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六:凤女考皇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熟悉清史的人都知道,康熙皇帝不仅雄才大略,文化素养也很高。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有很深的数学造诣,精通算术、几何、代数等等。文献上说,他常常在宫廷里与西洋国家来的数学家探讨数学方面的知识,并应允其伴驾左右。据说,他临死时手里还攥着一本翻开的《九章算术》。莲浦一带的老百姓说,康熙从小喜欢数学不假,但真正使他对数学如醉如痴贯其一生的原因,应该是与他年轻时曾喜欢的一位村姑有关。最主要的是,他还被这位村姑出的数学题难住了。是真是假?张老顺说,确定无疑,我就是见证人。其实,他所说的见证,来自这位村姑在一个特殊时间和特殊场合下的叙述。


  莲浦村东七里地处,有一个较大的村庄叫砂口;莲浦村西四里地处有个村庄叫皇留台,住户和莲浦村差不多。砂口村有一座初级中学,附近一带村庄的孩子读初中都去砂口中学。皇留台的孩子们上学,要路过莲浦村。那年夏天中考前夕,为考个好成绩,学生们早晚各加了两节课,所以,学生们要很早到校,很晚了才能回家。每天早晨大约四点,晚上大约晚十点左右,就有一群皇留台村的学生们结伴路过莲浦村,有时还要走过张老顺看羊的地头地畔。有月亮时,在学生们中间,张老顺发现有一个女学生与众不同。别的学生都穿着清一色的校服,看起来光鲜整洁。而这位学生则不然,她上身穿着一件长衫,衣襟超过了膝盖。裤子很肥大,脚上的鞋尤其特别,竟是一双很小的绣花鞋,走起路来小心翼翼,好像怕摔跤似的。开始几天,张老顺也没有在意。他知道,现在学校统一购买的校服价格并不便宜,乡下有的人家生活不富裕还真买不起,所以就有一些学生穿自己家做的衣服。还有一个情况,张老顺觉得这个学生也和别人不一样:早上到学校时,极少看到她的身影,但晚上回家时,却常常见到她,难道早上她比其他人走得早?再早也得从这条路上过呀。只要她从这里过,自己就不可能看不见。于是,这个女学生慢慢就引起了张老顺的注意,确切地说,是引起了极大的兴趣,因为张老顺还观察到,这个女学生虽然和其他学生相跟在一起,但似乎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话,而别的学生相互之间则有说有笑,显得非常热闹。张老顺觉得这太不正常,都是同村同校甚至是同班的学生,又天天同走在一条路上,怎么能不说一句话呢?这性格也太孤僻了点吧。而且,张老顺又发现,这个女学生不主动说话,好像其他同学也没有和她说话的意思。这是什么原因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好奇心促使张老顺了解了解这件事情的原委。


