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十三:“魅力”黄崖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三:“魅力”黄崖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精彩小说 第1张

  离开莲浦村半年后的一个星期天上午,丁路路正和爱人在农贸市场买菜买肉,准备中午改善生活包饺子吃,忽然看见八岁的女儿小璐璐急急忙忙地跑来找他,拽着他的手说:爸爸,家里来了两个人,让你赶紧回去。


  丁路路问:他们是谁?找爸爸有什么事?


  小璐璐说:我不认识他们。听他们说,好像是什么什么浦村的,离县城有好几十里地呢!说起了个大早来的。


  丁路路听了心里一动,说:莫非是莲浦村来了人?


  对、对,就是莲浦村,好像有个人是村长。小璐璐想了起来。


  这时,爱人对丁路路说:既然有人找,你就快点回去吧,菜我来买就是。


  丁路路把菜篮子递给爱人,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家里走。进屋一看,果然是莲浦村主任张大明来了,随行的还有一个年轻人。


  一见丁路路回来,张大明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说:丁班长啊,你、你还得辛苦辛苦去一趟莲浦村.....


  丁路路给张大明两人沏上茶水,问:大明,莲浦村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是有言在先,以后再也不去莲浦村了。


  张大明说:莲浦村荒山僻岭交通不便,又经常发生一些怪事情,你不愿意去我也理解。可这次你不去不行,这件事离了你别人处理不了!


  丁路路说:我就是一名电工,架根电线安个灯泡可以,别的事情我可解决不了。


  张大明说:还就是电灯方面的事情。别的事情我们也不敢麻烦你哪!


  一听是电灯方面的事情,丁路路心里猛地“咯噔”了一声,精神突然紧张了起来。这些年来,他带着电工班跑遍了全县的大村小镇,安装的电灯不计其数。乡亲们用上了电,提高了生活质量自然是件好事,可也出过不少事故。乡下人对电力知识所知甚少,触电的情况时有发生过,还有人为此葬送了性命。莫非、莫非莲浦村也发生了类似事情?转念一想,丁路路又觉得不对,发生触电事故伤了人,应该赶快把伤者送医院,你找我干啥?我又不会治病疗伤。难道、难道是抱怨我给你们村安装了电灯?哎呀不好,类似事请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前两年有个村民更换电泡时不慎触电死亡,村里就有人抱怨说:都是电闹的!过去咱们点煤油灯柴油灯,也没有电死过人。虽然这是气话,可作为电灯的安装者,丁路路心里还是挺难过的。如果莲浦也发生了电死人的事情,张大明可能不会亲自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但说不定有更加难以处理的问题。


  丁路路面部表情的变化早被张大明看在眼里,他明白丁路路在想什么。作为莲浦村的村主任,其他村在办电过程中发生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二。本来,他想在最短时间内用最简洁的语言告诉丁路路村里发生的事情,然而现在他却不忙着说了,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这回轮到丁路路沉不住气了,说:大明,你倒是说呀,莲浦村的电怎么啦?


  电灯不亮了。张大明说。


  听了这句话,丁路路放了心。他对张大明说:出现这种情况大致有两个原因,一是电泡摧了,二是线路出现了故障。都不是大问题。我们不是为村里培训了几个电工吗?这些情况他们会处理的。


  他们要是会处理,我们还跑大几十里山路来找你干啥?张达明说。


  这就怪了,村里的电工怎么不会处理这些小故障呢?培训时我都和他们打过交道,一个个都挺聪明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是这么回事。这些日子,村里该亮的地方电灯不亮,不该亮的地方却夜夜亮光闪闪。和张大明同来的那个年轻人说。张大明告诉丁路路,这是莲浦村新当选的治保主任,名叫王卓。


  治保主任跟着来,看来莲浦村是把这件事当做案件来对待和处理了,丁路路这样想。他忽然对这件事情产生了兴趣。这莲浦村果然名不虚传,半年前坟地里可以安电灯,这次说不定又有新鲜事出现。他转过头来问王卓:怎么该凉的地方不亮,不该亮的地方却亮着?你说详细一点。


