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年味儿

宗风秋丨年味儿 宗风秋 社会百态 第1张

  我小的时候,过年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儿。


  在那时候的农村里,总是一入腊月就开始忙年了!因为那时候,生活条件很艰苦,吃的东西很单一。一个冬天,几乎都在吃咸菜和豆豉,偶尔炒一次白菜粉条,吃过之后,还要念叨很长时间。吃肉,那真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可以的。那时候,过年最神圣的梦想,就是可以吃猪肉馅的饺子,穿粗布做的新衣!


  农村里忙年,是从蒸年馍开始的。那时候,家家户户都要蒸年馍:白馍、豆包、菜包,还有一种杂面外面包一层白面的花卷。蒸菜包的菜,一般都是干的萝卜叶和老的白菜叶,再加一点鲜萝卜。过水之后剁碎了,再半机械半人工地,挤去多余的水分,然后加上调料面、猪油、碎粉条,用发好的面包了,上锅蒸熟,出锅后热气腾腾的,吃着可香了。


  那时候,冬天比较冷,过年蒸的馍也多,晾凉了放到很大的陶缸里,一般都要吃到二月二,这年才算是过完了。豆包是玉米面的,容易长白毛,奶奶就哄我说,长了毛的豆包是出汗了,会越发地好吃。然后就把这些长了白毛的豆包,再上锅蒸一遍。很多时候,那豆包都长了白毛长黑毛,却依然舍不得扔掉。


  那时候,不仅家家户户都忙年,连生产队里也忙年。漏粉条是从一入冬就开始的,村里的壮劳力,除了上河工的,在家的就张罗漏粉条:支起一口特别大的锅,然后把秋天准备好的红薯粉,调成糊状,盛到漏粉条的漏斗里,锅里的水要烧得滚开,然后几个青壮年的小伙子,轮流抖动那个漏斗,粉条就慢慢地漏到开水锅里了。一边漏粉条,一边有人把煮熟的粉条,捞出来,用棍子挂起来,一排一排,放到外面冷冻,最后再风干打捆,分到各家各户。


  俗话说:三祭灶四扫屋,五蒸馍馍六杀猪。其实这前边都要冠以‘腊月二十’才对。


  到了腊月二十几,就开始杀猪宰牛了。宰牛的场面我没有见过,但杀猪的场面,我是见过的。也是先支起一口特别大的锅,把水烧开了。然后几个人一起把猪杀死,在腿上割开一个小口,向里边吹气,当整个猪都鼓胀起来时,用开水烫了,去毛,开膛破肚,非常血腥的场面。我因为胆子小,只远远地看。到了晚上,小孩子大都会在胶质的猪蹄甲里,放一点猪油再做一个灯芯,点起来举着到处跑!那时候,觉得一看到这样的灯火,年就来了,就可以吃肉了!心里的那种欢欣雀跃,真的是不可言喻啊!


  现在不少人埋怨,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细细想来,主要还是现在的人,生活好了,不渴望过年吃肉,也不渴望过年穿新衣服了。而且,馍也不用蒸那么多,偶尔也买些现成的,也就不用那么大张旗鼓地忙年了,年味自然就淡了很多。


  但每年到了年底,忙年还是必须的,好像这年你要不忙起来,那就过不去似的。


  猪肉和鸡肉都不想吃了,都年二十九了,才买了牛肉回来。煮酱牛肉,先上百度搜索,然后照单抓料。把料买齐了,匆匆地往回走,才又想起买的那鱼忘拿了。只好再走回去拿鱼,再匆匆地走回来。然后把牛肉切成小块,过水。


  锅里加了足够的水,加黄酱、加调味包,温水把牛肉下锅,然后又到百度对照了一下,发现调味料里少了山楂。


  再匆匆地下楼,去买山楂,顺便买回来一袋饺子粉,气喘吁吁地上楼······


  把山楂洗干净,放到锅里,水开了,又放入葱、姜、蒜,敞开锅煮了二十分钟,以去除牛肉的血腥味。然后调小火,慢慢地煮三个小时。


  每隔一小会儿,我就去搅动一下,牛肉太多,锅又小,以防煎了锅······


  我人还没钉脚呢,嫂子又打电话,说她和的面发好了,让我帮她蒸馍去。


  “我正煮牛肉呢,下午吧!”


  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已经一个多小时了,用筷子很容易就把牛肉插透了。嗬,这才一个多小时,牛肉就快煮好了,百度上说要煮三个多小时呢。心里觉得像沾了好大的便宜,很高兴。然后放适量的盐,再调更小的火,让锅里一直保持微沸的状态。


  因为是头一次煮酱牛肉,所以特别小心翼翼。水少了,肉也快煮好了,我翻动的次数也多了。趁着这些小空档,把鱼放到冰箱里,把姐姐家给的菜包和豆包,也放冰箱里。只是冰箱里哪里装得下这么多的东西呢?只好把平时不吃又舍不得扔的东西,统统处理了,挪出空来,装这些年货。


  你看虽说现在过年,基本不用忙了,我依然免不了手忙脚乱。忙着、做着、想着,渐渐就觉得,那年味就浓了起来。


  过年了,把床单被罩都拆下来,扔到洗衣机里,仔细地洗干净了。当然应该洗的还有那些毛巾和衣物。于是,洗衣机也转起来,厨房里的油烟机一直开着,再加上这洗衣机的轰鸣,整个家里,便不得安宁了。


  因为我一会儿出入厨房,去看牛肉;一会儿又出入洗手间,去洗衣服,地板上让我踩得,像印花了一样。只好再不停地拖地板······


  以前不比现在,过了年三十,到处都关门,你想买袋子盐,都很困难。现在过了年初一,卖什么的都有了。但多年的习惯,还真的难改,看看盐和糖都不多了,赶紧下楼去买。说起过年了就像过了好久的日子,再想想,过年那天,也是平平常常的一天啊!但就因为这一天是新的一年的开始,就觉得神圣了许多,庄重了许多。为了迎接它的到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忙活。


  爱人去赶年集,买了土豆和白菜,他说那集上,人挤人人挨人,卖什么的都有,幸好他是骑自行车去的,要是开宝马,估计到天黑也回不来。


  “行了,你倒想开宝马呢,有吗?赶紧帮我把衣服捞出来,甩干了晾到阳台上去,看不见我都忙死了。”


  安排好了活儿,我赶紧去看我那牛肉。一块一块的牛肉,已经塌架了,这说明牛肉已经煮好了,看看时间才用了两个小时。


  衣服洗好了,牛肉煮好了,午饭也吃过了。刚刚想去给嫂子帮忙,朋友的减肥中心,要开什么年会,让我去凑凑热闹。


  唉,午睡泡汤了,也不能去帮嫂子了。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想想也没干什么呀,怎么就感觉这么忙呢?


  年三十了,包饺子啊!调馅和面,然后包饺子,串门子,忙得脚手不沾地。


  除夕了,吃饺子喝酒看春晚,旧的一年去了,新的一年来了,年年年尾接年头。时光的长河总是无休无止,可我们的年,却过一个就少一个了!



文丨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841.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