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三十三:《墨斗王者》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三十三:《墨斗王者》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刚要讲述莲浦村第二个木匠的故事,突然被我打断了话题:对不起,我想起上集故事中有个情节没有顾得上问你,现在问还来得及吧?


  张老顺说:当然来得及。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必定回答。


  我说:在那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夜晚,你说村里有人看见两个身着蟒袍玉带和凤冠霞帔的人去下莲浦看石碑。如此恶劣的天气又是夜半三更,村里有人难道不睡觉还要出门?还专门去下莲浦的坟地里去?


  张老顺嘿嘿一笑说:你怀疑这个情节不真实?


  我说:并不是怀疑不真实,因为我知道,在莲浦村什么样的怪事都有可能发生,本来就谈不到真实不真实。我是说这个情节你没有交代清楚。你交代不清楚我就记录不清楚,将来会让读者感到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张老顺又是嘿嘿一笑说:难道你忘了我的职业了?


  你的职业我当然没有忘,看羊的嘛!不过按你所说,那是清朝康熙年间发生的事情,那时你还没有出生,断不会去看羊吧?


  张老顺说:太行山里看羊这个行当由来已久,并不是从我才开始的,康熙年间也有看羊的呀!


  原来如此,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好,你接着讲《墨斗王者》吧。


  张老顺并没有马上开讲,而是“吧嗒”着旱烟,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远处看,好长时间没有挪开。我颇觉奇怪,就顺着他的视线也往远处看去,只见前面一二里地远近有一座小山包,小山包脚下好像有一间小房子样的建筑物。就问张老顺:你在看什么?


  张老顺反问我:你也在看?你看到了什么呢?


  我说:前面是不是一间小房子?


  张老顺说:不错,就是一间小房子,我就是在看这间小房子。


  一间普普通通的小房子有什么看头?而且看上去小房子已经年久失修,快要塌架了。我很不以为然。


  张老顺的眼光始终没有离开小房子,边看边说:房子虽小虽破,可在莲浦人的心目中却是个重要处所,里面发生过不少事情哩。《墨斗王者》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间小房子里。


  这间小房子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听张老顺煞有其事的介绍这间小房子,我也对它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自从认识张老顺以来,只要他关注的事情和物件必然存在着大串大串离奇古怪的故事。


  张老顺说:这是一间停尸房,城市的大医院称作太平间。


  停尸房?太平间?一个荒村僻壤的小山村还建有这些东西?我觉得十分新鲜。


  当然要有。如果没有,人死了先放在那里?这回轮到张老顺不以为然了。


  我说:人死后装殓入土起坟堆不就得了?对了,我记得你在第四集《悬棺惊魂》里提到,莲浦村一带是岩葬或叫崖葬,怎么现在又出现了坟地?还有,在《“莲浦”阴灯》等集里你也提到过坟地,这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呢?


  张老顺说:你在莲浦村住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不大清楚这里的丧葬习俗,当然了,这也怪我,神神鬼鬼的事我给你讲过不少,但莲浦的丧葬习俗还没有详细的给你介绍过。