  原来,一个星期以前,莲浦村有人家的电灯突然不亮了,还有的人家的电灯断断续续时明时暗。他们起先也是怀疑是灯泡坏了,但更换新灯泡后情况却没有改观。有人自然想到线路故障,是不是接触不好?问题反映给村里的电工。电工检查线路后发现没有问题。人的思维是有惯性和依赖性的。过去没有电灯,黑灯瞎火的生活了多少辈子也没有感觉到不方便。现在有了电灯,习惯了屋里屋外亮亮堂堂的,突然间不亮了,干什么都得摸瞎,这太不方便了!村民们就找张大明要说法,我们的电费难道白掏了吗?


  这时,有村民反映,离莲浦村六七里地外一个叫做黄崖的地方,夜里亮光闪闪犹如白昼一般。夜间,张大明和王卓领着电工去黄崖查看。隔老远电工就说:那是电灯发出的亮光。


  黄崖是一处悬崖绝壁,足有三四十丈高,远看黄澄澄的,就像镀了一层金水,非常美观。黄崖虽然好看,但犹如刀削一般,人很难攀登上去。黄崖中间有两层台阶一样的小平台,非常窄,仅仅可以立住几个人。莲浦村的输电线路恰恰就从黄崖通过。当时架设输电线路时,本来准备绕过黄崖,但县电力部门考虑到从黄崖架线要抄近十多里地,节省大量电线和人工,会剩下大笔经费,就在黄崖中间楔进去两个电杆。据说在黄崖架线时,张老顺提出过反对意见,说以后可能有麻烦,建议改道。电力部门问他有什么麻烦?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或者不愿意说。后来电力部门领导听说这个张老顺一贯神神叨叨的,就断然否决了他的建议,在黄崖两个台阶处栽下两个电杆。虽然只有两个电杆,但耗费的力气却不小。电杆电线是从崖顶用大绳捆住送下去的,工具和零件是羊驮上去的。羊这种动物有一项特殊功能,最善于攀岩。山里人说,凡是雪花能立住的地方羊就能立住。所以,村里一些人力做不到的营生就让羊去代劳。


  村里黑乎乎一片,黄崖一片亮闪闪。莫非黄崖上也安装了电灯?村民发出此问。下莲浦不是也安装过电灯吗?坟地能安,黄崖怎么不能安?张大明让王卓到黄崖上看看。王卓年轻力壮而且身轻如燕。他攀登到黄崖上一看,那两根电杆依旧矗立在那里,没有发现电泡之类的照明器具。


  奇怪!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张大明对王卓说:这事咱们解决不了了,还是进城找电工班长丁路路,让他来看看吧!


  听了王卓这番介绍,丁路路大脑里面立刻闪现出下莲浦村的情景和老村主任张盼亮的身影。他对张大明说:黄崖上的怪事是不是与下莲浦发生的事有关系呢?


  张大明说: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下莲浦是坟地,出现神神鬼鬼的事情属正常,可黄崖不是坟地。那么陡峭的山崖,就是有鬼也不好存身呀!


  丁路路又问:这件事情张老顺是什么看法?


  我没有问他,张大明说。


  你怎么不问问他呢?他或许能给一个满意的答案。别看丁路路在莲浦村住的时间不长,但对张老顺倒有不少了解。


  张大明说:我们总觉得是输电线路方面的故障,这方面张老顺哪能和你比呢?