  这一天晚上,学生们放学回来,又从张老顺身边走过。张老顺来到那位女学生身边,对她说:“姑娘,你等一下。”女学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停下脚步问:大爷,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女学生的声音不大,但让张老顺听起来心里有些不舒服。究竟怎么不舒服,张老顺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有些咯应的慌,就说:孩子,大爷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觉得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看,大家都穿着校服......还没等张老顺说完,女学生打断了他的话:大爷,你看同学们都走远了。夜深了,丢下我一个人害怕,我得快去追赶他们。说完,急匆匆地走了。女学生的态度,明显是要回避穿衣服这个问题,这反而引起张老顺更大的怀疑。张老顺常年和羊打交道,不习惯用语言沟通,养成了死钻牛角尖的脾气,你越不想让我知道,我越要搞个明明白白不可。第二天晚上,张老顺又把这位女学生拦住了。女学生想走,无奈张老顺挡着路不让她过去。因为此时距离非常近,张老顺低头看了一下女学生的脚,惊愕的“啊”了一声!天哪,竟然是三寸金莲!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小脚妇女?张老顺抬起头再看这位女学生,不由地又大吃一惊!十五六岁的青春少女本来应该红光满面才对,可眼前这位女学生却是面色苍白,极度贫血的模样。按照张老顺原先的估计,这家人家经济条件不富裕,虽然买不起校服,但填饱肚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怎么能穷到这个地步?她一家人每天都吃什么东西?怎么一点营养也没有。惨淡的月光,苍白的脸庞,让张老顺这个习惯了夜间生活的人,也觉得有些瘆的慌。他试探着问:姑娘,你怎么是这个样子?女学生微微点了点头说: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不行吗?张老顺有点尴尬,说:我是说,像你这个年纪,应该和他们那样,脸蛋像个熟透了的大苹果一样。说着,张老顺用手指了指走远了的学生。女学生听了淡淡一笑,说:我这个年纪?你说我有多大年纪?张老顺说:现在的孩子一般是七岁入学,小学六年初中三年,你今年应该十六岁。女学生摇了摇头,叹口气说:唉,我已经没有十六岁了。听得出,她好像对这个年龄很怀念也很感伤,女学生竟然叹息了好一阵。不是十六岁?张老顺好生奇怪,又问: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实年龄?女学生有点不高兴了,不作回答,意思是这个老头子怎么这么爱管闲事?要查户口?真是吃饱了撑的。张老顺可不管她怎么想,既然管上这件事,就要一竿子插到地,不弄个水落石出绝不罢休。他说:可以理解,现在的女孩子都不愿意说自己的真实年龄。女学生说: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而是怕吓着你。张老顺笑了,说:孩子,这些日子你也看到了,我每天晚上都要看羊,干的是夜间的营生。俗话说,昼为阳夜为阴。夜间阴气重,我每晚几乎都是被阴气包围着,这我都不怕,还怕你一个小姑娘的岁数?这番话竟把女学生逗乐了,她略带讥讽的口气说:我的面容刚才就把你吓得不轻,说出我的年龄恐怕要把你吓趴下。张老顺说:你这姑娘,怎么和我这个老头子开玩笑?你现在不说也行,明天晚上我问你们那帮同学去。女学生说:哼,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什么?不知道你?张老顺惊奇地问:你们不都是皇留口村的人吗?女学生说:这倒是。那他们怎么能不知道你呢?张老顺问。女学生说: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我,也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怎么能知道我的岁数呢?张老顺越听越糊涂,问:你天天和同学们在一起,他们居然不知道你是谁?更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人?年轻人,你是个有文化的人,应该诚实一些才好啊。女学生心里想,今晚怎么碰到这么个一根筋,看来不和他说实话真不行了,就说:好,告诉你我的真实年龄,我今年已经三百多岁了。张老顺一听又笑了,说:你这孩子越说越离谱,我还不满六十岁,脸上就有了这么多褶子。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已经三百多岁了呢?你怎么能在我面前冒充长辈?女学生说:我不骗你,确实三百多岁了。见张老顺还是不相信,女学生想了想又说:你知道皇留口这个村名的来历吗?张老顺说:当然知道,这个村原先叫秦台口。据说清代有一位皇帝在这个村留宿了两夜,后来就改成了皇留口。女学生说:那你知道皇留口有个叫小凤的姑娘吗?张老顺说:这个也知道。女学生又说:哼哼,我看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知道皇帝住下的那两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张老顺说:这个还真不知道。我在莲浦村一带也算是个消息灵通的人,而且皇留口村离这里也不远,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到当年发生的事情。女学生问:今晚你既然把我拦住在这里,看来不弄个明白是不放我走了?张老顺点点头说:你知道就好。女学生说:也罢。我就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也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理。这件事情在我心里憋了三百年了,让你这个爱管闲事的人知道也无妨。我就是那个叫小凤的姑娘。


  这回又轮到张老顺吃惊了。怪不得,这个姑娘脸上没有血色,她已经去世三百年了,我所见到的原来是一个亡灵;怪不得她穿着长衫肥裤小脚鞋,这正好是三百年前的装束;怪不得别的学生不认识她,她只是一缕阴魂;怪不得只是在夜间见到她,她当然不能在白天出现......其实,张老顺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但想先听听这位小凤姑娘的说词,弄清皇帝来的那两个晚上,皇留口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三百年来,怎么就没有留下一点风声和传说呢?


