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翻太平洋

冲出来的这一刻我便后悔了——张牙舞爪的狂风揪住我的长发,将它揉碎,然后狠狠摔在我的脸上。这真实被冷却的热辣感再次让我心绪混乱。我一个人凌乱的身影在风中在天台上走远,摇晃,迷茫,却不曾脚软而退缩。 心中的太平洋在狂风下没起一丝波澜,凉意让它凝固,让它沉思,让它神伤。 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捏起一缕风,缓缓吸入,重重吐出。 "为什么"我张了张嘴,声音被风刮远,游荡,不复存在。 你说不要站在风中,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那样会显得身形孱弱,孤绝寂寞,而我是霸气热闹的呀。“可我现在是一个人啊。”内心微颤的音符让我不相信一切就此决裂。 我说讨厌的风嫉妒我完美的发型,总是肆意破坏,这时会有一顶从天而降的帽子扣在我头上,裹住发,挡住风。如今长发乱舞,细碎无语,头顶空荡。 “嘿。” 插着兜,巨大的气流实我的双耳,使我完全忽视了身后还不够坚定的声音。 “子瓜。” 似乎有两个字划破长风,直直射入我心中的太平洋深处。大脑先有一瞬的空白,刹那太平洋翻滚,疯狗般横冲直撞。 风在吹,发在扬。 两个人,无语而立。 我丝毫不准备安稳失控的洪流,我的心知道其实能够很好地控制住它,只是现在我想坐观其变,悠哉看结局,所以疯狂吧,翻滚吧,一切自有安排,我又何须介怀。 一顶帽子猝不及防盖在了我凉意泛滥的脑袋上,眼前的世界忽然换了副模样,风静静的吹,吹走了一切分贝,手指品尝到柔软的触感。 那一刻太平洋爆发,跌跌撞撞冲出了我的心房,撞得我整个人转了个圈,转身抱住了未来。 脸埋在胸膛,胸膛里有风吹过,风中有她在朝我微笑,笑中现出一个明媚的自己。 风自凌乱水自汹涌。 天空泛白。不想再触摸,两双手牵起一缕风,系着一个梦,让它飞,飞至苍穹。 冷风捎来一句耳语,嘴角烟花绽放,绚烂温暖。 “凉风捎我意,暖风袭你心。” 又一阵风冒冒失失地跑过,引着我的目光越过无数个时光——每一阵风过的地方,尖尖巧帽,长发飘凌。


文/青眼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57.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