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枫|思绪散乱

如枫|思绪散乱 思绪散乱 如枫 感悟文章 第1张

  我的理想生活。只愿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荣耀于人群。说起来有点矫情,总说自己不喜欢钱,不爱慕荣利,有些东西白给也不喜欢,别人眼里是在作秀。


  的确如此,我的理想生活是每一个晨起看到窗外温暖的阳光普照,阳台的花草又一次泛绿生长。老公身边酣睡,孩子喊着妈妈拿换洗的衣服。做好简单的早餐,骑上电车沿着同一条路到单位上班,熟悉的一切还在就是好的。父母身体无恙,心情好,自己便可以心安理得地生活。无聊了随意发个信息不担心喜欢的人厌倦或不回复。周围是一张张不用设防的熟悉的面孔,心里装的是有限的生活,有限的人和事。没有远大的理想,只有最近的安宁和平静。


  这些年,愈加喜欢花草,喜欢平静,也许是老去的节奏。母亲总是嗔怪我爱花泛滥成灾,说你住的是房子不是卖花的花房,更不满的是我把花草阵地迁移到父母家,感染了父亲。他每天在大街上兜转时,总会买一些花盆和各种不知名的花,家里如今也是绿意一片。母亲的唠叨并未起到作用,每个周末我总是和父亲一起倒栽换盆,规模越来越大。其实我很自省,角角落落的花草的确有点多的放纵。每一天客厅阳台转着浇花也是一项繁琐的事情,但我乐此不疲。我觉得热爱花草的人有一颗温热的心,爱花的人生才有色彩。


  最近一直在思考,随性洒脱和循规蹈矩之间如何寻觅一个合适的姿态。从小崇尚自由的灵魂,愈活愈笃定,不想于人群中迷失自己,亦不想自己变得随波逐流。骄傲的灵魂总是处于敏感脆弱之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难恰到好处,害怕远离又担心厌倦。人生最好的自己就在于舒适的环境中找到最好的关系模式,找到与喜欢的人相处的最好姿势。


  周末的午后喜欢遐想,那些曾喜欢过的人,那些曾去过的风景,那些沉潜在好友列表一直不再联系的走散的朋友同学,都还好吗。视线所及之处皆是熟悉的一切,谈不上审美疲倦,却也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和爱的人总是会因为猝不及防的事情口角,和同事朋友偶尔也会滋生一些不快和矛盾,仿佛时常有不如意才是生活的本质。一帆风顺的人生也许真的没有。纵然有裂缝我仍旧深情地爱这千疮百孔的人间。


  近两年总是在想,自己真的该开个街边小店,仿佛电影里西方小镇街边的咖啡店或鲜花店之类的都可。具体开什么店叫什么名称都没有想好,或许会叫虚度光阴,还是不问时间一类文艺的名称。总之我喜欢随性。那样的小店必须在偏僻之处,不需要面积太大,更不需顾客太多。店面不用奢华的装饰,简洁,温暖,鲜花布满门口和窗台。走近它就是一处风景,让人感觉时光静好。对于一座小城,对于不再年轻的自己卖什么都无所谓,不会发财,也谈不上萧条,只是消磨光阴的一种方式。随便卖些什么吧,灵魂书籍,好看的杯子,围巾,镜框,花盆……想想倒是极好的事情。这样想着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就匆匆而逝了。倘若没有风,我还是喜欢春天的,有风得下午适合闲适在家里,适合整理思绪,适合想起一些人一些事。


  说起春天,春天的确来到了人间,各种树木按捺不住地绿成一片,各种花不约而同的枝头争芳斗艳。一座小城,有了花草树木,有了水分便显得可爱起来。喷水机日夜不停的喷洒,树木长的更是旺盛水润,植物似乎每一天都在生长,今天还是含苞,第二天就是满树鲜花。走在繁花似锦宽阔洁净的路上,嗅着早晨各种花香,拂面而来的清凉的风,湿润的空气,好心情便随之而至。


  春天的夜晚,歌舞升平,路灯下一片祥和的人间烟火。看着跳交谊舞的男男女女跳的疯狂尽兴,突然想起一个奇怪问题就发给好友,我问她你喜欢的男人如果跳交谊舞你会接受吗,她秒回两个字不能。我当然也不能。偏执地认为跳舞的男人心性漂浮不定,感情不笃定,骨头是软的。他们的灵魂属于夜晚,人生状态是游离的。人与人之所以不同,在于思想性格和灵魂的迥异,还有喜好的不同,皮囊其实相差无几。我们都各自爱着自己喜欢的东西。爱着自己感觉舒适,心灵有所悸动的人,循着这种特殊的感觉在人间相互靠近取暖。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和能力,只因这人间太多清冷和孤独。来世间一场,就认真爱一次,认真地拥抱,认真地交流,细细品尝爱的千滋百味。因为唯有用心爱过,才对得起这漫长而短暂的生命,和生命中美好的遇见


  思绪散乱,却渐渐清晰。蔚蓝色的天空下,我们始终同在,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和贴切的事情。


  

文丨如枫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874.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