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十三:《义狼报恩》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上集故事讲到,张老顺述说《雨夜幽灵》时,拿着一把半截放羊鞭子。这半截鞭子,论美观不美观,黑不溜秋;说用处也没用什么处。张老顺腿是残疾,走路不方便,可鞭杆只有一尺来长,做拐杖都有点短,带着它干啥?张老顺却说,这半截鞭子,本来应该给周二雄,但他很多年前去世了,只好留在我这里。现在,你既然提到了这把鞭子,我给你讲个《义狼报恩》的故事。


  张老顺说,看羊这个营生和种地不一样。种地,需要镐铁锹犁耙等很多农具,而看羊最重要的工具就是一把放羊鞭子。白天羊倌放羊需要鞭子,晚上看羊的更需要鞭子。其实这把鞭子原本不残缺,鞭杆有四尺来长,是一根标准的鞭子。


  那为什么后来成了半截?我问。


  张老顺说,是我故意把它折断的。


  故意折断?这又是为了什么呢?我倍感诧异。


  张老顺说,这要从六十多年前说起了。


  张老顺说他那时还是个刚满二十岁的小青年。莲浦村有个看羊老人名叫王照堂,老两口过日子,无儿无女。乡下人几乎都有这样一个习惯:越是无儿无女就越喜欢孩子。王照堂有个弟弟叫王圭堂,只生了个女儿。乡下人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王照堂老两口不怎么喜欢这个侄女,却喜欢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张老顺。张老顺虽然有小儿麻痹后遗症,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但长得细皮嫩肉白白净净,远远看去就像个女孩子,加上他能牙利齿,嘴甜会说话,见人就叔叔伯伯不住地叫,村里人都很喜欢他,特别受王照堂夫妇二人的喜爱。


  有一次,张老顺到王照堂家串门儿,王照堂对张老顺说:孩子,你的腿脚不方便,咱们这里又是深山老峪,都是重体力劳动,你恐怕胜任不了。看羊是个夜间的营生,虽然辛苦,倒不用费多大力气,操点心就行。我也上年纪了,总得有个人接班呀!可我无儿无女,连个接班人都没有。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就把这把放羊鞭子传给你。说着,王照堂拿出一根四尺来长的黑乎乎的木把鞭子。


  张老顺说:前几天村里的干部们也和我说过这件事,我还没有想好,怕干不了这个营生。


  王照堂说:那是我让他们和你讲的,我觉得你干这个营生合适。其实看羊也没有什么难的,你只要把这把鞭子时时刻刻放在身边就行。


  就这么简单?张老顺疑惑地问。


  就这么简单。王照堂肯定地说。


  莲浦村周围三里五乡都有看羊的,好多人张老顺都认识,他们都说看羊很辛苦,风里来雨里去。而且常年累月晚上出工,还会遇到稀奇古怪的事情,胆小的吓都被吓死了。张老顺天生苶大胆,倒是不怕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只是觉得自己念过不少书,生来爱说爱道,要是看了羊,白天睡觉和枕头打交道,晚上睁着眼和一群羊打交道,是个没有出息的营生,况且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有点憋屈。


  王照堂哈哈一笑说:孩子,听伯伯一句话,拿起这把放羊鞭吧。夜晚的世界,或许有着另外一种与众不同的风景。王照堂虽然是个大字不识的老百姓,这句话却说的富有哲理。也正是因了这句话,张老顺接过了这把放羊鞭子,爱上了看羊的营生。冀西山区地处太行深处,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夏天往往是夜晚下雨白天放晴,这种气候种地那是再好不过,但却给看羊造成很大的不便。每逢下雨天,张老顺就按照王照堂所说,把放羊鞭搁在小窝棚外,而自己则在窝棚里睡大觉。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自从有了这把鞭子后,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丢羊的事故。张老顺觉得非常奇怪,羊群怎么这么老实呢?这可是一群爱吃爱跑的动物呀!要是每天晚上都是这样,我不就成了个聋子的耳朵——摆设了吗?还要看羊人干啥?有一次,张老顺按捺不住好奇心理,向王照堂询问这里面有什么奥妙?起始王照堂闭口不谈,然而架不住张老顺死缠烂磨,后来他终于讲出了实情,竟然是一个关于狼的故事。


