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二:古刹魅影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系列之二:古刹魅影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莲浦村里的鬼怪故事 精彩小说 第1张

  距离莲浦村东三里地远的地方,有一家国营林场,规模不算大,大约两千多亩。林场中间有一座古寺庙,相传为元代至正年间所建,名为兴福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国家遭遇三年自然灾害,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所以兴福寺的香火也不旺,大部分僧人都还俗种地去了,只留下一名法号焦慧的和尚看守庙门。


  张老顺看羊的地方有时距离林场很近,所以和焦慧混得很熟。张老顺没有结婚,焦慧是个和尚,两个光棍汉自然有不少的共同话题,时间一长,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一天晚上,张老顺又到林场附近的地头去看羊,只见焦慧来到他的小窝棚,悄悄地对张老顺说:“张施主,最近,兴福寺的食堂里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张老顺说:“食堂里能发生什么奇怪事情?再怎么奇怪还能比我遇到的事情奇怪?”焦慧知道张老顺看了很多年羊,遇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但他说,这件事情与你遇到的事情大不相同。你遇到的大多是鬼,我却遇到了怪。张老顺想想也是,自己几年来与鬼打交道真不少,但还没有遇到怪。于是就问焦慧:“你遇到的怪是什么样子呢?快说给我听听。”


  接下来,焦慧就把自己的奇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老顺。原来,这座林场里有一百多名林业工人。当时全国上下都在成立公共食堂,各家各户要把粮食交到食堂里去,然后再用饭票到食堂买饭吃。林场食堂就安在兴福寺里面,焦慧既给兴福寺看门又给林场食堂看门。焦慧是个武僧,每天都要练习武功,他的轻功相当出色,寺庙前面的杨树有三四丈高,他翻几个跟头就能稳稳地落在高高的树杈上,像飞檐走壁之类更是不在话下。林场食堂让他看门,也是看中了他的这些功夫。焦慧练功一般都是在夜里,场地是寺庙大门外的一块平坦的空地。有一天凌晨两点钟左右,焦慧正在练功,突然发现有两个黑影悄悄地溜进了寺内。焦慧心里一惊:不好,有人进食堂偷东西!焦慧为什么断定是偷食堂的东西而不是寺庙的东西?其实寺庙里有好多无价之宝,光古代经文就有上百卷。但那个年头儿人们都在挨饿,粮食可比经卷实惠,吃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焦慧所料不差,待他运用轻功几个起落返回寺庙时,果然发现食堂的大门已经被打开。焦慧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只听里面有个人说:“快点快点,别让那个看门的和尚发现了。”另一个人说:“怕什么?这个钟点儿,和尚早就睡着了,怎么能够发现我们?”听声音,焦慧辨别出了两个人的身份——竟是食堂里的炊事员。过了一会儿,两个炊事员各自背着一条鼓囊囊的口袋出来。焦慧守土有责,本想现身截住两个炊事员,转念一想,算了吧,这年头如果不是饿极了,谁愿意做贼偷粮食呀!


  然而,让焦慧意想不到的是,两个炊事员一口气偷了三个晚上还不罢手。这一下,焦慧有点接受不了了。林场工人的口粮都是可丁可卯的死数,你多吃了别人就得少吃就得饿肚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问题很严重,不能听之任之,焦慧决定采取行动。天亮后,他找到林场场长办公室,把这几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向场长做了汇报。场长听了,眉头一皱,说:“有这等事情?”焦慧说:“当然有,这是我亲眼所见。”场长抓抓脑瓜皮,又问:“他们是什么时间进的食堂?”焦慧说:“夜里两点钟左右。”场长抬眼瞅了瞅焦慧,说:“你那个时候还没有睡觉?”焦慧说:“领导把看守食堂的任务交给我,我得尽到责任呀,我时刻盯着食堂呢!另外,我在那个时间正好要练功。”场长听了,表扬了焦慧几句,又说:“这件事我会妥善处理的,你先不要四处张扬。”