  下面就是小凤讲述的经过。


  清朝入关后的第二位皇帝名叫玄烨,就是康熙皇帝。他亲政后不久,有一年到五台山进香,路过秦台口村。到村里时,天色已经黑了,便住进了村东一家小客店。其实,这次康熙到五台山名义上是进香,更重要的目的是寻找自己的父亲——顺治皇帝福临。他听说父亲抛却皇位到五台山削发为僧,但不知道真假,想去打探个究竟。因为这个原因,康熙这次出行所带的侍从不多,而且都打扮成了客商模样,和微服私访差不多。


  吃过晚饭后,康熙走出店门到村里转了转,欣赏了山村别致的夜景。欣赏完夜景,康熙回到客店,刚走进院子,忽然听见西厢房里传出一阵阵拨打算盘的声响,清脆悦耳非常动听。康熙自幼喜欢筹算,对数字非常敏感,算盘打得也不错,但他总觉得西厢房里这位比自己打得还要好几倍,显然是位前辈高手,于是就产生了见见面的念头。如果能和这位高手切磋一番拨打算盘的技艺,那更是件令人兴奋的美事。想着想着,康熙的脚步就不由自主地向西厢房迈去。待他进得西厢房一看,不由地一愣!原来拨打算盘的竟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姑娘,正坐在柜台前记账,细长的手指来回转动,将算盘珠拨得上下翻飞,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康熙看呆了,竟忘记了自己进屋的目的。他迈动双腿又往前悄悄走了两步,想近距离真真切切地看看这位姑娘的高超技艺,不料这一看更觉得不可思议——姑娘哪里是用手指拨打算盘珠?而是用指甲在打算盘。那十根指头上的指甲,个个都有两寸有余。过了一会儿,姑娘一转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人,吓了一大跳,连声埋怨:你这个人,悄悄地站在我身后干什么?莫非要图谋不轨?这时,已经看呆的康熙才醒过神来,连忙陪着笑脸解释说:不不不,我哪里敢图谋不轨?只是觉得姑娘的算盘打得太好了,我看入了迷......姑娘听康熙如此一说,消了气,说:打个算盘也能让人入迷,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怪事!再说,一个山野村姑,从未见过什么大世面,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呢?这样说着,她发现康熙两眼不错珠地盯着柜台上的算盘看,就问:客官莫非也喜欢打算盘?康熙说:那是自然。我是买卖人,不会打算盘怎么经商呀!听他这样说,姑娘好像也觉得遇到了知音,就把康熙招呼到柜台前,指着算盘说:看来客官也是练家子,露两手让我长长见识。康熙稍稍推让了一番,就往柜台前一坐,对姑娘说:我这一手可差姑娘远了,打得不好,请姑娘多担待。请你出个题目吧。姑娘想了想,说:高山之上有粒米,距离山底四十里。一天往下滚一寸,请问几天滚到底?姑娘的话音刚落,康熙边念边拨打算盘:一里一百五十丈,一丈十尺,一尺十寸。算盘“咔咔”一阵响声后,康熙说:六十万天后,这粒米滚到山底下。