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三:蹊跷狼踪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三:蹊跷狼踪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精彩小说 第1张

  解放初期,莲浦村一带的村庄都隐没在高山密林之中,人烟稀少,经常有狼群出没,村里的家畜家禽经常被咬死咬伤,伤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莲浦村就有过这样的悲惨遭遇。张老顺看护的羊,就被狼叼走过好多只,有次差一点儿把张老顺咬伤。


  莲浦村村长何小成为这件事情伤透了脑筋。他想,如果任意由狼群肆虐下去,村里的猪羊鸡鸭都得喂了狼,老少爷们的小命也难保全。他找张老顺商讨计策。张老顺建议让民兵护村,晚上在村子周围巡逻。何小成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让民兵排长组织起一支十多人的民兵护村队,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护村队不必参加集体劳动,白天睡觉,晚上巡逻。护村队也没有什么先进武器,只有两杆猎枪,其余的人就是木棒、镐头、铁锹之类。护村队巡逻时,听到谁家的猪羊鸡鸭叫唤,立刻集合起来举着松明子火把高声呐喊着冲过去,仗着人多势众把狼赶跑,就算达到了护村目的。


  这年腊月根儿,莲浦村连续三个晚上有六头猪九只羊被狼咬死或叼走。眼看就要过年了出了这种事情,村民们都人心惶惶起来,连置买年货的集日和庙会都不敢去了,晚上更是不敢出门。有人埋怨护村队民兵,说他们是白吃饭不干活儿,连个猪羊都守护不住,要你们干什么?还有人找到何小成,让他赔偿自家的经济损失,因为护村队不下地干活儿照样记工分分粮食,等于村民们白养活他们。其实,何小成比谁都着急。为什么?过去晚上听见谁家的猪羊鸡鸭叫唤,护村队赶过去时都能见到狼,即便不能把狼打死,起码也能吓跑它。可这几次不行了,尽管护村队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但总是见不到狼的踪影。然而,当护村队撤离后,猪羊鸡鸭又惨叫起来。听见叫声,护村队又折返回来,奇怪的是,仍然见不到狼的影子。如此这般折腾几回,虽然民兵们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也有点吃不消,一个个累的呼哧带喘的。有的民兵生气的说,难道我们遇上了狼精?这些年轻人晚上有时闲着没事可做,就找到张老顺家听他讲鬼怪故事。狼精也是张老顺告诉他们的,至于狼精长什么模样,张老顺说他自己也没有见过,只说这种东西已经得道成仙,来无踪去无影,凡俗之人是见不到它们真面目的。说到狼精,有的小伙子害了怕,要求退出护村队。何小成是村干部,不信这个邪也不能信这个邪,就批评这些年轻人说:“哪里有什么狼精?都是张老顺夜间看羊闲的慌吓唬你们呢,你们也就信了?退一万步讲,就是有狼精,我们也不怕,过几天非捉它一只瞧瞧!”他这是给大家壮胆儿,真要是把护村队都吓跨了,村里的局面就更无法收拾了。


  连续几个晚上,何小成都没怎么睡好觉,他一直在琢磨:这只狼为什么没有踪影?它怎么跑得那么快呢?这天早晨,天刚蒙蒙亮,何小成起来到村头拾粪,无疑间看到地上有一趟奇怪的脚印,前小后大,很像是小脚女人踩过的。何小成回忆起昨天晚上护村队曾在这条路上巡逻过,如果这趟脚印是在巡逻之前留下的,应该早就被淹没了,护村队十多个人呢,一人踩一脚,这趟女人脚印还能留得下吗?现在的脚印这样清晰,肯定是护村队巡逻以后留下的。然而,那么晚了,村里还有哪位老太太出来呢?她出来要干什么呢?何小成循着女人的脚印往前走,想看看脚印最终消失在谁家。不料脚印走来走去,竟然走到了村子外头去了,而且还延续到村后的大山里。这样一来,就更引起了何小成的怀疑:大山里都是原始森林,狼群出没,村里人大白天要去,都是成群结队手里都拿着家伙什儿。这个小脚老太太一个人进去还不是狼群的一碟小菜吗?想到这里,何小成立刻返回村里,挨门逐户询问谁家的老人昨天晚上出门了?问来问去,所以人都说快过年了,又正在闹狼灾,谁家的老人还敢半夜出门?而且还是村后的大山!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排除了本村老人出门的可能性,何小成就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当天晚上人们睡下后,村东王木匠家的猪突然又像挨了刀似的嚎叫起来,整个村子又不安定了。何小成带着护村队火速赶往现场。谁知又和前几次一模一样,光看见王木匠家那头二百多斤重的大肥猪被咬的遍体鳞伤,可仍然看不见狼的影子。更让何小成惊讶的是,第二天早上,他拾粪时又在村口看见了那趟小脚女人的脚印,非常清晰,而且还是通往村后的大山里去。何小成也顾不得拾粪了,眼珠动也不动地瞅着这趟脚印。瞅着瞅着,何小成心里突然一动:这趟脚印会不会与狼有关呢?转而又一想,小脚女人与狼又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嘛!


  闹狼的事情本来就把莲浦村的乡亲们搞得焦头烂额,现在又出来个小脚女人的脚印,村民们就更不敢置办年货了,每天都在惶惶不安中度日子,还不住地骂何小成和护村队是一伙笨蛋。何小成着急上火牙也发了炎,疼的直吸溜嘴。因为闹狼的事情,他已经挨过乡长好几次批评了。乡长对他说:“乡亲们要是过不好这个年,你这村长趁早也就别当了!”其实,当不当村长无所谓,何小成是咽不下这口气:自己一个大活人,愣让一条狼给耍的晕头涨脑,这也太窝囊太丢人了!