  丁路路说:黄崖上的输电线路应该没什么问题。这里面我看十有八九还是“鬼打刀”。这样吧,我再去莲浦村一趟。唉,我曾说过不愿再去莲浦村,看来要失言了。不过,我现在好像对莲浦村产生了某种好感。


  张大明和王卓异口同声地说:那敢情好。咱们现在就走。如果今晚村里电灯还是不亮,我们这些当村干部的又该挨骂了。


  丁路路随张大明和王卓来到莲浦村,查看了各家各户的电灯,确实没有问题。又到黄崖,张大明、王卓和村里的电工在崖顶用一条大绳拴住丁路路的腰,沿着崖壁把他递到那两根电杆处。丁路路仔仔细细地查看电杆电线,不愿意遗漏一点蛛丝马迹。忽然,他隐隐约约发现靠近下面那根电杆有几道擦痕,像是不久前留下的。难道有人爬过这根电杆?他顺着电杆往上检查,发现电线上也有摩擦的痕迹,显得挺亮。因为电线长期暴露在阳光下,日晒雨淋会出现锈斑不会发亮。这些迹象说明,应该有人在此处搭过电线。这样一来,黄崖的灯光就容易解释了。不过,让丁路路不解的是,这是高压线,要想转换为电灯所用220伏电压,需要安装变压器。可附近却没有见到变压器。再细致查看,又有新的发现:窄窄的台阶上好像还有一些模糊不清的脚印,不仔细看认不出来。丁路路原先认为可能是治保主任王卓的脚印,因为他来过,但后来排除了。王卓身高一米八多,高大魁梧,穿着27号的模压胶底鞋,而这些脚印较小,也就是22、23号的鞋,像是手工衲制的布鞋底。


  回到崖顶,丁路路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张大明和王卓:有人在这里接了一条电灯线。


  张大明和王卓你看我我看你,都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们不是怀疑丁路路的判断,他精通电路,这些年安装的电灯线能绕地球一个圈儿。怀疑的是谁闲着没事干来这里接电灯线?在光秃秃的悬崖绝壁上安装电灯准备做什么?还有,接了线安了灯,可灯在哪里呢?


  王卓问丁路路:丁师傅,我对电工知识也稍懂一些。这是高压线,上百万伏,如果有人在这里搭线,不安装变压器不转换成220伏的电压,电灯是不能用的。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呢?


  丁路路说:我对这一点也百思不得其解,这简直不是人力所能为之的。


  张大明说:如果有人搭线,按说也不会影响莲浦村用电呀。怎么这里电灯一亮,村里的电灯就灭了呢?


  丁路路说:问得好!要想灭掉村里的电灯,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掐断通往莲浦村的输电线路。可现在输电线路完好如初没有丝毫损坏,说明电流畅通无阻,可村里的电灯怎么就不亮呢?从电学原理上是讲不通的。嗨,怪就怪在本来讲不通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张大明说:丁班长这一趟来的还是很有意义的。


  丁路路说:有啥意义?我解决不了你们想要解决的问题。


  王卓说:你查清了有人在这里搭线,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咱们下一步就想法找到这些人。我看这个思路对头,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摸排,就不愁搞个水落石出。


  张大明表示担心,说:问题难就难在这里。有谁闲的蛋疼来这里搭线?怎么搭?他就不怕把自己电死?


  王卓半开玩笑似地说:或许他们不是一般人吧。


  丁路路听了心里一激灵,说:对呀!你们莲浦村什么“人”没有啊?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呀?这件事情,说不定就是些很不一般的人干的。对了,大明,我听你说,当初在黄崖架电线时,张老顺不同意是吧?