  是呢,那这次你就先执工执令地来一段呗,我说。


  执工执令?你当这是唱戏哪?张老顺笑了。


  你给我讲故事,我总觉得是在听戏或看戏。你的每一集故事就是一出上好的戏文。我并不是特意恭维张老顺,确确实实,这些故事完全可以成为创作戏剧的好素材。


  我讲的当真能有这么好?觉得好,那你就继续听下去吧。


  崖葬确实在莲浦村出现过,但这种情况并不多见,我在《悬棺惊魂》一集里也并没有说村里死了人就一定全都采取这种殡葬方法。其实崖葬很麻烦,兴师动众花费较大,一般人家是不会采取这种方法的,只有一些特殊人家才这样做,比如原籍是莲浦村,但人在外地工作,村里没有宅基地,也就没有阴地(下葬之地),他们死后如果不愿意火化就只能崖葬。《悬棺惊魂》里的徐建超是个副县长,就属于这种情况。而普通老百姓有宅基地有丧葬地,用不着崖葬便采取土葬的方法。停尸房的习俗在莲浦一带由来已久。村民们往往在离村一二里地左右的地方盖一间小房子。说它小可真小,一般只能放下一副棺材,顶多再挤进去一个人而已。莲浦村为什么盖停尸房呢?这和医院里的太平间大致是一个道理。有的人家死了人,特别是急症或是横死,比如放牛放羊从山上摔下来死去,被洪水淹死等等,因为死的急促,棺材和寿衣准备不及,而死人又不能老在家里放着(挺尸),就要先找个地方搁放尸体,这时,挺尸房就派上了用场。把尸体先放在停尸房里,待棺材和寿衣置备好,抬到停尸房,把尸体放进去,这叫入殓。如果时间尚早比如上午,就順劲儿抬到坟里埋掉(抬棺材的人称为抬重);假若天气已经是下午,就不能再埋掉,而要等到第二天上午再去埋。莲浦村的习俗,下午是不能埋死人的。


  张老顺讲到这里,我插话问:为什么下午不能埋死人?


  张老顺说:莲浦人认为,一天之内分为两个阶段。上午阳气正足,而一到下午太阳西斜,阳气大大减弱。死去的人阴气重,这时候阳气又弱,对抬重者和死者家人很不利。


  我又问:怎么个不利法呢?


  张老顺说:大凡死去的人其实都不愿意死,特别是一些非正常死亡者,据说他们非常恋家,魂灵会跟着抬棺材的人回来。你想想,死人跟着活人回到家里来了,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所以,一定要把埋死人的时间定在上午,这样一来,就不可避免的出现棺材在停尸房过夜的现象,于是也就引出了这一集故事。


  前集中说到,张包肉是莲浦村的第一个木匠,这一集的主角是第二个木匠。其实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第二个木匠要比第一个木匠张包肉早若干年。不过因为张包肉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木匠,他做出来的木工活儿是生活中的必须品,然而这第二个木匠就不同了。从严格意义上讲,他并不是个木匠,因为他没有做过一件实用性木器,所以,莲浦村民就习惯上把张包肉称为第一个木匠,南叶子为第二个木匠。不过村里也有人只承认张包肉的木匠身份而不承认第二个木匠的身份,但奇怪的是他却拥有全套木工器具,比如凿子锯子斧子锛子刨子墨斗等等,你说这算不算木匠?或许有人要问,此人具备整套木工器具但又不做木器,那他究竟是个干啥的呢?准确地说,他只是停尸房的一个值班员。


  张老顺说得唾沫星子乱溅,我却听得晕晕乎乎,怎么堂堂一个木匠做了停尸房的值班员?停尸房还需要什么值班员?值班做什么事情?


  张老顺说:我只是打个比方,用你们文化人的说法就是作比喻。你接着听我往下说。我曾经多次强调过,莲浦村这个地方特殊得很,什么稀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诈尸大家听说过吧?这种事情在别的地方可能极少出现,现在社会上有不少人怀疑它的真实性,认为是故意编造出来吓唬人的。其实,诈尸现象是存在的,而且在莲浦村屡见不鲜。


  我又插话说:据说人死时有时胸中还残留一口气,如果被猫狗鼠什么冲了就会假复活,动物灵魂附体到尸体,这就是所谓的诈尸。这一口气其实完全不能支撑起生命,只会像复活的尸体野兽般的乱咬乱嚎。直到最后那口气呼出来倒在地上才算彻底死了。诈尸不同于复活,诈是一种作乱,也不同于借尸还魂。


  张老顺说:莲浦村出现的诈尸,也叫闹尸,与你刚才所述不尽相同,与动物附体也没有什么关系。早年间,停尸房里的死人常常在夜间闹腾,发出很大的响声。闹的村民惊惶不安,尤其是一些因为闹家庭纠纷或是仇杀而去世的人,常常通过诈尸而去寻仇。那年,有一次停尸房里诈尸,搅动的莲浦村长时间不得安宁,有的住户甚至想迁到外村去住。这时,有个青年人站了出来,安慰大家说,乡亲们不要慌,也不要迁往他村。停尸房里的事情我有办法解决。解决诈尸,莲浦村习惯上叫作平尸。


