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烟囱的人丨知青文学

扫烟囱的人丨知青文学 扫烟囱的人 感悟文章 第1张

  1、


陈家湾记——高黎民


  东边红岩一柱擎天,南边清清沮水绕膝,千年古镇洋坪自古繁华。去镇东五里,爬上土地岭,陈家湾的山山水水尽收眼底。


  只见一山孤峰矗立,坐东面西,山崖上一片刀削斧劈的绝壁上,裸露的岩石呈土红色,因此称大红岩。大红岩硕大的山顶呈圆形,山顶及两侧山脊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苍松翠柏,整个山体看上去像一尊披着鬃毛,正襟危坐的青狮。与大红岩相对,侧躺着的大山叫小红岩,由于石灰石的山体泛着青光,亦称白象。两神兽经佛祖点化,千百万年来,青狮端坐诵经、礼佛,白象挺着慵懒的身躯,朝行云夜布雨,醉听武陵峡口流水淙淙。


  陈家湾的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大红岩东边是张家湾,好个张家湾啊——是空山!一条蜿蜒数十里的小河,一头扎进这山里,不见了踪影。


  红岩脚下有一深潭。伙伴们可曾记得,一九六九年正月初八,我们从武汉回来的第一天,结伴来到红岩脚下,只见山上白雪皑皑的峡谷中冷风嗖嗖,但水潭上空白雾缭绕,呈现出云遮雾罩的景象。只见一股清泉从潭内潺潺流出,顺着一条宽不足两米的台沟流淌。白雾顺着沟堤,随着流水时隐时现地飘向远方。我们不约而同地伸手摸水温,“啊,温泉!”我们一齐惊叫起来。“快脱衣服下水!”不知谁喊了一声,只听见“扑通、扑通”的声音,一个接一个跳下水。我们这群长江边上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爱水,从小就会游泳,不过大冬天里在寒风白雪中游泳还是头一遭。我们在泉水中嬉戏、玩耍、深浅,一个鲤鱼打挺浮出水面。忽然,一阵山风袭来,“哇,好冷!”我们立刻钻入水底。不知谁提议找找泉眼,我们游到出水口往里探索,也不知走了多远,水里的能见度越来越差,水里越来越暗,越来越黑。我们手牵着手,一次次地下潜,一次比一次潜得深,一次比一次游得远,只觉得潭深不见底,几番探索无功而返。索性玩够了、疯累了爬上岸来,冷风像千万把尖刀,直透五脏六腑,我们一个个冻得瑟瑟发抖,无奈之下点着了不知哪位乡亲的一捆干松毛,烤干了身子,穿上衣服才缓过劲来。深潭内流水终年不断,夏天来到这里,你若有幸,还可欣赏到喷泉奇观:一股桶粗的水柱从潭内喷出数丈高,直拍对面山崖,然后轰轰隆隆地泄入河滩,大有排山倒海之势,使你惊得目瞪口呆。陈家湾的人从未见过旱灾水患,哪怕十年大旱,长江断流,黄河见底,陈家湾仍有水耕田。


  站在红岩脚下,只见山崖上刻着八个苍劲的大字:武陵峡口,山高水长。初见这八个字时就觉得仙气逼人,这八个字概括了福地仙山的全部秘密。


  红岩脚下果然有座千年古刹,名曰“红岩寺”。那可是青狮白象听佛祖讲经的地方,现在两神兽早已位列仙班,寺院、经堂早已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虽然久久未闻暮鼓晨钟之声,最后一位老尼文革时被逐出,这里早已没有出家修行之人,但遗址尚在,有踪迹可寻。千年古寺屹立于福地仙山,必有香火鼎盛之时。


  陈家湾的旅游资源丰富,除古寺仙山、温泉可开发外,还有攀岩、溶洞、古山塞、古民居。陈家湾旅游的春天必将到来,井喷之时,我们再来凑热闹。


2、


  上山下乡五十周年庆——高黎民(1968~2018)


  红岩苍苍沮水茫,风华正茂好儿郎,上山下乡陈家湾,美好人生在此启航。从此命运系着国运,几十年踏着共和国的节拍,且歌且舞,一路走,一路唱,一直扭到两鬓如霜。


  斗转星移五十载,时空悠悠岁月长。忆当年星流云散后,无论人在江湖,还是身居庙堂,只是心系启航港。五十年后再相聚,但见颜面,几许淡淡的年轮早将朱颜改。见时且莫提少年事,且莫谈青春芳华已逝,且莫伤感,只叙含饴弄孙,只叙晚年幸福生活更绵长。


3、


  红岩苍苍沮水茫,风华正茂好儿郎,上山下乡陈家湾,美好人生在此启航。从此命运系着国运,几十年踏着共和国的节拍,且歌且舞,一路走,一路唱,一直扭到两鬓如霜。


  斗转星移五十载,时空悠悠岁月长。忆当年星流云散后,无论人在江湖,还是身居庙堂,只是心系启航港。五十年后再相聚,但见颜面,几许淡淡的年轮早将朱颜改。见时且莫提少年事,且莫谈青春芳华已逝,且莫伤感,只叙含饴弄孙,只叙晚年幸福生活更绵长。




文丨扫烟囱的人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274.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