  这天中午,何小成正在家里抽闷烟,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他:“大兄弟在家吗?”何小成出门一看,是村北的刘二嫂。何小成对这个刘二嫂没有多少好感,因为她过去当过巫婆跳过大神,何小成说她是装神弄鬼愚弄老百姓,在村民大会上批评过她。这次见她来,就皱了皱眉头问:“你找我有事吗?”刘二嫂神秘兮兮地说:“我想帮大兄弟一个忙。”何小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心想你能帮我什么忙?不给添乱我就算烧高香了。刘二嫂上前一步,悄悄地对何小成说:“大兄弟,你不是想看到那条咬死猪的狼吗?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小脚女人的脚印吗?我都可以告诉你!”何小成抬起头盯着刘二嫂看了半晌,突然把眼一瞪说:“你告诉我?你能知道?我看你就像一条狼!”刘二嫂不高兴地说:“我好意帮你,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何小成说:“你不是又要装神弄鬼吧?我先把丑话说到前头,你要再搞封建迷信,我就让护村队把你押到县里坐大狱去!”刘二嫂听了把嘴一撇说:“我告诉你,爱信不信。那小脚女人脚印就是狼留下的!”说着返身就走。何小成说:“站住!你把话说清楚。狼是动物,怎么能留下人的脚印?看看,说着说着你又装神......”何小成刚要批评刘二嫂,忽然想到自己刚才不是也这样考虑过吗?莫非狼和小脚女人脚印真有某种联系不成?想到这里,何小成的态度和缓了许多,把刘二嫂让到自己屋里,问:“二嫂刚才说小脚女人的脚印是狼留下的,你有什么证据呢?”刘二嫂对何小成态度的转变不摸底,怕他套自己的话,支支吾吾地不愿意说。何小成说:“我不批评你搞迷信了,你大胆说吧。”刘二嫂仍然吞吞吐吐地说:“我也只是怀疑,不知道对不对。说错了大兄弟可别挑我的毛病呀!”何小成有点不耐烦,挥挥手说:“我不挑你的毛病,快说!”刘二嫂说:“护村队打狼时,那只狼就在你们身边站着哩!”何小成一听笑了起来:“二嫂啊,我看你是越说越不着调。我们打的就是狼,你说狼就在我们身边站着,我们怎么看不见?”刘二嫂说:“那条狼穿着女人的衣服,混在人群里也和大家一起喊着打狼,你们又怎么能看见它?”听了这话,何小成又有些生刘二嫂的气,说:“我听说有贼喊捉贼,还没有听说狼喊打狼的。再说,狼怎么能穿女人的衣服?谁家女人的衣服能送给狼去穿?”何小成顿了顿又说:“狼穿什么人的衣服也是狼,它要在我们身边,我们决不能看不出来!”刘二嫂摇了摇头说:“唉,看来大兄弟是不相信我的话了。”何小成说:“是因为你的话太离奇古怪了。”刘二嫂说:“大兄弟,你是个聪明人,难道想不透这个道理吗?狼既然能走出人的脚印,说明它的外形已经和人差不多了。既然和人差不多,又怎么不能穿人的衣服?再者说,你们打狼是在夜间,松明子火把也不是特别亮,不可能像白天那样看得清楚仔细,何况狼咬谁家的猪羊鸡鸭,谁家的男女老少都会出来帮着喊打,匆忙之中,你们如何顾得分辨哪个是人,哪个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狼?”何小成觉得刘二嫂这话有一定道理,打狼时人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且混杂在一起,确实不好辨别。但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狼能变成人,还穿着女人衣服,那不成妖怪了吗?这个世界上哪来的妖怪?于是,何小成问刘二嫂:“这么说,你能分辨出那条穿着女人衣服的狼了?”刘二嫂得意的说:“那当然......”话音未落。何小成马上接过话头说:“那好,再打狼时你也去,当场把穿女人衣服的狼指认出来,好让我们打死它为民除害。”何小成如此一说,把刘二嫂吓了一大跳,她有点后悔来找村长了,只好结结巴巴地说:“别.....别,我.....我晚上可.....可不敢出.....出门。”何小成把脸一板,吓唬她说:“你要说的是实话,为什么不敢出门?何况还有那么多民兵在场。你不敢到场,是不是又故弄玄虚蒙哄我们?要是那样,把你捉住和狼一块打!”刘二嫂一听更害怕了,连忙说:“别......别别,我......我去还不.....不行吗!”走出何小成的房门,刘二嫂又说了一句:“大兄弟,你要不信我的话,可以去问问张老顺呀!”因为张老顺晚上看羊,过得都是“夜生活”,妖魔鬼怪也都是夜间出来活动,张老顺常和它们打交道,莲浦村一带遇到这种事都愿意先问问张老顺。


  刘二嫂这一说,何小成猛地拍了一下脑门,心想对啊,这段时间让这条狼弄晕头了,怎么忘了张老顺呢!待刘二嫂走后,何小成赶紧去找张老顺。冬春季节天气寒冷,张老顺不用看羊,但他养成了习惯,晚上不睡觉,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籍,鸡叫以后才睡觉。何小成找来时,他睡得正香甜,鼾声像打雷,何小成在院里都听的清清楚楚。何小成敲敲张老顺的门,喊了几声:“老顺叔,醒一醒,我找你有急事。”张老顺朦胧中听见门外有动静,穿上衣服下炕开门,一看是村长,马上明白了他的来意,就问:“你找我是不是有关打狼的事?”何小成说:“你呀,算的比诸葛亮还准呢!”于是,他把遇到小脚女人脚印和刘二嫂的话讲给张老顺听,向请教张老顺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张老顺听了,沉思片刻说:“刘二嫂的话十有九是真情,她没有理由欺骗你。”何小成又问:“那为什么这条狼要穿上女人的衣服呢?”张老顺说:“过去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人的鬼魂假若入了动物的窍,这个动物就会改扮成人的模样。”“什么是窍?”何小成又问。张老顺说:“人和动物都有七窍,是指身上的七个器官。入窍就是人的魂灵到了动物的这些器官里,就变成了妖。民间是这样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科学道理,但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怪异,有时候真会出现入窍的现象。这次入狼窍的很有可能是个女人,刘二嫂或许认识这个女人。”何小成说:“我让她打狼时到现场指认出这条狼来。”张老顺说:“这件事去还非得刘二嫂揭开谜底。”


  第二天晚上半夜时分,王木匠家的大肥猪又狂嚎起来。何小成早有准备,让民兵排长带领护村队第一时间来到王木匠的猪圈旁,而自己赶紧去找刘二嫂。刘二嫂早被猪的嚎叫声惊醒,知道村长一定回来找自己,就穿好衣服往门外走,正好遇到何小成。两人急匆匆地来到王木匠家时,猪圈旁已经围了很多人,那口大肥猪已经被咬死,两条后腿被撕断,鲜血流了一地。王木匠的老婆见状,哭的声嘶力竭,说是再过几天就要把猪杀了好过年,这下过年连猪肉也吃不上了。蹊跷的是,护村队的民兵们仍然没有发现狼的踪迹。忽然,刘二嫂拉了拉何小成的胳膊,何小成知道她要说什么,就把手中的猎枪端了起来,将嘴凑到刘二嫂耳边说:“别怕,你指给我,哪个是狼?”刘二嫂颤抖着手,指着人群中一个穿紫花棉袄黑色棉裤的小个子女人,哆哆嗦嗦地说:“她......她......她就.....是......是......”何小成定睛一看,这个女人果然面生,不是莲浦村的人,瞄准她就放了一猎枪。奇怪,这一枪竟然没有响!何小成又勾动扳机,还是没有响,就忙不迭地大喊一声:“快,快,快打死那个穿紫花袄的小个子女人!”民兵们听见村长这样喊,都愣了神:不是要打狼吗?怎么打起人来了?这个小个子女人也是帮助我们来打狼的呀?心存疑问,民兵们一个个站在原地不动。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小个子女人调转身撒腿就向村后的大山里飞快地跑去。何小成高喊一声:“快追!”提着猎枪第一个向后山追去。护村队的民兵们这时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与那趟奇怪的脚印有关,立刻尾随村长追过去。可惜,晚了一步,山路上只留下一趟歪歪斜斜的小脚女人脚印,小个子女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关键时刻猎枪哑火,放走恶狼耽误了大事。何小成以为猎枪出现了故障,回到家就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但却没有发现任何毛病。他试着超天放了一枪,“砰”的一声,也挺响亮,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何小成思来想去,实在理不出头绪来。张老顺说这是狼的妖气太重,你的猎枪威力太小,镇不住狼的妖气,用部队上的快枪才行,那种枪用的是“65”或是“79”子弹,威力很大。村民们说这是个狼精,张老顺说是个狼妖。何小成也分不清到底是精还是妖,现在看来起码是一条与众不同的狼,恐怕光靠莲浦村的民兵护村队是对付不了它了,要借助外援才行。张老顺说用部队上威力巨大的快枪,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何小成连饭也顾不得吃,疾步来到二十多里外的乡政府,找到乡武装部长,将莲浦村闹狼、小脚女人脚印以及紫花布女人之事,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并请求部长支援。乡武装部长听了眉头一拧,说:“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你们莲浦村倒好,是林子大了什么狼都有,竟然还有穿着人衣服的狼,真是天下一大怪!”何小成说:“谁说不是呢?我开始也不相信,还把刘二嫂批评了一顿,可后来我是亲眼所见,不相信也由不得人了!”乡武装部长见何小成说的有来有去,似乎不像是在撒谎,就想了想说:“这样吧,我让姚家庄、李家洼两个村的民兵去帮助你们打狼,多带几支猎枪。”何小成本想把乡武装部那支七九步枪借来,但见部长给他调了两个村庄的民兵,还带着那么多猎枪,对付一个狼,不管是狼精还是狼妖,应该绰绰有余了,也就没有再张嘴。