  从这天起,焦慧就再也没有看到炊事员半夜来偷粮食。看来,场长一定批评了那两个炊事员。然而,让焦慧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食堂依然丢失粮食。粮食不够吃,人们只好挖野菜吃树叶吃玉米秸,吃的好多人拉不出屎来。有的工人竟然饿昏在林场里,还有不少孩子也因为浮肿住进了医院。当时,这种情况在社会上确实不少见,但在林场里却是个稀罕事儿,因为林业工人劳动强度大,政府调拨了足够的粮食给林场。林场食堂办成这个样子,工人们都有意见,要求严惩盗贼。谁是盗贼?焦慧首先被怀疑。林场领导找到焦慧,要他坦白交代偷盗食堂粮食的罪行。焦慧非常生气,说:“我是出家之人,也无亲无友,有碗饭吃即心满意足,要那么多粮食干什么?不信你们到我的住处搜搜看。”还真有人到焦慧的住处去搜,当然什么也没有搜出来。由于没有任何证据,林场解除了对焦慧的怀疑,仍然让他给食堂看门,但同时给他分配了一项新的任务:协助有关部门查处盗贼,确保食堂不再丢失东西。


  焦慧曾经有过怀疑:是不是还是那两个炊事员在偷粮?可又觉得不太像。因为这事已经向林场场长做了汇报,场长也做了处理,况且夜间再也没有见到那两个炊事员走进兴福寺。人没有进来,怎么能偷粮食呢?可粮食到底是怎么丢的呢?


  这天晚上,焦慧吃的不好拉起了肚子,夜间十二点钟提着裤子上厕所,突然听到食堂里有动静。有贼!焦慧心想,这回一定要把贼扭送到林场场长办公室,彻底还自己一个清白。他静气屏声地来到食堂门口,黑影中看盗贼的身材,天哪,果不其然,竟然还是那两个炊事员!焦慧脑筋一转,忽然意识到:怪不得这些日子见不到他俩了,原来他们进寺的时间提前了,有意避开了自己练功的时间!娘的,这贼心眼子还挺够多的!这时候,两个炊事员正好从食堂里走出来,每人背上有个鼓囊囊的口袋。焦慧斜刺里闪身上前,挡住两个人的去路,厉声说道:“放下粮食再走!”两个炊事员一看是看门的和尚焦慧,似乎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也厉声说:“躲开!”焦慧冷冷一笑:“今天终于把偷粮食的盗贼逮住了。让我躲开,笑话!走,咱们去见林场场长!”听说要见场长,两个炊事员忽然嘿嘿笑了,说:“哈哈,见场长?见老天爷我们也不怕!我们劝你还是少管闲事,不然没有你的好果子吃!”说完,两个人背着沉甸甸的大口袋大摇大摆地从焦慧身边走了过去。焦慧傻了,站在食堂门口看着两个炊事员黑乎乎的渐行渐远的身影,禁不住发了半天呆。


  第二天,场长到食堂来检查工作,焦慧本来打算把昨天夜间的事情再向场长汇报,但他看见两个偷粮食的炊事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时不时地向他做着鬼脸。焦慧心里突然打了一个激灵,他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仔细过了一下筛子,突然生出一个念头:莫不是场长让炊事员来偷粮食的?因为那天自己告诉场长凌晨两点要练功,而炊事员就把时间改在了十二点;而昨天晚上自己说要向场长汇报,两个人就像跟没事人一样,显然并不怕他向场长告状......看来,场长和两个炊事员是穿着一条裤子。焦慧不敢往下想了,而且觉得也不能再向场长反映情况了,说了也是嘴上抹石灰——白说。唉,这年头,睁只眼闭只眼吧。


  大约过了半个月,一天早晨,工人们突然发现那两个炊事员昏倒到食堂到林场宿舍的路上。工人们七手八脚地把他俩抬到卫生所诊治。医生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生命体征的异常,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饿昏了,因为这些日子经常有人饿倒在工地上。但很多人不相信医生的说法。莲浦村一带有句俗语——三年不下雨饿不是做饭的,意思是虽然是在困难时期,大家都吃不饱,但还不至于饿倒炊事员。如果炊事员都饿昏了,那林场得饿死多少工人呀!莫非是遭到了歹人暗算?有人这样推理:盗贼到食堂偷粮食,被炊事员发现,为灭口把炊事员打伤。但这个推理很快被人推翻,炊事员宿舍离食堂很远,又不是上班时间,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这时,有人把看门的焦慧找了来,因为出事地点离寺庙不远,焦慧又负有看守寺庙和林场食堂的责任,找他问情况合情合理。另外,焦慧还略通医道,跌打损伤者经他推拿几下就能减轻痛苦。焦慧来到卫生室,看了看昏迷的炊事员,知道他俩昨晚一定又到食堂偷东西了,回去时走到半路出了事。焦慧也曾考虑到是不是遭到暗算,但是,又看不出有什么伤。所以,他也感到特别奇怪。


