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佩戴的玉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哪个更有灵性?

他佩戴的玉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哪个更有灵性? 秦飞雪 翘哥 陈轩 新解红楼梦 第1张

他佩戴的玉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哪个更有灵性? 秦飞雪 翘哥 陈轩 新解红楼梦 第2张


华夏国天海市。

正值八月酷暑,即使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温度依旧居高不下。

陈轩刚刚加完班,就迫不及待的骑上他的小电瓶,往天海大学赶去。

他是天海大学大四的学生,刚刚实习不久,今晚约了女友许静在学校的一个广场见面。

尽管加完班很累,出了公司立马热出一身汗,但陈轩一想到女友,心里就美滋滋的。

今天是许静的生日,陈轩打算给她一个惊喜。

此时太阳刚刚下山,学校的广场上已经有不少三三两两散步的大学生,到处都是谈笑声。

陈轩骑着小电瓶开向约定的位置,刚停下车,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只见许静竟然和一个陌生男子搂抱在一起,两人有说有笑,旁边还停着一辆黑色宝马。

“许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女友脸上一副讨好陌生男子的表情,陈轩忍住愤怒问道。

“陈轩,你来得正好。”许静神色自然,丝毫没有羞愧的感觉,“我今天约你到这里来,就是要和你说清楚,我们分手吧!”

“什么?”

许静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陈轩瞬间脑海空白。

几秒之后,陈轩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问道:“为什么?许静,给我一个理由!”

“我说你是傻逼吗?许静现在跟了我,所以把你这废物甩了,你是不是眼瞎看不见?”一直搂着许静的陌生男子开口,一脸的鄙夷之色。

这个年轻男子和陈轩看上去差不多岁数,但是一身名牌衣服,和陈轩穿的地摊货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男子说话声很大,一下子就引来了不少好奇的目光。

围观的同学很快就有人认出了男子的身份:“是欧云峰,欧少!”

这个叫做欧云峰的富二代学生也算是天海大学的有名人物了,不过他却是以纨绔好色出了名的。

据说欧云峰换过的女朋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只是他家里有钱,多的是女人倒贴。

欧云峰的事迹,陈轩也是多少有耳闻的,他没想到心目中非常纯洁的女朋友,竟然也会跟这种人在一起,这让他怎么接受?

“许静,我想听你亲口解释!我不相信你是那种女人!”陈轩眼都红了,近乎嘶吼的说道。

“我是哪种女人?陈轩,你看看你自己那穷酸样,好意思瞧不起别人?”许静冷哼一声,眼中满是鄙视,“你整天骑着个破电瓶车,实习一个月才三千块工资,连我的化妆品都买不起,你扪心自问养得起我吗?”

许静的每一句话,仿佛一刀一刀的在陈轩的心头上割。

而周围冷眼旁观的同学,更是让陈轩脸上火辣辣的,此时,他的内心早已鲜血淋漓。

“许静,你知道吗?为了你今天的生日,我辛辛苦苦把实习工资都攒了下来,买了你一直想要的新款手机,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你之前还说刚刚实习工资低不要紧,为什么今天却这样对我?”

陈轩控制着颤抖的双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全新的安卓手机。

“哈哈哈哈!”看到这个手机,欧云峰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个叼丝手机都要攒好久工资才能买得起,就你这种废物也配和许静在一起,真是浪费美女资源!”

陈轩忍受着欧云峰的冷嘲热讽,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许静一个人。

然而下一刻,陈轩的眼神立马黯淡了下去,因为他看到许静的手里,拿着的正是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就这一个手机,让陈轩不吃不喝存三个月工资,也才勉强买得起。

“你也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却只能买这种屌丝手机来送我,让我拿出去怎么见人?”许静故意晃了晃手中的苹果机,眼中的厌恶之色越来越浓了,“看看峰哥,人家不但送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给我,还陪我买了十几套名牌衣服,你做得到吗?”

陈轩顺着许静的目光看去,果然在欧云峰的宝马车后座里放满了一堆名牌购物袋。

价值数万的名牌衣服和百万天价的宝马豪车,和陈轩一身地摊货和破旧的二手电瓶车,形成了鲜明对比。

“许静,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陈轩喃喃的说道,他一瞬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长达三年多的爱情旅程,从小镇高中到天海大学,说好要一起拼搏奋斗、一辈子不离不弃的话语,还在陈轩的脑海中回响,他怎么也无法把这些话和眼前的拜金女联系在一起。

“以前是我目光短浅,才会和你在一起,但是现在我已经想通了,我长得这么好看,凭什么要和你这穷小子绑在一棵树上,浪费我的青春?只有跟着峰哥这样有本事的人,我才能得到幸福!陈轩,现实点吧,我们不合适!”

