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与仙为邻

宗风秋丨与仙为邻 宗风秋 感悟文章 第1张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


  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


  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


  仙儿原名赵军,在家排行老三。他个子不高,但很壮实。怕老婆,连带着也怕儿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在他家,狗都比他有地位。


  因为他们的土地被镇上征用了,又没有什么生意好做,他就把自家的两间门面房,开了台球室,让老婆经营着,自己则每天出去打零工,挣钱养家。


  我们两家的门面房紧挨着。我们开书店,他们开台球室,后面的院子,也只一墙之隔。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的房子是自己,我们房子是租的。


  农村里习惯把灶王爷称做灶君,是神仙界里官职最小的神仙。每年腊月二十三,是送灶君上天述职的日子,俗称小年。家里的老人,会一边烧香叩拜一边唠唠叨叨。诚心诚意恳请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闲着没事儿的时候,我们就研究他这名字。我说你这名字叫得太大了,受人间香火太多,影响你升官发财。他对此深信不疑。他说他长这么大,上学没当过小组长,走路没捡过一分钱。然后,他故意压低了声音说:娶了个老婆还是母老虎!


  其实,他根本就不怕老婆,他老婆也不是母老虎,是他自己喜欢调侃而已。


  后来,大家就不叫他赵军了,叫他神仙或者叫他小三儿。


  这两个名字,他都不喜欢。每次想起来就牢骚不断:他们怎么不叫我灶爷爷(农村也习惯把灶君叫灶爷爷)?叫灶爷爷也比叫神仙好听。不知道的人,还当我是跳大神的呢!


  “你想得美,叫你灶爷爷,大家都成孙子了!”他老婆训他。他狠狠地白一眼老婆,不说话。


  后来,大家图省事儿,不叫他神仙了,直接叫他仙儿。


  演电视剧《闯关东》,里面也有一个鲜儿。头一天晚上看了电视剧,第二天早晨不等我们书店开门,他就趴墙头上向我们院子里喊:


  “以后别叫我仙了,人家那才是鲜儿呢!我都半截老头子了。”他知道,那时候我肯定在厨房做饭。


  “人家是人家,你是你。好好,以后不叫你仙儿了,叫你小三儿。现在这称呼流行得很。”我一边做饭,一边和他开玩笑。


  “我一个大老爷们,叫我小三儿干嘛?叫我大山!高山的山。”


  “你叫大山了,你老婆叫什么?”我看到他老婆站在他身后了,故意问他。


  “她叫镇山老妖啊!哈哈······”话音未落,他就被老婆劈头打了一巴掌,揪住耳朵拖走了。


  吃了早饭,开了书店的门,他让我看他的耳朵:


  “肿了吧?这会子还热辣辣地疼呢!”


  “谁让你大早晨的胡说八道?”我幸灾乐祸。


  他用手指狠狠地指指我,骑了破自行车找活去了。我和他老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想想我们做了三年的邻居,从来就没见他愁过什么,整天都是乐呵呵的,快乐得真像一个神仙。虽然每天都辛辛苦苦,虽然每天都被老婆呼来唤去,虽然家里家外,每天有很多烦恼的事儿纠缠。


  冬天的时候,零活少。仙儿在家看生意,让老婆去打麻将。


  那天,下雪。我嫌冷,缩在玻璃门后看书。突然,玻璃门被拍得咣咣响:


  “看戏呢,看戏呢!”是仙儿。我开门,仙儿向马路对面指了指。


  好像是小两口,女的操着浓重的外地口音,在对男的叫喊着什么。那男子不说话,也不恼怒,一直那么笑着。可能那女孩依然觉得不解气,先是横在他们中间的三轮车,被她愤愤地推到沟里去。然后,她又从包里掏出一把钞票,迎风撒得到处都是。


  那男孩向前走了一步,我觉得他要动手打女孩了。不料,那男孩却一下把女孩揽到怀里,紧紧地抱住。那女孩先是挣扎着,很快就抱了男孩的脖子,嚎啕大哭。飞舞的雪花中,两个人旁若无人地、紧紧地拥抱着。一时间,竟然看得我热血沸腾、热泪盈眶。


  “看看看!人家买书呢!生意都不做了。”


  仙儿嚷嚷起来,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还真有顾客了。


  买书的走了,小两口也走了。我还很好奇,就去台球室问仙儿:


  “那小两口后来怎样了?”


  “后来一起走了啊,总不能死在那儿!”听听他这是说话不?但我还是不死心:


  “钱呢?那女孩子撒的那些钱呢?”


  “钱?钱都让我捡来了!”


  “真让你捡来了?·······”知道他蒙人,我故意气他,“叫你仙儿就对了,你看你终于发财了!”


  仙儿喜欢流浪狗。各种各样的流浪狗。只要没人要,他就都养着。最多的时候,他家大大小小养了十几只狗。每次他从外面回来,那些狗都像迎接山大王一样,欢叫着迎上去,那叫一个前呼后拥!每次看到这画面,我都觉得是在上演真实版的《西游记》呢!


  仙儿看到这些小狗,也非常快乐。总是随手就抱起一只,一边走一边呵呵地笑。那感觉哪是打工归来啊?简直就是大将军得胜还朝!


  没事的时候,仙儿喜欢看小狗打架,或者教给他的小狗直立行走。我们家偶尔改善生活,他就把他的狗仔队赶到我们家,刷锅水都喝干净了才肯放它们走。


  那天我和爱人因为饭做多了,在院子里吵了两句。他趴墙头上喊:


  “饭做多了吵什么架?给俺啊!俺家狗多!”


  我端了我家的锅,向外走。他却拿来一个半大的盆子,自己跑来了。


  “饭做多了,我教你个办法。你买两个大碗。”他举起他手里的半大盆子。我知道他两口子吃饭,都用这盆子当碗。说是不用来来回回盛饭,省事。


  “饭做多了,你就多盛点,少了你就少盛点,保证锅里不剩饭。”


  “锅里不剩饭剩碗里,那不还是剩饭?你蒙谁啊!”然后,我们三个人,在院子里笑得直不起腰来。


  麦收过后,种玉米。在玉米还没有出苗之前,要喷灭草剂。我们回老家干活,邻居家雇了人来喷洒灭草剂。老远就看出是仙儿,但分别了那么长时间,一时竟不知道如何称呼他。


  他穿了厚厚的帆布衣裤,另外为了防止药液浸透,还披了一张塑料薄膜。天本来已经够热了,穿上这样的衣裤,再披上塑料薄膜,那感觉可想而知。


  但仙儿看到我们,依然笑呵呵的。问我们生活得好吗?问我爱人还喝不喝酒,问我们还去不去旅游······


  我爱人递给他一支烟,帮他点燃。两个人站在地头上,有说有笑。


  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仙儿啊!现在应该当爷爷了吧?


  

文丨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217.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