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我的牌迷妈妈(母亲节特别稿)

宗风秋丨我的牌迷妈妈(母亲节特别稿) 宗风秋 情感文章 第1张

  那天,去挑车牌,五十选一,五十次机会,还能选不出一个好车牌吗?


  选了称心的车牌回来,一路上洋洋得意。爱人就取笑我说,你马上就赶上你外婆了,你家的啥东西都是天下第一!


  我的外婆天下第一!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我外婆还健在的时候,亲口告诉我的。那时候外婆九十多岁,有点老年痴呆。看到我舅舅,外婆就说:我的儿子天下第一;看到我妈妈,外婆就说:我的女儿天下第一;看到我表弟他们,外婆就说:我的孙子天下第一……当然,每次看到我,还要临时加上一句:我的外孙女天下第一!


  开始的时候我还不习惯,后来,外婆总这样说,我也就默认了。我有个天下第一的外婆,而且,我天下第一的外婆,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牌迷。


  外婆床头上,常年放着三副牌,一副扑克牌,一副纸牌,一副骨牌。外婆最大的快乐,就是有人陪她打牌。


  每年到了冬天,妈妈都要陪外婆住很长一段时间。白天有家务要忙,只有到了晚上,妈妈才有时间陪外婆打牌。


  娘儿俩,就打扑克、赢玉米粒。坐在被窝里,一人一个装玉米粒的火柴盒。自古牌场之上无父子,我妈妈和我外婆虽是母女,当然也不例外。娘儿俩常常因为几个玉米粒,争得面红耳赤。


  有一次,她们娘儿俩从晚饭后开始打牌,一直打到天大亮。第二天早晨开门一看,院子里一片洁白。这时候才知道,她们打了一夜的牌,老天下了一夜的雪……一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想:茫茫雪夜里,那一团昏黄的灯火,定是充满了诗意的温暖。


  外婆是个不折不扣的牌迷,我妈妈比我外婆,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妈妈看孙子,口袋里揣着扑克牌,啥时候孙子不听话了,妈妈就使出她的杀手锏:


  “来来来,奶奶陪你玩小猫钓鱼。”于是,祖孙俩就地设下牌场,玩起小猫钓鱼。


  我舅舅在我妈妈那儿小住。我妈妈还有我两个弟妹,更是一天到晚陪我舅舅打麻将!怎么突然觉得,打牌成了我们家光荣传统了?外婆打牌,妈妈打牌,舅舅打牌,就连我的弟妹们,一个一个也都是牌迷。


  前年,妈妈出了一趟远门。听说妈妈回来了,我打电话给她。电话接通了,我还没开口说话,妈妈就叫着我的名字说:


  “我昨天回来的,在外面玩得很好。你有啥事给你三弟打电话,你三弟在家呢!”


  然后,哪还有什么然后啊,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电话已经挂了!我这牌迷妈妈,肯定又在打牌啊!


  后来还有一次,冬天,晚上,特别冷,我打电话给妈妈。电话是小侄女接的,妈妈一听是我的电话,接过电话就说:我打牌呢,一屋子人,你听听……电话里一听就知道,屋里很暖和,人也很多,有打牌的,还有看牌的。


  妈妈是个牌迷,她不仅和老年人打麻将,还和年轻人打升级斗地主。


  那年放暑假了,我和爱人一起去妈妈那儿,准备小住几日。怕妈妈又去打牌,我还特地提前打了电话。


  我的牌迷妈妈这次真没出去打牌,就是我们到的时候,妈妈正在门口的胡同里,和一群小青年热火朝天地斗地主。看我们到了,妈妈象征性地客套了几句,就叫着我爱人的名字说:


  “来来来,你接着打。”


  我爱人也不客气,接过我妈妈的牌,坐那儿就打起来。他们打牌,我和妈妈去包饺子。饺子包好了也吃完了,我妈才偷偷地问我:


  “今天的饺子好吃吗?”


  “还行啊?”


  “行啥行,我调馅儿忘记放油了!”我那一脸的黑线啊!


  “这有啥?您老人家好歹没忘了放盐,已经很好了!”这话是我弟弟说的。看看我这牌迷妈妈呀!


  我妈妈喜欢打牌,但也有例外的时候。孙子写作业的时候,我妈妈不打牌;周末的时候,孙子孙女都在家,我妈妈也不打牌。她要么戴上老花镜读圣经,要么和孩子们一起荡秋千。


  我妈小时候就上了几天学,现在却能读得懂圣经。这当然要归结于妈妈的好学。妈妈有一个本子,有半寸厚,里面是她用铅笔抄写的圣歌。没事的时候,她翻开那本子就唱起来。那字写得很大也很丑,而且还有很多错别字,但这丝毫不影响妈妈唱圣歌的心情。


  我妈走路像一阵风,说话做事也是雷厉风行。无论什么大事难事,到了妈妈那儿,就都成了云淡风轻的小事。


  我妈说,人活着就要开开心心,你没有天下第一的命,你得有天下第一的心!听听我妈这豪言壮语!我妈还说,起到手里的牌,都是好牌,是输是赢就看你怎么打!怎么样,有水平吧?我妈又说了,打牌图的就是个乐呵,你不会老赢,你也不能怕输!我怎么听着,这句句都是至理名言呢?


  马上又到母亲节了。今年的母亲节,我决定去陪妈妈打麻将……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303.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