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影院岁月,我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李艳丽丨影院岁月,我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演好自己的角色 李艳丽 感悟文章 第1张

  2019年初


  附近影城在放映《飞驰人生》,丰用手机买了两张票,带我和谢去看。坐电梯上五楼,丰取票,然后送我们到一号放映厅,三五遍地叮嘱我俩几排几座。从丰提议到放映厅的门把丰隔开,我俩都是傻傻地跟在丰的身后,脑袋里只有一个问题:儿子大了,我俩老了?从前是丰听我们的,现在是我们听他的。白天陪我们逛商场,晚上带我们遛弯,不暴躁,没叛逆,这是以前的假期少有的。如此安好。


  2004年初


  曲师大读函授,在大学校园里张同学请看电影《手机》。放映厅是一座低矮的平房,人很多,满满一屋子。屋旁有几株腊梅,淡黄的小花在枯枝老干间零星地开放,悄无声息,可浓郁的香味,在清冷的夜空中弥漫。人到中年,能暂时放下家庭琐碎,放下工作繁忙,心无旁骛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课下认真做作业,认真答写试卷,实在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校园里有老多卖旧书新书的摊位,挑挑选选,孩子喜欢看的,老公喜欢看的,自己喜欢看的。这本好看,那本也不舍得放下。短暂的学习结束后,背回来的是沉甸甸的一大包闲书。


  能上学有书读真好!哪怕是人到中年。


  1996年初


  谢去曲阜师范上函授,我跟着闲玩。热闹非凡的五马祠街上有个小影院,和他同学一块看了电影《满汉全席》,震撼于菜做到一定的境界,不仅仅是技术也是艺术。青春无悔。


  小时候


  村里有放电影的,听说演《神秘的大佛》,还听说电影里有血淋淋杀人的镜头,是很惊心的片子。上课时老师讲的啥根本听不下去,怀揣十五只兔子般。下课铃一响,大家都冲到校园里的庙前用小刀划杠占地方。


  晚饭是等不及吃的。扛领草席去庙上。焦急而兴奋地等一个电影放完,《神秘的大佛》还在其他村里正演着呢。大家就在那里看着空白影布等呀等。我们小孩子是终于等不及的,歪头耷脑,横七竖八,躺到一片。也不知过去多久,热闹的人声,大人的摇晃,迷迷瞪瞪地醒来:片子拿来了。于是,大家又紧张兴奋地看到后半夜。电影散场后扛着草席,快乐满足地回家。


  以前村里轮流放电影,爱热闹的人就夜夜跟着电影机各村跑。也有听到假信儿,跑到别村看不上电影的时候。路上遇到回来的人群,问演的啥电影,得到的回答是:跑到裂伙、白跑磨鞋记。多有创意的电影名。每次疯玩到半夜回家,村口和伙伴分手后,独自走过黑胡同,都紧张得不行,俩眼圆睁,双耳竖起,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追。手电筒是没有的,劳累了一天的大人更不会出来接。回家不挨揍就万幸了。少年无愁!


  浮生变幻云相似,闲景清幽梦尚留。日月如梭,容颜易老。时光都去了那里,那里,那里……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866.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