  对。他建议绕过黄崖,电力部门没有采纳他的建议。张大明说。


  你们没有问问张老顺为什么要绕过黄崖?丁路路又问。


  我当时估计,他可能是考虑到在黄崖上施工难度较大。张大明说。


  问题没有这么简单。对于电力部门而言,从黄崖上施工虽然增加了一些难度,但也困难不到哪里去。黄崖不过就是三四十丈高嘛!我们曾在比这困难多多的地方施过工。丁路路说。


  你是说,张老顺建议绕过黄崖另有原因?王卓问。


  很有可能。丁路路说,这个张半仙给我的印象很深。他不光是个半仙,还是个遍天知。


  什么叫遍天知?王卓问。


  丁路路说:这是我老家一句方言,就是天上天下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


   此时,张大明也似有所悟,说:有道理。老顺叔提这样的建议可能有特殊原因。现在咱们就去找他。


  三个人来到张老顺家门口,发现他正要出门。张大明喊了一声:老顺叔慢走。我们找你说句话。


  张老顺嘿嘿一笑,说:你们来了,我就不走了。


  怎么?不怕我们耽误你自己的事?王卓说。


  我正准备去找你们。你们恰好来了,我还往哪里走?张老顺依然笑呵呵地说。


  丁路路说:敢情张师傅和我们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张老顺说:你看看,县城来的人就是会说话,把一千多年前唐代大诗人的话都用上了。我听村里人说,丁班长也来了。你给莲浦村安装了电灯,有了故障你又来检查,看来你和莲浦村有缘呀!


  丁路路也笑着说:我不光和莲浦村有缘,更主要的是和莲浦村乡亲们有缘。哈哈,我看最有缘的就是你老人家。


  和我有缘?村里人都叫我半仙,和我结缘,那你就是结了仙缘哪!张老顺哈哈大笑起来。笑过之后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张大明说:老顺叔,还不是黄崖亮灯的事?你说,咱们莲浦村尽出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这不,还得让人家丁班长大老远跑一趟。


  张老顺又开丁路路的玩笑,说:丁班长故地重游有什么不好?


  张大明说:上次人家走时可是下了决心的,以后不再来咱们莲浦村了。


  真有这事?张老顺扭头问丁路路。


  丁路路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到下莲浦安装了一回电灯,我发觉这里......


  你发觉这里有点与众不同是不是?年轻人,不要怕。莲浦村经常闹鬼,其实也不是坏事情。你们多遇几次这样的事情,就多丰富一些自己的阅历,多增加一些民俗风情知识,又有什么不好?我们祖祖辈辈在莲浦村住,不是也活的好好的吗?


  丁路路尴尬地笑了笑说:张师傅说得对。现在我爱上了莲浦村,甚至是爱上了这里的“鬼打刀”。以后一定要多来。


  这就对了。张老顺说着,把张大明三人招呼到屋里坐下。他告诉张大明三人,自己也正是为了黄崖亮灯的事情找你们。


  张大明说:老顺叔。黄崖亮灯也有一个星期了,我和王卓被这件事情闹的焦头烂额。你既然有想法,为什么不找我们说呢?


  张老顺一听这话,有点生气地说:你小子还有脸埋怨我?你为什么不来找我?我一大把年纪了,还得上赶着去找你这大主任?


  被张老顺训了一顿,张大明只好嗫嚅着说:起、起先我们觉得可能是输电线路故障,这事得找丁班长,找你也没用,你又不懂电。后来,丁班长一看,可能有人在黄崖电杆上搭线,似乎不是正常“人”力所为,这、这就只能来请教你老人家了。


  王卓帮腔说:老顺爷爷不要见怪,大明叔说的是实话。刚开始,我怀疑是有人搞破坏,正准备向乡派出所报案,还是大明叔阻止了我,说先找丁班长搞清楚情况再说。


  丁路路也说:我当时曾想先找你,但既然来了莲浦村,还是得先查看一下线路。排除了线路故障,我们再找你也有的说不是?


  张老顺问丁路路:输电线路果真没有故障?


  丁路路说:果真没有。我架了多年电线,心里有谱,一看就知。


  那、那就要从另外一个层面考虑了。张老顺点燃一袋烟,深深地抽了一口,慢慢地说。


  丁路路问:听说当时架设高压线时,张师傅反对从黄崖通过。你是基于哪方面考虑而提出这个建议呢?


  张老顺没有直接回答丁路路的问话,而是瞪了张大明和王卓一眼,鼻子里还“哼”了一声。


  张大明以为张老顺还在生他的气,就说:我们又怎么啦?


