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易

晓易丨何以证明我来过

晓易丨何以证明我来过

  我之前不曾想过这个乃至这种问题,知道猛然看见窗外一阵春雨飘然落下的树叶,心里在一瞬间有个声音便如此问我,在这个世界,何以证明你曾来过?  我承认霎时间不知如何回答,甚至是解释,在我的认知里,生来为人,离开便是魂,最后...
晓易丨终返

晓易丨终返

  湖面凌凌波光,一人一舟仿佛有人河畔耳语,抬头瞥见远处柳树之下三三两两行人,奈何不见,一袭素衣的背影。  是谁说过世界情与杯中酒无人能参破,可怜几许佳人无处去,斑斑烛火早已看破,只落得潇潇洒洒。  此时秋风可好,斟满满...
晓易丨你说

晓易丨你说

  那天不是雨季,你却脸上淅淅沥沥  你说暖阳很美,抬头掩饰满脸泪迹  我们不是河水,谁能一直往前容易  你说明天依旧,疲惫蜷入半掩床头  月夜寂静蛙鸣,你却鼾声迟迟未奏  不是蛙鸣风闹,或是月夜未免太凉  别叹生而为人...
晓易丨一辆单车一个豆沙窝·乘我半个童年的一辈回忆

晓易丨一辆单车一个豆沙窝·乘我半个童年的一辈回忆

  嘈杂的城市里来往人行色匆匆,这样路痴的我,找到回家的路无疑是一大难题,漫无目的行走,街边小吃叫住了我的耳朵,更加住了我的步伐,是的,就是这么大力量。  金黄的豆沙窝在油锅里翻转,发出“哧哧”的声音,系着发黄满是油渍围...
晓易丨身不由己

晓易丨身不由己

  阳台的积雪慢慢消融,阳光欲破窗而入,可始终让我遗憾,还是那般刺骨的寒冷,或是阳光的身不由己;只是他无言而已。  “咕咕,咕……”,孟老头弓着背站在屋顶唤着远处的鸽子,一双邹巴巴的手里捧着小颗小颗的玉米粒,一双穿着破旧...
晓易丨时间过客

晓易丨时间过客

  听说你来过  柳下溪畔,千山万水  这样思念会很累  面对枯木祈新春  恰逢寒冬冻死南门瘦兔狗  ...
晓易丨自在如风的少年

晓易丨自在如风的少年

  你是秋雨打落的枯叶,飘过海角天边,你是天边耀眼的阳光,绽放温暖无限,你是如风的少年,飘过灰暗地平线,越来越远……  “有人在吗”,在这抵不住我失落情绪的外界,门外的呼唤却似风那般温暖的叩响了家门,是他,一双深邃的眼眸...
晓易丨无言的暖阳

晓易丨无言的暖阳

  冬日的阳光,温暖不刺眼,沐浴其中,无尽温暖;这个季节太凉,你的声音伴我入眠,你的过往牵动我的心房,回想我会走完的一生,用来爱你都不够,这冬日无言的暖阳。  昨晚父亲给我打来电话,各种琐事的繁忙,我才想起许久未曾给他打...
晓易丨怎奈·如果

晓易丨怎奈·如果

  如果不是尘埃落定的美,我不知道你含苞待放的泪,如果冬季不自编自造这缘分,落叶不知道如何体会这历程,是花的入戏太深还是落叶的自以为是。  昏暗的路灯仅发出微弱无力的光芒,嘲笑着我的奋不顾身,寒风吹打着我面黄肌瘦的脸,有...
晓易丨失去也是一种获得

晓易丨失去也是一种获得

  当深秋天气渐凉,我就知道冬天终究会来,当你疲惫不堪,我就知道不去打扰。  喧嚣的城市难以看到夜晚的凄凉,没有人会在乎你是谁,只有你自己在夜深人静时拥抱自己,如果一个人生活是生命里的常态,孤独就是一个人生活最好的生活方...
晓易丨那年

晓易丨那年

那年  后院葡萄架上挂满了葡萄  葡萄架下孩子仰着头  那年  柳绕枝繁江畔笑  嬉戏枝头有莺闹  ...
晓易丨每个人都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晓易丨每个人都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繁华万千,你此刻在何处?黄卷青灯还是灯红酒绿……  朋友今天找我倾诉,又一个男朋友“飞了”,我用见怪不怪的话回答,“换男友的速度比换衣服的速度快,感叹什么”,她熟练地点燃一支烟,默默地抽着,突然地抬头已是满眼泪花,“我...
晓易丨不会哭的眼睛

晓易丨不会哭的眼睛

不会哭的眼睛——致坚强的你  寒风凛冽,女孩头靠车窗看着东边还未升起的太阳,摇下车窗,寒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吹进了她的心。  “妈,我爸呢?”她握着母亲的手焦急的问着,“在急诊室躺着……”,女孩风一般冲向急诊,丢下沉重的背...
晓易丨正如我所想

晓易丨正如我所想

  感受过春风化雨,迎来了夏日可畏,体会过秋风落叶,等来了冬雪漫漫;一切正如我所想。  很幸运我是被赋予了思想的一滴晨露,尽感自然之无尽魅力。  东方欲晓,第一抹阳光照在我身上之前,我听到了燕语莺啼、看到了红情绿意、嗅到...
晓易丨恐慌的价值无界

晓易丨恐慌的价值无界

  静静躺在垃圾桶里的文件,自以为不想看见就能逃避面临批评乃至辞退的恐慌,奋力挤进人才市场,自以为在努力一点往前就能挤走就业压力带来的恐慌,投身于各种事业忙碌于各种婚介,自我安慰是一种充实,实际上只不过是我们不想承认的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