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人间烟火|饮食男女

人间烟火|饮食男女

  **男人就像乌龟,拖着重重的壳:家庭,事业,各种需要应付的复杂的社会关系。他只是偶尔探出头看看外边新奇的世界,但是却不能摆脱他的外壳。所以一个男人总是有理由去尝试或拒绝外边的世界的诱惑,在他需要或厌倦的时候。  **...
灰色现代|遇见

灰色现代|遇见

  所有的遇见  惊鸿一瞥,一念起,然后一眼千年  故事的结局  多是渐行渐远,一念灭,相忘于世间  纠葛不再,欢乐忧伤不再  孤独卷土重来  高傲的灵魂在沉默间游荡  沉默愈加显得高傲  你始终有红尘相伴,细水流长  ...
宫孙沫颜丨再见,我爱的那个少年

宫孙沫颜丨再见,我爱的那个少年

  有没有这么一个人,你无数次说着要放弃,但终究还是舍不得  你有没有很执着的爱过一个人,数不清一天想起他多少次,也算不出为他流过多少泪,更记不得因为他难过了多少回  我有  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对任何人动感情,更别说是一...
烟火阑珊|最好的我们

烟火阑珊|最好的我们

  愈演愈烈  中考,高考,补习  招生,竞争,先修  似乎很难尘埃落定  躁动的世界急速运转  没有人可以慢下来  唯有心灵的安宁可以以静制动  浓重的烟火之气夹杂仲夏的热浪  一只脚跨在生活之上  一只脚呆在自己的世...
宗风秋丨古诗二首(芦苇、窗外)

宗风秋丨古诗二首(芦苇、窗外)

芦苇(古风)绿叶明光里,风来自娉婷。晨昏从日月,窈窕百媚生。常见鱼虾戏,间听翠鸟鸣。深涧临古渡,解舟钓新晴。窗外煮酒烹茶陋室中,一窗绿叶一窗风。纸上日月有今古,红尘忧乐多不同。宗风秋...
宗风秋丨赶集

宗风秋丨赶集

  好久不去赶集了,两个人在家,吃菜在门口超市就买了。现在,两个女儿回来了,要吃玉米排骨,一大早赶着去南集上买。  熟悉的那个摊位,排骨已经卖完了,和它相邻的那个摊位,老板正在剁一个大骨头。  “老板,排骨多少钱一斤?”...
宗风秋丨夏至

宗风秋丨夏至

闲听精妙语,坐看晚妆浓。人步池塘柳,蝉鸣绿叶松。作者:宗风秋...
我们|诗两首

我们|诗两首

夏吟之一千折百回陈年事,风花雪月昨日情。嬉笑怒骂皆本色,柳暗花明又转晴。莫道人生路辗转,峰回路转且行中。最是光阴虚度急,聚散离合皆随风。夏吟之二似远又非远,无情实有意。但愿各安好,不再深入戏。光阴似流水,岁月淡无奇。只盼...
宗风秋丨家有余粮,心里不忙

宗风秋丨家有余粮,心里不忙

  去妈妈那儿,一到院子里就觉得哪儿不对劲。后来才发现,院子里多了两个大粮仓。  “国家免费给粮仓,大家还不愿意要,现在谁还存粮食啊!太麻烦了。”  三弟妹站在我身后说。  我爷爷健在的时候,一直信奉一句话:家有余粮,心...
木槿丨读《林清玄散文集》有感

木槿丨读《林清玄散文集》有感

  以前在课上看过老师放的有关林清玄的采访,那时看见的是一个与记忆中想像完全不一样的面孔。头发很稀疏,中间的头发早已掉光,露出光滑的头顶。脸上布满了不少皱纹,显得饱经岁月的风霜,但他采访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平和的笑容,让他的...
人间烟火|不可触及的远

人间烟火|不可触及的远

  美好的感觉抵不过情绪的善变  某一刻还青山绿水美如画  下一刻也许前尘往事如尘埃  快乐和忧郁都是思维的产物  习惯了口无遮掩  习惯了熟悉的人面前随性自我  蓦然回首才发现灵魂的底色不同  格格不入的自己牵强地入侵...
宗风秋丨酒驾猛于虎,开车不喝酒

宗风秋丨酒驾猛于虎,开车不喝酒

  每年高考的时候,也是朋友家的杏成熟的时候,我们和另一个朋友一起去摘杏。其实就是给我们三家人,提供一个聚会的机会。  “开车怕什么?就喝一瓶啤酒没事的。再说都这时候了,交警早下班儿了。”  同窗好友,情同手足,一年也聚...
愿得谁心|溢满美好

愿得谁心|溢满美好

  春天日渐呈现出懈怠  夏天跃跃欲试  美好的风景其实是一种心情  一直以来  说狠话的是自己  心里难过的也是自己  频频回头不舍的还是自己  就像有些花在季节里迟迟不忍凋零  冷风中凄然地枝头绽放  最终逃不过零落...
木槿丨生如夏花般绚烂

木槿丨生如夏花般绚烂

  流水在碰到抵触的地方,才把它的活力解放  ——题记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与浩瀚的宇宙相比,我们是渺小的存在。曾臆想过这样一个画面。在一处静好时光,慢慢踱步在林间的小路上。风儿清凉,鸟儿啁啾。陌上青柳,尘间飞花...
晓易丨一辆单车一个豆沙窝·乘我半个童年的一辈回忆

晓易丨一辆单车一个豆沙窝·乘我半个童年的一辈回忆

  嘈杂的城市里来往人行色匆匆,这样路痴的我,找到回家的路无疑是一大难题,漫无目的行走,街边小吃叫住了我的耳朵,更加住了我的步伐,是的,就是这么大力量。  金黄的豆沙窝在油锅里翻转,发出“哧哧”的声音,系着发黄满是油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