对不对?姑娘点了点头。康熙这手一露,姑娘吃惊不小:这位客官不简单,几乎是嘴到手到,在极短时间内就算了出来。而且他拨算盘的声音很清脆,丝毫不乱,手指头上的功夫不弱,比自己毫不逊色。心里暗暗佩服。想是这样想,但嘴上却不服气,就说:常言道,字儿常划拉,算盘常磕打,这是个熟能生巧的事,不足为奇。我再出个题目,和这个差不多,稍变变花样,看看你能不能算上来?康熙说:姑娘请。姑娘说:高山之上有粒粟,距离山下一万步。一天往下滚一拃,几天滚到山下头?这道题比第一题有点难度,主要难在步和拃的推算上。民间说的一步,是指左右腿各迈一步,它的间距是五尺。而一拃,一般指拇指和中指量出的距离,大约是七寸。实际上,商业活动中的一拃包括两个动作,还有中指和食指的一小拃。两个动作加在一起算一拃,这一拃的间距是一尺。这一点当然难不倒康熙,算盘“咔咔”一响,结果就出来了:五万天。不错,你是个练家子。姑娘赞许地点点头。随后又说:一个生意人,光会拨拉算盘不行。严格说来,扒拉算盘只是记账而不叫算账。要学会算账才是合格的买卖人。这一席话说的康熙不住地点头称赞,情不自禁地对姑娘肃然起敬了:一个村野小店的女子,见识可不少啊!这时,只听姑娘笑了笑对康熙说:客官如果有兴趣的话,我想和你做个数字游戏。什么数字游戏?康熙没有听懂姑娘的意思。姑娘说:数字游戏就是很有意思的算术题。原来是趣味算术题,康熙顿时来了兴趣,他在宫廷里玩过这个东西,于是连说几个好好好。姑娘说:你先别说好好好,也不一定多么好。康熙愣了一下,问:做游戏嘛,肯定好玩啦!怎么不一定好呢?姑娘说:咱们这个游戏不白做,要带点花彩,就是要带个输赢。康熙说:可以。怎么个输赢法呢?姑娘说:我出三道游戏题。客官若是在两炷香的时间内回答上来,你们这一行人住店费用就全免了;如果回答不上,对不起,你们要多付三倍的店钱。姑娘这一说,康熙更有兴致了。他想,这些天一路走来住的都是荒村僻店,都快把朕枯燥死了。多亏住到了这里,有人陪着自己做游戏,而且又是如此漂亮的姑娘,这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输赢倒在其次,重要的是乐呵了,痛快了。这万里江山都是朕的,咱还怕输不起那点银子吗?况且,以自己的筹算功底,也不一定就输给眼前这个小村姑呀!于是,一口应承下来,并催促姑娘快快出题。姑娘转了转眼珠,一字一板地对康熙说:客官听好了。东村一潭蛤蟆,西山一树桑蚕。伸出头来三千六,伸出腿来一万三。你算算,有多少蛤蟆多少桑蚕?康熙听罢题目微微一笑,心里说,姑娘啊,你还是嫩了点,这些雕虫小技如何难得住我?想着,拿过算盘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地拨打,很快就把答案算了出来:蛤蟆是一千四百五十只,桑蚕是两千一百五十只,对不对?姑娘颔首称是,寻思这位客官真不简单,这道题是有一定难度的。当年爹爹给我出这道题,我整整憋了两天才算出来,想不到人家一袋烟工夫不到就答了出来。看来自己得小心一些了,千万不能把这些人的住店银子赔了出去。