  年轻人名叫叶子,这是他的乳名,他的姓氏和官名人们不知道,他也不告诉大家。叶子小时候随父母逃荒来到莲浦村,是从南方来的,所以村民们就叫他南叶子。据南叶子说,他们来莲浦村是暂住,等老家灾荒过后,他们一家还要回去的。只是后来南叶子的父母相继去世,南叶子在莲浦村住习惯了,觉得这里的环境山清水秀,乡亲们也敦厚老实,就不愿意再回南方老家了。


  南叶子说自己能够平尸,起初村民们不太相信,你一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子会干这个?诈尸是非常恐怖的,吓都能吓你个半死,躲你都来不及,还去平尸?南叶子说,在我们老家,好多人都会做这个事情。我实话告诉你们,我的父亲就是干这个的,他会做的事情我能不会吗?或许我的技艺不及父亲娴熟,但对付咱们村停尸房的诈尸却绰绰有余。南叶子如此一说,人们这才想起来,他的父亲来到村里后极少和村民们过话打交道,有人见他经常到下莲浦坟地去,还有人见他晚间到过停尸房。当初人们不知道他为什么经常光顾这些谁都不愿意去的地方,现在看来他的行动与他的职业有着密切关系。


  莲浦村最老的长者叫张大位。他对南叶子说:你要果真能为莲浦村平息此事,可算得上是大功一件。需要乡亲们什么帮助,你尽管提出来,你这是为大家做好事,我们要尽力而为满足你的要求。


  南叶子说:也不需要多大帮助,给我准备一套木匠工具即可。


  用木匠工具平尸?张大位听了不由地皱了皱眉头。


  是的,南叶子肯定地说,在我们的老家,木匠工具具有辟邪镇魔的功能。


  张大位说:你刚才说自己的父亲就是干这个的,但乡亲们并没有见过他使用木匠工具平尸呀!


  南叶子说:我父亲用的是另外一种方法。这种方法我只知道一些皮毛,具体操作步骤我不大熟悉,我功力不够没有把握成功。据父亲说,这种方法全凭人的内力,很伤身体的。父亲不愿意教我,大概是怕我伤了身体。我父亲常用这种方法平尸,所以刚过四十岁就去世了,而且还连累到我的母亲,她也年岁不大就不在人世了。木匠工具平尸是一种常用的方法,父亲在世时教过我。


  既然南叶子能平尸,村里就很快为他置备了一整套木匠工具。这一天,村里有个妇女和丈夫打架,气愤不过一头撞在门框上碰死了。等到尸体装殓到棺材里时天气已是黄昏时分,只好在停尸房过夜。妇女的家人怕棺材里的死人诈尸祸害他们,就请求南叶子帮助平尸。南叶子也不推辞,夜间带着木匠工具来到停尸房里。他在棺材边搭了个地铺,躺在地铺上合着眼装睡。前半夜没有动静。到了后半夜,南叶子睡意来袭,打了几个哈欠,准备睡觉,突然听见棺材里“梆、梆”响了两声。有情况!此时此刻,南叶子的睡意一溜烟跑了个精光,他站立起来,伸手摸了摸棺材,觉得没有什么异样,就又躺了下来。不料他刚躺下,棺材又“梆、梆”响了两声,比前两声要大。南叶子又站起身来。这回他拿起凿子在棺材盖子上画了个大大的十字。画完以后,就又躺了下来。这一次,棺材安静了,再没有响过。南叶子后半夜睡了个好觉。


  天亮后,南叶子回到村里。死者的丈夫来找南叶子,询问昨天晚上停尸房里有没有闹腾?南叶子淡淡地说:没有闹腾,挺安静的。死者丈夫看南叶子说的如此轻松自若,以为真的没有发生诈尸,就谢过南叶子要回去。刚要迈步走,南叶子喊住了他,说你先不要着急让死者入土,我想今天晚上再去看看。死者丈夫听了一怔,说:既然没有诈尸,你还去干啥?那里面逼仄的厉害,连手脚都伸不开,多受罪!我看你就在家里歇着吧。南叶子说,去还是要去,昨天夜里没有情况不等于今天夜里没有情况。倘若不彻底平了尸,将来即使把棺材埋在地下,你家里也安生不了。死者丈夫一听也有道理,过去村里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死者阴魂缠绕着家人,多少年日子过不平静。于是,他就答应了南叶子的要求。读者们不要以为死者丈夫这是心疼南叶子的身体,他是心疼自己的钱财。大黑夜的,你当人家白白去给你平尸?那是要付出报酬的,而且酬劳还不少。死者丈夫家境也不富裕,当然是能少掏一点就少掏一点。


