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会当凌绝顶

宗风秋丨会当凌绝顶 泰山 宗风秋 深度好文 第1张

  夜里做梦,梦到去爬泰山了。而且,泰山真的装上了电梯,是从泰山极顶,打洞到泰山脚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圆洞,仅容一个人垂直上下!


  醒来觉得真是荒谬至极。如果真的给泰山装上电梯,有谁还愿意登临呢?爬山爬山,要的就是这个爬的乐趣。无论什么东西,轻易就能做到的,也极容易被忽略。所以我觉得,泰山这电梯,还是不装的好。


  又有十多年没去泰山了。第一次去泰山,是1990年的春天。第二次去泰山,是2006年的春天。大概又该去第三次了,所以,夜里才做了这样的梦。


  第一次去泰山的时候,我和爱人还没有结婚,我还很年轻,甚至可以说我还很小。因为爬到中天门的时候,一个老人看我跑他前边去了,说了一句:


  “这小姑娘,登山真利索!”


  哈哈,我装着没听见,当他在说别人。因为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我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那次去泰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朝泰山的老人,和去泰山还愿的人们。


  朝泰山的老人,多为老太太,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三五成群,从家里背了干粮,专门来朝泰山,而且几乎每年都来。年龄大都在六、七十岁之间。我遇到的一位较年长的老太太,八十一岁,来自河北。她是在女儿的陪伴下,来朝泰山的。


  到中天门吃饭的时候,正好碰到她们也去吃饭。她们拿出自带的干粮,店家给她们提供免费的热汤。不知道这样的待遇,现在还有没有。总之我觉得这一点,泰山的店家做的真好,这才有咱山东人的派头。


  然后,就是那些还愿的人。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见神像就舍钱磕头。而且那时候,泰山的神像也多,台阶上每隔不远,就有一座神像,也不知道都是哪路神仙。吓得我说话都不敢高声,生怕我口无遮拦,得罪了他们。十几年之后,我们再去泰山,山道上居然没有神像了,心里一下坦然了很多。


  那次爬山是从夜里开始的。到山顶的时候正好凌晨四点多。大家都穿着租来的、破旧的军用大衣,找地方等着看日出。爬山的时候,也没见有多少人啊?为嘛到了山顶,突然涌出那么多人来?潮水一样的人流,向着山顶的方向不停汇聚。我因此很担心那泰山会像跷跷板一样,突然沉降下去。


  我们本来想去玉皇顶看日出,却阴差阳错被挤到瞻鲁台。人太多,我怎么都挤不到前边去。看看身后有栏杆,不顾一切就站到栏杆上去。看完日出从栏杆上跳下来,爱人指指我身后。我往后一看,吓得腿都软了。那栏杆外面,就是万丈深渊啊!


  看完日出,还是想去玉皇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嘛!爬泰山不到玉皇顶,那能叫爬泰山吗?可是,当时那人多的,你转身的缝隙都没有。觉得从瞻鲁台到南天门,我脚都没沾地,就被挤下来了。从上面往下一看,全是黑压压的人头,那叫一个壮观啊!


  让我至今难忘的,还有一位老师。他一直站在一块巨石上吹哨子,脸都红了,还一直吹。一边吹一边问身边的学生:谁谁谁到了没?谁谁谁到了没……那时候,老师敢带着学生去爬泰山。估计现在的老师,你再借给他十个胆,这事儿也没人敢做。


  一个朋友说,他这辈子最难忘的,就是高中的时候,他们班主任老师扛着录放机,带他们全班同学去爬泰山。大家一边跟着录音机唱歌,一边争先恐后,不知不觉就爬到山顶了。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我们那次爬泰山,就我和爱人。我们不仅看到了日出,还看到了像潮水一样奔流不息的云海。下山的时候,在十八盘,正好遇到一群挑山工,往山上运送一个石头的、磨盘一样的东西(估计是塑神像做底座用的)。那“磨盘”用很多对掐粗的大木棍和粗麻绳摽着,很多挑山工一起,喝着号子,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挪,声势之震撼、场面之壮观,真是闻所未闻!


  下了山,遇到一个泰安机械厂的推销员。他说爬泰山看日出,不仅需要毅力和勇气,更需要缘分。他就长在泰山脚下,从小到大,爬泰山前后也有三十次之多了。但是,他一次日出都没看到。明明在山下的时候,天还晴得朗朗的。到了山顶,不是阴天就是下雨!突然觉得我们好幸运。


  第二次去泰山,大女儿十五岁,小女儿十二岁,和学校的几个老师们。大家都带着自己的孩子,也是夜里开始爬山,凌晨到达玉皇顶。因为提前看了天气预报,知道爬山当晚泰山上是大风天气。


  大风之后,必然是大晴天。不出所料,那次我们不仅看到了日出,而且是非常完美的日出。玉皇顶上,碧空如洗,万里无云,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周围顿时阳光万丈。照相机,录相机,所有的镜头一起对着那初升的朝日,咔咔地拍个没完。


  山顶上极冷。看完日出,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拄着拐杖,穿着破旧的军用大衣。大家都缩着脖子含着胸,蓬头垢面,摩肩接踵。恍惚之间,还以为是七大丐帮,一起来泰山参加武林大会了。


  下山的时候,孩子们早早就跑着下山了。剩下我们这一群中年人,慢慢地观景拍照。一边下山一边互相感慨:泰山还是原来的泰山,而我们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们了。十几年的人世沧桑,带给人的,又何止是外表的苍老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作者:宗风秋


  

第一次去泰山的时候也有当地人就说不让登顶,说年轻人不能到顶了。宗风秋丨会当凌绝顶 泰山 宗风秋 深度好文 第2张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167.html

已有 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防排烟系统工程
1楼防排烟系统工程游客2017-10-16回复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