  林场场长来了,决定把二人送到县城的医院去诊治。然而,当送他俩的汽车来了以后,两个炊事员却突然苏醒了过来,还伸伸懒腰,并打了两个哈欠,说:“哈哈,这一觉睡得真香!”人们见状都松了口气,说:“你们睡香了,却把我们吓死了!”听了大家的话,两个炊事员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林场卫生室里,就奇怪地问:“我们怎么躺在了这儿?谁把我们弄到这里的?”场长说:“今天早上大家去上班,发现你们俩躺寺庙外面的路上睡大觉,还以为你们遭到了坏人暗算哩,所以才把你们抬到卫生室里来。”寺庙外?两个炊事员听了,相视一望,随即出现了茫然无措的神色。待他俩见焦慧也在场,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旁。


  原来,昨天晚上,两个炊事员偷了粮食从寺庙刚出来,觉得身后跟上了人。起先,他们以为是焦慧,就懒得回头,只是用告诫的口气说:“我说和尚,你怎么是个死脑筋呢?我们既然敢来食堂拿东西,就不怕和你去见官。不服你就试试,看看你能否告倒我们!”不料,后面的人并不搭腔,而是脚步越来越近。二人刚一回头,什么还没有看清,就觉得头上被一只大手摸了一下,随后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按照两个炊事员所述经过,再根据他俩脸上的表情,焦慧心里有了底码。这一带是太行山深处,寺庙、道观为数不少,武功高强的僧人道士也众多,两个炊事员可能是遇上了武林高手。看来,这些武林高手并不想伤人,只想要炊事员身上的东西。否则,炊事员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只不过,他觉得还没有拿到有力得证据,也就暂时没有点破炊事员的龌龊行径。


  自从这件事情以后,食堂里仍然丢东西。有人反映,这段时间,有些家境困难的工人的门前放着一些馒头和窝头。是不是这些工人晚上去食堂偷了粮食?但此话遭到更多的人反驳:“食堂的门和窗户都没有损坏,说明盗贼是从门里进去的,可这些普通工人都没有食堂钥匙怎么进门?”还有的人说:“这些工人都傻吗?偷了东西不放在屋里,反而摆在家门口,难道故意让别人发现不成?”焦慧也到工人家的门口看了看,发现这些口袋和炊事员身上的口袋相仿,就更加断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作为同是武林高手的焦慧,手有些痒痒,他想会会这个武林高手。


  这天半夜时分,焦慧练功回来正准备睡觉,耳旁突然想起脚步声。脚步很轻,就像擦着地皮走路一样。这个声音一般人根本听不到,但焦慧的武功也非同小可,数步之内地上掉个针也能听出来,何况在这夜深人静的深山古刹之内,这点声响自然瞒不过他的耳朵。焦慧连忙起身出外去看,呀哈,寺门外进来两个黑影,一个高的就像寺庙外的那棵钻天杨,而另一个矮的却像林场食堂挑水用的水桶。这还是人吗?即便是世界上顶尖的武林高手,也没有听说长成这个样子呀!焦慧怀疑黑灯瞎火自己是不是眼花没看清楚,就揉了揉眼,仔细瞅了瞅。不错,就是一高一矮两个黑影进了兴福寺的大门。焦慧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哪里能容外人进入这佛门清净之地?他想大喝一声予以阻止。刚一张口,又突然硬生生地把后半截话咽到了肚子里。他想知道这两个黑影进寺的目的是什么。联想到前些日子两个炊事员不明不白地睡到寺庙的外面,是不是与这两个黑影有关呢?如果自己现在一喊,把两个黑影吓跑了,炊事员的案子也就成了无头案。


  两个黑影进了寺庙的大门,径直来到了林场食堂。奥,原来这也是两个偷粮食的盗贼。焦慧想。哼,我们的林场工人还吃不饱肚子呢,怎么能让你们把粮食偷走?焦慧又要喊,忽然又赶紧用手捂住嘴。俗话说,捉奸见双捉贼见赃,先让你们进去,待把粮食偷出来,我再逮你们不迟!焦慧悄悄地躲在食堂门外,运了运气,准备拿他们个人赃俱获。两个黑影走到食堂门前,也不用开锁,只见高个子黑影用手往门上一摸,两扇门“哗啦”一声就开了。这一招功夫一露,把焦慧看了个惊异万分!这是什么功夫?有这招功夫在,世界上的锁头钥匙还有什么用处呢?


