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朋友一生一起走

宗风秋丨朋友一生一起走 小猪佩奇 朋友一生一起走 宗风秋 情感文章 第1张

  在网上打卡读诗词,免费领了一套儿童书《小猪佩奇》。朋友说,她外孙也喜欢小猪佩奇。


  “喜欢就送给他,反正我可以再领一套!”


  第二天,吃了早饭,我拿了书打了伞,沿着河边的小路,慢慢向朋友家走。


  久雨初晴,阳光乍泄,不时有一两朵黑云飘过,洒下细细的雨珠儿。整个世界,清新得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记得汪曾祺形容一家人的干净,说她们家像明矾澄过的清水,大概就是这样子吧?已经立秋了,又因为刚下过雨,那秋风就像一杯新鲜的扎啤,沁沁凉凉。


  朋友家的门半敞着。我敲敲门,然后才推门进去:


  “就你自己在家?你那家子呢?”


  “上班,越刮风下雨他们越忙。”朋友的爱人在供电局上班,越是刮风下雨,线路越容易出故障,“昨天夜里忙到一点多,今天早晨不到六点又去上班了。”


  我俩坐在沙发上说话。很长时间不见面了,虽然住的很近,平时各忙各的,又因为有了微信,有什么事在微信上就说了,经常三两个月也不见一回面儿。


  不知不觉,又说起我们的国画班,才想起我们已经好长时间不画画了。朋友翻找出她的笔墨和宣纸,我们两个人一起画画,她画牡丹,我画荷花。清凉的风,不时从窗外吹来,吹动我额前的乱发。对面楼房的玻璃,正好把阳光反射到面前的宣纸上,这光影交错间的岁月静好,突然让我很感动。能有时间,这样心无挂碍地涂涂抹抹,感觉真好!


  画了一会儿画,我们到茶几边喝茶。一杯茶没喝完,朋友又去洗桃子,然后,把大桃子给我,她吃小的。这时,她爱人打电话来,说中午要回家吃饭。


  “你在这儿吃饭吗?”她问。


  “不!我们早饭吃得晚,吃午饭要到下午三四点钟。”


  朋友并不勉强,自去做饭。


  隔了一会儿,她爱人提着鞋子推门进来。


  “咋还提着鞋?你光脚回来的啊?”我问他。


  他伸出脚,脚上穿着拖鞋,说是干活刚回来,单位的院子里,到现在还满是积水。我们正说话,听朋友在厨房叫我:


  “这两个小南瓜,你要大点儿的还是要小点儿的?”


  “这还用说?我当然要大点儿的。”


  我跑到厨房,把那个大点儿的小南瓜霸在手里。朋友拿了一个袋子,我把南瓜装进去。朋友从冰箱里往外拿桃子,一边拿一边唠叨:这包是大姐给的,这包是六叔给的,这包个是邻居给的。这包里拿三个,那包里拿五个,不一会儿又收拾出一大包来。


  “别再拿了,我可是走着来的,这么多我怎么拿走?”


  “打电话,让你那家子来接你,正好一起吃个饭再走。”


  我打电话让爱人来接我,朋友把燃气灶调成小火,我们回客厅继续喝茶。


  我和她是高中同学,我们之间,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客气,无论什么东西,她总是要我先挑,所以,我也习惯了在她面前刁蛮一些、霸道一些。


  记得那一年,她说她家的昙花要开了,趁她去厨房拿东西的空,我跑到她家楼顶上,扭了一朵半开的昙花,就向楼下大跑。


  另一次是快过年了,那时候我们家还养着狗。我因为在妈妈那儿,实在回不了家,就打电话让她帮忙遛狗。天已经黑了,她和她爱人正在包饺子,沾了满手的面粉。


  我说我今天回不去了,记得帮我们遛狗喂狗。她说饺子还没包完,然后……哪儿有什么然后啊,我早把电话挂了。回来才知道,为了给我家狗狗买吃的,朋友几乎跑遍了整个县城。


  和她在一起,吃煮玉米、吃桃子、吃苹果,都是我吃大的,她吃小的;去她家串门,半路想吃甘蔗又没带钱,赊了甘蔗让她去还账;她做了好吃的,要么打电话让我去拿,要么她给送到家里来;在她家看电视,遥控器拿在我手里,我要是想听戏,她两口子,只好都跟着听……


