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纪念

宗风秋丨纪念 静静的河 宗风秋 情感文章 第1张

  2019年农历八月十四日,爱人下班回来已经很晚了,我们准备去串门儿。


  还没收拾好,他的手机响,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之后,是一位女士,她说你朋友喝多了,在诚信酒楼外面躺着。


  “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不知道,他醉得叫不醒。”


  “”他在哪儿喝的酒?”


  “不知道,你赶紧快过来看看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在他的通讯录里找到的。”


  爱人挂了电话,这人是谁呢?他沉思着。我催着他赶紧去串门儿,他说人家喝多了,电话打到我这里,我不能不管呀。


  他又打过去,电话无人接听。再打,还是无人接听


  “咱先去串门儿,明天都中秋节了,真不能再拖下去了。”


  爱人开了门,脚还没迈出去又把门关上,然后又打电话。这次电话接通了,还是一个女士接的。


  “你问问这个喝醉的人叫什么名字。”


  然后,就听到电话那边,说出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名字。


  我们俩同时沉默了,放下手里的礼品,爱人拿了一个提包,我给他装上一盒纸巾一瓶水,然后又放进去一本我的书。前几日,我们这朋友还打电话,听说我出书了,想要一本。


  他和我还有我爱人,我们都是同学。只是他后来高考失利,心理上老是过不去这个坎,慢慢的,神经就不正常了。他人不错,家境也还好,早早就娶了媳妇,有了儿子。


  有了儿子之后,他神经正常了,人也精神了。后来,他又老想着发家致富,总是寻找一些不切实际的项目,然后到处去游说、找投资。几年下来,不仅家被他折腾得越来越穷,妻儿也被他拖累得苦不堪言。


  再后来,他投资养蛇。先在院子里挖一个大坑,又不知从哪儿弄来很多蛇,放到坑里养。他妻子连惊带吓,又气又恨,就寻了短见。


  妻子死了,儿子被母亲接过去抚养。他一个人,病情时好时不好,整天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到处游荡。


  后来,我们开书店,他时常来书店看书,每次都问我有没有《静静的顿河》,每次都是看一上午或一下午书,我准备做饭时,他就很自觉地走了。仅有的一次,他向我借十块钱,我给他20,他不要。他拿了十块钱,郑重其事地对我说:


  “你记着,这十块钱,我肯定会还你。”


  我说就十块钱,就当我给你买水喝了。


  大概过了半年,他一次也没来书店,我很奇怪。我爱人说,他大概还惦记着你那十块钱呢,不好意思来。我说哪能呢?这年头欠债不还的人多了去了!再说就十块钱,他至于吗?


  后来我们的书店搬迁,新的书店上下两层,一楼是书店,二楼是卧室。冬天来了,买书的人少,还书的人也少,我习惯关了书店的门,坐在楼上的阳台上看书、看风景。


  那天,风很大,也很冷,天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雪。远远的,我看到他来了,还是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这么长时间不见,他好像更瘦了。到了书店门口,他对着书店的招牌,看了又看。我隔着窗玻璃叫了他一声,赶紧向楼下跑。等我开了门,他骑着他的自行车,已经走远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边不希望他常来打扰,(原创作者:司马青衫网宗风秋)一边又觉得除了我这书店,他没有其它地方可去,毕竟同学一场,能常来坐坐也好。


  到了那个周末,都十点了,我们一家才吃早饭。他又来了,冷冷的打了一声招呼,又问我有没有《静静的顿河》。


  我说没有,不仅我书店里没有,进书的书城里也没有。那时候还不能网络购物,因为他总是问我有没有这本书,每次去进书,我都要特别找一找,问一问。


  他随手翻着书,我爱人递给他一支烟,他沉默着拒绝了。然后,转身出了书店的门,跨上他破旧的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后来,我们的书店不开了,家也从镇上搬到县城,我再也没见过他。只有爱人偶尔告诉我,他又去学校了找他了,或者他又考察了一个新项目,又再说服他投资……


  爱人提起包,说骑电车先去看看,然后再决定打车送他,还是开车送他。我说他醉成那样,出租车肯定拒载,你一个人开车也不行。我打电话给另一个朋友,他们是一个村的邻居。朋友说她离得近,先去看看再说。


  过了一会儿,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他让他妹妹接走了。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