  王照堂大约也是在张老顺这个年纪时,从父亲手里接过了这把放羊鞭。那年夏天,有一个晚上,王照堂正在离莲浦村较远的一块地上看羊。半夜时分,他发现卧地的羊群忽然挤作一团,一只只羊吓得直打哆嗦。不好!经验告诉王照堂:可能是狼来了。狼是羊的天敌,羊一看见狼魂就会吓跑。第二天王照堂一查羊群,果然少了一只,而且是一只母羊。母羊丢了,它刚生下的小羊羔没有奶吃,饿得“咩咩”直叫,王照堂只好把别的母羊牵来给这只小羊羔喂奶。不料,第二天夜里,王照堂刚打了个盹儿,羊群忽然又骚动起来,挤成一个疙瘩筛起了糠。王照堂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一看,果然看见有条狼叼着那只没娘的小羊羔朝南边的山坡上跑了。好你这条恶狼,昨晚把妈妈叼走,今天又来抢孩子,难道想斩尽杀绝么?哼哼,你也太不把我这个看羊人放在眼里了!今天有我在,你就别想把小羊羔叼走!此时,王照堂也顾不得羊群了,抄起放羊鞭飞快地向南坡追了过去。


  这天晚上尽管有月光,可山高坡陡道路崎岖,加上王照堂惦记着小羊羔的安危,心急火燎,一路上跑得磕磕碰碰,摔了好多跟头,脸上、胳膊上都碰破皮流了血。然而这一切他都不在意,一门心思想把小羊羔从恶狼嘴里夺回来!村里有规定,看羊的丢了羊要赔偿损失。一只羊特别是小羊羔,在老百姓眼里是很贵重的。王照堂倒不是心疼赔偿,只是觉得窝囊,自己年轻轻的一个小伙子,连个羊都看不住,还能干什么?这还不让乡亲们笑掉大牙?


  追着追着,王照堂忽然觉得前面这只狼有些异样:狼是食肉动物,体格一般都很健壮,在山路上奔跑起来应该比人快好多倍,可今天这只狼却跑得并不快,好像还不如自己跑得快。它虽然叼着一只小羊羔,可也不过五六斤重,还不至于成为狼的负担。王照堂心里一紧:坏了,狼是非常狡猾的,莫非它是诱敌深入故意等着我?到时候把我也一并吃了?或许前面还有更多的狼埋伏着哩!想到这里,王照堂渐渐地放慢了脚步,后来索性停下来歇息了一阵。这时,他发现前面的狼居然也停了下来,好像也在呼呼地喘气休息。王照堂再细一瞅,发现这只狼是趴着的,头紧紧地贴着地面,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王照堂还发现,它用一只前爪紧紧地揽着小羊羔,有好几次小羊羔竟能从它的前爪下逃脱出来,狼像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又勉强把小羊羔抓住。这只狼是怎么了?难道有了病?抑或受了伤?这个发现让王照堂骤然精神抖擞劲头倍增。嘿嘿,你说你连一个小羊羔都抓不牢了,我还怕你个鸟?今晚,我不妨就用这把放羊鞭子和你大战几十回合!想罢,王照堂从地上一跃而起,抄起放羊鞭,朝前面的狼猛扑过去!狼发觉追兵又来了,慌忙叼起小羊羔仓皇逃窜。王照堂紧追不舍,一路猛追下去。突然,王照堂发现狼走过的地方有一道鲜红的血迹。夜间虽然看的不太真切,但他能从血腥味中判断出血迹一定是这只狼留下的。血迹证明这只狼确实受了伤,而且伤得还不轻。于是,王照堂朝着狼逃去的方向,一路追赶一路用力甩着响鞭,他想先在声势上给这只伤狼一种威慑力,迫使它把小羊羔放下来。


