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最势力的女子是谁?

  

红楼梦中最势力的女子是谁? 赵姨娘 姨娘 贾环 宝玉 探春 新解红楼梦 第1张

  贾探春的优秀,自然不必多说,强悍精明的凤姐,都特别欣赏她,人称刺玫瑰,就连诨名听着也是很不错的感觉。探春是贾政和赵姨娘生的,贾环是她一母同胞,按常理来讲,应该亲近得很。贾宝玉是贾政和王夫人生的,和她是同父异母,按法理两人亲近,但比之贾环应该是次一点点,天生的血缘更近嘛,可是探春的做法是反其道而行之。

  贾探春对宝玉,那是掏心掏肺地喜欢着,亲近着。

  她一再用绫罗给宝玉作鞋。探春不是个抠门的人,在钱财上很大方。她用自己的钱和料子,给宝玉做了双鞋,被贾政发现了。贾宝玉撒谎说是舅母做的,贾政碍于情面,只说:“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做这样的东西。”可见鞋子做得不错,却极奢侈。后来她还和宝玉说:“我还象上回的鞋作一双你穿,比那一双还加工夫,如何呢?”

  她攒钱让宝玉替她买小东西。她攒了几个月十来吊钱,让宝玉出门的时候,买些好字画,好轻巧顽意儿来,比如那柳枝儿编的小篮子,竹根抠的香盒,胶泥垛的风炉儿……这都是好玩的。这些东西在闺房女儿那里是新鲜的,可在大街上实在不怎么值钱,宝玉说了,拿五百钱给小子们,可以买一车来——东西实在不值什么,探春要的,是一个和宝玉亲近的机会。

  她和宝玉互动多。她们时常见面,三天两头地基本不断,偶然有一次,三天没见,探春就郑重其事地问哥哥安好,姑娘们有什么聚会,她一定是会叫上宝玉的,她起诗社,非常正式地下一封邀请函,请宝玉参加。

  ……

  探春对宝玉,那是极尽关心之能事,可是对贾环呢?不好意思,希望不要有牵扯。

  前八十回里,探春贾环基本无互动。实在要有关系的话,就是赵姨娘替贾环争。

  还是鞋的事情。

  探春做了鞋给宝玉,赵姨娘知道后抱怨“正经亲兄弟,鞋塌拉袜塌拉的没人看见,且做这些东西!”探春听说后,沉下脸说:“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怎么我是该做鞋的人么?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衣裳是衣裳,鞋袜是鞋袜,丫头老婆一屋子,怎么抱怨这些话?给谁听呢!我不过闲着没事做一双半双,爱给那个哥哥兄弟,随我的心,谁敢管我不成?这也是他瞎气。”

  赵姨娘是个糊涂蛋没错,但是这话她真没说错。贾环是探春正经亲兄弟,探春就是给做双鞋,也不是什么难办的。倒是探春,说的这话让人不爽。赵姨娘母子在贾府,的确是有分例,但是明面上摆出来的,和实际上得到的,那是不一样的,贾府的人也都长着富贵眼,贾环和贾宝玉能比吗?分发下来的东西,早发和晚发,成色有好坏,马道婆曾经找过赵姨娘要鞋面子,连块像样的都挑不出来——可是探春用绫罗给宝玉做鞋,真心疼啊。

  宝玉那一屋子的丫头婆子,全都可以做,还有亲戚都会送,可是真正需要这东西的贾环,却没有人送,连亲姐都如此,为娘的赵姨娘心里得多替儿子委屈啊。

  探春给哥哥作鞋,何曾想过自己还有个弟弟?她之所以动气,不过是因为被人看出了她和弟弟完全不亲的事实。果然,宝玉提醒她不要再说,免得赵姨娘又有想法,

  她说:“连你也糊涂了!他那想头,自然是有的。不过是那阴微下贱的见识。他只管这么想,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人我一概不管。就是姐妹弟兄跟前,谁和我好,我就和谁好;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论理我不该说他,但他忒昏愦得不像了!还有笑话儿呢:就是上回我给你那钱,替我买那些玩的东西,过了两天,他见了我,就说是怎么没钱,怎么难过。我也不理。谁知后来丫头们出去了,他就抱怨起我来,说我攒的钱为什么给你使,倒不给环儿使呢!我听见这话,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出来往太太跟前去了。”

  在探春眼里,赵姨娘就是糊涂的,昏愦的不像话的,她要让自己拉扯贾环,那就是阴微下贱的见识,是笑话儿!她只认老爷太太,别人她一概不管——自己的亲娘和亲弟,都是别人,所以,她一听到奴才赵姨娘的抱怨,就往“母亲”跟前去尽孝去了。

  对于这个弟弟,探春实在是好不起来。贾环也不往她面前凑,他只管和迎春贾兰这些边缘人物玩,了不起再和莺儿等一起,被人欺负得很了,就说“你们怕他(宝玉),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当时贾环被莺儿挤兑了,脱口而出,这话用在探春身上,也挺合适。

  两人之间,不象姐弟,倒像陌生人。

  后来是玉的事情。

  宝玉的通灵宝玉丢了,李纨提议大家都搜一搜,自证清白,她们忙忙乱乱地,回想当时出现在屋里的人,就有贾环,大家都怀疑是他干的,但是都不说。

  探春说:“使促狭的只有环儿。你们叫个人去悄悄地叫了他来,背地里哄着他,叫他拿出来,然后吓着他,叫他不要声张。这就完了。”

  做贼的只能是贾环,不可能是别人,哄他来,威逼他拿出来,恐吓他不许声张——这案子就这么定了,只有贾环是坏蛋,最坏的那个!这就是姐姐探春的想法,其实就算是贾环拿了玉,这说的话也实在是让人心寒了些,就连平儿也觉得这样说话太过伤人,所以还沏了碗茶,细细地问贾环有没有看见通灵宝玉,贾环果然急了,瞪眼分辩:“人家丢了东西,你怎么又叫我来查问,疑我,我是犯过案的贼么!”

  别人怀疑可以理解,谁让贾环是赵姨娘生的呢,谁让他是庶出的呢?谁让他和宝玉是天然的嫡庶对立呢?可是探春也怀疑,怀疑就算了,她还拿出了对付奴才的做法来,这就过分了,平时不关爱也就算了,不带他玩,不教导他也不计较,她有她的权利,可是在关乎是否清白一事上,她却直接扣个盆子在弟弟头上,难怪赵姨娘发飙,可是,发飙有什么用?

  探春依然和贾宝玉亲。庶出两字,是探春心里的那根刺,她急于拔出,却又拔不出,只好不断地亲近嫡母,嫡兄,甚至是伤害自己的亲娘和弟弟,至于弟弟和姨娘的感情,那是没必要培养的,也没用处。要有好前程,一定要有好母亲,好哥哥,而这个好字,只能与宝玉有关!弟弟贾环,是不会有什么好处给她的。

  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里,人物有不少变化非常大的,有许多我也不喜欢,但是探春对贾环这一事上,我觉得续得挺好。(宛如清扬)


文丨叶之秋读书(微信公众号)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765.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