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马蓉蓉丨我们的眼睛会说话

马蓉蓉丨我们的眼睛会说话

  最近都是冰冷的阴雨天,阴沉沉的天空如人忧郁发愁的表情,使黄昏和黑夜提前来临,让路人和车辆都显得更行色匆匆。车上电台里正放着蔡琴的校园民歌《你的眼神》:  像一阵细雨洒落我心底,那感觉如此神秘。  我不禁抬头看着你,而...
系列之二十二:“莲浦”阴灯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二:“莲浦”阴灯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我读书不多,但知道汉语的标点符号中有个引号。  我说:是,有一个引号。  一个东西一件事情或是一个称呼,一旦被引号引起来,就说明它的真实性存疑,可不可以这样来解释?张老顺又问。  可以这么解释。我说,你怎么...
马蓉蓉丨中国梦

马蓉蓉丨中国梦

中国梦 人最痛苦的莫过于梦醒了无处可走人最幸福的无非是每个醒来的清晨心房被梦想强有力地敲打着        我的中国...
马蓉蓉丨致你

马蓉蓉丨致你

一生·信仰他们说你非东非西非南非北我却坚信你正在此我的前方少年·热烈窗脚露出清澈黎明你化身彩蝶留恋一春繁花而我穿过丛丛荆棘偷听你们的秘密中年·安稳今后歪斜小窗上那只慵懒的小猫告诉我你刚刚化为清风拨弄我结晶的乌发沙沙沙,沙...
宗风秋丨最快乐的事

宗风秋丨最快乐的事

  半夜了,你想着白天的事怎么都睡不着?拿起手机逛京东图书。自己买了100多块钱的书,又发现以前放购物车里的绘本正在做活动,还想买。就截图给南京的外甥女儿,让她帮我结算,前后又买了300多块钱的。这图书都是100-50的...
马蓉蓉丨碎梦

马蓉蓉丨碎梦

  碎梦  如果生命只是一场碎梦  我为什么还要追逐  如果人们看到我的背影  还会不会为这个傻瓜而感动  我们独自走在路上  穿越那些山脉和流水  已经忘了生命的存在  独自走在一个人的路上  觉醒...
马蓉蓉丨奔跑的雨步

马蓉蓉丨奔跑的雨步

奔跑的雨步 在这醉人的季节等待折叠的思念在追随追随雨步解放的时光踏着忙碌的旋律急促呼吸的任性在追随治随雨步诠释的温情雨步是天空纷乱的泪珠却在奔跑中俨然成诗长的是寂寞短的是容颜淅淅沥沥流淌在青年才俊的白昼与明月淡...
系列之二十一:深山墓碑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一:深山墓碑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一:深山墓碑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  农历二月的一天早上,莲浦村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六十多岁年纪,穿着整齐的中山装,像是一名退休干部。他找到时任村主任的张大明,自我介绍名叫曲继中,曾在省城一家国营企业工作,...
宗风秋丨奎星湖公园

宗风秋丨奎星湖公园

  那时候,我们还在镇上住着,每次来城里,都特地去奎星湖公园看看。  那天,是六一儿童节,我带着两个女儿去奎星湖公园。进了公园大门,是一条笔直的通道,两边垂柳依依,行人如织,卖工艺品和小吃的摊位,比比皆是。  走了不远,...
祝睿宇丨父亲的自行车

祝睿宇丨父亲的自行车

  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离城区二十公里远的小镇上,镇上的居民多以挖煤为业,我的父亲也是矿上的一名职工。打我记事起,就知道父亲有一辆宝贝的自行车。那是一辆永久牌自行车,除了把手和轮毂镀成了闪闪发光的银白外其他地方都是...
系列之二十:白仙阻敌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十:白仙阻敌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我问张老顺:最近几集故事与以前不同。以前你讲的是鬼怪,这几集讲的是神仙。鬼怪与神仙有什么区别吗?  张老顺笑呵呵地说:没有什么区别。《白仙神龟》中李老太太说,孤魂野鬼在坟地里出没,神仙不会出现在坟地里。这些话虽然有些...
系列之十九:白仙神龟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十九:白仙神龟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张老顺说,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大多与一些特殊地形、特殊年代、特殊人物和特殊事件有关,比如这一集里白仙神龟的故事,主要就是因为白仙汪的特殊地形而引起的。  白仙汪,系列之十七的《水火之灾》中曾提到这个地方,它本是一个水...
宗风秋丨秋日私语

宗风秋丨秋日私语

秋晨云淡西风烈,天高雁影稀。君行向流水,朝露湿寒衣。听风鸟鸣声恰恰,花落影匆匆。我且听风起,闲观云去空。赏菊疏雨黄花艳,西风红日偏。思君无尽处,把酒问青天。作者:宗风秋...
木易酱丨成长巴士

木易酱丨成长巴士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镇,美丽的鸟儿在那里驻足,成簇的紫罗兰在那里盛开,斑斓的蝴蝶在那里飞舞……那里没有烦恼,没有悲伤,那里充满梦想,那里,是人间的伊甸园。  小男孩就生活在那里,他总是孤身一人,却从未感到孤独,因为在他眼...
马红丨分别总是在九月

马红丨分别总是在九月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的额头……”  我其实不知道为什么分别总是在九月,但是这首《成都》确实让九月弥漫了淡淡的忧伤,我们的一生中总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分别,人或者事,总是来了走,走了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