  何小成搬来了救兵很高兴,立刻回村安排打狼计划。太阳落山时,姚家庄、李家洼来了三十多个民兵,带着八支猎枪,连同莲浦村的护村队总共四十多个人,分成四组,悄悄地埋伏在莲浦村周围,就像撒下一张天罗地网,准备捕捉怪女人。大约夜间十一点钟光景,昏黄的月光下,村北的小路上鬼鬼祟祟地走来一个小个子女人,低着头,两条胳膊向前伸着。人们看不清她的面孔,但觉得好像没有长着下巴,耳朵却出奇的长。有的民兵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不像人狼不像狼的怪物,有些害怕,加上天气又冷,身子直打哆嗦。怪女人来到村头几户人家的猪圈前面转了转,不知是嫌里面的猪个头小还是太瘦,似乎无意下嘴,掉头又往村里走去。村子左侧有王木匠家的羊圈,里面圈着四只大肥羊。怪女人来到羊圈前停住了脚步,看样子要采取行动吃羊了。这时,何小成一声令下:“打!”所有的猎枪同时朝着怪女人后背“噼噼啪啪”的开了火!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这些猎枪竟然没有一个打响的,全部哑火!这也太怪异了,四十多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愣怔了一下。怪女人似乎听到了动静,掉头就跑。这回无论如何不能让怪女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何小成随即又大喊一声:“大家一起上,捉活的!”民兵们一拥而上,朝怪女人猛扑过去!就是在人们愣怔的一刹那间,怪女人“嗖”地一下蹿上羊圈的顶棚,三蹦两跳就不见了。给何小成和民兵们留下的又是一趟歪歪斜斜的小脚女人脚印。


  这回何小成可算恼怒至极懊悔至极。这一夜,他的两眼合都没有往一起合,躺在炕上左右翻滚烙大饼。娘的,这事蹊跷的让人接受不了嘛!这么多猎枪怎么都打不响呢?不可能都有了故障吧?就按张老顺所说,怪女人的妖气重,但怎么能重到如此地步呢?莫非真是条修炼了千年万年的狼精不成?最让何小成不安的是,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如果再不能怪物除掉,乡亲们怎么能过好这个年?过不好年,自己下年干脆辞职得了。娘的,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呢?天亮以后,何小成揉着涨得生疼的双眼,起身来到村边通往后山的路口,瞅着那趟脚印倒吸了几口凉气。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走着走着,下意识地走到了刘二嫂的家门口。这时,刘二嫂正好出来喂猪,见到何小成,连忙热情地打招呼:“大兄弟稀罕,快来家里坐坐。”何小成一直在思索着怪女人的事情,听到刘二嫂说话,抬头一看,原来走到了刘二嫂家。既然来了,就不妨问问怪女人的事,看来这个刘二嫂对怪女人好像比自己这个当村长的知道的还多。何小成有个疑惑一直憋在心里:刘二嫂是怎样认出那个穿紫花布棉袄的女人是条狼?因为这段时间打狼要紧,没有时间细致盘问刘二嫂,今天应该好好问问,搞个水落石出。想着,何小成就跟着刘二嫂进了屋。刚刚坐下,刘二嫂就说:“大兄弟,这猎枪打狼恐怕是不行。”何小成正为猎枪不响犯愁,听刘二嫂如此一说,忙问为什么?以前他听张老顺也说过猎枪不行。刘二嫂说:“咱们这里的猎枪,枪管细也短,装不下多少铁砂,铁砂颗粒也小,还有就是火药配方也不精确,所以威力不大。打个兔子、野鸡还凑合,打狼这种大动物就不行了。”何小成闻听一惊:“我说二嫂,看不出你一个妇道人家,对猎枪这种男人玩耍的东西竟然也这么在行。”刘二嫂说:“我娘家两个哥哥是专做猎枪的,我小时候也给哥哥们帮过手,自然知道一些。”经过刘二嫂这一提醒,何小成也想起来了,是啊,村里人还真没有用猎枪打过狼,过去都是在山上挖深坑埋设狼夹子捕捉狼,效果很好,山里的狼群再不敢来村里祸害老百姓。后来这些狼夹子被村民们误踩过几次,伤了不少人,乡政府下文件禁止埋设狼夹子。没有了狼夹子,这几年狼就又猖狂了起来。猎枪打不住狼,所以怪女人才得以逃脱。如果是一支枪,张老顺说是怪女人妖气重,可现在是很多支呀,要是打野鸡兔子那得放倒一大片呀!怎么就奈何不了一个小脚老太太呢!何小成想疼了脑瓜仁,也想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从刘二嫂家出来,何小成迎面碰上了王木匠。王木匠说:“村长,我找你有事。”王木匠家的猪前几天被狼光顾了两次,当时王木匠正在别的村庄干木匠活儿,昨晚才回来。护村队民兵虽然竭尽全力,但还是没有保住王木匠家的猪。村民的财产受到损失,何小成心里很难过。他以为王木匠要和他说这件事情,就说:“王大哥,何小成对不起你。猪被狼咬死了,到时候村里补助你一点钱,你到集市上买几斤猪肉,给孩子们过个年吧。”王木匠一听,连忙说:“村长可别这样说,你们尽心尽力了。我还没有感谢你们呢,怎么能让村里再给我补助?不用不用。”停了一下,王木匠又说:“村长,我要和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或许对抓住怪女人有帮助。”原来,王木匠回来后听老婆说村里正在闹狼,还咬死了自家的大肥猪,突然想起一件事,就连忙来找何小成。何小成问:“王大哥有什么好主意?快说出来听听,现在我缺的就是好主意。”王木匠说:“前段日子我在东边黄家坨村干活儿,也常听当地的老百姓说到闹狼。他们就把情况报告给县武装部的解放军。解放军带着冲锋枪进山清剿了几次,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狼患就基本上绝迹了。”让解放军用冲锋枪打狼?好主意,好主意啊!那家伙,一梭子出去,还不把狼打成破筛子!何小成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