  狼在前面跌跌撞撞地跑,王照堂在后边气喘吁吁地追。大约追了七八里路,来到一个山间的洞穴前。狼非常吃力地爬上洞口,把小羊羔放下,累得瘫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因为山洞背着月光,眼前黑乎乎一片,王照堂追到这里失去了目标。他正要搜索一番,突然听见前面有羊的叫唤声。王照堂侧耳细细一听,听得出正是昨晚丢失的那只母羊的叫声。现在看来,狼并没有把母羊吃掉,母羊现在可能是见了自己的小羊羔而发出了呼唤声。王照堂找到几根干枯树枝,用火柴点着,手执亮光循着母羊的叫声转过一个山嘴,终于找到了那个洞口。洞内,他发现小羊羔正依偎在母羊怀里吃奶。而旁边,有两只小狼崽睁大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母羊的奶头动也不动一下。小狼崽后面,是那只刚叼回小羊羔的狼,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王照堂绕过羊和狼崽来到这只狼跟前,举起放羊鞭杆,正要朝狼头狠狠地砸下去,忽然听见这只狼嚎叫起来,声音竟是那样的凄凉和悲哀。它盯着王照堂,眼里迸射出来的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寒光,而是懦弱、无助和乞求的神色。这时,那两个小狼崽也扑过来紧紧地依偎在大狼身边,身子不住地颤抖着。王照堂心里一震:这是怎么回事?里面有什么蹊跷?他再一细看,发现六只狼眼惊恐地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的放羊鞭,就像看着随时压向它们的一座大山,这座大山一旦压下来,眨眼间就会把它们压得粉身碎骨!王照堂的心突然软了下来,高举着鞭杆的手臂也软了下来。他缓缓地放下鞭子,就势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身上没有了丁点力气。就在这时,他仿佛听到一大两小三只狼也长长地舒了口气,大概意识到危险暂时得到了解除。


  大狼身上还在滴着殷殷的血珠,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王照堂想知道这只狼流血的原因,就往它跟前走了几步。或许是狼发觉王照堂已经消除了敌意,也或许是它已经没力气和眼前这个人抗争,待王照堂靠近身边时,它竟一动也不动。王照堂看了看狼的伤口,知道这是猎枪所致,而且他还辨别出这是一只公狼。如此一来,王照堂基本上明白了剧情:公狼是被猎人打伤的,母狼很有可能已经死在了猎枪之下。这只公狼为了自己的小狼崽不被饿死,就去抢来一只母羊给小狼崽喂奶。大概母羊想念自己的孩子,不好好地给小狼崽喂奶。公狼怕饿死小狼崽,这才又拖着重伤的身体去把小羊羔也叼来,让它们母子团圆。而公狼做的这一切,全是为了自己一对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人和动物无区别。此时此刻,王照堂竟然对这只舐犊情深的公狼肃然起敬了,眼里盈满了泪水。


  三条生命就掌握在王照堂手里,他只要愿意对三只狼下狠手,一块石头一根鞭杆就可以解决问题。然而,他觉得双臂是那样的绵软,连一块小小的石头也捡不起来,连一根轻轻的鞭杆也举不起来。他默默地从三只狼的旁边绕过去,领着母羊抱着小羊羔转身离开了洞口。刚刚走了几步,忽然听见从背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声。王照堂掉过脸来一看,只见两个小狼崽朝着自己将四条小腿跪在地上,两颗毛茸茸的脑袋不住点着地,发出一种细细的嚎叫声,声音里满含着悲怆、苍凉和无奈。小狼崽的这个奇怪的举动进一步打动着王照堂,唤起了他的怜悯之心。是啊,它们的父母可能伤害过人类,或许不值得我们同情,但它们刚刚出生几天又有什么罪过呢?它们为什么就不能活下去呢?这也是两条生命而且是两条幼小的生命啊!如果自己把母羊带走,小狼崽没有奶吃,又不会扑食,而大狼也已经丧失了喂养幼崽的能力,小狼崽是万万活不下去的。自己虽然不忍心打死它们,但断了它们的奶,和亲手打死它们又有什么两样呢?想到这里,王照堂转过身把母羊和小羊羔送到山洞口给小狼崽留了下来,这才返身下了山。


