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老树系列(榆树)

李艳丽丨老树系列(榆树) 榆树 李艳丽 感悟文章 第1张

  榆树,落叶乔木。小树的树皮平滑,浅灰色。大树树皮暗灰,有纵向裂纹,很粗糙。冬芽暗红色,卵球形,芽鳞表面光滑,内层芽鳞的边缘有白色长柔毛。花先于叶开放,在生枝的叶腋处成簇地生长。翅果叫榆钱,圆形,果核居中心,古铜钱的缩小版。鲜嫩时绿色,可食用,味美。老后白色,风一吹纷纷飘落,如天空飘下的铜钱雨。榆钱谐音“余钱”,王榭堂前,百姓院后,都可以看见它潇潇伫立的身影。


  榆树多生乱枝。以前纺车上放锭子的纺车耳朵都是用榆树的细枝条编成的。母亲说这枝条柔韧,耐磨禁用。母亲还说饥荒年榆树就是救命树,且不说榆钱的味美,榆叶蒸了也好吃,就连树皮都被剥下来晒干磨榆皮面吃了,很黏,压饿。


  榆木木性坚韧,纹理通达清晰,硬度与强度适中,可用于雕刻,刨面光滑,弦面花纹美丽,有“鸡翅木”的花纹,可供建筑、家具、装修等用。


  榆树味甜,容易招虫。特别是夏天生一种榆树虱子(不知道学名),密密麻麻,成片成片地紧趴在树干上,吸食榆树的汁液。夏夜捉知了猴不小心摸到,(虫子很软,一摸就烂)弄一手黄黄的虫子汁,特别难闻。这些虫老了变成小硬壳飞虫,专吃榆树叶,还满树满庭院乱飞。榆树还招引纺棉鞥、天牛等昆虫,一摇晃树身,嗡嗡嗡乱飞。有时候捉到一只纺棉鞥就用细秫秸篾插入颈脖处,对着它轻轻吹气,它就“鞥、鞥、鞥”地煽动翅膀,放脸颊附近,有凉风。逮到天牛就在它的长翎上拴一根白棉线,然后放飞,大家比试谁的带线天牛飞得远。


  小时候老宅基地的树林里有一棵老榆树,春天时结满树的榆钱,一串一串,挤挤压压,几乎看不见榆叶。最喜欢和哥哥一块去摘榆钱。哥哥腰里系一根长绳,绳子下端拴在竹篮把儿上。他蹭蹭蹭地爬到树上,自己先撸一把榆钱放嘴里吃,我眼巴巴在树下抬头望着。等我喊他,他才啪啪啪折断几枝给我扔下来。哥哥吃够了,把竹篮提上去挂在树杈上,一把把的榆钱很快就把竹篮盛满。然后用长绳把篮子放下来,我们提篮回家。午饭就是香喷喷的榆钱窝窝。蘸着辣椒糊,很好吃。


  近些年新村规划,老树杂树都被砍伐了,村里整洁的街道两边是摇曳的各色紫薇,四季常青的女贞子,笔挺的大叶白蜡,浓荫如盖的法桐等。楝子树、刺槐树、桑树、榆树等就很稀罕了。


  学校家属院进门右手边有棵榆树。四年前,发现它时还只是一棵手指粗细的野树苗,因为稀罕榆钱,就给它浇了一次水,剪了一次杈,用砖头垫直了的身子。一年后手腕粗细,再一年,树干碗口样,春天还结了稀稀拉拉的榆钱,同事们摘了蒸榆钱窝窝。现在长到了几掐粗。树冠很大,枝叶繁茂,长势很好。


  现在我们常见的大多是改良了的垂枝榆、龙爪输、大叶榆,树型美观,也不生榆虱子了。就是不知道它们结的榆钱能不能吃。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452.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