  时不宜迟,何小成再次来到乡武装部,谈了自己的打算。这次,乡武装部长也觉得单靠猎枪不行了,甚至乡武装部那支七九步枪恐怕也解决不了问题,不请求解放军助阵看来是不行了,就和何小成连夜来到县武装部。县武装部焦部长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回来的老革命,13岁就当兵,是个职业军人。他听何小成说遇到一条穿着女人衣服的狼,哈哈大笑着一个劲儿地摇头,说:“世界上哪有此等怪事?夜深人静的,一定是你们看花了眼。再说,猎枪也是枪,只要不出故障,怎么会打不响呢?”何小成反复说明这是一件千真万确的事情,村里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乡武装部长也在一旁帮腔,说此事不假。这样一来,焦部长也来了兴趣。他是外地人,本来准备回老家过春节,听说有这种事情,就亲自带着几个战士,个个荷枪实弹,跟随何小成来到莲浦村。


  这天是腊月二十六。夜幕降临,解放军、民兵埋伏在莲浦村的房屋后面,准备等着怪女人一露头就开火。不料,这时候天上突然阴云密布,紧接着飘起了雪花。坏了,这天气怪女人还能出来吗?它要不出来,解放军兴师动众的不就白来一趟吗?村里的乡亲们也都紧握铁锹木棒准备助阵。他们以前是怕怪女人出来,而此时此刻是怕它不出来。为了引诱怪女人露面,何小成还把自家那头只有三四十斤的小猪崽绑在了村口的槐树上,还用鞭子不住地抽打它,小猪疼的发出一阵阵哀嚎。何小成的媳妇不愿意把自家的猪送入狼口。何小成狠狠地批评了她一通:“你这个干部家属是怎么当的?思想觉悟太低了。我这叫舍不下小猪套不住狼。只要能把怪女人捉住,还莲浦村一方平安,咱们遭受一些损失又有什么?”


  快到半夜时,人们终于发现村北的山路上蹑手蹑脚地走来一个小个子女人,东看看西望望,一步步向绑着小猪崽的槐树逼过来。小女人已经来到槐树旁,正要扑向小猪崽,突然,焦部长的手枪响了,“砰”的一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紧接着,战士们的冲锋枪同时开了火,整梭子弹飞出枪膛射向怪女人。那怪女人哪里见过这般阵势?想逃窜已经来不及了,带着女人的哭音嚎叫了几声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人们都围拢了过来。有村民提来了灯笼,一看,果真是一条狼,不过上面穿着一件紫花布棉袄,下面穿一条黑布棉裤,脚上套着一双小脚女鞋。县武装部的焦部长看了一眼,脸上透露着十分的惊愕,连连摇着头说:“怪事,怪事,世间竟有这等怪事!我光听说有披着羊皮的狼,还没有听说有披着人皮的狼。”因为还要回老家过年,焦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作者:康峪


  系列之三:蹊跷狼踪


  解放初期,莲浦村一带的村庄都隐没在高山密林之中,人烟稀少,经常有狼群出没,村里的家畜家禽经常被咬死咬伤,伤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莲浦村就有过这样的悲惨遭遇。张老顺看护的羊,就被狼叼走过好多只,有次差一点儿把张老顺咬伤。


  莲浦村村长何小成为这件事情伤透了脑筋。他想,如果任意由狼群肆虐下去,村里的猪羊鸡鸭都得喂了狼,老少爷们的小命也难保全。他找张老顺商讨计策。张老顺建议让民兵护村,晚上在村子周围巡逻。何小成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让民兵排长组织起一支十多人的民兵护村队,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护村队不必参加集体劳动,白天睡觉,晚上巡逻。护村队也没有什么先进武器,只有两杆猎枪,其余的人就是木棒、镐头、铁锹之类。护村队巡逻时,听到谁家的猪羊鸡鸭叫唤,立刻集合起来举着松明子火把高声呐喊着冲过去,仗着人多势众把狼赶跑,就算达到了护村目的。


  这年腊月根儿,莲浦村连续三个晚上有六头猪九只羊被狼咬死或叼走。眼看就要过年了出了这种事情,村民们都人心惶惶起来,连置买年货的集日和庙会都不敢去了,晚上更是不敢出门。有人埋怨护村队民兵,说他们是白吃饭不干活儿,连个猪羊都守护不住,要你们干什么?还有人找到何小成,让他赔偿自家的经济损失,因为护村队不下地干活儿照样记工分分粮食,等于村民们白养活他们。其实,何小成比谁都着急。为什么?过去晚上听见谁家的猪羊鸡鸭叫唤,护村队赶过去时都能见到狼,即便不能把狼打死,起码也能吓跑它。可这几次不行了,尽管护村队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但总是见不到狼的踪影。然而,当护村队撤离后,猪羊鸡鸭又惨叫起来。听见叫声,护村队又折返回来,奇怪的是,仍然见不到狼的影子。如此这般折腾几回,虽然民兵们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也有点吃不消,一个个累的呼哧带喘的。有的民兵生气的说,难道我们遇上了狼精?这些年轻人晚上有时闲着没事可做,就找到张老顺家听他讲鬼怪故事。狼精也是张老顺告诉他们的,至于狼精长什么模样,张老顺说他自己也没有见过,只说这种东西已经得道成仙,来无踪去无影,凡俗之人是见不到它们真面目的。说到狼精,有的小伙子害了怕,要求退出护村队。何小成是村干部,不信这个邪也不能信这个邪,就批评这些年轻人说:“哪里有什么狼精?都是张老顺夜间看羊闲的慌吓唬你们呢,你们也就信了?退一万步讲,就是有狼精,我们也不怕,过几天非捉它一只瞧瞧!”他这是给大家壮胆儿,真要是把护村队都吓跨了,村里的局面就更无法收拾了。


  连续几个晚上,何小成都没怎么睡好觉,他一直在琢磨:这只狼为什么没有踪影?它怎么跑得那么快呢?这天早晨,天刚蒙蒙亮,何小成起来到村头拾粪,无疑间看到地上有一趟奇怪的脚印,前小后大,很像是小脚女人踩过的。何小成回忆起昨天晚上护村队曾在这条路上巡逻过,如果这趟脚印是在巡逻之前留下的,应该早就被淹没了,护村队十多个人呢,一人踩一脚,这趟女人脚印还能留得下吗?现在的脚印这样清晰,肯定是护村队巡逻以后留下的。然而,那么晚了,村里还有哪位老太太出来呢?她出来要干什么呢?何小成循着女人的脚印往前走,想看看脚印最终消失在谁家。不料脚印走来走去,竟然走到了村子外头去了,而且还延续到村后的大山里。这样一来,就更引起了何小成的怀疑:大山里都是原始森林,狼群出没,村里人大白天要去,都是成群结队手里都拿着家伙什儿。这个小脚老太太一个人进去还不是狼群的一碟小菜吗?想到这里,何小成立刻返回村里,挨门逐户询问谁家的老人昨天晚上出门了?问来问去,所以人都说快过年了,又正在闹狼灾,谁家的老人还敢半夜出门?而且还是村后的大山!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排除了本村老人出门的可能性,何小成就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当天晚上人们睡下后,村东王木匠家的猪突然又像挨了刀似的嚎叫起来,整个村子又不安定了。何小成带着护村队火速赶往现场。谁知又和前几次一模一样,光看见王木匠家那头二百多斤重的大肥猪被咬的遍体鳞伤,可仍然看不见狼的影子。更让何小成惊讶的是,第二天早上,他拾粪时又在村口看见了那趟小脚女人的脚印,非常清晰,而且还是通往村后的大山里去。何小成也顾不得拾粪了,眼珠动也不动地瞅着这趟脚印。瞅着瞅着,何小成心里突然一动:这趟脚印会不会与狼有关呢?转而又一想,小脚女人与狼又有什么关系?风马牛不相及嘛!