听完许静的这番话,陈轩一颗心彻底的沉了下去,眼中这个抹着艳丽粉底、穿着迷你短裙的女孩,已经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清纯女友了。

“怎么,还不滚开?癞蛤蟆就别想着吃天鹅肉了,我警告你,以后不要来纠缠静静,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欧云峰洋洋得意的说完,还在许静的脸上亲了一口,仿佛在宣布胜利。

围观的同学向陈轩投去了同情的眼光,就像在看一个可怜虫。

他们都知道欧云峰的狠毒是出了名的,以前有个学生被欧云峰抢了女朋友,找他理论不成,还被欧云峰雇人打了一顿,最后只能忍气吞声的认栽。

深吸了一口气,陈轩目光渐寒,语气平缓的说道:“许静,希望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许静听了不禁诧异,她还以为陈轩会像癞皮狗那样,求着自己不要分手,毕竟以后想找到她这样的美女,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但她没想到陈轩这么决断,还敢放狠话。

“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许静诧异过后,又露出了讥讽般的笑,“像你这样的人,注定一辈子没有出息,我不跟你分手的话,才会真正的后悔一世!”

“哈哈,放狠话谁不会!陈轩,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一个没有背景的乡巴佬,还妄想屌丝逆袭?静静别理他了,快上车,我带你开房去,哈哈!”

欧云峰肆无忌惮的嘲讽了一顿,就和许静坐上宝马车,扬长而去了。

无视周围怪异的目光,陈轩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

这一夜,他灌了自己很多酒,直到神志不清,才被几个舍友扶上床,昏昏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轩迷糊之中,感觉胸口处传来一股温热,那里是一块他从小戴到大的家传古玉。

古玉发热越来越厉害,陈轩的意识也越来越清醒。

忽然之间,陈轩的大脑轰然一声,传来一道只有他才听得见的清音。

“陈轩小辈,接我邪医传承!”

随着这个神秘古朴的声音,无数神妙无比的医道知识涌入陈轩的脑海之中,古老神奇的邪医秘传针灸术、透视万物的邪医神眼之术……

这些医术法门不断涌入,很快就与陈轩的记忆结为一体,仿佛与生俱来一般。

“吾之医道,可通天道,勤加修炼,受益无穷!”

神秘的邪医传音继续透入陈轩脑海,与此同时,陈轩胸前的古玉也瞬间变得滚烫起来。

如果陈轩睁开眼睛的话,就会看到令他大吃一惊的画面,家传古玉竟然融化了!

古玉化作一股磅礴浑厚的气流,融入陈轩的身体,并缓缓的流遍四肢百骸。

陈轩的肌肉骨骼,被这些气流温养着,逐渐变得强健起来。

身体上的一些缺陷伤痕,也被逐一修复,直到完美无瑕。

“受我仙气灌体,今后超凡脱俗,勿要辱没我绝世邪医之名!”

最后一道清音戛然而止,陈轩只感觉浑身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很快又陷入沉睡之中。

“陈轩,快醒醒,你上班要迟到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陈轩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阳光直射进来,床边是一个朴实微黑的男生,正不断摇着他的肩膀。

那是陈轩在大学里最好的好兄弟黄松,由于性格有些软弱,经常被同学戏称为黄怂。

“阿松,几点了?”陈轩连忙问道。

“快八点了。”

陈轩闻言立马跳下床来,他昨晚才刚失恋,可不想转眼又因为迟到丢掉工作。

公司九点上班,陈轩部门的那个变态经理要求部门员工每天提前半小时到达。

也就是八点半之前,陈轩就要赶到公司了,否则他毫不怀疑变态经理会炒掉自己。

这件事他还和黄松吐过苦水,因此黄松才赶紧催促他起床。

“咦?”陈轩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伸手往自己胸口摸去。

“难道昨晚的梦是真的?”

他胸口佩戴的家传古玉,竟然完全消失不见了。

而一夜醉酒,陈轩不但没有感到疲惫,他现在脑子非常清醒,身体也充满了无限活力。

陈轩心底压抑不住的兴奋,他确实感觉到自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邪医传承,居然是真的,拥有这样神奇的本领,我干嘛还为一个虚伪拜金的女人伤心,许静,我很快就会证明你的决定,是错误的!”

