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宗风秋丨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徽州 宗风秋 情感文章 第1张

  那一年秋天,正值秋收秋种的时候,婆婆脑溢血入院了。家里堆着成堆的玉米,地里散落着砍倒的辣椒,还要撒肥料、犁地、整地、种地······


  爱人在医院回不了家。而这些农活,又不是我一个女人能干得了的。幸好,婆婆症状减轻了。我把女儿们送到姐姐家,再辗转到医院照顾婆婆,把爱人替换出来回家干活。


  婆婆在医院,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针吃药。因为还有二姐在,我就可以偷懒了。躺在另外一张病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屋后那一棵大梧桐树上,有的叶子已经开始泛黄了。


  梧桐,总是最先感知秋声的啊!


  因为寂寞,也因为疲劳,我继续躺地床上,就看那一树梧叶。看着看着,一朵白云慢慢从梧桐树后面爬上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爬到树顶,然后又向东慢慢飘散······


  云彩去了一朵又来了一朵,就那么慢悠悠地,爬上来又飘过去,像是在上演一幕哑剧。从此,没事儿的时候,我就躺那儿看云。有时候起风了,那云飘散得特别快,恍惚之间,就好像那梧桐树在蓝天白云的背景里,慢慢地走。有时候根本没有云彩,就间或有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来了,又叽叽喳喳地去了。偶尔也有几只灰喜鹊,连黑色长尾上的羽毛,都能看得丝丝分明。那喜鹊向病房里看看,然后飞走了。


  医院很小,病人也不多。再说这种农忙时节,人就是有点感冒发烧,也因为忙乱,挺挺就过去了。所以,我在医院里很清闲,也很无聊。


  很多时候,我就站在病房门口看人。一边看一边猜测,这人是什么人,来这儿干什么?有时候猜对了,也有时候猜错了。因为远离了家里的土地和庄稼,倒也不觉得特别着急。


  那天早晨,医生们还没有上班,医院里只有几个小护士,还都不在岗位上。


  突然来了一个拖拉机,送来一位喝了农药的妇女。那妇女被人从车上抬下来的时候,头已经垂下来了,头发衣服全是透湿的,赤着脚歪着头躺在一床旧棉被上。一个男人发疯了一样,到处喊医生。这时候,出来一位快要临产的小护士。她艰难地蹲下笨重的身子,拨开那妇女的眼睑看了看,什么也没说,站起来捂着脸就无声地哭了······


  接着赶来的亲属和家人见此情景,一个个嚎啕大哭。只有那个到处跑着喊医生的男人,单膝跪倒,双手捧着女人的头,把脸贴在女人大概已经冰凉的脸上,许久许久······


  过了好大一会儿,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快点转院啊!


  一帮人又手忙脚乱地把那妇女抬到拖拉机上,拖拉机冒着黑烟叫嚣着,出了医院的大门······


  人都走完了,那个男人还在地上跪着不肯起来。这时候,过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弯了腰对那个男人说:


  “起来吧孩子,到哪儿也不中用了,赶紧去告诉人家娘家一声,好好处理后事吧!”


  那男人突然暴跳起来,追了出去,破旧的鞋子甩掉了,身上的衣服也甩掉了。跑到医院门口,正好和赶来的另一拨人相遇。


  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男人已经被打翻在地······


  我急问那老人是怎么回事。那老者说:人家娘家来人了。人家的人没了,不让人家打两下出出气,也说不过去……


  然后,那位老人走过去,不说话,也不拉架,直接低着头跪在地上……


  那一群人很快住了手,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生命是没有固定期限的。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结束。面对此情此景,我一直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朋友的父亲八十多岁了,至今还在医院住着。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这可是看得见的生离死别啊!


  记得那次我爬泰山回来,去朋友家玩。老人看我不怎么敢走路的样子,问我腿怎么了。我说爬泰山刚回来。老人家听说我去爬泰山了,非常痛心地说:


  “作为山东人,我没去过泰山,作为中国人,我没去过北京!我觉得很遗憾。”


  老人病情恶化得飞快,看样子,老人这辈子也去不了北京了。想想,还真是莫大的遗憾!


  突然就想大黄山了!


  我魂牵梦绕的大黄山啊!趁着我还不算太老,趁着我的腿脚还方便,我一定要去看看你!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文丨宗风秋


哈哈,欢迎宗风秋老师来徽州玩。绝对能够让你感受到安静祥和的居住环境就是在徽州哦。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118.html

已有 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实验室排烟系统
2楼实验室排烟系统游客2017-09-12回复
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网友昵称:酒店通风系统
1楼酒店通风系统游客2017-09-11回复
我魂牵梦绕的大黄山啊!趁着我还不算太老,趁着我的腿脚还方便,我一定要去看看你!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