  闹狼的事情本来就把莲浦村的乡亲们搞得焦头烂额,现在又出来个小脚女人的脚印,村民们就更不敢置办年货了,每天都在惶惶不安中度日子,还不住地骂何小成和护村队是一伙笨蛋。何小成着急上火牙也发了炎,疼的直吸溜嘴。因为闹狼的事情,他已经挨过乡长好几次批评了。乡长对他说:“乡亲们要是过不好这个年,你这村长趁早也就别当了!”其实,当不当村长无所谓,何小成是咽不下这口气:自己一个大活人,愣让一条狼给耍的晕头涨脑,这也太窝囊太丢人了!


  这天中午,何小成正在家里抽闷烟,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他:“大兄弟在家吗?”何小成出门一看,是村北的刘二嫂。何小成对这个刘二嫂没有多少好感,因为她过去当过巫婆跳过大神,何小成说她是装神弄鬼愚弄老百姓,在村民大会上批评过她。这次见她来,就皱了皱眉头问:“你找我有事吗?”刘二嫂神秘兮兮地说:“我想帮大兄弟一个忙。”何小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心想你能帮我什么忙?不给添乱我就算烧高香了。刘二嫂上前一步,悄悄地对何小成说:“大兄弟,你不是想看到那条咬死猪的狼吗?你不是想知道那个小脚女人的脚印吗?我都可以告诉你!”何小成抬起头盯着刘二嫂看了半晌,突然把眼一瞪说:“你告诉我?你能知道?我看你就像一条狼!”刘二嫂不高兴地说:“我好意帮你,你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何小成说:“你不是又要装神弄鬼吧?我先把丑话说到前头,你要再搞封建迷信,我就让护村队把你押到县里坐大狱去!”刘二嫂听了把嘴一撇说:“我告诉你,爱信不信。那小脚女人脚印就是狼留下的!”说着返身就走。何小成说:“站住!你把话说清楚。狼是动物,怎么能留下人的脚印?看看,说着说着你又装神......”何小成刚要批评刘二嫂,忽然想到自己刚才不是也这样考虑过吗?莫非狼和小脚女人脚印真有某种联系不成?想到这里,何小成的态度和缓了许多,把刘二嫂让到自己屋里,问:“二嫂刚才说小脚女人的脚印是狼留下的,你有什么证据呢?”刘二嫂对何小成态度的转变不摸底,怕他套自己的话,支支吾吾地不愿意说。何小成说:“我不批评你搞迷信了,你大胆说吧。”刘二嫂仍然吞吞吐吐地说:“我也只是怀疑,不知道对不对。说错了大兄弟可别挑我的毛病呀!”何小成有点不耐烦,挥挥手说:“我不挑你的毛病,快说!”刘二嫂说:“护村队打狼时,那只狼就在你们身边站着哩!”何小成一听笑了起来:“二嫂啊,我看你是越说越不着调。我们打的就是狼,你说狼就在我们身边站着,我们怎么看不见?”刘二嫂说:“那条狼穿着女人的衣服,混在人群里也和大家一起喊着打狼,你们又怎么能看见它?”听了这话,何小成又有些生刘二嫂的气,说:“我听说有贼喊捉贼,还没有听说狼喊打狼的。再说,狼怎么能穿女人的衣服?谁家女人的衣服能送给狼去穿?”何小成顿了顿又说:“狼穿什么人的衣服也是狼,它要在我们身边,我们决不能看不出来!”刘二嫂摇了摇头说:“唉,看来大兄弟是不相信我的话了。”何小成说:“是因为你的话太离奇古怪了。”刘二嫂说:“大兄弟,你是个聪明人,难道想不透这个道理吗?狼既然能走出人的脚印,说明它的外形已经和人差不多了。既然和人差不多,又怎么不能穿人的衣服?再者说,你们打狼是在夜间,松明子火把也不是特别亮,不可能像白天那样看得清楚仔细,何况狼咬谁家的猪羊鸡鸭,谁家的男女老少都会出来帮着喊打,匆忙之中,你们如何顾得分辨哪个是人,哪个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狼?”何小成觉得刘二嫂这话有一定道理,打狼时人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且混杂在一起,确实不好辨别。但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狼能变成人,还穿着女人衣服,那不成妖怪了吗?这个世界上哪来的妖怪?于是,何小成问刘二嫂:“这么说,你能分辨出那条穿着女人衣服的狼了?”刘二嫂得意的说:“那当然......”话音未落。何小成马上接过话头说:“那好,再打狼时你也去,当场把穿女人衣服的狼指认出来,好让我们打死它为民除害。”何小成如此一说,把刘二嫂吓了一大跳,她有点后悔来找村长了,只好结结巴巴地说:“别.....别,我.....我晚上可.....可不敢出.....出门。”何小成把脸一板,吓唬她说:“你要说的是实话,为什么不敢出门?何况还有那么多民兵在场。你不敢到场,是不是又故弄玄虚蒙哄我们?要是那样,把你捉住和狼一块打!”刘二嫂一听更害怕了,连忙说:“别......别别,我......我去还不.....不行吗!”走出何小成的房门,刘二嫂又说了一句:“大兄弟,你要不信我的话,可以去问问张老顺呀!”因为张老顺晚上看羊,过得都是“夜生活”,妖魔鬼怪也都是夜间出来活动,张老顺常和它们打交道,莲浦村一带遇到这种事都愿意先问问张老顺。


  刘二嫂这一说,何小成猛地拍了一下脑门,心想对啊,这段时间让这条狼弄晕头了,怎么忘了张老顺呢!待刘二嫂走后,何小成赶紧去找张老顺。冬春季节天气寒冷,张老顺不用看羊,但他养成了习惯,晚上不睡觉,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籍,鸡叫以后才睡觉。何小成找来时,他睡得正香甜,鼾声像打雷,何小成在院里都听的清清楚楚。何小成敲敲张老顺的门,喊了几声:“老顺叔,醒一醒,我找你有急事。”张老顺朦胧中听见门外有动静,穿上衣服下炕开门,一看是村长,马上明白了他的来意,就问:“你找我是不是有关打狼的事?”何小成说:“你呀,算的比诸葛亮还准呢!”于是,他把遇到小脚女人脚印和刘二嫂的话讲给张老顺听,向请教张老顺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办?张老顺听了,沉思片刻说:“刘二嫂的话十有九是真情,她没有理由欺骗你。”何小成又问:“那为什么这条狼要穿上女人的衣服呢?”张老顺说:“过去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人的鬼魂假若入了动物的窍,这个动物就会改扮成人的模样。”“什么是窍?”何小成又问。张老顺说:“人和动物都有七窍,是指身上的七个器官。入窍就是人的魂灵到了动物的这些器官里,就变成了妖。民间是这样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科学道理,但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怪异,有时候真会出现入窍的现象。这次入狼窍的很有可能是个女人,刘二嫂或许认识这个女人。”何小成说:“我让她打狼时到现场指认出这条狼来。”张老顺说:“这件事去还非得刘二嫂揭开谜底。”