  黑影进到食堂里面,不一会儿各自提着一个口袋出来,鼓鼓囊囊地装满了东西。出门后,矮个子黑影也用手往门上一摸,“哗啦”一声,两扇门就又关了个严严实实,锁头也完好如初。焦慧光顾着惊讶,反倒忘了喊捉贼,只是跟着黑影往外走。黑影似乎已经觉察到后面跟着人,走走停停,也不回头。走到寺庙大门时,他俩原本准备和进来一样,用手摸开大门。这时突然改变了主意,或许是故意做给后面人看的缘故,放弃了从大门出去的打算,一个“旱地拔葱”,跃起一丈多高,然后一个“鹞子翻身”从围墙上飞了出去。整个过程只用了眨眼的功夫。后面的焦慧看得目瞪口呆!焦慧的轻功本来已经很不错了,“旱地拔葱”和“鹞子翻身”这两种武功他也会,但和人家这两个黑影相比可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两个黑影一个高如钻天杨,一个矮如水桶,从体格身形上不具备任何优势,但他们飞越围墙时就像飘过一片树叶,没有丝毫声息。焦慧自思自量一辈子也练不出黑影的功夫来。


  眼看黑影就要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焦慧才想起自己的护寺护食堂的职责,连忙飞起身形越过围墙,几个箭步跨到黑影前面,挡住他俩的去路,厉声呵斥道:“哪里来的盗贼!敢偷林场工人的救命粮,还不乖乖地放下!不然的话,让你俩有去无回!”话音落处,高个子黑影也不答话,伸出手来在焦慧头上一摸,焦慧就像后脑被人打了一闷棍,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直到后半夜才苏醒过来,这也仗着他有着深厚的武功基础,换做他人,恐怕也要等到第二天才能苏醒过来。


  醒过来后,焦慧心里很着急,粮食被黑影偷走了,第二天又会有很多人饿肚子,自己这个看门人太不合格了。他估计,黑影还会来的,下次就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让黑影再把粮食偷走。第二天夜间,焦慧藏在寺庙大门内等着。还是十二点左右,两个黑影又毫无声息地进来了。等他们从食堂出来,焦慧闪身站到他们前面,冷冷地说:“二位,我已等候你们多时了!”黑影也不答话,抬脚就走。焦慧伸开双臂一拦,说:“今天你俩要是能从我身旁过去,从此我就不再习武,也不在这里看守庙门了!”说着,伸出拳头向离自己最近的高个子黑影打了过去。焦慧也不是无名之辈,这一拳又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换做一般人是很难躲过这一拳的,然而高个子黑影只是轻轻一闪,就躲过了,随后提着口袋就往庙门外走,矮个子黑影也紧紧地跟着。焦慧转过身来,又挥出一拳向矮个子黑影打去。这一拳快如闪电,又是从矮个子的后背狠狠地打来,他应该没有防备。眼看着就要击中矮个子黑影的后背,可矮个子黑影也只是轻轻一闪,躲过了焦慧这致命的一击。两次突袭都落了空,焦慧心里不禁大骇:这是两个什么人呢?他们闪身的速度快地不可思议,世间怎么能有这么好的武功路数?于是,他呆在原地不敢动弹了。这时,高个子黑影突然开口说话,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你知道天狼和地狼吗?”说完,又在焦慧头上摸了一下走了。