  过了三四天,莲浦村东边的砂口村有两个猎人来找王照堂,向他打听那只受伤公狼的下落。猎人们猜测,受伤的公狼如果想让小狼崽活下去,就只能找母羊给它们喂奶。而大白天,伤狼是不敢靠近羊群的,只有在夜间才有机会接近羊群,而夜间接近羊群就瞒不了看羊的人。猎人知道莲浦村看羊的人是王照堂,就来找他。


  从猎人嘴里,王照堂得知那只母狼果然已被打死,受伤的公狼带着两个小狼崽从猎枪下侥幸逃了出来。猎人对王照堂说:公狼为了小狼崽活下去,一定会在附近的羊群中现身。我们听说有天晚上你追赶过一只叼走小羊羔的狼。是不是一只受伤的狼?它跑到了哪里?你看没看见那两只小狼崽?


  王照堂本想实话实说,但话到嘴边却改了口:“我确实追过一只狼,但这只狼没有受过伤。我也没有见到什么小狼崽。”


  猎人说:我们估计,那只受伤的公狼和两只小狼崽应该离莲浦村不远。如果王师傅看羊时见到它们,烦请告诉我们一声。母狼已死,公狼受伤,小狼崽绝对不能留着。狼的报复性很强,不能斩草除根,我们以后可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王照堂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此时的他,对这两个猎人陡升反感:你们杀了母亲伤了父亲,怕儿子报复还要斩尽杀绝,这也太狠点了吧!猎人走后,他突然想起猎人的警觉性很高,一定会循着伤狼那晚流下的血迹找到那个山洞。如果那样,一大两小三只狼还会命丧猎枪之下。这万万不行!我必须救下这三只狼。


  当天夜里,王照堂再次来到那个山洞旁,准备把狼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这时候,只见公狼光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随时就有毙命的危险。王照堂来到公狼眼前,做了个端枪射击的姿势,意思是这里非常危险需要赶快转移。公狼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爱怜地瞅瞅两个小狼崽,又转过头来瞅瞅王照堂,嘴里发出一阵微弱的嚎叫声。王照堂思索片刻终于明白过来,公狼是想告诉他:请你带着这两个孩子快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不行了。


  王照堂掀开公狼的两条前腿,发现下面是一片厚厚的干涸的血污,看来公狼的基本流尽,无法救了。王照堂只好抱起小羊羔,领着母羊和小狼崽走出洞口,向南面的深山老林里走去。走着走着,就听见背后传来“扑通”一声响。他掉头一看,原来公狼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爬出洞口,从高高的悬崖上面滚了下去。显然,它是不愿意受到猎人的追杀,更不愿意连累两个小狼崽,同时也不愿意给王照堂添麻烦而自我了断了。原来狼也有如此刚烈的侠骨心肠,丝毫不逊于人类。


  看见公狼惨死,两个小狼崽爬在地上悲痛地狂嚎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声声刺耳;一声连着一声,声声扎心。比人类的哭声还令人心酸。


  王照堂也难过地流下了泪水。这一幕,和人间的生离死别又有什么不同之处?


