下班,都经过这个修车的店铺;也因为电车或者自行车有点小毛病,总是去麻烦她,我们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朋友。但是,我们这样的朋友,又很奇怪。她不知道我的姓名,我也不知道她的姓名。可每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像老朋友一样,或者点点头,或者挥挥手,或者开几句玩笑……自在又随意。


  暑假那天,高温。我姐姐到县医院看病号,电动三轮车的车胎扎了。我抱了我家的打气筒,匆匆向修车铺跑:


  “你跑这么快干嘛去?前边没有丢钱的,我刚从那边过来。”她一边调试电车上的刹车,一边和我开玩笑。


  “我跑这么快给你送钱来了。我姐的车扎胎了,在县医院门口呢。你说天热成这样,赶紧的!”


  “我从来不出门干活,你看看我这一摊子……”


  这我当然知道,这修车铺,里里外外就她一个人,出去了多大会儿,得关门多大会儿。可是,我们附近就她这一家修车铺啊!我正着急,她却笑起来:


  “不出门干活,那得看谁来请,走吧!”


  她拿了撬杠和管钳,又拿好补车胎的工具,骑了电车,向左右邻居交待了几句,就和我一起出发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她抓起那把撬杠和那把大管钳,我就觉得,她就是梁山上的大英雄,要下山去杀富济贫了!


  天气越不好,电车越容易坏,人也越容易着急。特别夏天下暴雨,大街小巷里都是积水,来修电车的特别多。她就半蹲在门前的积水里,有说有笑地给人修电车,忙得抬头看天的时间都没有。


  她说生意好了她着急,怕耽误人家时间;没生意的时候,她也着急,这一天天的房租加水电,也耽误不起啊。再说干了这一行,就得天天在这儿守着。天气不好,电车又坏了,人家推了电车奔着咱来了,我这铺子却关着门,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所以,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头,她都坚守在她的小修车铺里。虽然有时候忙起来,常常连饭也来不及吃,但她依然辛苦地忙碌着,快乐地坚守着。


  当然,她偶尔也有闲下来的时候。闲下来的时候,她不喝茶,不打牌,也不看手机。她就躺在那个竹质的躺椅上,闭目养神。斑驳的树影下,放着几辆待修的电动车,修车的工具,静静地散落期间。阳光透过树叶,在她脸上明明灭灭。感觉只有那一刻,她才是安静的,自在的……




  作者:宗风秋



这也许就是匠心,这也许还是一份责任心。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260.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