  这一次,高个子下手可能重了一些,等焦慧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天亮后,来食堂做饭的炊事员们等着焦慧开门,可左等右等,等到太阳升起来了,还是不见焦慧的踪影。几个年轻人从围墙里爬了进去,却发现焦慧躺在围墙边昏睡,和前段时间那两个炊事员的状态一模一样。大家把焦慧抬到了屋里,一边掐人中一边给他做人工呼吸。一阵紧忙活后,焦慧终于睁开了双眼。人们问他怎么回事,不在屋里却跑到围墙旁边睡觉,着凉感冒了怎么办?不管人们怎么询问,焦慧始终不做任何回答,惊愕表情一直挂在脸上。为什么焦慧不向人们说明情况呢?他不是不愿意说而是不敢说,原因来自高个子黑影的那句话:你知道天狼和地狼吗?天狼和地狼是当地人对传说中的山林妖怪的别称。人们都说这里有天狼地狼,但谁也没有见过。当时国家正在大张旗鼓的搞破除封建迷信活动,你现在弄一个天狼地狼出来,分明是在宣扬封建迷信思想,有关部门追究起来,那可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了。焦慧还想到,那两个炊事员十有九也是被这两个黑影给放倒的。焦慧嘴里不说,但却下了个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于是,他想起了莲浦村看羊的朋友张老顺。他知道张老顺见多识广,就想请他给自己释疑解难。正好这天晚上,张老顺到寺庙附近的地头看羊,焦慧就把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地述说了一遍。他着重提到两个黑影的身高,说高的足有一丈多,看不见脸庞和眉眼。”张老顺听了笑了笑,说:“那么高的个子,你怎么能看清他的脸庞和眉眼?那个东西叫天魔。”“天魔?”焦慧大吃一惊,随即又说:“矮的那个也太矮了,和咱们挑水用的水桶差不多,腰很粗,就像个碾骨碌,也看不清五官长什么样子。”张老顺说:“那是地魔。其实,这并不奇怪,你一定是在三更半夜看到它们的,怎么能看清他们长什么模样呢?”焦慧又对张老顺说:“那天晚上,高个子黑影还问我知道天狼地狼吗?”张老顺读过书,在莲浦村也算个知识分子,他对焦慧解释说:“天狼地狼也叫天魔地魔,是咱们这一带老百姓通俗的叫法,其实就是书本上所说的魑魅魍魉中的魑和魅。”焦慧又不解地问:“听说天魔地魔是要吃人的,可我连续两次拦截并动手打他们,但他们好像并不愿意伤害我。如果想伤害我,以他们那样高超的武功,有一百个焦慧也被打死了。”焦慧顺便把两个炊事员的事情告诉了张老顺,说自己怀疑炊事员也是被天魔地魔给放倒的,而且也并不愿意伤害他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张老顺听了这番话,也觉得事情过于蹊跷,就说:“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也去会会天魔和地魔。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再来。”焦慧说:“肯定会来,他们还要偷食堂的粮食。”这时,焦慧说还有一点自己想不明白的地方:“这年头闹灾,人们都吃不饱。炊事员偷粮食吃,行为虽然不光明正大,但也可以理解。但天魔地魔又不是人类,怎么也去偷粮食?莫非他们也饿肚子?”张老顺说:“这个问题问得好。咱们这次去,要把这些问题都搞清楚。”说着,就催焦慧快快带路。焦慧说:“咱们去兴福寺会天魔地魔,谁替你看羊呢?”张老顺说:“我让别人帮我看一会儿羊。”他说的别人,其实就是英子。英子的案件破获以后,凶手被正法,英子经常来给张老顺作伴,帮着他干这干那。焦慧知道张老顺神通广大,也就不再多问,就领着张老顺一起回到兴福寺,单等夜半三更再与两个黑影斗法。


  半夜时分,焦慧带着张老顺藏在食堂旁边,静静地等着天魔地魔出现。不一会儿,两个黑影果然又出现在寺庙里。还没有等它们靠近食堂,焦慧就纵身上前挡住它们:“二位三番五次偷盗粮食,也太没有廉耻之心了吧。这些粮食可是林场工人的命根子啊!”奇怪的是这次天魔地魔并没有躲开。天魔瓮声瓮气地说:“这些东西并不是我们吃的。”这时,张老顺走过来问:“不是你们吃,那你们把粮食给了什么人?”天魔迟疑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地魔接过话头说:“我们把粮食给了林场工人。”焦慧一听,不禁哈哈一笑,说:“真是笑话,这些粮食本来就是林场工人的,还用得着你们送给他们?”天魔说:“林场工人的粮食,就能全吃到工人的肚子里吗?”焦慧听了一愣,说:“此话怎讲?”天魔地魔没有回答,只是瓮声瓮气地冷冷一笑。张老顺脑筋活络转弯子快,他觉得天魔地魔话里有话,就接过话茬问:“二位能不能解释一下刚才的话?”天魔说:“二位要想得到问题的答案,可否跟我们走一趟?”张老顺问:“到哪里去?”地魔说:“这个嘛,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张老顺说:“好,就跟二位走一趟。”焦慧有些不情愿去,他觉得自己倒没有什么,而是担心张老顺。张老顺有一条腿是残疾,行动起来不方便,倘若天魔地魔起了歹意,张老顺跑都来不及。天魔地魔似乎看出焦慧的担心,就说:“二位不必担心。世间传言天魔地魔吃人,并不是实情。即便吃人,我们也不吃好人,而是吃那些作恶多端的坏人。你二位,我们也能看得出来,都是好人。”这样一说,焦慧也就放心了。是啊,他们真要是吃人,前几天夜里就把自己吃掉了,还能等到这个时候?于是,打消了顾虑,同意跟天魔地魔走。