  王照堂在高山之上,找了一个安全的小山洞,把两只小狼崽放了进去。为了养活两只小狼崽,第二天,王照堂又送来一只母羊给小狼崽喂奶,有空闲时间了,还常去看看小狼崽生活的怎么样。有一天,他来到这个小山洞发现小狼崽不在了,只剩下了那只母羊。母羊见到王照堂,着急地围着他的身子转,嘴里不住“咩咩“的叫着。小狼崽到哪里去了?他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母羊。母羊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眼光一直朝洞外的山下投去。王照堂会意,连忙来到山洞口,看见地上有一些杂乱的脚印。从脚印中,他判断出这是一种“踢死牛”鞋踩下的,而穿这种鞋的大多是猎人,这种鞋很结实耐磨,猎人成天在山上转,穿这种鞋最合适。看来自己认为安全的山洞并不安全,小狼崽还是被猎人弄走了。根据脚印的新旧程度,王照堂判断出猎人还没有走远,他不敢怠慢,立马追了下去。


  追了两三里路,追上了猎人。猎人带着两只铁笼子,两个小狼崽被关在铁笼子里。大概已经知道等待它们的命运是什么,两只小狼崽已经没有心情和力气嚎叫了,四只眼睛呆滞无神地望着铁笼子外面的山石、草木。这些山石和草木是它们最熟悉的东西,这些日子它们在山洞里生活,有时候也出来在这里溜达溜达。现在看来,自己就要与这些东西永别了。小狼崽偶尔也回过头来望望山洞的方向,它们希望出现奇迹,希望它们的恩人王照堂能出现在这里,再来搭救它们于危难之中。


  小狼崽的希望变成了现实,奇迹终于出现了,它们的恩人王照堂来了!


  王照堂快步追上两个猎人,也不答话,先抢过了两个铁笼子。


  一看是王照堂,有个猎人伸手想要夺回铁笼子,被王照堂一鞭子抽了回去,手上立显一道深红色的血印子。


  这个猎人有点恼怒,把猎枪一端,对准了王照堂。


  王照堂丝毫不畏惧,把胸脯一挺,说:好,你照着这里开火!


  猎人哪里敢开火?只好把枪收回来,强装笑脸说:王师傅,你这又何必呢?你可知道,这些狼崽子长大了会对乡亲们有多大的危险吗?


  王照堂说:以后会不会对乡亲们有危险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现在它们还小,不会伤害我们。它们也是一条命,为什么就不能活下去呢?


  猎人想笑,说:王师傅真是一副菩萨心肠,准确地说是妇人之见,你可知道除恶务尽的道理?


  王照堂说:我当不来菩萨,更不是妇人,自然也听说过除恶务尽这句话。那我问你们,这两只小狼崽做了什么恶?是吃人了还是咬牲畜了?是偷鸡了还是摸狗了?


  猎人语塞。


  王照堂又说:我还想问问你们,你们把这两个小狼崽弄走,打算怎么处理它们?


  一个猎人说:剥皮吃肉。幼狼的肉味道非常鲜美。最主要的它还是一味药,小孩子吃了幼狼肉不得惊风病。幼狼的皮毛也很珍贵,能到集市上卖个好价钱……


  猎人正说到兴头上,唾沫星子乱飞。王照堂断然打断他的话,厉声说:来,你们看看这两只小狼崽现在的样子。他把铁笼子提过来,狼崽子在里面睁着恐极了的双眼,盯着眼前的三个人。今天,它们的小命就攥在这三个人的手里。王照堂对猎人说,请你们看看它俩的眼睛!如果关在笼子里的是你们的孩子,你们还要剥皮吃肉吗?你们还下的去手吗?


  猎人说:王师傅,你怎么能这样比呢?这是狼崽子,不是人,更不是我们的孩子。


  王照堂大喝一声:不是你们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猎人愣住了。


  王照堂说:对,我王照堂无儿无女,这两个狼崽子就是我的养子。你们今天有两个选择,一是让我把小狼崽带走;二是用猎枪把我毙了。除非我死了,只要有我在,就不允许你们伤害小狼崽一根毫毛!