  第二天晚上半夜时分,王木匠家的大肥猪又狂嚎起来。何小成早有准备,让民兵排长带领护村队第一时间来到王木匠的猪圈旁,而自己赶紧去找刘二嫂。刘二嫂早被猪的嚎叫声惊醒,知道村长一定回来找自己,就穿好衣服往门外走,正好遇到何小成。两人急匆匆地来到王木匠家时,猪圈旁已经围了很多人,那口大肥猪已经被咬死,两条后腿被撕断,鲜血流了一地。王木匠的老婆见状,哭的声嘶力竭,说是再过几天就要把猪杀了好过年,这下过年连猪肉也吃不上了。蹊跷的是,护村队的民兵们仍然没有发现狼的踪迹。忽然,刘二嫂拉了拉何小成的胳膊,何小成知道她要说什么,就把手中的猎枪端了起来,将嘴凑到刘二嫂耳边说:“别怕,你指给我,哪个是狼?”刘二嫂颤抖着手,指着人群中一个穿紫花棉袄黑色棉裤的小个子女人,哆哆嗦嗦地说:“她......她......她就.....是......是......”何小成定睛一看,这个女人果然面生,不是莲浦村的人,瞄准她就放了一猎枪。奇怪,这一枪竟然没有响!何小成又勾动扳机,还是没有响,就忙不迭地大喊一声:“快,快,快打死那个穿紫花袄的小个子女人!”民兵们听见村长这样喊,都愣了神:不是要打狼吗?怎么打起人来了?这个小个子女人也是帮助我们来打狼的呀?心存疑问,民兵们一个个站在原地不动。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小个子女人调转身撒腿就向村后的大山里飞快地跑去。何小成高喊一声:“快追!”提着猎枪第一个向后山追去。护村队的民兵们这时才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与那趟奇怪的脚印有关,立刻尾随村长追过去。可惜,晚了一步,山路上只留下一趟歪歪斜斜的小脚女人脚印,小个子女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


  关键时刻猎枪哑火,放走恶狼耽误了大事。何小成以为猎枪出现了故障,回到家就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但却没有发现任何毛病。他试着超天放了一枪,“砰”的一声,也挺响亮,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何小成思来想去,实在理不出头绪来。张老顺说这是狼的妖气太重,你的猎枪威力太小,镇不住狼的妖气,用部队上的快枪才行,那种枪用的是“65”或是“79”子弹,威力很大。村民们说这是个狼精,张老顺说是个狼妖。何小成也分不清到底是精还是妖,现在看来起码是一条与众不同的狼,恐怕光靠莲浦村的民兵护村队是对付不了它了,要借助外援才行。张老顺说用部队上威力巨大的快枪,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何小成连饭也顾不得吃,疾步来到二十多里外的乡政府,找到乡武装部长,将莲浦村闹狼、小脚女人脚印以及紫花布女人之事,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并请求部长支援。乡武装部长听了眉头一拧,说:“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你们莲浦村倒好,是林子大了什么狼都有,竟然还有穿着人衣服的狼,真是天下一大怪!”何小成说:“谁说不是呢?我开始也不相信,还把刘二嫂批评了一顿,可后来我是亲眼所见,不相信也由不得人了!”乡武装部长见何小成说的有来有去,似乎不像是在撒谎,就想了想说:“这样吧,我让姚家庄、李家洼两个村的民兵去帮助你们打狼,多带几支猎枪。”何小成本想把乡武装部那支七九步枪借来,但见部长给他调了两个村庄的民兵,还带着那么多猎枪,对付一个狼,不管是狼精还是狼妖,应该绰绰有余了,也就没有再张嘴。


  何小成搬来了救兵很高兴,立刻回村安排打狼计划。太阳落山时,姚家庄、李家洼来了三十多个民兵,带着八支猎枪,连同莲浦村的护村队总共四十多个人,分成四组,悄悄地埋伏在莲浦村周围,就像撒下一张天罗地网,准备捕捉怪女人。大约夜间十一点钟光景,昏黄的月光下,村北的小路上鬼鬼祟祟地走来一个小个子女人,低着头,两条胳膊向前伸着。人们看不清她的面孔,但觉得好像没有长着下巴,耳朵却出奇的长。有的民兵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不像人狼不像狼的怪物,有些害怕,加上天气又冷,身子直打哆嗦。怪女人来到村头几户人家的猪圈前面转了转,不知是嫌里面的猪个头小还是太瘦,似乎无意下嘴,掉头又往村里走去。村子左侧有王木匠家的羊圈,里面圈着四只大肥羊。怪女人来到羊圈前停住了脚步,看样子要采取行动吃羊了。这时,何小成一声令下:“打!”所有的猎枪同时朝着怪女人后背“噼噼啪啪”的开了火!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这些猎枪竟然没有一个打响的,全部哑火!这也太怪异了,四十多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愣怔了一下。怪女人似乎听到了动静,掉头就跑。这回无论如何不能让怪女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何小成随即又大喊一声:“大家一起上,捉活的!”民兵们一拥而上,朝怪女人猛扑过去!就是在人们愣怔的一刹那间,怪女人“嗖”地一下蹿上羊圈的顶棚,三蹦两跳就不见了。给何小成和民兵们留下的又是一趟歪歪斜斜的小脚女人脚印。


