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听,芦花在唱歌

李艳丽丨听,芦花在唱歌 芦花 李艳丽 情感文章 第1张

  一早读文友发的《童年的“毛窝子”》,写的是从前用芦苇穗编的木底草鞋。毛窝子盛满寒冬的温暖,盛满童年的回忆,如今它早已退出我们的视线,成了生活中的绝版,可芦苇花还是清秀优雅的,还是有温度的。想起先前自己挤的几个短句:《折断的芦苇》秋风中绽放的芦苇/麻鸭灰的花穗婆娑/随风摇曳/摇碎一湾阳光/摇碎一湾清水/那是水乡的静美/可/冬天的风还是会/折断那根芦苇/芦苇断处有清涩的泪……


  正当满脑子芦花飘摇,朋友发来金平湖的芦花图片,很美:有红红的朝阳照着,有清清的湖水映着,有零星的水鸭闹着。那朝阳下起伏的芦苇,不只是提供了美景,也摇曳着情思。满心欢喜地看那一张张的美图,目光穿过窗帘,窗帘上绣的一穗穗芦花也在暖暖的阳光下生辉,抚着金平湖的冬阳也抚着我的窗。


  寒冬的周末早晨,有暖暖的芦花相伴,真好。


  关注芦花半年了,从盛夏到深冬,从青葱到枯黄。遗憾的是一直没能成文。


  夏天时大姐说:母亲的脚怕冷,要不缝个草窝子,就是不知道哪里还有芦苇。当然,说缝草窝子只是玩笑话,可在大姐的记忆里那应该是实冻腊月下雪天最保暖的装备了。于是,我开始寻找芦苇,每次出行只要看到有芦苇掠过车窗,我都会欣喜异常,都会倍感亲切。老家村前的小河边最多。于是周末常到河边看芦苇,盼它抽穗,盼它开花,盼它飘雪,从盛夏到初秋,从初秋到深冬,看芦花在眼前摇曳,听到芦花在耳边唱歌。


  喜欢这种傍水而生的水草,生命力强盛的水草,缀满美好记忆的水草。苇丛里有翠鸟,它会在苇杆上编织精致的尖底提篮样的小草窝,会在整个夏天唱婉转动听的歌,从来不知疲倦。苇丛下有鱼虾欢乐游动。小时候哥哥在苇丛里摸鱼,掐一段带叶的芦苇,从鱼腮穿过鱼嘴,穿满满一大串,一路摇摆,快乐地提着回家。幸运的时候还会摸到水底的鸭蛋。还可以用芦苇削成苇笛,用苇筒吹肥皂泡,对着风口吹,对着太阳吹,一串串的肥皂泡闪着彩虹的颜色,欢快地飘飞。割了鲜芦苇还可以喂牛马。苇篾子划破手,苇茬子扎破脚是常有的事,很疼。收割芦苇晒干打席是大人的事,小孩子只管拉着新苇席树下纳凉,麦场里看电影。散乱的苇秸可以烧火做饭,易燃火头旺,还有啪啪啪如同燃放小鞭炮的声响。比用稻秧烧锅好玩多了。


  当然,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没有人再用苇穗编草窝子,不再用苇蔑编苇席了,也没有人养牛马喂苇叶了,更没有谁肯放手孩子去苇边摸鱼捞虾,削苇笛。可苇丛里还有翠鸟在唱夏天,苇丛下还有鱼虾在翻水花,还会有连片的芦花舞清风,映碧水,摇暖阳,摇一首动听的歌。


  有空闲就去水边,听,芦花在唱歌。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726.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