  这几句话真把两个猎人唬住了,它们当然不敢要王照堂的命,就只好乖乖地交出小狼崽。王照堂打开铁笼子把小狼崽放出来,一脚把铁笼子踢到山下。小狼崽朝着王照堂飞快地奔跑过来,依偎在他的身旁,就像依偎在那只公狼身边一样。王照堂拍拍小狼崽的脑门,说:孩子们,咱们走!走了几步,王照堂又返回身子对猎人说,请你们记住,以后不要再动杀它们的心思。想杀它们就先杀我!


  从此,在王照堂的精心呵护下,小狼崽一天天长大,直到能够扑食动物了,它们才告别了山洞告别了王照堂,独自闯荡世界去了。


  ……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王照堂正在地里看羊,羊群忽然又挤成了一团。王照堂正要去看个究竟,忽然有两只狼来到他的身边。王照堂仔细一瞧,原来是那两只长大的小狼崽。两只狼在王照堂面前,四条腿跪下,眼中流出了泪水,嘴里发出一阵阵“嗡嗡”的吼声,仿佛是对王照堂说:我们现在长大了。我们的成长全靠您的照料,您是我们的大恩人。知恩图报,或许人类有的也不一定能做到,但作为异类的我们却能做得到。我们要报答您的救命和养育之恩。


  王照堂仿佛听懂了它们的意思,就挥了挥手,让两只狼站起来,说:只要你们不危害人类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至于其他方面,大可不必,免了吧。


  两只狼懂得了王照堂这几句话的意思,四只眼睛对视了一下,正要离开,却在无意中看见了王照堂身边的放羊鞭,似乎想起什么重要事情。其中一只狼把放羊鞭叼起来摆放的规规整整,又朝着放羊鞭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这时的王照堂,真的与两只狼心有灵犀一点通了,他很快明白,狼的意思是要帮着他看羊。


  张老顺讲到这里,插进去一个故事情节:当年受伤的公狼在滚下悬崖自绝前,曾示意两个狼崽子,你们要记住这把放羊鞭。这把鞭子只有放羊和看羊的人用。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时候,但这把鞭子不会变。以后不论谁,只要手里拿着这把鞭子,就是你们的恩人,你们就要报恩。狼崽子这几个动作,提醒了王照堂,他觉得确实是这样,看羊这个营生的辛苦自不必说,遇到狼群更是危险,如果这两只狼能助自己一臂之力那可就轻松多了。再者,自己也应该给狼崽子个报恩的机会,否则它们心里会惴惴不安。想到这里,王照堂就点点头答应下来。从理论上讲,狼帮助人看羊,似乎说得过去,然而实际操作起来却不容易。狼和羊本是一对天敌,现在让狼去保护羊,说出来恐怕天底下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所以,王照堂觉得自己答应是答应了,能不能做到还是个未知数。


  两只狼似乎考虑到这一层,也觉察到了王照堂的疑惑。非但如此,它们居然还懂得用事实说话,用行动来证明。它们自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时下最时髦的说法行动:试用期。试用期内,它俩或一个在羊群以南一个在羊群以北,或一个在羊群以东一个在羊群以西。羊群见有两只狼在身边,一个个吓得动都不敢动,哪里还敢四处乱跑去偷吃庄稼?这本身已经达到了看羊的目的。过了一段时间,王照堂彻底认可了狼的做法,就把看羊的任务交给这两只狼,自己放心大胆地钻进小窝棚睡觉去了。自此,王照堂夜间看羊时,窝棚边就放着那把放羊鞭子。两只狼来到后看见鞭子,知道恩人到了,就主动担负起看羊护羊的职责来。有时它们也在羊群周围巡逻。有它们在,别的牲畜就不敢靠前。


  后来,王照堂上了岁数就把放羊鞭子传给了张老顺。传给他那天,王照堂千叮咛万嘱咐,你一定要把这把鞭子放到显眼处狼能看到的地方。如果它们见不到我而看不到鞭子,恐怕对你的安全不大好,可能认为你是用非法手段将我取而代之的。狼只认鞭子不认人。


  张老顺按照王照堂的嘱咐,把放羊鞭子放到窝棚的前面,狼一来就能见到。果然,它们也像对待王照堂那样对待张老顺,一夜一夜忠实地为他守护着羊群,从未出过一丝一毫的偏差。


  几年后,王照堂老两口相继去世。去世之前,张老顺曾对王照堂说:伯伯呀,这根鞭子我不能再留着了,得交给一个人。


  王照堂问:你准备交给谁呀?


