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老家、老屋、老院子

宗风秋丨老家、老屋、老院子 宗风秋 感悟文章 第1张

  老院子没有院墙,连大门也没有了,但是看上去一点也不显得破败。因为,满院子都是丛生的树苗和野草。这些树和草,因为长期无人打理,长得格外的郁郁葱葱,在夏日热烈的阳光下,泛着柔和的、绿色的光。


  老屋也更老了。前边白灰抹的墙皮,脱落得很厉害。后面屋墙上,攀援着一架瓜蒌。那瓜蒌的藤蔓,长短不一,流苏一样从屋檐上均匀地垂挂下来。密密的绿叶间,青色的小瓜蒌,隐约可见。在我忽略了老屋、远离了老屋的时候,这些花草树木却从不嫌弃它,也从未远离它。树和屋,藤和墙,那么完美地相互映衬着、相互成全着,美如图画。


  老屋是四间土墙红瓦的房子,里外的墙壁,都用白灰抹着。雪白的墙壁,红红的瓦,衬着一丛青青翠竹。这院子在当年,真是诗一样的美好。如今,我们老了,这院子也老了。


  那时候我们才刚结婚,我在院子里种了好多花草。菊花最多,另外一种花,是一位朋友给的,至今也不知道花的名字。据说这花儿,从春末可以一直开到霜降。绒球一样的、鹅黄色的花儿,搭配上翠绿的叶子,看起来很美。隔几天我就剪下一大把,插到一个红色的阔口花瓶里。黄的花、红的瓶、绿的叶,互相映衬着,给我们简陋的小屋,增添了不少雅趣。东窗外有一丛翠竹,也是一位朋友给的,那竹子后来都长疯了。每到深夜,风拂翠竹,飒飒有声,如闻细雨。


  除此之外,院子里还有几棵大梧桐树。梧桐叶是最早感知秋声的,也是最能配合赏月的。有满月的夜晚,坐在梧桐树下,一边闲话,一边看那一轮明月,在梧叶间明明灭灭,趣味甚多。


  然而,除了喜欢花草之外,我偏偏还喜欢小鸡、小鸭、小兔子。


  那年春天,我先卖了很多小鸡苗,后来,又养了十几只长毛兔和几只鸭子。没有鸡窝,没有鸭圈,兔子笼也只有很少的几个。于是,我的那些臣民们,都被我散养在这个小院里。那时候我家的院墙很高,大门很阔,花草树木,都长得极好。


  可惜的是,那些小兔子一点儿不懂人事儿!它们才不管那些花儿美不美丽,只要是它们能吃的,无论什么花草,全都成了它们的饭后甜点。那些能从春末开到霜降的花儿,还没出六月就被吃光了,菊花也没等到开花,其它花儿草儿,当然也不能幸免。最后,唯有那一丛翠竹还毫发无损。每当风儿吹来,雨儿落下的时候,依然飒飒而歌……


  后来,有一个亲戚,会看风水。说我家的厨房碍事儿,必须把它独立出去。我们本不相信,无奈公公婆婆把这事儿搁到心里了,一天几次往我家跑。于是,在我们的院子里,从南到北,又拉起一个小墙头。这小墙头高不到一米,把我们的一个大院子,隔成了两个象征性的小院子。


  小墙头的门比较往南,做饭的时候我不想绕路,就从墙头上来回地跳。于是,我的这那些臣民们,也跟着我来回的跳。鸡和兔,一只接一只流水一样,跟在我身后跳过来跳过去;鸭子太笨,一边呷呷地叫,一边来来回回地绕着跑。那情景,真正的马戏团,都没有那么壮观、那么热闹。


  最好笑的一次,是我从外面割草回来,正好看到两只鸡在欺负一只兔子。我顿时火冒三丈,手起铲落,结果鸡被砸跑了,兔子被砸死了。我气急败坏地捡起铲子,去追那两只鸡,慌乱中,又把一只鸭子踩瘸了。正在懊恼,回头一看,那兔子居然又活过来了!本来就是鸡和兔子打架,因为我的参与,鸭子却成了最终的受害者……唉!


  我们在这院子里,总共生活了不到两年。大女儿出生之后,我们就搬到爱人工作的学校去了。开始的时候,公婆都健在,过年的时候,我们还每年都回家住住。后来,公婆都不在了,那里没有了牵挂,也就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对我们来说,父母在,家就在。父母不在了,家就失去了全部的意义。偶尔回去一次,也不怎么停留。那个家,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家,屋也成了老屋,院也成了老院……


  前几年,发现我家的院墙往外倾斜得太厉害,就连同大门一起推倒了。从此,老家就只剩下了这四间土墙红瓦的老屋,和满院郁郁葱葱的草和树了……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496.html

已有 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东莞印刷厂
2楼东莞印刷厂游客2018-08-31回复
风景不错,文字也很优美,这样的配图文,多写些。
网友昵称:访客
1楼访客游客2018-08-31回复
对我们来说,父母在,家就在。父母不在了,家就失去了全部的意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