  又是夜半时分,停尸房里的棺材又“梆梆”地响起来。南叶子又拿出凿子在棺材盖上画了个大大的十字。画完他正要躺下睡觉,可惜这一次不灵验了,这个大大的十字并没有镇住里面的响声。南叶子情急之中抄起斧头照着棺材盖就是一斧头。这一斧头力道不小,斧刃插进棺材盖足足一寸有余。霎时间,里面的“梆梆”声停止了。不料睡了不到一个时辰,南叶子又听见棺材里传来了“梆梆”的声音,比前面声音的更大更响。这一次,南叶子把斧子锯子凿子全放到了棺材盖子上。如此这般,棺材里总算消停了下来。


  第三天早上,死者的丈夫又来找南叶子。南叶子依旧对他说,昨天夜里也挺安静的。死者丈夫说,既然连续两天晚上没有诈尸迹象,你是否就不要去了?南叶子摇摇头说,还是要去。有道是事不过三,如果今晚还是没有情况,明晚我就不去了。我知道你的用意,是怕付不起我的酬劳吧?这个你放心,我为你平尸是白尽义务,不会向你索要半文钱财的。死者丈夫寻思,你可以不要,但我却不能不给,这是莲浦村里的老规矩,已经传承了多少年多少代了,不能在我手里破了规矩。他突然对南叶子的话产生了怀疑:看他说的倒是轻松自在,难道真的没有发生诈尸情况吗?如果真没有发生,他还去停尸房里干啥?那里绝对不是个值得留恋的地方。不对,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今晚应该去看个究竟。


  到了晚上,等南叶子离开村子时,死者丈夫也悄悄地尾随着他来到停尸房。他在房子后墙角猫着。等到半夜时,忽然听到房子内有响声,继而还听到女人的嚎哭声。这个声音他非常熟悉,是他老婆的声音。房内的情景他没有看到,其实曾经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搏斗。当听到第一声响声时,南叶子就立起身来,又是用凿子画十字又是用斧子砍,然而都不管用。“梆梆”的声音响了一阵后,棺材盖子猛然飞了起来,棺材里“呼啦”一下站起来个女人。那天晚上正好有月亮,透过停尸房南墙的小窗户照进房子里,能够依稀看到里面的动静。南叶子看到这个女人身着碎花布衣衫,破烂不整,额头和脸上挂满了血污,看着甚是瘆人。女尸一步从棺材里跨出来,大声哭嚎着就往莲浦村方向跑去。南叶子见状,急忙提着一把锛子往前追去。万万不能让女尸跑到村里去,那样会给乡亲们造成很大的恐慌,也说明自己在张大位面前的承诺不过是夸夸海口而已。人们会嘲笑自己:既然没有三把刀子两把剪子,你吆喝什么劁猪骟蛋?从今以后谁还相信自己?自己还怎么在莲浦村立足?南叶子心里着急,边追边大声喊:你给我站住!


  女尸听到身后有人追来,回过头看了一眼。正当她回头的一刹那,南叶子正好也追了上来,举起锛子照着女尸沾满血污的额头就劈了下去!女尸躲闪不及,额头硬生生地被劈下一块肉来,只有一层皮连着。女尸抬起手把这块肉往额头上使劲一按。奇怪,居然完整如初。女尸接着又往村里疾跑,边跑边呼喊:好你个挨千刀的!还我的命来!


  死者丈夫紧紧地跟在南叶子的身后。他非常害怕,他知道女尸要找算账的人就是他。他不敢挺身而出去阻拦女尸,但又怕女尸跑到家里找他不到而祸害几个儿女。他盼望南叶子能把女尸制服,可眼下看来,这个南叶子似乎功力不逮,并不能制服住女尸。正在这时,忽然听得南叶子大喊一声:你看身后是谁?