  她喜欢安静,喜欢忍让,从来不和人争什么;我喜欢热闹,喜欢霸道,喜欢和人争来吵去。她说,我和谁都不争,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争也没用。


  每每听她说到这里,我总会想起杨降先生翻译的一首小诗: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是艺术……


  感觉这小诗,就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她喜欢画画,喜欢泥塑,喜欢小花小草,喜欢小鸟小鱼。她说:我哪儿都不去,我什么都不干,我就在自己家里坐着,就是最好的享受!


  她家的花花草草,女儿养的小狗,爱人养的小鱼,她都悉心照顾着。另外,她还喜欢苏绣,她的苏绣作品,每一幅都精致到我不敢触摸。


  春天,我们一起去挖荠菜、去寻花问柳;秋天,我们一起去看红叶、去雨中漫步;夏天,我们共同分享一个西瓜,或者一杯凉开水;冬天,我们一起赏雪、或者一起挤在窗台上,看天看人看小鸟……


  说话的功夫,我爱人已经到了,打电话让我下去,我提了东西准备走。朋友又收拾出一把韭菜,几个茄子和一包辣椒。


  “这下就更拿不走了,还有我的雨伞呢。”


  我抱了雨伞,拿了东西准备下楼。朋友说:


  “人都到楼下了,上来说会儿话再走吧。”


  听她说得恳切,我打电话让我爱人上来。于是,两个大男人照例到阳台去抽烟,我和朋友继续做饭。


  “我炖了排骨,再炒个豆角,配上两个小咸菜,你们吃了饭再走吧!”


  “不吃!”我说得斩钉截铁。


  饭做好了,他们两口子准备吃饭,我们两口子准备回家。朋友偏偏又说,她家的火龙果今晚要开花,那花骨朵有这么大,有三四个,她用手比划着。


  我还没见过火龙果开花,就又放下东西,四个人孩子一样,一齐奔到楼顶去。那火龙果长得有一人多高,一个花蕾,差不多有一尺长。桂花的花盆,换成了一个大陶缸,只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今年不知道要开多少花儿呢。还有虎尾兰,还有茉莉花,还有一年365天、天天都在开花的刺梅……和这些花儿,我们也是老朋友呢!


  她爱人知道我喜欢桂花,却又养不活,就特意指着桂花说:


  “这东西可好养了,活得都有点死皮赖脸,前些日子,旱得叶子都掉光了,这一下雨,你看看,又活了!还有这云竹,俺都不想养它了,它就是不死。”


  早就习惯了他这样气我,我不说话,故意饶有兴趣地盯着火龙果上的花蕾看。


  “你别再扭一个下来,这和昙花不一样,花落了还得结果子呢!”


  我也没想扭他的火龙果花,我就是想吓唬吓唬他,谁让他见面就嘲笑我不会养花!


  看过花,我们又回到客厅里。朋友的爱人看我拿了南瓜,故意说:


  “这南瓜没几个了,你别都给了她。”


  “我本来不想要了,你这样说我偏去拿!”


  我抓了她家储藏室的钥匙,就往楼下跑。朋友刚才说了,还有几个这样南瓜,放在她家的储藏室里。


  我又从储藏室拿了两个小南瓜,这时朋友才看到,她在楼上再三寻找的那几个茄子,在储藏室已经放坏了。


  “你看看,我这可是真老了!”


  “外孙都快上学了,你还不老?美的你!”


  然后,她们上楼吃饭,我们骑电车回家。初秋的微风絮絮,初秋的阳光斑驳,初秋的白云,初秋的蓝天,初秋的一草一木,都美得如诗如画……


  很喜欢李白的诗句:“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日有意抱琴来。”朋友一生一起走,就要这样自在随意地相处,不抱怨,不计较,来也欢喜,去也欢喜。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930.html

已有 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访客
1楼访客游客2019-10-12回复
天天活成诗仙的样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