  姑娘这边正想心事,康熙那边却等不及了,直催姑娘出第二道题。姑娘想,不行,得给他出个绕弯的题目,不然要输银子,于是说:客官再听,一群马,一堆瓦。大马驮仨,二马驮俩,三个马驹驮着一个瓦。算一算,多少马,多少瓦?康熙刚开始,并没有把这道题当回事,觉得一个山野村姑能想出来什么高难度题目?不过这道题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算来算去,怎么也找到正确答案。康熙有些着急,如果今晚栽在这爿荒野小店,在小村姑面前认了输就太丢人了!人越着急,思路就越不清晰;思路越不清晰,就离正确答案越远。一个时辰过去了,康熙头上都冒汗了,还是没有做出正确答案来。姑娘在一旁不住地敲边鼓:客官,不行就认输吧,何苦这样自找罪受呢?不就是几两银子吗?你是做大买卖的,还在乎这几滴毛毛雨?姑娘说话也够损的。这几句话好比无数鞭子抽打在康熙身上,疼在他心里。他当然不会心疼那几两银子,心疼的是下不来这个台。姑娘当然不知道眼前这位客官的真实身份,如果知道,万万不敢如此挖苦、讥讽康熙。


  天色很晚了,康熙还在那里冥思苦想。侍从们进屋来劝康熙先回客房休息,答题的事情明天再做。还有的人索性拿出银子来认输,不就是几两银子吗?何苦难受到这个程度?这些都被康熙拒绝了。这时,门外进来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妇人,是村姑的母亲。老妇人问明情况,看了看康熙和他的侍从,眼中掠过一丝惊愕,转脸对姑娘说:凤子,夜深了,客官们走了一天路都累了,需要休息。这道题目明天再做吧。叫凤子的姑娘说:我和客官定好了的,两个时辰为限,有输赢呢!老妇人瞪了凤子一眼:什么输赢?你算了一天账,也累了。回去睡觉去!转头又笑着对康熙说:小女不谙事理,太任性,请客官多担待。大家先去休息,有事明天再做。康熙真累了,也想回去再好好琢磨琢磨这道题,这才在侍从们的簇拥下回了客房。


  康熙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清晨,他又早早起床到村头遛弯儿,但脑子里还想着那一群马一堆瓦。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村口有两只毛驴各拉着一辆木板车过来,两辆车并排走着正往地里送粪。康熙目不转睛的瞅着这两辆毛驴车。瞅着瞅着,大脑突然灵光一闪开了窍!他想起了题目中的二马,可能是指两匹马,而不是比大马小一点的二号马。而大马呢?就是一匹马。如果是这样,这道题目就有答案了:马是一加二加三,共六匹;而瓦,则是三加二加一,是六块。看来这是一道脑筋急转弯的题,自己的思路不对,误入歧途,被凤子姑娘忽悠了。这个凤子姑娘,竟敢忽悠朕,哼,看我怎么处置她。他正要去找凤子算账,忽然又一想,慢,这事怨不着人家。凤子说的就是数字游戏嘛,游戏一定是脑筋急转弯,不然的话还叫什么游戏?如此这般一想,康熙由对凤子不满变成了喜欢。这个村野女子,有点意思!想到此,康熙也顾不得遛弯了,急急忙忙回到客店,找到凤子说:姑娘,那道题目我算出答案来了,是......康熙正要往下说,这时,凤子母亲接过头话说:客官是不是想回答六匹马六块瓦?康熙闻听一惊:这老太太怎么知道我这样回答?凤子也对母亲的这句话感到奇怪。是啊,她又不是客官肚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是这个答案?奇怪归奇怪,但她还是对康熙说,恭喜你,答对了。凤子一直纳闷:这个客官憋了一晚上也没有算出来,早上遛了个弯儿的工夫就回答上来了,里面一定有蹊跷。不怕,我还有更难的题目等着他哩!于是,凤子又给康熙出了第三道题。她说:当年爹爹去世时,留下几头驴。弥留之际,爹爹对这些驴的归属做了一番安排:娘分全部驴的半数再加半头。大哥分剩下的驴的半数再加半头,他所得的驴是娘所得驴的一半;二哥分还剩下的驴的半数再加半头,他所得的驴是大哥所得驴的一半。最后轮到我,我分剩下的驴的半数再加半头,正好是二哥所得驴的一半。结果一头驴也没有杀,正好全部分完。请客官帮我算一算,爹爹一共留下几头驴?出完题,凤子笑了笑说:这道题目定输赢,客官可要仔细算来。


  康熙一听,脑袋先自大了一半,这道题怎么这样绕的慌!凤子怕他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但康熙还是如坠云雾之中,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他心里明白,这道题目虽然不是脑筋急转弯,但要回答出正确答案需要一定的技巧,可难就难在自己无法掌握这个技巧,找不到解题的突破口。本来,他们在此地住一晚上第二天还要赶路,可因为答题却不得不耽搁一天。侍从们见康熙紧缩眉头茶饭不思很是着急,就说:一个黄毛丫头竟敢为难当今圣上,想造反不成?抓起来,定她个欺君之罪,看她还狂不狂!康熙哼一声:胡闹!凤子姑娘是个奇才,很让我敬慕,你们不能冒犯她。侍从们说:可咱们老在这荒村僻店里耗着也不行,耽误了五台山的大事怎么得了?康熙也为这件事情犯愁,但和凤子有了约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能溜之乎也。正在左右为难,凤子母亲进来对康熙说:客官有紧要事情,可以先走人,回头来再答题不迟。侍从们齐声赞同。康熙皱皱眉头说:这不好吧,再说凤子姑娘能答应吗?凤子母亲说:小女那里我去说。客官只管办事去。若回头你再回答不上,多付些银两就是了。康熙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就收拾好行装第二天一早奔五台山而去。