  张老顺说:我当初提议不从黄崖走线,你们谁也不听,也没有问我一句为什么。现在还是丁班长想起来问我。你们当我那是随随便便说的吗?


  我们以为你是考虑黄崖架线施工难度大,没有往别处想。再说黄崖离莲浦那么远,又是一座石山,能有什么故事?张大明说。


  离莲浦远,一座石山难道就没有故事了?故事多着呢!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讲黄崖的故事。


  原来,黄崖在早年间称为金崖。因为这座山崖坐北朝南,刀削一般的山崖呈金黄色,被太阳光一照,越发金壁辉煌,甚为好看。后来,不知是什么人传出个说法,说崖石里面藏着大批黄金,所以才这样金光灿烂。这个说法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在莲浦村甚至周围十里八乡传播开来。有道是白银红人眼黄金黑人心,于是,就有人打上了金崖的主意,要把崖石里面的黄金取出来。他们用大绳捆住腰,探到山崖的中间,用锤头和铁钎凿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凿出黄金来。现在崖间两个台阶据说就是这些人凿出来的。


  第一批人没有找到黄金,因为山崖太陡峭,还有人掉下山崖摔死了。然而,这并不妨碍第二批第三批的贪婪之人源源不断地来这里来圆发财梦,也就不断有人葬身于金崖之下。黄金找不到又有人送了命,这还算什么金崖?后来索性改名为断命崖。再后来,莲浦人觉得断命崖不好听,又改名为黄崖,这倒也与山崖的颜色相符。


  张老顺讲到这里,又点燃一袋烟,慢慢抽了几口,突然开口问丁路路:你刚才说对下莲浦这个地方印象很深?


  丁路路说:是的。


  那你也会对黄崖有较深印象的。张老顺说。


  为什么?下莲浦是一片坟地,而黄崖只是一座山崖。张大明、王卓和丁路路都露出错愕的表情。


  黄崖也是一片坟地。张老顺抽完一袋烟,边磕打烟灰边说。


  这怎么可能?没有听乡亲们说过呀?张大明说。


  张老顺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往下讲。


  莲浦一带有个奇特的风俗,不是得病而死的人叫“横死”,就是非正常死亡,而非正常死亡的人是不能埋葬在下莲浦坟地里的,称为不能入老坟。所以,后来莲浦村有些“横死”的人,比如水淹死的、掉山下摔死的、响炮炸死的等等,就都埋在了黄崖脚下。


  讲到这里,张大明插话说:我到过黄崖脚下,没有见过坟头呀?


  张老顺说:“横死”的人不建坟头,称之为“乱葬”。


  王卓说:这些年咱们村偶尔也有“横死”的人,怎么没见埋在黄崖脚下呀?


  是啊,后来就不在黄崖脚下埋了。什么原因呢?张老顺说,有一年咱村有个在县城上学的孩子遇车祸死了。他的父母非常想念儿子,想给孩子立个坟头,这样就可以常常回来烧个纸摆个供,好歹是个念想。如果葬在黄崖下,没有坟头纸无法烧供无法摆,不能慰藉父母的一片思儿之心。村民们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就允许将亡儿埋在了下莲浦。有了这个先例,再有“横死”者就不往黄崖埋了。


  丁路路听出了端倪,说:张师傅,你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是“横死”的人干的?


  张老顺说:我不敢百分之百肯定,只能说很有可能。当初我建议改变架设输电线路也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怕这些“横死”亡魂找麻烦。


  何以见得?王卓问。他觉得匪夷所思。


  张老顺说:我看咱们还是用老办法,会会他们就知道了。


  什么老办法?丁路路问。他也觉得匪夷所思,这个张老顺居然有办法见到过世多年的“横死”亡魂。


  张老顺“嘿嘿”一笑,说:在莲浦村,什么稀罕事你都有机会见到。老办法是老办法,但要请丁班长帮个忙。


  我能帮什么忙?丁路路有些害怕,说:难道你要我去叫这些亡魂前来见面?我可不去!