  这回何小成可算恼怒至极懊悔至极。这一夜,他的两眼合都没有往一起合,躺在炕上左右翻滚烙大饼。娘的,这事蹊跷的让人接受不了嘛!这么多猎枪怎么都打不响呢?不可能都有了故障吧?就按张老顺所说,怪女人的妖气重,但怎么能重到如此地步呢?莫非真是条修炼了千年万年的狼精不成?最让何小成不安的是,再有几天就过年了,如果再不能怪物除掉,乡亲们怎么能过好这个年?过不好年,自己下年干脆辞职得了。娘的,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呢?天亮以后,何小成揉着涨得生疼的双眼,起身来到村边通往后山的路口,瞅着那趟脚印倒吸了几口凉气。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走着走着,下意识地走到了刘二嫂的家门口。这时,刘二嫂正好出来喂猪,见到何小成,连忙热情地打招呼:“大兄弟稀罕,快来家里坐坐。”何小成一直在思索着怪女人的事情,听到刘二嫂说话,抬头一看,原来走到了刘二嫂家。既然来了,就不妨问问怪女人的事,看来这个刘二嫂对怪女人好像比自己这个当村长的知道的还多。何小成有个疑惑一直憋在心里:刘二嫂是怎样认出那个穿紫花布棉袄的女人是条狼?因为这段时间打狼要紧,没有时间细致盘问刘二嫂,今天应该好好问问,搞个水落石出。想着,何小成就跟着刘二嫂进了屋。刚刚坐下,刘二嫂就说:“大兄弟,这猎枪打狼恐怕是不行。”何小成正为猎枪不响犯愁,听刘二嫂如此一说,忙问为什么?以前他听张老顺也说过猎枪不行。刘二嫂说:“咱们这里的猎枪,枪管细也短,装不下多少铁砂,铁砂颗粒也小,还有就是火药配方也不精确,所以威力不大。打个兔子、野鸡还凑合,打狼这种大动物就不行了。”何小成闻听一惊:“我说二嫂,看不出你一个妇道人家,对猎枪这种男人玩耍的东西竟然也这么在行。”刘二嫂说:“我娘家两个哥哥是专做猎枪的,我小时候也给哥哥们帮过手,自然知道一些。”经过刘二嫂这一提醒,何小成也想起来了,是啊,村里人还真没有用猎枪打过狼,过去都是在山上挖深坑埋设狼夹子捕捉狼,效果很好,山里的狼群再不敢来村里祸害老百姓。后来这些狼夹子被村民们误踩过几次,伤了不少人,乡政府下文件禁止埋设狼夹子。没有了狼夹子,这几年狼就又猖狂了起来。猎枪打不住狼,所以怪女人才得以逃脱。如果是一支枪,张老顺说是怪女人妖气重,可现在是很多支呀,要是打野鸡兔子那得放倒一大片呀!怎么就奈何不了一个小脚老太太呢!何小成想疼了脑瓜仁,也想不明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从刘二嫂家出来,何小成迎面碰上了王木匠。王木匠说:“村长,我找你有事。”王木匠家的猪前几天被狼光顾了两次,当时王木匠正在别的村庄干木匠活儿,昨晚才回来。护村队民兵虽然竭尽全力,但还是没有保住王木匠家的猪。村民的财产受到损失,何小成心里很难过。他以为王木匠要和他说这件事情,就说:“王大哥,何小成对不起你。猪被狼咬死了,到时候村里补助你一点钱,你到集市上买几斤猪肉,给孩子们过个年吧。”王木匠一听,连忙说:“村长可别这样说,你们尽心尽力了。我还没有感谢你们呢,怎么能让村里再给我补助?不用不用。”停了一下,王木匠又说:“村长,我要和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或许对抓住怪女人有帮助。”原来,王木匠回来后听老婆说村里正在闹狼,还咬死了自家的大肥猪,突然想起一件事,就连忙来找何小成。何小成问:“王大哥有什么好主意?快说出来听听,现在我缺的就是好主意。”王木匠说:“前段日子我在东边黄家坨村干活儿,也常听当地的老百姓说到闹狼。他们就把情况报告给县武装部的解放军。解放军带着冲锋枪进山清剿了几次,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狼患就基本上绝迹了。”让解放军用冲锋枪打狼?好主意,好主意啊!那家伙,一梭子出去,还不把狼打成破筛子!何小成高兴地差点儿跳起来!


  时不宜迟,何小成再次来到乡武装部,谈了自己的打算。这次,乡武装部长也觉得单靠猎枪不行了,甚至乡武装部那支七九步枪恐怕也解决不了问题,不请求解放军助阵看来是不行了,就和何小成连夜来到县武装部。县武装部焦部长是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回来的老革命,13岁就当兵,是个职业军人。他听何小成说遇到一条穿着女人衣服的狼,哈哈大笑着一个劲儿地摇头,说:“世界上哪有此等怪事?夜深人静的,一定是你们看花了眼。再说,猎枪也是枪,只要不出故障,怎么会打不响呢?”何小成反复说明这是一件千真万确的事情,村里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乡武装部长也在一旁帮腔,说此事不假。这样一来,焦部长也来了兴趣。他是外地人,本来准备回老家过春节,听说有这种事情,就亲自带着几个战士,个个荷枪实弹,跟随何小成来到莲浦村。


  这天是腊月二十六。夜幕降临,解放军、民兵埋伏在莲浦村的房屋后面,准备等着怪女人一露头就开火。不料,这时候天上突然阴云密布,紧接着飘起了雪花。坏了,这天气怪女人还能出来吗?它要不出来,解放军兴师动众的不就白来一趟吗?村里的乡亲们也都紧握铁锹木棒准备助阵。他们以前是怕怪女人出来,而此时此刻是怕它不出来。为了引诱怪女人露面,何小成还把自家那头只有三四十斤的小猪崽绑在了村口的槐树上,还用鞭子不住地抽打它,小猪疼的发出一阵阵哀嚎。何小成的媳妇不愿意把自家的猪送入狼口。何小成狠狠地批评了她一通:“你这个干部家属是怎么当的?思想觉悟太低了。我这叫舍不下小猪套不住狼。只要能把怪女人捉住,还莲浦村一方平安,咱们遭受一些损失又有什么?”


  快到半夜时,人们终于发现村北的山路上蹑手蹑脚地走来一个小个子女人,东看看西望望,一步步向绑着小猪崽的槐树逼过来。小女人已经来到槐树旁,正要扑向小猪崽,突然,焦部长的手枪响了,“砰”的一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紧接着,战士们的冲锋枪同时开了火,整梭子弹飞出枪膛射向怪女人。那怪女人哪里见过这般阵势?想逃窜已经来不及了,带着女人的哭音嚎叫了几声就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人们都围拢了过来。有村民提来了灯笼,一看,果真是一条狼,不过上面穿着一件紫花布棉袄,下面穿一条黑布棉裤,脚上套着一双小脚女鞋。县武装部的焦部长看了一眼,脸上透露着十分的惊愕,连连摇着头说:“怪事,怪事,世间竟有这等怪事!我光听说有披着羊皮的狼,还没有听说有披着人皮的狼。”因为还要回老家过年,焦部长谢绝了莲浦村乡亲们的挽留,带着战士们回了县城。何小成向他表示感谢。焦部长说:“要感谢的是你们这个莲浦村。我在朝鲜战场上消灭过美帝野心狼,在这里又消灭了祸害老百姓的怪狼。看来,不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紧紧握住手中枪才对啊!”


  焦部长走后,何小成指挥民兵将狼身上的女人衣服剥下来,正要把死狼埋掉。这时,只见刘二嫂突然跑了过来,抢过满带血迹的紫花布棉袄和黑棉裤抱在怀里,坐在雪地上大哭起来,哭的非常伤心。她这个举动把在场的人都搞懵了。何小成一把拉起刘二嫂说:“深更半夜的你哭什么?还抱着死狼穿过的衣服,血沥沥的你就不嫌脏不嫌晦气?”谁知这一说,刘二嫂哭得更厉害了:“大嫂呀大嫂,你死得好可怜呀!”这一声大嫂,更把人们给叫糊涂了,莫非这条狼和她的大嫂有关系?何小成说:“二嫂,不要再哭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刘二嫂抹了抹眼泪,哽咽着声音向众人诉说了一件更为离奇古怪的事情。


  原来,莲浦村西边有个小村叫石门沟,是刘二嫂的娘家。今年腊月初,刘二嫂的娘家大嫂到山里砍柴被狼咬伤了,因为伤势太重加上受到惊吓,不到两天就死了。按照当地风俗习惯,人死后要挺尸三天,亲朋好友都去吊唁,农村叫发丧。刘二嫂去吊唁大嫂时,看见她穿的就是这身衣服。