  在五台山,康熙明察暗访了好些时日,始终没有发现父亲顺治的行踪,神情很是郁闷,加之凤子出的那道怪题困扰,康熙更是闷闷不乐。这天黄昏时分,康熙一个人在南山寺闲逛,忽然发现前面墙角处有个老和尚在打坐,口中念念有词。康熙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双手合十,向老和尚唱声喏。老和尚眼皮也没有抬,说:施主有何心烦之事,不妨说出来,老衲也许能帮上你的忙。康熙心头一惊,说:大师怎知我有烦心之事?老和尚说:施主眉心紧缩,面色忧虑,还不是有烦心事么?既然被老和尚猜中,康熙也就不再隐瞒,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向老和尚述说了一遍。老和尚思索了片刻说:第一件事,你没有理由烦恼。你父亲既然把江山留给了你,你就要千方百计地把它治理好,这也是你父亲最希望的。你说还见他干什么?我看还是不见的好。第二件事,老妇人已经告诉了你答案,所以你更没有理由着急了。告诉了我答案?康熙被老和尚说的一头雾水。老和尚说:她让你回头再算,你就回过头来再算吧。回头再算?康熙似乎明白了,可又不太十分清楚。康熙告别了老和尚,便往外走边琢磨他说的话。忽然,康熙猛醒过来,连忙返身去找老和尚。待他走到那个墙角处,却不见了老和尚的踪影。康熙跪在刚才老和尚打坐的地方,喃喃地说:父皇啊,儿子将牢记您的教诲,一定要把这个国家治理好。那道题目,儿子也知道怎么做了。康熙一行从五台山回来,又到秦台口村留宿住到凤子的客店里。刚进店门,就见凤子母女俩跪倒在康熙面前,一个劲儿地磕头告饶。凤子说:不知圣上驾到,民女无礼了,请圣上恕罪!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怎么知道康熙来了?原来,那晚凤子母亲第一眼见到康熙的时候,就发觉他器宇轩昂举止不凡,定然不是凡俗之辈,后来听说这一行人要到五台山进香,就更断定他们是皇室之人,因为她小时候见过到五台山进香的明朝崇祯皇帝,也听说顺治皇帝到五台山进过香。她想帮帮这个年轻的皇帝。在康熙答第二道题目的时候,凤子母亲提出让康熙先休息。第二天早上,她事先安排了两辆驴车往地里送粪,有意点拨一下康熙。至于第三道题目,让他回头再算,更是等于把答案直接告诉了康熙。凤子也是后来才知道是母亲帮了康熙的忙。康熙见状赶紧上前一步扶起凤子母女,说:你们没有罪,反而有大大的功劳。母女俩愣了,问:我们有什么功劳呢?康熙说:功劳就在这最后一道题目上。母女俩更糊涂了,相互对视一眼,又看看康熙,看不出这题目里有什么功劳可言。康熙说:这道题按照常规的解题方法也能答对,但是太费劲了。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倒过来算,也就是老人家所说的回过头来算。姑娘得到的是最后剩下的驴的半数再加半头,结果一头驴没杀也没有剩下,那你得到的就是一头驴。你得到的驴是二哥的一半,那二哥的驴就是你的二倍,两头。二哥的驴是大哥的一半,那大哥的驴就是四头。以此类推,老人家的驴就是八头。你们四个人的驴加在一起就是十五头,对不对?母女俩连声说:对,对,就是十五头。康熙抱拳向母女俩行了一礼,感慨地说:回过头来再做,虽然只是一道数字游戏题,却让朕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论做什么事情,不能一条胡同走到底。行不通的时候要尝试着改变一下方向和角度。方向角度改变了,道路往往就通了,问题也就会迎刃而解,而且有时还会受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康熙离开秦台口村时,两眼盯着凤子双手那长长地指甲看了好长时间,然后深情的对凤子说:我回京城有要事处理。过段时间,我会让人来接你到京城进宫里生活。母女俩一听,又赶紧跪下谢恩。显然,康熙这是要纳凤子姑娘为妃,这对于一个乡野女子该是多大的喜事呀!


