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艳丽丨馏咸菜

李艳丽丨馏咸菜 李艳丽 社会百态 第1张

  馏菜能做很多种:馏芹菜叶,馏马齿苋,馏茼蒿,馏苦菊,馏蒲公英,馏老豆角,馏榆钱,馏槐花……凡所能馏无所不馏。我最喜欢的是在蒸馒头的锅里馏的鸡蛋咸菜。


  馏咸菜的做法极其简单,选一小块大疙瘩咸菜,切成筷子头大小的丁(如果嫌咸味重,可以用清水淘洗一下),青葱切细段,姜切丁,青红辣椒各一个,也切成丁,盛放在带花的白瓷碗里,倒上适量的油和花椒面,再磕俩鸡蛋,调拌均匀。放蒸笼里烧开水蒸十五分钟就可以了。红绿褐白黄,很入眼,又咸又辣又香,很下饭。


  从前,母亲蒸馒头的锅里总要馏一大碗咸菜,带鸡蛋辣椒的咸菜。新出锅的馒头就着香辣馏咸菜,我们总是吃的肚圆。那时候的咸菜都是自家腌制的。老家庭院的大枣树下有口咸菜缸。咸菜缸放在一个小磨盘上。缸挺大,挺圆,外面的青釉细腻、光滑,手摸上去凉凉的。缸上盖一块薄地英片石板,石板泛着微微的红。大多数日子,石板是漏着拳头大小的缝隙,方便随时捞点咸菜就饭吃。所以每到下雨天,最急着做的事就是把咸菜缸的石板盖严实。记忆里那块石板很沉很重,我磨起来有点吃牙咧嘴。


  咸菜缸里的咸菜永远都有,好像从没清空过。新盐水掺和着老咸泥,新萝卜培压着旧疙瘩,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能入缸的菜有很多,主角当然是胡萝卜、青萝卜和大撇拉疙瘩。每年秋季,母亲把从自家菜园里收获的萝卜、疙瘩等削好一竹篮,洗净,晾干。再把缸里陈咸菜捞出,把新萝卜在咸菜缸里码好,撒上够量的大盐,再把老咸菜摆放在最上面(方便吃,不断咸菜)。这样的一缸菜够一家人吃一年的。当然平时也可以有些散菜加入。一把刚摘下来的青辣椒,嫩豆角,几个嫩黄瓜,或者没长成的北瓜妞子等都可放进去,腌上三两天就可以吃了,鲜绿,脆生,又不过咸。夏天傍晚逮的知了猴也都是洗净后放到咸菜缸里的,等数量攒够一盘了,母亲就用油给我们煎煎吃,数量少就放在馏咸菜的碗里馏了吃,这样的知了猴可能是馏咸菜里唯一的肉类。咸菜最麻烦的吃法就是馏吃,当然也最好吃。简单点,切细条加葱花香油凉调,最最简单的就是切一块直接就饭。


  那口青釉咸菜缸蹲在磨盘上有多久了,我不清楚,反正我记事起它就在那地儿沉默着。后来上初中住校,每周去学校都要从家里带够一星期的菜。那时母亲就从咸菜缸里捞块大疙瘩,若有空闲就切碎上锅大油炒熟,好的情况下再加一两个鸡蛋,盛放在玻璃罐头瓶里,褐色的咸菜,黄的白的鸡蛋花包裹着,配着少量青葱叶,瓶壁上汪汪着金灿灿的油,看着就流口水。菜被带到学校,几个要好的同学围站在水泥板搭建的饭台旁,摆出各自带菜来的瓶瓶罐罐,你尝尝我的,我吃吃她的,很是丰盛,很是热闹。谁带的菜好吃,谁的瓶子就最先见底,不过不用担心后几天没菜下饭,还有其它同学家的断后。课堂上的知识装进脑袋,就馒头的咸菜装进肚里,那段住校的初中时光,我们长着知识,也长着身体。


  再后来,老院扒了,滑凉青釉的咸菜缸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母亲也不再腌咸菜了。可是蒸馒头的锅里,馏的鸡蛋辣椒咸菜永远都是最好的美味!香,辣,下饭!



文丨李艳丽

乡土寿州有机大米

标签:
作者:司马青衫
附庸风雅也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遇见美好,聪明人是分享出去.)
版权所有原创文章,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http://www.simaqingshan.com/post/2379.html

已有 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