  女尸闻听回过头来,忽觉迎头又劈来一锛子!这一锛子力道很大,女尸躲闪不及,半块脸被锛子劈了下来掉到了地上。女尸急忙从地上拾起半块脸往头上贴,可能是因为没有皮肉相连,这一次说什么也贴不上去了。女尸仰天大嚎一声:疼死我了!倒在地上就没有了声息。南叶子上前查看,想不到地上并没有女尸,只有几绺散乱的灰白长发。这时,死者丈夫也走上前来,捡起长发在月光下照了照,叹口气说,这是我老婆的头发。死者丈夫很悲哀,夫妻俩不过是打了一架,老婆就想不开寻了短见,现在又落到这般天地,实属可怜。


  死者丈夫见南叶子看着几绺头发发呆,就说:我明白了,这几个晚上其实都有情况发生,但是你为什么却不告诉我呢?


  南叶子说:我怕你着急上火,心想自己能平息掉就算了。告诉你也无益,你又帮不上我的忙。现在看来,这个女尸还挺厉害的。


  死者丈夫问:你还有其他办法吗?她老这么闹腾下去可不是个长法呀!这太吓人了!


  办法倒是还有一个,但我不知道管不管用。在我们老家,用木匠工具平尸,有这几件就满可以了,一般用不到那个办法。


  那是个什么办法呢?死者丈夫又问。


  先不用告诉你。明天晚上我再来,看看她还闹不闹。再闹就用最后一个办法。南叶子说。


  死者丈夫心想,看来你的功力也二五眼。木匠工具满打满算也就是那么几件,你已经都用上了,都没有起到作用。剩下的只有一个墨斗了,那么个小黑盒子又不是精钢利刃,怎么能制服住女尸?我还是另请高明吧!


  死者丈夫的打算,南叶子早已心知肚明。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也没有底码,如果最后一招还不能制服女尸,就干脆卷铺盖走人,回自己的南方老家得了。


  很快,又一个晚上到来。深更半夜,停尸房里又忽然响声大作,犹如电闪雷鸣。棺材盖子不住地晃悠,时刻都有翻过来的危险。南叶子早有准备,拿起身边的墨斗,手捏着墨线,在棺材盖上划出一个细细长长的十字来。登时,棺材里的动静就小了一点。南叶子紧接着又划出一个细细长长的十字,棺材里的闹腾瞬间归于无声。


  读者可能有疑问,凿子斧子锯子锛子等利刃都不能完全平息诈尸,一个小小的墨斗一根细细的墨线就能管事?你还别说,它还真管用,两个墨线十字划出来,停尸房里安静多了。到了后半夜,棺材又开始响动,南叶子立刻用墨线在棺材上密密麻麻地划出了无数个十字线,随后将墨斗里的墨泥抠出来倒在棺材盖上,又把空墨斗反扣在上面。此时,棺材里的女尸真像死了一般,长时间没有闹腾。等到鸡叫后,南叶子收拾了木匠工具走出停尸房回到了村里。


  天大亮后,南叶子找到死者丈夫,说:今天上午,你找人抬着棺材下葬吧,诈尸平息了。死者丈夫问:你用什么方法平的尸?死者丈夫虽然希望南叶子尽快平尸,但又不希望他用凿子斧子和锛子等利器对付死去的老婆。那晚的情景他都看到了,骇人得很。毕竟是自己多年相濡以沫的老婆,被锛子劈成那个样子太残酷了,他很心疼老婆,尽管已与她阴阳两隔,但也不希望她以那个样子到阎王殿报到,会把阎王和小鬼判官都吓坏的。南叶子听他这样问,依然淡淡地说:你到停尸房一看就知道了。死者丈夫找了几个人到停尸房抬棺材,看见棺材上裹着一根根墨黑色的铁丝,有手指头粗细,横竖交错,形成一个个十字。死者丈夫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方法确实管用,就像孙悟空戴上了紧箍咒,任他再有能耐也挣脱不开了。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老婆呀,你活着时我打你骂你给你找气生,想不到你死后还被捆绑的这么结实,恐怕翻个身都困难,真是太委屈你了。唉,我们如果还有来世,我可得好好善待你呀!哭了一阵,他忽然想起,自己那天晚上来过停尸房,并没有见到这些黑铁丝呀?这些黑铁丝是从哪里来的?再说了,如果南叶子真预先准备了黑铁丝,没有老虎钳子等工具,也无法将其一圈圈地缠绕在棺材上,一来他没有充足的力气,二来时间上也不允许。那么,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呢?