  凤子说到这里,突然没有了声音。张老顺正听得带劲,发现凤子不说了,连忙问怎么回事?凤子说:唉,就是这句话,要了我一条命啊!张老顺不明白了,问:这不是个好事吗?怎么要了你一条命呢?凤子接着又说了下面一段话。


  过了一些日子,京城里果真来了一伙人,还带着好多礼物,要接凤子到京城。这天晚上,凤子娘说:闺女,明天你就要入宫当娘娘了,快把你那长长地指甲剪了吧,不然干什么也不方便。凤子的指甲是从小就留起来的,经常用它拨打算盘珠,她不愿意剪,但又觉得娘说的有道理,带着这么长的指甲进宫会不会被人耻笑?就拿来剪刀“咔嚓咔嚓”剪掉了。


  第二天,凤子要走了,换上了京城带来的新服装。出门时,京城来人突然发现凤子的长指甲没有了,连忙问她:你的长指甲哪里去了?凤子说:剪掉了。来人一拍大腿,后悔地大喊一声:唉,这事怪我呀!凤子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就问:怪你什么呀?这个人说:你那是凤爪呀!入宫后皇上要封你凤妃,主要是因为你长着这一双凤爪。你想啊,皇帝是龙,你是凤,这该是多么喜庆的事啊!可......可现在你没了凤爪,你也就不是凤了,我......我还怎么接你入宫哪!凤子母女俩一听也傻了眼!敢情这十根长指甲还有这么多讲究呀!凤子不太相信这个人的话,说:康熙皇帝封我为妃,不见得全是因为我长着十根凤爪,我们都喜欢筹算技艺,这才是他封我的主要原因。京城来人说:这样吧,你先不要进京。我回去一趟,听听圣上的旨意,如果真如你所言,咱们再进京不迟。几天后,这个人回来了,带来了康熙的圣旨:凤子可以进京入宫,但没有了凤爪,封妃已不可能,可以做皇上的侍读,就是陪着皇上做数字游戏。凤子一听,羞愧难当。她拒绝进京,当天晚上就悬梁自尽了。后来康熙听说凤子已死,心情非常沉重,很长日子懒得料理朝政,不住地演算凤子给他出的那几道脑筋急转弯数字游戏题,再后来,又把秦台口村改为皇留口村。


  因为喜欢算术,后来凤子的阴魂就常常跟着上学的孩子们到学校去上课,白天去不方便,就在夜间去。好在每年中考时,孩子们晚上都要增加课时,这就给凤子提供了方便。然而,孩子们却不知道,随行的队伍里有个年长三百岁的资深同学——凤子。


  凤子的故事讲完了,深深地吁了口长气。张老顺也是感慨万千,想不到凤子姑娘还有这么一段鲜为人知的经历。他问凤子:按说这也不是个小事情,怎么多少年来这十里八乡的人都不知道这回事呢?凤子说:对于我们家,这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过去,出了这种事情,我就会永远嫁不出去的。所以,在我去世后,我家就立下一个规矩:任何人不准说出事情的真相。等到我的娘和哥哥们去世后,后代人就不知道这么回事了。我今晚告诉了你,但希望你为我守住这个秘密,特别是不要和村里读书的孩子们说。他们知道后,我再和他们在一起就不可能了。我愿意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我喜欢那些富有情趣的数学题目。


  张老顺点了点头,说:凤子放心,我不会和孩子们说的,也不会和村里人说。你看,又过来一群孩子们。你去吧,和他们一起走吧。凤子向张老顺行了个礼,回到了孩子们中间。


  然而,张老顺没有信守诺言,最后还是把这件事透露了出来。从此,月光下,夜读的孩子们中间少了一个身着长衫肥裤,脚穿绣花鞋的十六岁少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3080.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