这一刻,陈轩彻底的释然了。

看着突然发呆的陈轩,黄松忍不住露出同情的神色,还以为他是为情所伤,精神恍惚。

不过陈轩很快就回过神来,给了黄松一个轻松的微笑,然后准备上班。

骑着电瓶车,陈轩才出校门没多远,就发现前面的路口堵住了。

“怎么回事?”无奈的停下车来,陈轩挤进人群往前看去。

前面停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一个壮汉坐倒在车前,捂着自己的膝盖骂骂咧咧,表情似乎十分痛苦。

而豪车的主人,则是一位年纪二十左右的美女。

她身姿婀娜,穿着一袭合身的浅蓝色半身裙,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

顺着前凸后翘的胸腰往上看去,是一张绝美的脸蛋,眉如远黛,双瞳剪水,让人一看就舍不得移开眼珠。

“那不是我们天海大学的校花秦飞雪吗?”虽然只在学校网站上看过照片,陈轩还是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美女。

不过她的真人,居然比照片还要好看不少,天海校花,果然名不虚传。

眼前的情形,结合围观群众的议论,陈轩大概明白了,秦飞雪可能开车撞到了那个壮汉。

不过获得邪医传承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壮汉根本就没受什么伤,原来是个碰瓷的!

只是那个壮汉长得太凶神恶煞了,而且不少人都认识他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外号翘哥。

因此尽管很多人知道翘哥是在碰瓷,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帮秦飞雪的忙。

此时,翘哥一边故作痛苦,一边操着大黄牙唾沫横飞的叫道:“我不管,反正我被你撞残废了,你起码得赔我一百万医疗费!”

看到秦飞雪那辆超级跑车,翘哥知道她很有钱,于是狮子大开口,引得围观群众都倒吸一口凉气。

一百万,这也太黑了吧!

秦飞雪秀眉微蹙,耐着性子说道:“这位先生,我很确定我刚才并没有撞到你,你要继续这样下去,我可要报警了。”

“怎么,敢做不敢认吗?撞了人还想抵赖,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你就算报警那也是自找苦吃,到时候赔得更多!”

翘哥言语间非常的自信,他观察过这个路口,并没有什么摄像头监控,正好施展自己的碰瓷手法。

而且这一次还讹到了一个富家千金,简直赚翻了。

看着秦飞雪那诱人的脸蛋和身材,翘哥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真相是什么,我相信刚才很多人都看到了,有没有哪位大哥大姐愿意帮我证明一下,我真的没撞到他。”秦飞雪不愿和翘哥过多纠缠,转而向群众寻求帮助。

放眼看去,有不少热血青年都起了护花之心,不过大多都被翘哥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有一两个不怕翘哥眼神威胁的,刚踏出一步,肚子上突然就被人砸了一拳,顿时痛得蹲在地上,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原来如此……”现在的陈轩,观察力变得十分敏锐,一下就认出了围观群众中,至少有五个人是那翘哥的同伙。

这活脱脱就是一个碰瓷集团啊,怪不得那翘哥有恃无恐。

“我来证明!”就在秦飞雪快要失望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这个年轻男子一脸流里流气的,手背上纹了个骷髅头,他走到秦飞雪面前一脸坏笑的说道:“我刚才清清楚楚的看见,你的确撞到了这位大哥,我看你还是不要嘴硬了吧!”

“你胡说!”此时就算秦飞雪涵养再好,也不禁气得脸上浮现一抹血色。

这个和翘哥串通好的混混,看到生气的秦飞雪也那么美,眼神变得色迷迷的,淫邪的笑道:“之前你说要目击证人,现在我出来作证你又不信,你这个小美女怎么还耍无赖呢?”

秦飞雪一听就更气了,明明是这两个无赖合作一起来讹诈她,还反咬一口,简直无耻之极。

看时机差不多了,那翘哥又故意哀嚎一声:“哎哟,再不治疗我这条腿真的废了,现在人证也有了,这一百万你到底给不给?”

“用你这辆兰博基尼抵押也是可以的,嘿嘿!”串通的青年混混贪婪的看了眼秦飞雪身后的超跑,这要是拿去卖掉,够他花一辈子了。

“你们这是敲诈勒索,别妄想我会答应!”秦飞雪神色转冷,她决定不和这两个混混废话了,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青年混混眼疾手快,一下把秦飞雪的手机抢了过去,冷笑道:“报警?你倒想得美,小美女,我劝你还是私了吧,否则……哼哼!”

“钱也不赔,车也不给抵押,是不是想肉偿啊?”躺在地上的翘哥一脸淫笑,终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看到翘哥在向自己使眼色,青年混混心领神会,伸出爪子就要去抓秦飞雪的胳膊。

“住手!”

