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学习写诗_怎么写诗_初学者必看!(​​​六、关于新韵、平声韵)

1【新韵是好是坏】


这个是很多学者争论的问题。新韵的优点,上文已经讲了。同时,有更多的学者和大家,对新韵持反对意见。其理由大致如下:


a.平水韵有着悠久的历史,这是几千年来我们中华民族的母语体系,不可只图一时简便而废弃。

b.普通话只是当下的官方语言,正如历朝历代都有其特定的官方语言,但历代的文人都一直沿用平水韵。平水韵是作为一种书面语言韵律的存在,不可以为当下口语所左右。

c.我们汉语中有大量的词汇、典故、成语,都是历代文人按照原始的声韵结构或者说书面语言韵律而创作的。片面的声韵改革,则会使我们的语音体系逐渐走向简单化,古代文学也将从此没落。


其实个人来看,也比较倾向于平水韵,毕竟写的是古诗,为求格调有古风,新韵当然就次之了。

之前提到的我那句“河滨广场,天远风高秋气爽。”改作“汝临河畔,天远风高秋意漫。”

前者似乎就有些现代用语填入了古代框架的感觉,好比古董花瓶里面插鲜花,虽然有其美艳之处,但始终不太搭调。


毛爷爷的《浪淘沙·北戴河》,其中上阕: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渔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似乎也有点这样的感觉。然而这首词的意境是极好的,也许可以作为补救罢。


当然,由于所学所知有限,或者有时候没有注意,我的部分作品里面还是用了新韵的,因为韵书和现实口语的差距。

如:《如梦令·水中鱼》


风起江山云踏,血染红尘如画。

试问水中鱼,岂会久甘人下。

谁怕,谁怕,莫等一头华发。


按古韵(词林正韵)来讲,“画”和“下”都在第十部,而“踏”是合字韵入声,在第十九部;“发”是月字韵入声,在第十八部。

所以对于新韵,个人持保留意见,偏向平水韵,也会朝着那个方面去学习,但并不排斥使用新韵的作品。


2【押平声韵】


近体诗规定,只能押平声韵,这几乎是一条死规矩。事实上以近体诗的格律来看,假如押仄声字会感到有些拗口,所以古人大都能自觉遵守这一规则。(也有例外:柳宗元《江雪》,不过这可以归入“古绝”,古绝的定义见于第十章)


至于[平仄通押]就更不用说了,现下网络上盛行的很多将仄声字和平声字通押(韵母相同)的诗,是绝不足取的。(类比开头讲的《再别康桥》中的“来”“彩”二字)


由此我想到当年一个朋友跟我拽文,说她就喜欢把“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反过来念的情景,当时我并没有深究过这个音韵的问题,只是觉得顺着读起来要更通畅,但在她“创新主义”和“个性主义”的说辞下,却有点落败的感觉,不知道怎样才能用更合理、科学以及正确的解释来回答她。如今时移境迁、物是人非,我也只好笑笑罢了。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622.html

相关文章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