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三国最成功的降将是谁?招安后封侯拜帅,比宋江厉害百倍!

三国最成功的降将是谁?招安后封侯拜帅,比宋江厉害百倍!

    看《水浒》时,每当宋江提出招安时,总会有一些兄弟反对。其实,鲁智深也好,武松也好,他们都不了解宋江,也远远没有宋江高瞻远瞩、目光远大。在任何一个朝代,走起义路线最后获得成功的很少。在宋朝徽宗朝,更是没有可能。宋朝...
桀骜不驯的鲁智深为何乖乖看菜园?只因他遇上一位克星!

桀骜不驯的鲁智深为何乖乖看菜园?只因他遇上一位克星!

    鲁智深来到大相国寺,一心想要争取个职事僧干干,而且还是非要害部门不行的那种。得知自己只能担任最低级的领导菜头,鲁智深极为愤怒,曾经当着所有领导的面高喊:“杀也要做都寺、监寺!”可是面对领导的“苦心劝说”,鲁智深终...
鲁智深为何能成泼皮心中神级英雄?

鲁智深为何能成泼皮心中神级英雄?

    在领导心目当中,鲁智深是个专会闹事的刺头人物。在大相国寺也好,在五台山也好,领导都不大喜欢鲁智深。确实,鲁智深武艺超群,可是在一个讲究佛法、戒律的文明世界,要武艺有什么用呢?加上鲁智深好酒吃肉,经常触犯戒律,还藐...
香烟火柴|咏雾

香烟火柴|咏雾

清晨举目望,雾凇已沆砀。寒气逼人返,行人步匆忙。树树开白花,山山折银光。忽觉年已近,春天不远方。文丨香烟火柴...
宗风秋丨愿做佛前一朵莲

宗风秋丨愿做佛前一朵莲

  那天晚上,我又去那个花圃看花。女主人正在把那些花儿重新摆放,一盆一盆,不厌其烦。男主人正在一个倒扣着的泡沫箱上吃饭。显然他是最后一个吃饭的,他把电饭锅里的米饭和盘子里的剩菜,都倒进一个洋铁盆里,搅拌了几下,就往嘴里扒...
一直在这里|春天还在路上

一直在这里|春天还在路上

  又是一年相聚时。  年,对于中国人似乎有着很深刻而丰富的意义,文化底蕴更是浓厚。当莘莘学子从四面八方蜂拥而归,当老百姓开始支起锅杀猪宰羊煮肉,当大人开始给孩子们添加新衣,当老师学生又一次进入总复习,各单位企业也进入年...
李艳丽丨也说腊八节

李艳丽丨也说腊八节

  腊八这天我们这里要熬腊八粥,泡腊八蒜的。  喝腊八粥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熬腊八粥,祭祀祖先,合家团聚,一起食用。一锅香甜的腊八粥拉开了过大年的序幕,“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
愿得|心灵回暖

愿得|心灵回暖

  世事明了  该发芽的,该开花,结果的  各自按部就班,泾渭分明  有些事情  一旦上路,即是注定  时间,脉络清晰  我们还是最好的我们  而人的心情很不稳定  人群是一张细密的网  你我身不由己,越束越紧  呼吸不...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2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2节

  先是那“哗哗”的雨声传入高万祥的耳鼓,接着他的眼前渐渐出现了一片亮光;高老爷子慢慢睁开眼睛,只见眼前一灯如豆,一缕由艾蒿燃烧时发出的淡淡清香袭来,北方人夏季都用它来熏蚊子,这清香让高万祥感到了一丝家的温馨。  守在一...
燃灯本是圣人之下第一人,为何带着慈航文殊叛投西方教?

燃灯本是圣人之下第一人,为何带着慈航文殊叛投西方教?

    燃灯道人早在混元时间,就已经踏上仙途,在天皇时期已经得道,进阶大罗金仙,成为阐教圣人之下第一人。  阐教虽然有老子和元始天尊两位圣人,但门下弟子修为普遍不高。以南极仙翁为首的玉虚宫弟子,最高境界不过金仙后期,连一...
天蓬元帅的官职很大吗,猪八戒在天庭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天蓬元帅的官职很大吗,猪八戒在天庭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西游记》中的猪八戒与道教神话中的天蓬元帅是两码事。  在道教神话中,北极紫薇大帝是战神,是万星之主。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北极紫薇大帝的职权同天帝差不多,都是至高无上。  北极紫薇大帝麾下有北极四圣,北极四圣之首就...
李艳丽丨黄昏清影

李艳丽丨黄昏清影

  你感觉到黄昏的存在了吗?夕阳的余晖从树叶的稀薄处漏下来,树梢上弥漫着淡淡的金黄色,暮鸦驮着苍茫暮色飞过。小村的上空飘荡着白茫茫的炊烟,轻轻地落在眼底,落在心头。黄昏的安详,黄昏的美丽,黄昏的寂寞,像一个个轻梦,在脑海...
老君如果没有芭蕉扇,能降伏青牛精吗?

老君如果没有芭蕉扇,能降伏青牛精吗?

    孙悟空干不过青牛精,请太上老君下界降妖,老君急查看时,诸般俱在,止不见了“金刚琢”。老君道:“我那‘金刚琢’,乃是我过函关化胡之器,自幼炼成之宝。凭你甚么兵器、水火,俱莫能近他。——若偷去我的‘芭蕉扇儿’,连我也...
梁山好汉中为何武艺高强者不得好死,纯技术头领都得善终?

梁山好汉中为何武艺高强者不得好死,纯技术头领都得善终?

   虽然“手艺人”一向不被儒生看得起,但一门薄技,往往使人在世间不至于饿殍,甚至还可以飞黄腾达;而自以为有安邦定国之才,能攻城掠地,燕然勒石,却常常死无葬身之地。  高俅是看水浒的人...
数一数水浒中防不胜防的那些“局”

数一数水浒中防不胜防的那些“局”

  我所指的“做局”,就是几人联合起来,自编自演骗局蒙外人上套。这种街头骗术十分古老,具体起于何年难以考证。将蒙骗视为智慧而津津乐道的中国人,对做局并不是特别的讨厌,甚至还有些佩服,对那些不小心上当受骗的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