陈轩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怒气上涌,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场中几个翘哥的手下都没来得及拦住他。

“你小子是谁?”翘哥狠狠的刺了陈轩一眼,他现在只想尽快搞定美妞,没想到还有人敢出来搞事。

原本准备去抓秦飞雪的混混也被陈轩吓了一跳,随后化作满腔怒气,叫道:“你他妈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我们翘哥的事都敢管!”

看着这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四周围上来的翘哥手下,陈轩脸上一点都不慌,他心底甚至还有一点跃跃欲试。

他想试试邪医传承到底给他带来多强大的力量。

已经被吓得一脸惨白的秦飞雪见到陈轩出现,就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十分感激的看了陈轩一眼。

“我是谁?”陈轩冷冷一笑,“我是她秦飞雪的男朋友,你们说这件事我管不管得了?”

“这……”翘哥他们几个登时愣住了。

陈轩冲过来的时候也没多想,见翘哥问他身份,这句话就随口而出,没想到却一下噎住了翘哥他们。

秦飞雪则是脸上微微一红,这个理由虽然挺好的,就是以后传出去了有点影响不好,毕竟她可是天海大学的校花。

骷髅纹身的混混率先回过神来,鄙夷的笑道:“就你这吊样,穷不拉几的,也能做这位小美女的男朋友?哈哈,说出来谁信啊?”

“就是、就是!”

周围几个同伙,也跟着哄笑起来。

“原来是装逼的,识相的就给我赶紧滚!”翘哥反应过来,勃然大怒。

“等等,他……的确是我的男朋友。”秦飞雪有点不自然的说出这句话,脸上又是一抹绯红闪过。

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救星,她可不想陈轩就这样被吓跑了。

“什么?”

这一下,就连围观的群众都一脸震惊了,他们完全不敢相信,开着豪华超跑的白富美,会和这样一位穷酸的男生交往。

翘哥则是听得妒火中烧,连痛苦的表情都懒得装了。

这小子明明就一穷叼丝,哪里来的艳福能拥有秦飞雪这等极品美女?

想到这里,翘哥眼都红了,恶狠狠的说道:“我管你们是不是情侣,反正撞断了我的腿,就得赔!”

随着翘哥的话,他的几个小弟又围上来一步,每个人都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神情。

“那如果我说,你的腿根本没有被撞断,甚至一点伤都没有呢?”陈轩好整以暇的看着翘哥的眼睛,把他看得一阵心虚。

陈轩一句话,直接指出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翘哥根本没有受伤,只是围观的人迫于翘哥的淫威,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你是瞎子吗?我膝盖都被撞破了,流了这么多血没看见吗?”翘哥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继续他的表演。

陈轩笑而不语,突然以快如闪电的邪医秘传手法,在翘哥的膝盖上重重拍了一下。

这一手速度太快,在场的人没一个能看清陈轩出手的。

翘哥的膝盖被陈轩这么一拍,身体不由自主的从地上弹了起来,整个人就那么直直的站立着,简直比站军姿还标准,这一下把翘哥都给整懵比了。

怎么回事?

翘哥的手下们和围观者纷纷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而秦飞雪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陈轩他到底做了什么?

“咦,你不是腿断了吗?怎么还能站军姿站的这么标准?”陈轩一句似笑非笑的话语,把所有人从发愣中拉了回来。

“哈哈哈哈……”

看到翘哥滑稽的样子,围观的群众忍不住哄堂大笑,场面忽然变得欢乐起来。

“你他妈……”翘哥这才反应过来,刚想爆粗,猛然想起自己是断腿状态,连忙抱着他那条“受伤”的腿不住哀嚎,那表情要有多逼真就有多逼真。

只是这一次,没有谁会再相信他这拙劣的表演了。

就在翘哥假装痛苦、不停颤抖的时候,从裤兜里抖出了两包东西。

有眼尖的人立马叫道:“咦,那不是番茄酱吗?”

“确实是番茄酱,附近的汉堡店就有卖!”

“原来如此,他腿上的鲜血是番茄酱啊!”

这么一来,人们看得更明白了,也笑得更厉害了。

翘哥已经恼羞成怒,一张脸涨成猪肝色,他咬牙切齿的吼道:“臭小子坏我好事,老子宰了你,兄弟们给我上!”

说着他那壮硕如牛的身体,直往陈轩扑来。

翘哥的几个手下,也随之一拥而上。

秦飞雪根本没想到翘哥变脸这么快,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大街上暴起伤人,这一下变化太快,她甚至连报警的时间都没有,一张绝美的脸庞登时吓得血色全无。



文丨叶之秋读书(微信公众号)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682.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