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也说腊八节

李艳丽丨也说腊八节 腊八 李艳丽 社会百态 第1张

  腊八这天我们这里要熬腊八粥,泡腊八蒜的。


  喝腊八粥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熬腊八粥,祭祀祖先,合家团聚,一起食用。一锅香甜的腊八粥拉开了过大年的序幕,“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由此,年味就越来越浓了。


  泡腊八蒜,简单,大蒜剥皮,洗净,晾干,放到一个可以密封的玻璃容器里,然后倒入米醋,没过蒜瓣儿,封好容器口,放到一个比较冷的地方,静静地等待二十多天可吃。泡好的腊八蒜通体碧绿,如翡翠,似碧玉。


  日常生活里,我是一个仪式感不强的人。每个日子都稀松平常。“冬至饺子夏至面”,常常被疏忽。腊八节要熬腊八粥,泡腊八蒜也常常遗忘。结婚过日子二十多年,腊八蒜从来没泡过,无缘看它的翡翠绿,无缘吃它的酸脆甜;腊八粥倒是熬过的,但屈指可数。


  父亲在世时,冬至的水饺,腊八的香粥是绝对不会少的。无论大节小节,父亲都要提前认真购置所需的各种食材。熬腊八粥,不能做到十八种食材汇集一锅,可常备的芋头,红枣,胡萝卜,红小豆,大豇豆,花生米,大米,小米等是不会少的。以前,院子里的那棵大圆红枣树结果很多,秋天晒的干枣能留存到腊八熬粥,留存到过年蒸枣馍,蒸枣山。母亲一冬天要拿出来翻晒几次,每次都会被我偷吃老多。后来老院扒了,枣树刨了,没有自家晒的干枣熬粥了。熬粥的枣等都是集上买的。


  腊月初七上午,父亲赶集备齐熬粥所需,下午,母亲就开始洗削好芋头,胡萝卜,煮好红枣。晚饭后再把红小豆,豇豆,花生米等用清水泡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上锅熬粥了。不一会,芋头萝卜米豆枣花生仁儿等在添满红糖水的锅中沸腾,翻着花,冒着泡,热气腾腾。于是,满院子的甜甜蜜蜜,满院子的温暖芬芳,最后黏稠香甜地熬成一锅。同时,村里家家户户的烟囱里也都飘溢出黏稠的香甜的腊八粥的味道。年的味道也开始在清冷的空气里,香甜地飘散开去,弥漫开去。


  父亲最高兴的事就是骑车去集会上买日常生活所需的零碎。回家后,一样样摆放在饭桌上,一条一端地给母亲絮说挑选每样物品的过程。货物的价格,斤两,甚至讨价还价的快乐和满足,说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遍母亲都认真听着,好似随着父亲的絮说也去集市上逛了一圈又一圈,快乐而满足。随后就是规整、食用及至下一个赶集的日子。


  漫长的冬天,被父亲剪化成一个个集一个个会,寒冷的冬天,在父亲自行车的车轮里变得平静、踏实、温暖而幸福


  父亲去世后的这几年,母亲没再亲自熬过腊八粥。


  今日腊月初七,回老家看望老母亲,母亲也没提明天熬粥的事。心里戚戚然,“宿心何所道,藉此慰中情”吧。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806.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