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天蓬元帅的官职很大吗,猪八戒在天庭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天蓬元帅的官职很大吗,猪八戒在天庭的地位到底有多高?

    《西游记》中的猪八戒与道教神话中的天蓬元帅是两码事。  在道教神话中,北极紫薇大帝是战神,是万星之主。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北极紫薇大帝的职权同天帝差不多,都是至高无上。  北极紫薇大帝麾下有北极四圣,北极四圣之首就...
李艳丽丨黄昏清影

李艳丽丨黄昏清影

  你感觉到黄昏的存在了吗?夕阳的余晖从树叶的稀薄处漏下来,树梢上弥漫着淡淡的金黄色,暮鸦驮着苍茫暮色飞过。小村的上空飘荡着白茫茫的炊烟,轻轻地落在眼底,落在心头。黄昏的安详,黄昏的美丽,黄昏的寂寞,像一个个轻梦,在脑海...
老君如果没有芭蕉扇,能降伏青牛精吗?

老君如果没有芭蕉扇,能降伏青牛精吗?

    孙悟空干不过青牛精,请太上老君下界降妖,老君急查看时,诸般俱在,止不见了“金刚琢”。老君道:“我那‘金刚琢’,乃是我过函关化胡之器,自幼炼成之宝。凭你甚么兵器、水火,俱莫能近他。——若偷去我的‘芭蕉扇儿’,连我也...
梁山好汉中为何武艺高强者不得好死,纯技术头领都得善终?

梁山好汉中为何武艺高强者不得好死,纯技术头领都得善终?

   虽然“手艺人”一向不被儒生看得起,但一门薄技,往往使人在世间不至于饿殍,甚至还可以飞黄腾达;而自以为有安邦定国之才,能攻城掠地,燕然勒石,却常常死无葬身之地。  高俅是看水浒的人...
数一数水浒中防不胜防的那些“局”

数一数水浒中防不胜防的那些“局”

  我所指的“做局”,就是几人联合起来,自编自演骗局蒙外人上套。这种街头骗术十分古老,具体起于何年难以考证。将蒙骗视为智慧而津津乐道的中国人,对做局并不是特别的讨厌,甚至还有些佩服,对那些不小心上当受骗的倒是...
烟火人生|抒情人生

烟火人生|抒情人生

  **一个人若世俗的东西过多,距离内心的简单就愈加遥远。生活是不断的删除超越和简化优化的过程,也是一种内心越来越真我和宁静澄澈的过程。  **你最轻微的目光和微笑也容易将我打开或裹紧。  **我承认我是一个不足够强大的...
宗风秋丨古诗三首(香雪、盼雪、问雪)

宗风秋丨古诗三首(香雪、盼雪、问雪)

香雪无茎无叶无根芽,白银碎玉从天撒。落入寒梅深深处,染得通体暗香发。盼雪才觉春风花开好,又是冬夜长如岁。隔窗望月思飞雪,为此彻夜常不寐。问雪雪落无声何曼妙,春来有信自芳菲。为问一年四季风,花信何时到寒梅?作者:宗风秋...
孙悟空一生最大的悲剧是什么?

孙悟空一生最大的悲剧是什么?

   孙悟空一生中最大的悲剧,是他大闹天宫,表面热闹风光,其实,只是他人运作中的一枚棋子。  第一部书中,我已经提到,在幕后操纵一切的终极BOSS是太上老君。只是,老君远在三十三天外,...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1节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第1节

  (1)  1925年夏季的一天,一场瓢泼大雨笼罩了北京城郊。雨中的永定河陡然变得暴躁起来,它“吼吼”地咆哮着,卷着从上游带下来的泥沙、杂物,从三家店方向向东倾泻下来,浑黄的浊浪蛮不讲理地撞击着卢沟桥下的“斩龙剑”,但...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简介及目录

《风雨沿河镇》(梁亚明)简介及目录

  作者简介  梁亚明,男,1952年阴历五月二十生于河北省通州专区良乡县魏各庄乡小店村。六年之后,故乡突然被划归了北京市丰台区,于是本人便成了北京人。  本人1968年毕业于北京长辛店铁路中学。1969年元月从北京赴陕...
晓易丨时间过客

晓易丨时间过客

  听说你来过  柳下溪畔,千山万水  这样思念会很累  面对枯木祈新春  恰逢寒冬冻死南门瘦兔狗  ...
徐冬梅丨别有滋味话小寒

徐冬梅丨别有滋味话小寒

  二九隆冬,小寒又至。俗话说“小寒大寒冷成冰团”。资料记载,小寒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只有少数年份的大寒气温低于小寒。所以俗彦又有“小寒胜大寒,常见不稀罕”的说法。  昨日就有一场标志小寒已到的小雪,雪虽不大,却能感知...
李艳丽丨我看学生背课文

李艳丽丨我看学生背课文

  今天课堂上检查《月光曲》的背诵。  周树湘第一个自信地站起来,轻松流利地背完。这孩子是语文课代表,无论做什么事都认真仔细,老师欣慰。就拿收发作业来说,从不误事。每次都是对着名单一个个核实谁交谁没交,然后逐个督促,实在...
徐冬梅丨水上伯顿(Bourton on the water)

徐冬梅丨水上伯顿(Bourton on the water)

  水上伯顿是英格兰西南部的一个保留原滋原味英格兰传统风情的小镇。  清清浅浅的疾风河(WindrushRiver)由西向东贯穿整个村庄,河畔两岸绿草茵茵树木荫荫,整个村落有五座超过几百年历史的石桥连接,这些桥都是用科...
宗风秋丨一百七十一个打火机

宗风秋丨一百七十一个打火机

  老郭又喝多了,回家的时候,一边走一边摇摇晃晃,一会儿从路这边晃到路那边,一会儿又从路那边,晃回路这边。有好几次连路人都开始惊叫,觉得他这次肯定要摔倒了,好在他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老郭终于到了他住的单元楼下,站稳了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