  莲浦村闹狼灾时,有天晚上刘二嫂也出来为护村队助阵。忽然,她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穿紫花布棉袄黑布裤子的女人,心里不由一惊:这不正是大嫂临死时穿的衣服吗?怎么到了这个女人身上?再仔细一瞧,这个人的个头肥瘦都和大嫂差不离,脚上穿的竟也是大嫂的鞋。刘二嫂刚说上前和这个女人打招呼,却突然将正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咽到了肚里!她看到了什么?原来她看见这个女人没有长着下巴。刘二嫂以前当过巫婆跳过大神,也听张老顺说过,知道没有长下巴的人都是鬼变的。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肯定是个鬼,村里的猪羊鸡鸭也是她吃的,村口的脚印也是她留下的。第二天,刘二嫂想把这个情况告诉何小成,又怕他不相信,弄不好还得给自己扣一顶宣扬封建迷信的帽子挨批斗,就没有吱声。后来村里接连出事,刘二嫂实在忍不住了,就在那天中午找到何小成,支支吾吾地告诉他要注意那个女人。其实,刘二嫂并没有把话说完,有些话她不敢说。


  天快亮了,人们拖着疲惫身子回家休息。这时,王木匠背着木工工具从家里出来。何小成诧异地问:“就要过年了,你还到哪里干活儿?”王木匠说:“李家洼孩子姥姥家的饭桌坏了,我去给她打个新的,过年要用。”看着王木匠远去的背影,刘二嫂突然说:“奥,我想起来了。”何小成问:“想起了什么?”刘二嫂说:“我一直纳闷,这条狼为什么三番五次祸害莲浦村,又为什么专咬王木匠家的猪和羊,原来都是冲着王木匠来的。”何小成又问:“这条狼为什么要冲着王木匠来呢?他在村里人缘挺好的呀!”刘二嫂说:“这还得从我娘家大嫂说起。我大嫂和大哥结婚以前是和王木匠有婚约的,但后来王木匠的父母嫌我大嫂娘家穷,反悔了,让他娶了李家洼的一位富人家的姑娘。大嫂受气不下,和我大哥结婚后还常常骂王木匠是陈世美,发誓以后饶不了他。其实,这事与王木匠没关系,他是个好人。怪就怪包办婚姻实在害人不浅。”何小成说:“如此说来,你大嫂是借助狼口来惩罚王木匠了。多亏解放军打死了这条狼,不然的话,王木匠可能还有生命危险哩!”


  很多年过去了,何小成、张老顺、刘二嫂等人始终对那趟蹊跷的狼踪记忆犹新。他们一直搞不明白,刘二嫂的娘家大嫂的灵魂是怎样进入狼窍的?还有那些猎枪打不响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后来,他们请教过一些专家学者,这些专家学者也说不出个子午寅卯来。部长谢绝了莲浦村乡亲们的挽留,带着战士们回了县城。何小成向他表示感谢。焦部长说:“要感谢的是你们这个莲浦村。我在朝鲜战场上消灭过美帝野心狼,在这里又消灭了祸害老百姓的怪狼。看来,不论什么时候,我们都要紧紧握住手中枪才对啊!”


  焦部长走后,何小成指挥民兵将狼身上的女人衣服剥下来,正要把死狼埋掉。这时,只见刘二嫂突然跑了过来,抢过满带血迹的紫花布棉袄和黑棉裤抱在怀里,坐在雪地上大哭起来,哭的非常伤心。她这个举动把在场的人都搞懵了。何小成一把拉起刘二嫂说:“深更半夜的你哭什么?还抱着死狼穿过的衣服,血沥沥的你就不嫌脏不嫌晦气?”谁知这一说,刘二嫂哭得更厉害了:“大嫂呀大嫂,你死得好可怜呀!”这一声大嫂,更把人们给叫糊涂了,莫非这条狼和她的大嫂有关系?何小成说:“二嫂,不要再哭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刘二嫂抹了抹眼泪,哽咽着声音向众人诉说了一件更为离奇古怪的事情。


  原来,莲浦村西边有个小村叫石门沟,是刘二嫂的娘家。今年腊月初,刘二嫂的娘家大嫂到山里砍柴被狼咬伤了,因为伤势太重加上受到惊吓,不到两天就死了。按照当地风俗习惯,人死后要挺尸三天,亲朋好友都去吊唁,农村叫发丧。刘二嫂去吊唁大嫂时,看见她穿的就是这身衣服。


  莲浦村闹狼灾时,有天晚上刘二嫂也出来为护村队助阵。忽然,她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穿紫花布棉袄黑布裤子的女人,心里不由一惊:这不正是大嫂临死时穿的衣服吗?怎么到了这个女人身上?再仔细一瞧,这个人的个头肥瘦都和大嫂差不离,脚上穿的竟也是大嫂的鞋。刘二嫂刚说上前和这个女人打招呼,却突然将正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咽到了肚里!她看到了什么?原来她看见这个女人没有长着下巴。刘二嫂以前当过巫婆跳过大神,也听张老顺说过,知道没有长下巴的人都是鬼变的。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肯定是个鬼,村里的猪羊鸡鸭也是她吃的,村口的脚印也是她留下的。第二天,刘二嫂想把这个情况告诉何小成,又怕他不相信,弄不好还得给自己扣一顶宣扬封建迷信的帽子挨批斗,就没有吱声。后来村里接连出事,刘二嫂实在忍不住了,就在那天中午找到何小成,支支吾吾地告诉他要注意那个女人。其实,刘二嫂并没有把话说完,有些话她不敢说。


  天快亮了,人们拖着疲惫身子回家休息。这时,王木匠背着木工工具从家里出来。何小成诧异地问:“就要过年了,你还到哪里干活儿?”王木匠说:“李家洼孩子姥姥家的饭桌坏了,我去给她打个新的,过年要用。”看着王木匠远去的背影,刘二嫂突然说:“奥,我想起来了。”何小成问:“想起了什么?”刘二嫂说:“我一直纳闷,这条狼为什么三番五次祸害莲浦村,又为什么专咬王木匠家的猪和羊,原来都是冲着王木匠来的。”何小成又问:“这条狼为什么要冲着王木匠来呢?他在村里人缘挺好的呀!”刘二嫂说:“这还得从我娘家大嫂说起。我大嫂和大哥结婚以前是和王木匠有婚约的,但后来王木匠的父母嫌我大嫂娘家穷,反悔了,让他娶了李家洼的一位富人家的姑娘。大嫂受气不下,和我大哥结婚后还常常骂王木匠是陈世美,发誓以后饶不了他。其实,这事与王木匠没关系,他是个好人。怪就怪包办婚姻实在害人不浅。”何小成说:“如此说来,你大嫂是借助狼口来惩罚王木匠了。多亏解放军打死了这条狼,不然的话,王木匠可能还有生命危险哩!”


  很多年过去了,何小成、张老顺、刘二嫂等人始终对那趟蹊跷的狼踪记忆犹新。他们一直搞不明白,刘二嫂的娘家大嫂的灵魂是怎样进入狼窍的?还有那些猎枪打不响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后来,他们请教过一些专家学者,这些专家学者也说不出个子午寅卯来。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3061.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