  哈哈,你不是见过老主任张盼亮吗?他也是亡魂一个嘛!张老顺说。


  张盼亮和黄崖下的亡魂可不一样。张盼亮是病死的,胳膊腿儿都全着,可这些亡魂是“横死”,缺胳膊断腿的多瘆人啊!丁路路说着嘴唇有点哆嗦了。


  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我看了半辈子羊,什么怪事怪物都见过,要是像你这个胆子早吓死多少回了。张老顺说,你帮助我们办件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办,我们都办不了。


  什么事情?丁路路眨巴着两眼瞅着张老顺。


  你给乡变电所打个电话,就说莲浦村输电线路需要检修,让他们扳闸断电两个小时。这事是不是只有你能干?我们没有权限让人家断电呀!张老顺说。


  丁路路一听放了心,说这事我可以办到。他正要到村部打电话,忽然觉得事情蹊跷,问张老顺:为什么要断电呢?


  张老顺说:我猜想,今天晚上村里电灯还要灭,而黄崖还要有亮光。把电断了,亡魂们一定着急,就会查找原因而出现在黄崖前。这样我们也好见到他们。不这样的话,见他们很难。


  张大明说:你不是说用老办法吗?老办法不就是烧香引鬼吗?


  张老顺说:那个办法是针对病亡鬼魂用的。“横死”亡魂用那个方法效果不一定好。坊间传言,“横死”亡魂不大乐意见凡间的人。


  王卓问:这又是为什么?


  张老顺说:“横死”人死相都很惨,有的四肢不全有的面目全非。亡魂也有亡魂的尊严。


  原来如此!张大明、王卓和丁路路情不自禁的“哦”了一声。


  丁路路给乡变电所打通了电话,约定晚上十点钟掐断莲浦村的电。


  晚上九点钟,张老顺领着张大明、王卓和丁路路向黄崖走去。


  来到黄崖脚下时,差不多已经十点钟光景。张老顺对三个人说:你们注意听,上面都动静。


  张大明三人竖起耳朵细听,半山腰间果真有一些嘈杂的说话声,像是一伙人在争论什么。


  王卓岁数小听力好。张老顺让他辨别一下,亡魂们争吵什么。


  王卓屏声静气听了一阵,对张老顺说:他们好像在争论怎么灯不亮了。一个埋怨另一个是不是操作步骤错了?而这个说,不错,前几天也是这么操作的。你要嫌我操作错误,那你来试试吧。试试就试试,我就不信弄不亮这个东西!好像还有女人声音。


  哈哈,看来这些亡魂也爱使个小性子耍个小脾气,和咱们活着的人没什么区别嘛!丁路路说。


  张大明和王卓都跟着笑了起来。张老顺却没有笑,反倒长叹一声气,悲伤地说:可惜了,太可惜了!


  这些人遭遇“横死”,无疑是人生最大悲剧。可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想不到张老顺还如此悲天悯人。张大明三人都过来劝慰张老顺。


  张老顺说:知道我为什么说可惜吗?


  这些人死的惨呀!张大明说。


  不单单是这个,最可惜的是他们都是一伙年轻人,岁数都不大啊!张老顺叹了口气,又连着说了好几个可惜。


  老顺爷爷,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是年轻人?王卓问。


  根据他们刚才的争论。只有年轻人才会这样争论,才会这样使小性子耍小脾气。而且我还有种预感,黄崖上亮灯也是这些年轻人的恶作剧。张老顺说。


  恶作剧?张大明不明白,说:他们这一恶作剧,害的莲浦村不能正常生活,这也太过份了吧?


  是不是恶作剧,一会儿问问他们就清楚了。张老顺说着,掏出一沓黄表纸,化根火柴点燃,再点燃一炷香,口中念念有词:孩子们,下来谈谈如何?