  张老顺说:交给你侄女的儿子也就是你的侄外孙周二雄。


  王照堂又问:为什么要交给他?


  张老顺说:这把鞭子是你们王家的传家宝,应该传给你们的后代。我们虽然关系不错,毕竟是外人。另外,通过这几年看羊,我深知那两只狼对这把鞭子的感情非常深厚。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不该留着这把鞭子。


  王照堂说:顺子呀,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可惜,只怕是二雄没有这个福气。


  果不其然,待王照堂老两口去世后,张老顺正准备把鞭子转交给周二雄时,他却在白土庵被砸死了。而周二雄没有结婚,还没有后人,所以,张老顺只能一直拿着这把鞭子。


  转眼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为保护山区植被,防止水土流失,有关部门决定禁止山区羊群放牧,放羊、看羊这个老祖宗留下来的营生寿终正寝。一个月光融融的夜晚,张老顺手执长长的放羊鞭来到当年王照堂遇见小狼崽的那个山洞前,也不管里面有狼没狼,就大声地呐喊:王伯伯当年救了你们,你们也报了他多年的恩。今天这件事情就算两清了!说着,把放羊鞭杆用力折成三段,然后朝山涧里扔去。这时,只听山下传来一阵狼嚎,声音尖利高亢,不停地在山谷中回响着。从山洞下来,张老顺正准备回家,忽然发现前面路上有两只毛色灰白的狼朝自己跪着。张老顺认了出来,这就是为自己看了多年羊的那两只狼,也就是当年的那两只小狼崽。张老顺停住脚步,向两只狼抱拳作揖:感谢二位多年来的帮助。现在为了维护生态平衡,禁止山羊放牧,咱们要积极遵守有关部门法令。我要退休了,二位也该好好歇息歇息了。放羊鞭已经被我折断,咱们的缘分从今天就尽了,请二位以后好自为之,切记当初承诺,不要危害人类。说完,张老顺把手一挥,说:走吧。两只狼站起来,对着张老顺轻轻嚎了几声,又伸头向刚才张老顺扔掉放羊鞭的山涧里望了望,回过身来向着夜色中的崇山峻岭疾奔而去,转眼没了踪影。


  等张老顺回到家门口,突然发现台阶上放着半截放羊鞭,正是自己刚才折断扔到山涧里的那一把。他想了想明白了,这是那两只狼给叼回来的。看来,两只狼永远不会忘记当年搭救它们的王照堂,这把半截放羊鞭永远是他们的念想。


  ......


  听完故事,我半开玩笑地对张老顺说:这把放羊鞭承载着如此动人的故事和丰富的内涵。若干年以后,它就会成为一个价值连城的文物。你应该好好保存着。


  张老顺说:不错,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你看,你认识我这么长时间了,我这是第一次拿出来。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周二雄、任贵和任小曼这回事,我是不会拿出来的。


  我说:给鞭子拍几张照片吧,重要文物一般都要留存影像资料。


  照片?张老顺一听这两个字,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别人都没有在意,我离他最近,注意到了这个情况。


  怎么了张叔?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讲了这么长的故事,我以为他累了。


  张老顺摇了摇头说:我身子骨没问题,只是想起了另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慨而已。


  照片也有故事?我问。


  有。张老顺说,下回我给你讲系列之十四:《镜头疑影》。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3110.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