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风秋丨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宗风秋丨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宗风秋 感悟文章 第1张

  那个衣冠楚楚的文疯子,好久不见了;那个张飞一样的清洁工,也好久不见了;还有超市门口的那棵法国梧桐,也终于被砍伐了。这样,超市的门脸才不会被遮挡……


  人,总是为了自己才不顾一切。


  那个文疯子高大瘦削,一年四季,总是穿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戴一顶白色礼帽。长发披肩,神情冷漠,走起路来目不斜视。看上去很文艺,也很酷。


  开始不知道他是疯子,只觉得他很个性。自从知道他是疯子之后,他这一身打扮,总让我觉得很不安全。擦肩而过的时候,心跳会莫名地加快。


  经过学校那一段路时,他时常用笔在法桐树上写字。开始的时候,他在那儿写,孩子们远远地看。直到他走了,那些孩子才一哄而上,去看他写些什么。无非是写什么真龙天子、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蝇头小楷写得整齐而俊美。后来,他再写字的时候,就没有人看了。慢慢地,他就不写了。


  但是,无论寒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有时候是从东向西走,有时候是从西向东走。似乎每一步,他都故意走得气宇轩昂,风度翩翩。有时候,他也高声唱几句,但没有人听得懂他唱什么。说他是文疯子,除了穿着比较异常,从没见他有什么疯狂之举。


  之所以想起他,是因为那年也是秋天,法桐树叶落了满地。他依然穿了一身笔挺的白西装,戴了他的白礼帽,在树下捡落叶。可能怕折皱了他的白西裤,他总是站得笔直,然后再下腰去捡。又总是在低头的一刹那,礼帽率先掉落在地上。于是,他就那样站着:下腰、拴帽子、捡落叶、戴帽子;然后,再下腰、再捡帽子、再捡落叶,再戴帽子……如此循环往复,忙得不亦乐乎。


  那一排高高大大、色彩斑斓的法桐,那一地或青或黄的秋叶,再配上他那白西装白礼帽的文艺范身影。这场景,远远望去,美得简直像一幅画……


  那个清洁工,长得简直就是一个活张飞。豹头环眼,满脸胡茬。浓浓的两道粗眉,越是到了眉梢越黑越长。他一眨眼睛,那两道粗眉就像两扇门,上下开合,活灵活现。


  他的卫生区是沿河这一片,除了打扫卫生,他还下丝挂子捕鱼。每天早晨,他都来得很早,总是先收了丝挂子,再去打扫卫生。


  那一次,他丝挂子上意外地挂到一只很大的小龙虾,他用手,捏着那只张牙舞爪的小龙虾,让另一个清洁工看,直笑得那两道浓眉瑟瑟发抖。


  他个子高,走路也快,总感觉他整天都在小跑着。《三国演义》里面写张飞:“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现在想想,写的分明就是他。


  他经常像个影子似的,刚刚还看到他在北边打扫,转眼又在南边看到他。有时候,小广场上人多,制造的垃圾也多,他就很有点生气。一生气他就走得更快,一边来来回回捡垃圾,一边不停地嘟嘟囔囔。那话也像他走路一样,说得飞快,让人根本听不懂。其实,聪明人不用听,也能猜出他在说什么。


  秋天了,树叶总是落了满地。为了让树上的叶子尽快落完,他闲下来的时候,会用一支长竹竿,拼命地敲打树枝。这时候他就更像猛张飞——瞪着一双环眼,专注地挥舞着“丈八蛇矛”,征战沙场。


  我们这儿,把不打人、不惹事儿的疯子,叫文疯子。把打人惹事儿的疯子,叫武疯子。如果说,那个白衣人是文疯子,这个清洁工,大概可以称作武疯子了!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有些人,总是在不知道的时候,就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又总是在某一个特别的时刻,突然就让人想起他们,并怀念他们……


  作者:宗风秋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152.html

已有 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网友昵称:餐饮店排油烟
1楼餐饮店排油烟游客2017-10-09回复
只要做好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