  半崖间的嘈杂声戛然而止。


  孩子们下来吧,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都不怕见你们,你们还怕见我们吗?张老顺又说。


  半崖间又嘈杂起来。这回张老顺几个人听得很清楚。只听有一个人说,小栓、小焕、玲玲、二英,你们四个下去吧。我们的模样不好见人,怕吓坏下面的乡亲。你们下去问个究竟,怎么今晚没电?又听几个嫩稚的声音响起:好,我们下去。


  眨眼工夫,张老顺四人面前多了四个黑影,一男三女,个子不高,身子单薄,穿着夏季衣服。虽然看不清五官,但从脸型的轮廓来看,都长得很标致漂亮,都是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那个男的首先开口:我叫小栓,莲浦村人。今年十......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没有继续往下说。


  王卓想问小栓为什么说半截话,身旁的张老顺捅了他一下,制止住他的问话,悄声说:他可能想报年龄,但已经去世多年。要是活着,估计比我的岁数还大,所以无法说下去了。王卓略一思索,觉得张老顺说的很有道理,就不再发问。


  张老顺说:这几天莲浦村的电灯不亮,这里却亮光闪闪,看来是各位的杰作喽!


  小栓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小声说:是、是我们搞的。


  张大明说: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时,那个叫做小焕的姑娘说:我们听说下莲浦坟地里也安装了电灯。都是莲浦亡魂,怎么村里就不一样对待呢?社会上有不公平的现象,怎么阴间也不公平呢?


  玲玲姑娘说:我们虽然死法与下莲浦亡魂不同,但我们更悲惨,莲浦村的干部怎么就把我们忘了呢?


  张大明和王卓听了,脸上一阵阵发烧,他们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可这也不能怪他们,如果不是张老顺讲明,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黄崖脚下居然乱葬着“横死”的亡魂。


  那个叫二英的姑娘说:没有办法,我们只好自己动手了。


  丁路路问:我是县供电局的电工,安装了十多年电灯。请问,你们是怎么搭的线?没有变压器,怎么把高压电转换成低压电?没有灯泡怎么发出亮光?


  小栓嘿嘿笑着说:我们自然有自己的办法,这个、这个还是不告诉你们的好。


  丁路路还想问,张老顺也捅了他一下,不让再问,并小声对他说:鬼不愿意说的话,人能问出来吗?


  张大明说:你们想亮堂亮堂,我们理解,但不能断莲浦村的电呀!这给乡亲们带来多大的不便呀!


  小栓说:我们不这样做还引不起你们的重视呢!


  张大明说:这样吧,我代表莲浦村委会表个态,你们这里的灯光可以亮着,但不要影响村里用电。


  唉,我们也就是开个玩笑,闹一闹就得了。我们要那个灯光干啥?耗费这个电干啥?这话是三个姑娘同时说的。


  丁路路赞叹地说:四个漂亮的好孩子,四个通情达理的好孩子啊!


  玲玲笑着说:我们读书时听老师说,漂亮的鬼叫魅力。我们是不是很有魅力呀?


  丁路路说:你们确实有魅力,黄崖也有魅力。我这一趟就叫“魅力黄崖”之行吧。


  这时,只听张老顺问了一句话,又让在场的人心里一沉:孩子们,你们是、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没有好意思说出“横死”两个字来。


  只听二英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那年夏季一天,我们放学回家。翠鸣河闹着洪水但不大,我们就下水过河,不料走到河中央,洪水突然暴涨,我们就、就、就......话没有说完,四个孩子都抽泣起来.....


  张老顺四个人也深深地叹息着。


  小焕姑娘说:我们年岁小,正是顽皮玩耍的年龄,恶作剧做了不少,但也做过很多的好事。我们丧命于翠鸣河,但不能让别人特别是女性过河者再丧命,曾经帮助了不少过河的女人......


  .......


  很多年后,我记录这个鬼怪故事系列时,张老顺就讲了一则这些姑娘救人的故事。


  请看系列之二十四:翠鸣忠魂。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3238.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