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百啭千声随意移

宗风秋丨百啭千声随意移 宗风秋 感悟文章 第1张

  大概文人都很喜欢花。读林清玄和汪曾祺的文章,里面常常说到很多花花草草。看到那些没见过或者没听说过的花草,我便去百度图片上搜索。什么香橼佛手、八角绣球,什么菊花桃、金丝柳……慢慢地,对那些花儿草儿,就认识了,也熟悉了。


  认识了这些花草之后才知道,那些看似非常名贵的花儿草儿,在我们这儿也很常见。以前是见而不识,现在识而再见,那感觉,就像在熟悉的陌生人里,突然看见了老朋友。


  初识长春藤,是在林清玄的散文里。里面有一段文字写得极好:“那是我见过最美的一株,许是长久长在阴凉潮湿肥沃的土地上,常春藤简直是毫无忌惮地怒放着,它的叶片长到像荷叶一般大小,全株是透明的翡翠的绿,那种绿,就像朝霞照耀着远远群山的颜色。”


  就因为那句“那种绿,就像朝霞照耀着远远群山的颜色”,我一下就喜欢上了长春藤。


  再去花圃看花的时候,就特别留意长春藤。只是,它和绿萝一样,被种在小小的花盆里,吊在花圃的角落里,毫不起眼。


  后来,跟三弟到云南,在一个冰库的院子里,邂逅了一架长春藤。那一排长春藤的主干,个个都有碗口粗细,藤蔓顺着搭建好的钢筋棚架,蜿蜒生长。枝枝叶叶,不仅密密层层地覆盖了整个院落,还漫延到四周的围墙。翠叶如波,绿如云烟,回旋荡漾,叶叶柔美。那规模、那气势,真是前所未有的壮美和壮观!


  突然就理解了“朝霞照耀着远远群山的颜色,”是一种什么样的绿!


  今年早春,和朋友一起出游。那地方是一个刚开发不久的景区,很多地方还十分荒凉。又因为是早春时节,除了迎春花开了,其它的花草树木,都还在沉睡中。放眼望去,枯死的芦苇还没有长出新芽,榆树柳树的枝头,都还只有一丝青绿,枯黄的茅草一片一片地漫延。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可到处还都是冬天的景色。


  峰回路转,突然就看到一架长春藤。可能因为是早春,那绿色并不十分招摇。那长春藤攀爬在山崖上,油绿的叶子排列在一起,密密地没有一丝缝隙,均匀地遮盖了整片的岩石。而且,那长春藤所有的叶子,都朝着一个方向生长。那感觉,就像一架流动的绿色瀑布,从岩石的顶端一泻而下……


  长春藤果然是四季长青的!我以为它只是名为长春藤,大概只有在花圃里,或者四季如春的云南和台湾,才是四季长青的。没想到在我们这儿,经过了这么寒冷的冬天,在这样荒芜的园林里,它依然骄傲地、执着地铺排着它旺盛的生命力!


  本来暗淡晦涩的旅程,就因为邂逅了这架长春藤,突然就变得意义非常。那感觉,就像相思多年的情人,突然站到你面前,感动、惊喜、雀跃……又似乎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表达!


  因为心里有了这两架长春藤,总觉得花圃里的那些长春藤,再也不能入眼了。经过人工雕琢的山水花草再美再好,终究比不得大自然的山水花草,来得精妙绝伦!正如欧阳修写画眉鸟的诗: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


  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326.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