  很快,南叶子用黑铁丝捆绑棺材平尸的消息在莲浦村不胫而走。张大位听说后,叫来南叶子询问,可有此事?南叶子说:真有其事。张大位说,如此说来,大家给你准备的木匠工具都没有用上?南叶子说,都用上了。张大位又说,可我们并没有给你准备铁丝之类的东西呀!南叶子说,木匠工具里有个墨斗,就是这个墨斗最后制服了女尸。随后,南叶子把事情的经过向张大位述说了一遍。他说,在自己的南方老家那里,黑色的东西有很强的辟邪镇魔功能,而木匠用的墨斗尤其是里面的墨泥墨线作用更强。从表面看来,它们不过是软绵绵的一根细线,远不及凿斧锯锛威猛锋利,然而刚有刚的用项柔有柔的长处。人死,不外乎这么几种死法:生病、意外。生病而亡,诈尸的机会不多,意外死亡特别是这种因生气自寻短见的死亡,因为亡者气郁在胸,尸体很容易闹腾,气性越大闹腾的就越厉害,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诈尸闹尸。我在棺材盖上划了数十条墨线,就是这一条条墨线捆绑住了女尸的手脚,才使她不得动弹。


  张大位又问南叶子:墨线为什么变成了黑色的铁丝?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墨线怎么就变成了铁丝。南叶子支支吾吾地说。显然,他是在有意隐藏,不愿意说出事情的真相。


  张大位意识到了这一点,就不再多问。他知道,这是这个行当的秘密,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法宝,不能轻易告诉别人。张大位临走时告诉南叶子,莲浦村鬼怪事情多,以后免不了再发生此类怪事,这可要多仰仗你了。


  南叶子没有说话,只是似是而非地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的心头突然涌起一阵酸楚:这个行当常常和死尸打交道,这哪里是人干的事儿啊!父母因此而遭难,自己说不定哪天也会因此而一命呜呼成了死尸呢!


  想归想做归做,后来的南叶子还是一直从事着平尸的行当,莲浦一带的老百姓都称他为墨斗王者。


  ......


  张老顺说:这个南叶子就是莲浦村的第二个木匠。


  我问:这个南叶子也没有收徒弟?


  张老顺说:没有。因为这个行当太恐怖,年轻人都不愿意学,他也不愿意教。据说,干这个行当的都不是师父亲自授受,皆为自学成才。换一句话说,就是天生得是此道中人。是此道中人没人传授他也会干;不是此道中人谁教也教不会。还有人说,干这个的人身上的骨头是带花纹的,称为“花衫骨”。当然,谁也没有见过南叶子的骨头有没有花纹。


  我问:按时间推算,南叶子已经去世好多年了,以后难道莲浦村没有再发生过诈尸的事情?如果发生了,谁来平尸呢?


  张老顺说:事情怪就怪在这里。自南叶子去世后,莲浦村真的再没有发生过诈尸现象。传说,南叶子去世之前,让人把一个墨斗埋在了停尸房的地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个好办,挖开看看不就清楚了。我说。


  谁去挖这个?乡亲们宁信其有不信其无。有这个墨斗镇着,村里不再闹诈尸不是挺好吗?南叶子精通此道,埋墨斗时一定有不少讲究,墨斗王者的称号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你挖出来还埋不埋?倘若还要埋,埋的方位、时辰对不对、深浅合适不合适?若有一丁点不对头,出了大问题怎么办?


  到底是半仙,说的有道理。我情不自禁地点点头。


  张老顺说:说下一集吧。下一集该讲啥啦?


  我提醒他说:该讲铁匠的故事了。


  张老顺说:下一集讲《铁证如山》。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s://www.simaqingshan.com/post/3260.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有 3 条评论,16607人围观)
网友昵称:访客
板凳 访客游客2021-06-21回复
我也想与作者交个朋友,但不知怎样联系
网友昵称:访客今日头条
椅子 访客今日头条游客2021-06-19回复
文章不错交个朋友
网友昵称:访客
沙发 访客游客2021-06-19回复
喜欢看《莲浦村的鬼怪故事》系列,读来饶有趣味,篇幅也长,故事来龙去脉叙述的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