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周末,天气晴好,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出门走走,果断弃了繁复的作业和蜗居的室友。

四月的天气,乍暖还寒,手牵着手和男友走在郊区的道路旁,看着来往的车辆,不时吃一口巧乐兹,画面虽然有些幼稚,倒也和谐。我突然什么似的,向他伸手道:“皮筋!”

他恍然大悟:“呃……我一个男人买什么皮筋?等下人家老板会说“这女孩子怎么这么皮”?的……”

不等他说完,我扯了扯嘴角,知道又开始了……

在路旁找了棵较大的树,疲累的坐在树荫下,头枕在膝盖上。感觉到身旁有一道强烈的光线盯着我,我干脆闭上眼睛假寐。

男友靠着我坐下,没有说话,抬头见他学着我的样子,闭着眼睛睡觉。

静静地看着他,心里仿佛有一丝柔软被触动。拍了拍身上的灰,我起身离开。

刚开始的时候,我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越到后面,越频繁回头,不知是期待什么。

想起刚开学时,我们两之间的一个片段。“以后我们每次见面,你都送我一根皮筋好不好?”我看着他问。

他笑了笑,问我要那么多皮筋干嘛。

我嘟着嘴说,因为喜欢皮筋,而且想记住我们会见多少次。

他笑而不答。

我却认了真,后面几次见面都向他讨要,结果每次都失望。说实话我不介意,却不知今天为何,愣是觉得他在拿这样那样的理由当借口。这样小的一件事,我不知为什么生气。想起以前看到的一句话:爱的不够,万般皆错。心里却疑惑了:是我不够爱他,所以他做得再好我都觉得不够?还是他不够爱我,所以不会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想起六年前,我们相识。然后一年后,我鼓起勇气跟他告白,他给我的回复是没有回复。我以为就这样了,不料几个月的一天,从他朋友的口中得知,他在私底下叫我“吹雪”!当时的自己天真的以为这是他特地给我取得昵称,洋洋得意了好一会儿。后面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写信质问他,既然不喜欢我干嘛要给我取昵称。后面的结果依然是无果。

就在我沉浸在喜悦中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所谓的“吹雪”的真正解释。那是他一个好朋友口中吐出来的:西门吹雪,就是说贱(剑)神!

我忘不了那个男生一脸好笑的给我解释西门吹雪的含义时的神情,简直比当面扇我一个耳光还难受。我不知道两年后的那天,他向我告白时自己是怎么说服自己去原谅并接受他的。

那件事已经过去5年,我跟他在一起也已经三年多了,两个人在一起经常会有一些小吵小闹,但不影响继续在一起。可是不知为何,每当我想起那件事,我心就止不住的痛。那件事俨然成了我心口的一道疤,时间流逝,疤痕却一直都在。

时间,不会抹平伤痛,只是伤口结痂而已,一但揭开,依然是彻骨的痛。

如果一切错误都可以归结于年少无知,那么,谁来为我曾经的伤痛买单?不是不愿意原谅,是一直被自己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自尊不愿意放下那个少年的错误,然后才会反过来让自己不好过。

5年了,我一直没有勇气去百度西门吹雪的含义,因为害怕,说不清是害怕查清楚了那个词的含义之后伤害到自己爱他的心意,还是怕查清楚了那个词之后,就再也无法自我欺骗,再也无法把伤害归咎于他朋友的胡说八道。

那仿佛成了横亘在我跟他之间的一根刺,永远卡在那里。不碰它的时候不会痛,一旦触碰,立马就成为我生他气的导火索。有时候经常自言自语:那件事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不放下?也许他本意不是侮辱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又或许……很多的也许,但更多的是心痛,我不能容忍我爱的人侮辱我,更不能容忍一个男人侮辱一个爱他的女人,就算彼此都很年轻,但这种行为,与年龄无关。喜欢一个人没有错,即使一厢情愿也没有错,错的是喜欢的那个人,不是喜欢自己的那个!无关感情深浅,只是时间不对。


文/埃勾斯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15.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