  临走时,地魔突然对张老顺说:“我发觉你走路不方便,恐怕跟不上我们的脚步。如果耽误了时间等到天亮,事情就麻烦了。”张老顺自然懂得它的意思,坊间有云:人怕日头落,鬼怕公鸡叫。天魔地魔虽然不是鬼,但终究为异类,天亮后行动确实不大方便。可别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加快行走速度。地魔说:“这样吧,我们架着你走,但需要你配合一下。”张老顺问:“怎么配合?”地魔说:“你闭住眼就行,千万不要睁开看。”张老顺把眼一闭,忽然觉得身子犹如飘到了半空,耳旁刮过一阵阵夜风。过了一会儿,地魔说:“睁眼吧。”张老顺睁眼一看,已经来到十多排破旧的房屋跟前。天魔说:“二位请看,这就是林场工人的住处。”正在这时,有间房屋里突然传出一阵小孩子的哭声:“娘,我.....我肚子饿。我......我要吃馒......馒头要吃......吃窝头。”接着,又传来一声凄惨的叹息:“儿啊,娘从哪里给你弄馒头窝头呀?来,喝碗凉水充充饥吧。”小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娘......娘,我......我不喝凉水。喝......喝了凉水还.....还.是饿,还.....还要尿炕,我.....我更难受。”焦慧和张老顺听了,心里一阵阵心酸,差点儿掉下泪来。


  这时,天魔对焦慧和张老顺说:“我们现在到另一个地方看一看。”几分钟后,来到几排整齐的房屋面前。焦慧停下脚步一看,认出这是林场场长住的地方,他前段时间向场长汇报炊事员偷粮食时曾到过这里。天魔指了指场长门外的垃圾箱,对焦慧和张老顺说:“你们看看里面是什么?”焦慧掀起垃圾箱的盖子,虽然是在夜间看不太清楚,但他根据气味辨别了出来——都是吃剩的发了霉的馒头和窝头。在垃圾箱边,天魔向焦慧和张老顺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炊事员偷走的粮食绝大部分送给了林场场长。偷粮食,也是场长授意炊事员干的。上级拨给林场的粮食是按人头算的,一人一份,场长和炊事员多吃了,普通工人包括家属和孩子肯定要饿肚子。焦慧的怀疑终于成为事实:炊事员和场长果然合穿着一条裤子!


  这时,地魔插话说:“我们是异类,人间的事情我们并不想管,但林场发生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太让我们看不下去。尤其是我们听到工人宿舍夜间孩子们挨饿的哭声,心里就难受的像针扎一样。”天魔说:“那天晚上,我们俩出来溜达,发现林场食堂两个炊事员背着口袋过来,就把他们放倒,把他们偷盗来的粮食放到了那些工人们的家门口。再后来,我们干脆自己去偷粮食送给那些吃不饱肚子的工人们。反正我们不偷也得被炊事员偷走。”天魔说:“我们偷,是为了救人性命,炊事员偷是为了吃昧心食,用你们人类的话说,叫什么什么......”地魔说:“叫损人利己。”“对,损人利己。”天魔说:“都说我们吃人,可又有谁见过?损人利己的场长和炊事员该吃,但我们还是不愿意这样做,只是稍稍惩戒了他们一下,让他们长长记性。”焦慧说:“二位也算是一片菩萨心肠,但为什么也要惩戒我呢?”听了这话,天魔地魔都笑了,说:“你是个好人,但你不明真相,非要阻拦我们的行动。不惩戒你一下,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那些挨饿的孩子们怎么办呢?”焦慧一听,也不好意思地笑着说:“看来我是好心做了坏事......”


  突然,一声鸡鸣划过寂静的夜空。天魔地魔闻之大惊失色,连忙对焦慧和张老顺说:“二位再会。我们要失陪了。”这时,张老顺拦住他们说:“且慢,我有几句话说。”天魔地魔连忙把迈出去的脚步收回来。张老顺说:“贪污腐败人神共愤,感谢二位做了一件大好事。但是,从今天起,我希望二位不要再踏进兴福寺一步。有焦慧师父在,有我在,食堂绝对不会再丢失粮食了。”天魔地魔听了点点头说:“是啊,天下无贼了,还用得着我们这些异类来凑热闹吗!”说完,身形一晃,顿时在焦慧和张老顺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的,从这天起,林场食堂里就再也没有丢过东西。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3056.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